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性轴(一)

(2018-03-30 07:07:59) 下一个

引言:

滚动使维持运动形态过程能量消耗最小。整个宇宙里的星体运动时都是在滚动旋转着。社会的前进也是旋转性运动,以达到阻力最小速度最快,也就是效率最高。滚动是要有一个轴的。我们这个星球是自转着的,社会也是在转动轮回着。地球上的动物包括我们人类,不论个体还是社会都是围绕一个轴转动,这个轴就是---性。

(1)快乐的童年
佟云虽然出生在反右的年代,父亲被打成右派,但同样是大学讲师的母亲给了他无限的关爱与呵护,让他得到了童年的快乐,那是很多孩子们都很难得到的快乐---没有打骂没有苛责。母亲觉得丈夫劳改去了,这嗷嗷待乳的儿子就是身边最亲的人了,这有相依为命的成分也有责任感。她便决定把全部的爱都倾注于儿子身上,让他从小能享受母爱与父爱,那就是她需要又当爹又当妈。

佟云这个名字也是她给儿子取的,就是希望他长大后壮志凌云,成为栋梁之才。至于他长大后出国留学,那是她那个年代做梦时想到也会吓出一身冷汗的恶梦。好在她从未做过这类梦。然而,佟云高中毕业后就不得不下乡当知识青年了。说起来也不含糊,他从小就聪明过人,不仅在学业上出类拔萃,跟同学们打闹玩游戏在学生们眼里也被称为诡计多端之人。

(2)农村也有爱情的角落
农村里当社员的苦头远不是他下乡前所能想象的,那个华北大平原的农村贫穷到了家家靠养几只母鸡下蛋卖钱换油盐酱醋的程度。他每年都要找理由跑回家两次,母亲就给他做一些美味,比如在北京能买到的带鱼等好吃的饭菜。走时还把军绿色帆布书包里装得满满的吃的东西。

佟云长得仪表堂堂,中等身材。虽然出自右派家庭,凭他的心计还是把这事给压住了,知青伙伴们并不知道他有个右派父亲,只知道他的母亲在大学里当老师。他倒是不敢说谎,只是总是跟大家谈他妈妈对他多好。按照现在的话说就是他的情商高。一位从天津去的女知青很快就被他的献殷勤与儒雅风度所吸引,玉米地里、沟渠拐弯处、饲养棚后边---凡是能避人耳目的地方都成了二人偷偷谈恋爱的场所。初恋的男女很快就在他的攻势下像一堆干柴碰上了烈火般熊熊燃烧起来。这就把谈恋爱的事半公开了。村里的人们也不参与城里来的知青们的事,各走各的道,井水不犯河水。他们俩也许是不知道哪里能搞到避孕药或避孕套,也许来不及考虑这些,总之在那年代不该发生的事就这么发生了。事后把女知青吓得哭了起来。由于性知识的缺乏,她误以为一次就会百分之百怀孕,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令二人最害怕的是第二天听到的邻村发生的一个离奇的男女性关系引发的案件。

一个叫小芹的女孩,出身贫农,可她爱上了另一个村叫满城的男孩。满城长得帅,而且聪明,更重要的是他待人善良忠厚。可他唯一的毛病就是成分高。他出生在地主家庭,他爷爷是在镇压反革命时被枪毙了的大地主。“地主家庭”加上“被杀家属”双重狗崽子成分,没女孩会嫁给他。可这小芹愣是不在乎他的出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小芹自幼就有反叛性格,这也许是她走向悲哀结局的关键因素。

