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也谈“延安无屎不黄金”

(2013-10-30 20:35:44) 下一个

---论白话文入诗

作诗填词用白话文未必就一定是俗,诚然,从美学上讲高深华丽的文字如同女皇身上的奢华服装,给人以高雅富贵的感觉冲击。然而,美一定要在真实的生活与真实的情感流露基础之上才能有画龙点睛、锦上添花的作用。离开了真实的生活,又没有真实的情感流露,只有优美的文字,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空中楼阁哪怕再奢华绚丽,也只是感官刺激,因为那已经远离了真实。
 
相反,反映真实生活的白话文文字,在古朴中蕴含着朴素的美。这样的文字入诗,照样成为千古绝唱的不在少数。比如: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本来就属于儿歌水平的白话文入诗,但依然是千年绝唱,以后还会继续流芳百世,除非到了没有了农业,人都成了不吃粮食的机器人的那一天。
 
要说华丽的文字,谁的文字能与曹子建的《洛神赋》相提并论?说天下文才共十斗,曹子建占九斗,剩下的一斗留给天下其他文人们分享,绝对不是大话。就是写出导致“洛阳纸贵”的《三都赋》的左思也无法望曹子建之项背。然而,《洛神赋》给你的感觉就是观看焰火施放,眼前绚丽多彩,可把书一合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华丽的文字在眼前晃动。远比不上读他的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七步诗给你留下的震撼与感受。《洛神赋》那么多华丽的文字都比不上几句白话文,而且都是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可见,再漂亮的空中楼阁也比不上能挡风遮雨的茅屋。

 今天,我们把那些只有优美文字华丽的篇章或诗词说成是“丫丫”,是有其道理的。
 
然而,并不是说美学就是无关紧要的、可有可无的。事实上,爱美之心人人有之。只是美必须在真实的生活与真实的感受之上。反过来,如果文字没有一点美学韵味,尤其是用粗鄙的文字代替高雅,有文化的人是无法享受的。比如,下面的【七律】忆重庆谈判就是一例,比“不须放屁”还要糟糕,因为“放屁”是不需要脱裤子的,也不需要到特殊的房间。

《七律》忆重庆谈判
 毛泽东  

有田有地皆吾主,无法无天是为民。
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炸桥挖路为团结,夺地争城是斗争。
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

  注:此诗来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与《中国国学网》的“毛泽东诗词欣赏”。
 

润涛阎早在旧作里指出此公的诗不是诗(没有一首他写的律诗符合律诗的基本要求),词不是词。是指他“平仄不管、韵律横飞”。更不可思议的是:诗词的大忌:“犯复”、“合掌”,这类低级的错误在他的诗词里竟然是常态!比比皆是。今天,咱们把这些格律统统放在一边(因为“民、金、争、生”不符合韵律的最基本要求),只看他打油的美学格调,读书人是否能享受得了。
 
“延安无屎不黄金。”他的意思是说那地方什么都有价值,连屎都是黄金一样珍贵。这样的诗词读者不能在吃饭时谈论,也不能在朋友间喝酒时谈论,只能在如厕的时候想一想。再说这诗词的逻辑含义。我们知道,人和狗的屎多数情况下是黄色的,但延安就没有牛?没有羊?牛屎羊屎就不是屎了?可他在另一篇语录里贬低知识分子抬高农民时就有“哪怕他们身上有牛屎,也比小姐还香。”承认了牛屎也是屎。谁见过牛屎羊屎跟黄金一个颜色?如果说他的“无屎不黄金”指的不是屎的颜色与黄金的颜色一样,而是指屎跟黄金一样值钱,那延安的屎都卖给了谁呢?是种下去长出了庄稼,长出来的庄稼跟金子一样贵呢,还是说那里缺乏肥料,屎的价值就连城了,所以跑到那里去拉屎的红军官兵都是造粪机器?毕竟在延安拉屎最值钱。
 
“炸桥挖路为团结”更是胡说八道了,共产党炸桥挖坑毁路搞破坏是用来对付国民党军队的坦克的,是为了打击敌人的,难道是为了团结敌人不成?炸桥挖路与自己人之间是否团结有何关系?
 
“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显然是说他的军队杀了无数城中人,导致遍地哀鸿。杀得遍地哀鸿到底是为了他个人的皇帝梦,还是为了苍生,历史自有结论。更大的问题在于“无法无天是为民”。这不是颠倒黑白吗?号称无法无天的人竟然敢说是为民,那你为何杀掉别说无法无天了就是说错了几句话的人民,莫非是说你自己可以打着为人民的旗号无法无天,别人就得当你的奴隶?
 
我在旧作里详细地提到当年我在读高小的时候专心致志地逐句逐条地帮毛泽东改写他的语录,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当年数学考零分而考不上高中,只能进入只要交学费就能入学的师范(那时的师范是初中毕业入学,等于高中),只从他的逻辑水平低下与文字功夫太差而断定:在那国学作为第一主课的年代,他一定是个学生混子,属于那个年代的半文盲无疑。我到美国后读到他当年在读师范时的同学与室友萧瑜写的当年毛泽东学习很差的历史故事,才印证了我的判断。
 
那毛泽东是怎么忽悠全中国人民的呢?靠的是中国人的奴性特征极强,成王败寇观念使得对成功者的盲目崇拜,加上走狗文人利用“臭豆腐本质是臭的,但吃习惯了便吃着不臭了,还会吃出香味”的原理,便把一个半文盲捧成诗人。上面的七律---忆重庆谈判,只能在厕所里读才不会令读者呕吐。他所有的诗没有一首符合最基本的韵律要求,更别说“合掌”犯忌了。

我是理科生。也常用儿歌式的白话文填词。即使不能在读时有美的享受,也不用担心要到厕所里去读。是写着玩的,所以很少放到网上。今天放在这里一首前年写的,是想再次表达一下我常常提到的一个道理:为了