小芹与满城偷偷谈恋爱很难被发现,主要是因为他们俩虽然是邻村,可毕竟隔着一条小河。这个小河在这地段没有桥,水也很深,趟水过去很危险。要想过桥,那还得绕四里路。两个村的人就基本上老死不相往来,互相认识的要比另一方向的村子少得多。小芹是怎么认识满城的呢?她去集市买东西时碰上了小偷把她的钱从手中愣是掰开夺走,刚好被身边的满城看到,满城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人山人海的集市上穷追不舍,最后还是追上了小偷,把钱要了回来。花很长时间才找到了小芹,茫茫人海中找人是不容易的。小芹就跟满城聊起了天。其实满城还是躲她而去,因为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别招惹年轻女孩。可小芹偏要问个清清楚楚,满城出于无奈就只说出了姓名、哪个村的。小芹到家就骑自行车绕桥去找满城去了。满城的邻居们以为是姑娘买卖东西来讨钱的,不会想到有姑娘会跟黑崽子谈恋爱。小芹大大方方地进了满城的屋。满城的父母家人都不在家,小芹也不想久留,就直接问及他有没有结婚。满城脸红到了脖子上,一边摇头一边挥手让她离开。她偏不走,干脆坐在了炕上。满城告诉她自己是黑崽子,绝不可能有娶媳妇的幻想。这更令小芹同情他,便说等时间,她会让父母认可嫁给他。满城吓了一跳,说万万不可,这肯定是不可能的事,让父母为难不说,最后还是不可能成。谁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黑崽子啊。

小芹回去后悄悄跟母亲谈自己在集市上碰到的事,并说这位恩人眉清目秀帅极了,就是潘安转世了。然后告诉他妈:非潘安不嫁。这就铁了心了。妈妈就猜到那潘安要么有妻子要么成分高,比如地富反坏右的黑崽子。小芹说妈你猜对了,他就是黑崽子出身不好,否则轮不到我啊。我貌相不出众,只读过小学。黑崽子怎么了?又不是他本人干过坏事。

父母不敢硬反对,因为他们知道小芹的性格,那是直来直去,耿直任性,弄不好就是自杀的结局。两口子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小芹呢?就偷偷跟满城联系上了,他俩就在一个氨水灌里谈起了恋爱。

村里买不到化肥,县里建立了一个氨水制造厂,村村都需要建氨水罐,就是在地里挖一个大的圆井,用砖贴上后用水泥沙子混合物密封,底下也是先铺上砖再加水泥。在垒砖时就在一边的墙上固定上钢条作为梯子,人可以上下。氨水罐上面有铁片与钢条焊接的盖子,盖子上留有一个孔,是灌入与抽出氨水时塞入皮龙用的。

到了冬天,氨水罐就是空的。盖子盖着,在那野地里不会有人去关心它。小芹与满城选择在氨水罐里谈恋爱,算是选了个好地方。可越是在冬天,视野也就越开阔,没有青纱帐挡着,进出氨水罐需要在黎明或天黑后才避免被人看到。

要想人不知,就得己莫为。他俩在氨水罐里偷偷谈恋爱的事终于被人发现了,因为有人吃饱了撑的天天琢磨这事,也就跟踪发现了这个秘密。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这消息当天就传开了。只有他俩还蒙在鼓里,以为无人知晓。

小芹有个弟弟,叫中秋,是中秋节那天出生的。此时他在读小学。可他长得比同龄人高大很多,虽然他学习并不超前。小芹的妈妈从好友那里听到了一点点有关小芹与邻村黑崽子偷偷谈恋爱的话题,人家不多讲,小芹的妈妈早以为父母没点头答应就等于拒绝也就误以为这事早过去了,现在才知道这事没完。可如何处理呢?两口子就想既然到这份上了说不定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干脆答应女儿这婚事。黑崽子就黑崽子吧,反正庄稼主就是过日子,也不是当村干部的料,出身成分高也就是被人瞧不起而已。那也比出人命强。两口子得出结论后便感觉轻松了不少,以后面对人们的冷言冷语一阵子就是了。

两口子的悄悄话被中秋听到了,他还没发育,不知道父母说的是什么,也就没多问。从听出来的只言片语中明白了姐姐跟一个成分高的黑崽子有关系。第二天早晨,他起来去院子里喂羊,他邻居的伙伴就嘿嘿地笑话他。他不干了,跑过去怒斥对方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对方说你姐姐被坏人给骗了!说完就跑进屋去了。中秋当即去姐姐的屋里找姐姐,问问谁在骗她骗了她什么,不能让姐姐吃亏。姐姐不在屋里,便问父母姐姐去了哪里。父母也不知道他俩在氨水罐里,人家只是告诉了她小芹在跟黑崽子谈恋爱,没提氨水罐三个字。中秋一看跟父母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跑到邻居家门口把伙伴喊了出来问姐姐在哪里被人骗了。伙伴就告诉他去村外那个氨水罐里找可能找得到。他就怒冲冲直奔氨水罐而去。

小芹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有“反正很快就结婚”的念头了,也就跟满城接触得频繁了,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而且天都亮了还不从氨水罐里逃走。

当中秋悄悄接近氨水罐时听到了女人的哼哼声,虽然很小,可他还是能判断出那就是坏人在欺负姐姐,姐姐在哀鸣。他便快速踮着脚尖接近氨水罐。探头一看,一个坏人正把姐姐压在身下,虽然看不到姐姐的脸。他立刻想下去救姐姐。当他准备要下梯子时坏人起身了。中秋清楚自己此时下到氨水罐里根本不是坏人的对手,自己和姐姐都可能被他杀了,报复他只能靠偷袭。便当即再次趴下,偷看里边的动静。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决定把盖子盖上,自己坐在盖子上,然后喊叫说不定就有村民听到,把坏人抓住。此时他听到姐姐在甜言蜜语地跟坏人说话。想必她是在哀求坏人别杀了自己?再一看,俩人站立起来了,姐姐在往上提裤子。他知道女人是不能在男人面前脱裤子的,但到底为什么不能,他没想过,反正姐姐是被逼迫的无疑。姐姐不再被压在身下,也穿上裤子了,等于没危险了。中秋想,来日方长,不是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便走到不远处的坟头后面躲一下看看到底这坏人是谁,以后有机会报复他。

满城先从氨水罐探出头来,他四处张望看到视野内没人便立刻出来一个小跑就到了柳树行子里,背起藏在那里的粪筐假装拾粪去了。小芹也没看到躲在坟头后面的弟弟,可弟弟看清楚了满城,只是他不认识这个人。不是本村的人怎么可能欺负姐姐?姐姐是怎么被这个坏人给骗到氨水罐里去的?他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但满腔的怒火一直在燃烧。目送那个长得英俊看上去不像电影里的坏蛋朝小河走去,冬天结冰后人可以随便在上面走。他就清楚那个欺负姐姐的坏人是东边邻村的。他回家后当看到姐姐时姐姐满脸春风,他当即明白姐姐是在装没被欺负过,不让家人为她痛苦。他也就不能问姐姐详细情况了。把这件事藏在心底,尊重姐姐的意思,心照不宣,也就决定不让父母知道姐姐被坏人脱了裤子还被压在身下被欺负的事,被人欺负显示的是自己软弱,不光彩。姐姐也是要脸的人。而且他认为给姐姐报仇是他自己这个男人的事。此事令他更加感觉到姐姐特别疼他,不能让他挨打吃亏。这样,中秋暂且把给姐姐报仇的事忍了下来。姐姐被坏人骗了,坏人虽然可恶,但被坏人骗了就是太傻。既然姐姐想独吞被骗的苦果,当弟弟的也应该给姐姐一个不是被人骗了的傻子的尊严。

第二天晚上,天刚刚黑下来,满城就跑到小芹家找小芹去了。小芹家住村子的东头,满城越过小河到小芹家,不经过小芹村里任何邻居。平时小芹吃完晚饭出去一会儿,家里人都以为她去找邻居家的大芬聊天,其实是满城在墙头外面等着她到村外卿卿我我。氨水罐子里发生的事令中秋对姐姐放心不下,他看姐姐出去了便悄悄跟在后面。姐姐出了院门,他就听到外面有男人的声音在跟姐姐咬耳朵。声音小到他听不见说的是什么,他就立刻往回走去拿镐头,如果那人是那个骗子又来欺负姐姐了,那就把他打个半死不活。突然间姐姐就回头进院子了,他还没找到镐头呢。姐姐没注意到中秋在院子里。中秋看到姐姐进屋了,便快速出门去查看那人是谁,凭什么姐姐就被他欺负到不敢告诉家人的地步。中秋刚要迈出院子门口的一霎那,打火机突然打着了,原来那个坏人没走,坐在墙头外边依着墙头准备抽烟,显然是等着姐姐呢。中秋满腔怒火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想回去拿个棍子什么的便可把没防备的他打个头破血流,可一想,不小心杀了人也是人命官司,还不如干脆来个新鲜的!

这个院墙没有砖,是用土夯实的,叫“板打墙”。这土墙的下部由于盐碱的腐蚀厚度还有一半左右,已经摇摇欲坠了,中秋的爸多次提到过要更新这土墙,担心哪天倒了砸到人。说时迟那时快,在满城听到有脚步声误以为是小芹可突然间脚步声又回去了便猜测可能不是小芹时想站起,还没来得及用力蹬腿,中秋在墙里边就把墙推倒了。中秋本想把这骗姐姐还欺负她把她压在身下还脱掉她裤子的坏蛋砸个头破血流也就算报仇了,他以后就不敢再欺负姐姐了。哪想到,满城根本就出不来了。待小芹从屋里出来看到眼前一幕,当即喊弟弟快刨人!待二人把满城从土墙里拉出来,人已经没气儿了。中秋大喊“砸死他个坏蛋活该”时,姐姐哭着告诉他:“他不是坏人,他是你姐夫。”

当父母也从屋里出来时,小芹已经昏倒躺在地上。中秋立刻把姐姐的头抱起,不停地喊姐姐。小芹从昏迷中慢慢醒来。父母加上中秋三人把小芹搀扶进屋,此时小芹已经完全苏醒,但见她泪流满面,不停地抽搐。父母问墙头怎么在此时倒了,还刚好压住了小芹时,小芹突然起身往外跑,她要去看满城是否还活着。

满城被拉到医院后没有醒过来,其实装上马车时他的身子就是直的,只是小芹的父母要求无论如何到医院去救治,死马当活马医。

满城的死引起了很多疑问,人们议论纷纷。搞不明白的是到底他是怎么想的?为何不先结婚再干那事?何必偷偷摸摸的?是害怕这段恋情必然以不被接受而告终才决定发生性关系生米煮成饭令小芹的父母不得不接受事实同意他们的婚事?还是性格泼辣的小芹主动提出他就顺水推舟了?抑或男女偷偷相处更容易诱发激情而失控?小芹从此只是哭,不论谁问她什么她都不答,包括工作队、公安局的审问。很快她就疯了。

满城一死,消息第二天就传到了五里三村。也就吓坏了刚跟佟云发生了性关系的上海女知青张洁。自己的丑事会不会也被人发现了?便庆幸身边没有弟弟给佟云脑袋上拍上一砖,毕竟杀人没墙头也不是难事。

从此,张洁再也不答应佟云的性要求了,不论他怎么哀求。她还在“怀孕后如何处理”中战战兢兢痛苦不堪,尽管佟云告诉她并非每次干那事都能怀孕。“十万个为什么上讲了怀孕要碰上女性排卵期”,给她科普一些性知识。

好在当知青的日子就两年的时光,77级高考的机会便送到佟云与张洁面前。复习了一段时间,他就考回了北京,张洁考回了天津。这是佟云用了心计的结果。他告诉张洁俩人都报考天津。而实际上他报考的是北京。

大学生活是美好的,因为梦寐以求。到天津后张洁还是无法忘记农村里跟他半公开恋爱、偷偷做爱的每一寸光阴,便给他写信,希望能继续二人的恋爱关系。她认可毕业后去北京找他结婚,户口能否成功解决,那就看命运安排了。即使达不到目的,也要试一试才不后悔。可他从不回信。虽然在得知他骗自己报考的是北京时就知道自己被抛弃了。骗她只是害怕她想不开而大闹惹起风波,上大学的机会被断送。张洁对这段恋情还是不舍放弃,夏天一放假她就乘火车到北京去找他,可他当面告诉她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有女朋友了。张洁哭着走了。

张洁的名字从此便从佟云的脑子里丢到爪哇国去了,因为替代她的是一个叫赵静的女同学。

(版权所有,剽窃必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4)
评论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觉得在科学领域远没做梦娶媳妇那么美

That is absolutely true, and happy dreaming!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1962' 的评论 :

逻辑推理的假设跟做梦有点区别?
不过我觉得有梦总比没梦好,虽然我做梦梦见科学领域的事几乎没有过,做梦娶媳妇这事常有。从您说的我在做梦,不再属于科学领域。我觉得在科学领域远没做梦娶媳妇那么美。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假如有一个外星人力大无比??

Keep dreaming, you are not in Science domain anymore, any guess is good enough for me!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1962' 的评论 :

你在说什么呢?我说的另外的宇宙当然不是神学讲的plurality of worlds,而是我们这个宇宙外面与我们这个宇宙平行存在的宇宙。

其实我一直在想你是怎么想到星球自转是为了稳定。我在回复你的第一个评论时没仔细讲这个话题。就如同我这篇文学作品一开头本来是讲了一大段有关我们日常生活中所应用的滚动摩擦,后来考虑与文学作品离题太远就删掉了,留下的支离破碎的几句话就与物理学科学相悖了,引发您的第一个评论。同样,我第一个回复也是很简单的提了一下星体不自转的事。

现在我发现我需要详细谈论一下自转与稳定性的关系。我们做一个假设:假如有一个外星人力大无比,他来到地球把地球抱住,地球自转速度由现在的每秒30公里减到3公里甚至零。那么,地球的自转速度并不影响地球围绕太阳转的速度,也就不影响太阳系的稳定性。那对地球本身的稳定性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们知道地球的一切活动,包括地震、陆地漂移,其最关键的影响因素是地球的自转。因为地球不均匀,在自转时就发生地球的动荡,包括陆地漂移与地震。就好比汽车轮胎由于刹车导致轮胎磨损不均匀而失去平衡,轮子就会抖动。也好比洗衣机,如果里边的衣服不均匀,甩干时就发生抖动。如果洗衣机不转动了,里边再不均匀,也不会抖动了。如果地球自转停止,那陆地漂移、地震等就减小甚至停止。稳定性增加了。这就是我不理解你怎么想到星体自转是为了稳定性。剩下的我觉得你不是在讨论,而是转变话题的概念。虽然你说我是自取其辱,我还是再说一遍:当我们这个宇宙在大爆炸的那一刻,如果外面还有宇宙,那我们这个宇宙与另外的宇宙之间照样有引力。这只是假设,因为还没有科学家发现我们这个宇宙外面还有另外的宇宙。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Well I do not think that you understand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and we are talking passby each other. That is the way it is because all the things depended on the semantics and definition. Enjoy yourself!

BTW, do not mention the multi-verse, you embarrassed yourself because you have not known which Universe that you have been living in?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wqzj' 的评论 :

谢谢!改过来了
jwqzj 回复 悄悄话 "好在当知青的日子就两年的时光,77届高考的机会便送到佟云与张洁面前。"
此处“77届”似应是“77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1962' 的评论 :

另外,我们的这个宇宙在大爆炸那一刻不存在gravity,因为只有一个奇点。爆炸以后当星云形成星体后=过程中才谈到引力。但问题是: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只有一个宇宙。如果有两个或多个宇宙同时存在,那我们这个宇宙与另外的宇宙之间理论上就应该有引力。目前我们不知道是否真的还有另外的宇宙。也就不能说在大爆炸开始时我们这个宇宙与另外的宇宙之间没有gravity。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1962' 的评论 :

我什么时候讲过宇宙一开始有Gravity?我回答的是你说星体旋转是为了“稳定”,我批评你这是错的。你又栽给我什么gravity。你真的懂物理?

我告诉你的是,星体的旋转是维持形态也就是角动量发生不平衡,本质上与能量有关,是时空扭曲造成的。到你那里竟然成了为了稳定而旋转。宇宙本来就是动态的,你说的稳定是什么?在高速扩散中的动态。我告诉你的是:宇宙的星体转动起来后无法停止。不是为了稳定才旋转,或者说停下来就不稳定了。这是逻辑反推。并非事实上会发生停止旋转。你没搞懂逻辑理论假设推理。

再说了,你说的宇宙开始没有gravity,我们谈论的是宇宙中的星体旋转。到了星体形成后,怎么可能没有gravity?您把层次搞清楚我们再讨论好不?我们谈的是宇宙中的星体旋转,这是前提。你告诉我宇宙中哪个旋转的星体没有gravity?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Wrong again, there is no gravit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Universe, only Momentum, this momentum can turn to be the force to get any object spinning. Once the celestial object spins there is nothing to stop it. Again you lack of basic physical idea.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中年呓语' 的评论 : 用科学来分析文学作品,别有一番滋味。
中年呓语 回复 悄悄话 还是希望看到有思考有启发的政论文。谢谢!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我们那里点灯和灌打火机都是用柴油(打火机里塞棉花用来hold柴油),没使用过煤油,不知道哪个更好些。
bulldog2 回复 悄悄话 阎兄对亚裔细分什么看法?有什么建议?
入怀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alidali' 的评论 :

氨水的确可以把人熏死。但蒸发性极强。一旦没有了储存,很快就消失得干干净净。固体化肥也有,就是供不应求。氨水制造容易,就是施用非常麻烦,挥发性太强。本地产的,工厂招人都是农民工,便宜得很,造价成本很低,基本上是原料钱加电费。氨水的施用立刻提高了粮食产量,让农民吃饱饭功不可没。后来固体化肥越来越多,氨水就告别了历史。氨水罐安在村边的就有了用场:改成沼气池。把粪便秸秆放入,加上水,就产生沼气,可以做饭。跟现在的天然气差不多,很好用。就是清理太麻烦,没人发明一个机器清理机,把肥料挖出来。那沼气池真的就是清洁能源,而且废物利用。它的废物还是有机肥。可惜,国家没能制造出小型挖掘机专门用于清理沼气池。我那时负责村里安装沼气池,最后我说服了书记,拒绝这项现代化的小工程,因为我去查看沼气池清理过程,简直惨不忍睹。臭气熏天,很难挖出来。除非国家提供挖掘机,一个公社一台就够用。可惜,城市的科学家们没人设计制造小型挖掘机。就是现在,城镇人口如此之多,厕所冲出来的粪便如果先用于制造沼气,然后再进入化粪池处理,其沼气产量是非常惊人的。人一天吃进去的食物,被消化吸收的有机化合物是有限的,从能源上看,排出去的跟粮食差不多少,制造沼气是可以计算出来的。北京市有2000万人口,每天每人消耗一斤粮食,保守计算也有一半的能量排除掉了。那就是一千万斤粮食肉类。那就是每天1千吨的沼气。至少几百吨。就是几十吨,折合成立方米都是天文数字,够北京市民做饭用是毫无疑问的。能源再利用的技术一旦发展到现代化水平,潜力是巨大的。

煤油打火机不是坏了,新的也很难打着火,煤油不容易起火。所以并不流行。汽油挥发性太强,那个打火机的盖子不那么紧,汽油味一定大到受不了。带在身上也非常危险。我没见过有人灌入汽油。老百姓也不买汽油,不能点灯。只听说用汽油特别容易打着火,所以,卖的时候售货员说那叫汽油打火机。我们农民管它叫煤油打火机。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挨骂最多的日用品。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当时固体化肥如尿素等供应不足,又不供给个人,农民自留地用化肥只能在黑市买,引发了大量的腐败。 村里的领导把生产队的化肥偷出来,夜里运到几十里外的村子倒卖。 几十里外村子的领导又把化肥夜里运到我们那里倒卖。
当时最贵的是尿素,其次是硫氨,硝氨, 价格最低的是碳氨。 初中时,我帮父母算含氮量比较价格。那时的经历影响了我一生的职业。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腐败是胡扯。


Dalidali 回复 悄悄话 文革初期,我应当6岁左右,我们那里老人抽旱烟/水烟是用火石打火,点燃“蒿绳” (和香火一个道理),火可以持续几个小时甚至过夜,取决于蒿绳的长短。 其他人大多用火柴(我们那里也叫洋火)。
文革中后期,年轻人抽烟开始用打火机。记得那时的打火机很容易坏,常看到抽烟的人在倒腾打火机。
对我们那里的农村人, 当时必须依靠“供销社”的是糖,盐和煤油。醋自己酿,酱油算奢侈品。
糖很长时间要票或证明。 有一阵子(不是很久),盐和煤油也断供,我记得放学后带着盐布袋和煤油壶(或瓶)去不同的供销社”枪购“。

当时固体化肥如尿素等供应不足,每个生产队都建“氨水窖”。 但当时绝没把氨水窖和偷情连在一起,味道太大了吧。 :)




housewife2010 回复 悄悄话 城里政论大师们一个个改写言情小说了,是19大的号召?
不过家庭妇女最爱看这个了,感谢19大!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涛哥写小说也很有水平!建议以后在具体细节和性幻想方面再多加些笔墨。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属于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
~~~~~~~~~·
善于~~~~~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可弟弟看清楚了满城,只是他不认识这个人。不是本村的人怎么可能欺负姐姐?姐姐是怎么被这个坏人给骗到氨水罐里去的?他想不出来个所以然。但满腔的怒火一直在燃烧。目送那个长得英俊看上去不像电影里的坏蛋朝小河走去,冬天结冰后人可以随便在上面走。他就清楚那个欺负姐姐的坏人是东边邻村的。他回家后当看到姐姐时姐姐满脸春风,他当即明白姐姐是在装没被欺负过,不让家人为她痛苦。他也就不能问姐姐详细情况了。把这件事藏在心底,尊重姐姐的意思,心照不宣,也就决定不让父母知道姐姐被坏人脱了裤子被欺负的事,姐姐也是要脸的人。而且他认为给姐姐报仇是他自己的事。此事令他更加感觉到姐姐特别疼他。这样,中秋暂且把给姐姐报仇的事忍了下来。姐姐被坏人骗了,坏人虽然可恶,但被坏人骗了就是太傻。既然姐姐想独吞被骗的苦果,当弟弟的也应该给姐姐一个不是被人骗了的傻子的尊严。
~~~~~~~~~~~~~~~~~~~
中秋的心理活动是本篇写得最好的,从多维空间分析案情,和你的政论文作风一样,属于发现阶级斗争新动向。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20140101y' 的评论 :

谢谢!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这一篇看起来很真实,像纪实文学而不是小说。
20140101y 回复 悄悄话 村村都需要建氨水灌?
氨水罐吧?
dididididi 回复 悄悄话 佟云为什么抛弃张洁?是我看漏了什么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最有趣的是:开大会传达文件或批判会政治学习什么的,底下男人们小声骂“操!”,一定是在甩打火机,打不着火发脾气呢。可你也无法辨别到底他是不是在骂大会发言的呢。后来就定规矩:开会期间不许用打火机抽烟。这样,就无法指桑骂槐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新中美' 的评论 :
城里不知道,农村煤油不限量。我们家从未缺过煤油。那煤油打火机有一边一个砂轮的,有只有一个砂轮的。可以买到火石自己换上。底下有一个小螺丝里边是弹簧。盖子一打开就有煤油味,打不着火就用手甩一下,让灯芯有更多一点煤油。也许是心理作用,反正大家在开会时就可看到不停地有人在甩打火机。底下有上海制造四个字。用眼往里看,盖子里边是铜色的,外面是银白色。
新中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 涨知识了,我记得八十年代中期,家里人还都是用火柴,原来是因为煤油不是定量供应的商品。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爸文革时就用打火机抽烟。是自己装煤油或汽油进去。到了美国才发现有一次性的打火机。国内的那时候都是往里倒煤油。能买到,不贵,但很少有人买,因为火柴便宜二分钱一盒。是上海出的,盖子很长,盖进去很深,是银白色的盖子很薄。现在想起来可能是铝合金。灯芯棉头在中间。往往打很长时间才打着火,所以用的不如火柴普遍。村里很多人用,因为农民用煤油灯,家里有煤油。现在国内淘宝可能有旧古董卖。我在北京时也有一个抽烟用,出国时就扔掉了。到美国买的是一次性的,里边不是煤油,没有煤油味道,特别容易打火。
新中美 回复 悄悄话 在文革时代,把打火机改成火柴更确切些。
paris_echo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喜欢看政论文,政论文才显出大侠的韬略,指点我们这些后辈。对于些叽叽喳喳的人,关闭评论就行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o1962' 的评论 :

宇宙星体自旋既不是减少阻力也不是stability,而是惯性产生的。严格说是万有引力产生的。转起来以后就没有阻力停止它旋转了。并不是它不转了就不稳定了。由于没有不转的星体,也就不能说如果不转了这星体就解散。万有引力本身就是时空扭曲变形,而非为了星体稳定而旋转。
jo1962 回复 悄悄话 因为滚动的阻力最小,整个宇宙里的星体运动时都是在滚动旋转着??

Wrong, the revolution is for the stability in the Universe, has nothing to do with Resistance. You lack of basic physics concept!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有点知难而退了,圆媒婆八字还没一撇呢,唉。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yan' 的评论 :
橄榄树那儿只是个引子,秘闻藏在圆宅~~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阎兄终于不写政论文改写故事了!搬个板凳听故事。。。忍不住恨恨地说一句:这个佟云真够坏的,谁嫁他谁倒霉,张洁命好,逃过一劫。
高斯曼 回复 悄悄话 好故事!写吧,你写啥俺都喜欢读!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那段介绍当媒婆的经历目的是为了下世转世时当猫。这才是根本啊。这也是我停下来干这事的原因,因为还没决定下世是否当猫。最近听说有一对儿离了。不知道这对还算不算数。我猜想最低也算半个,如果还有离的,就凑一个整数。那还得再捏合成两对儿才能转世时下世当猫。有人说投胎是技术活,其实也有自己可以掌握的门道。
liuwenxue 回复 悄悄话 阎兄又开始写小说啦?虽然加了工,我还是更喜欢看真人真事,确实比胡编乱造的影视剧强多了。不过中秋的故事有点象《菊豆》,估计老阎也看过这个电影吧?只是你的故事发生在文革,就更多了一点悲剧色彩。
zhiy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圆圆,我可以做证,你说的是实话。是不是橄榄树那里:)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太巧了,我刚刚揭发你当媒婆的历史,你就不写政论写爱情了。我发誓,我没有捏造。。
欢似虎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是修改版。因为昨晚贴上后我表姐说故事百分之百真实光改名字不行,人家亲戚在美国,一看就知道了。要么修改内容,要么就不写。我同意修改内容,就是把另外一个杀人案故事压缩在一起成为一个故事。

这些一桩桩一件件真实的历史故事发生在轰轰烈烈的火红年代也发生在留学美国后的芸芸众生之中,有农村的,有城市的,有洋人的五彩缤纷的人间画卷,比国内那些胡编乱造的电视剧精彩多了。

有朋友抱怨我最近写政论文太多太多,她们不喜欢政论文,这就对她们不公平。那就写人间爱情故事吧。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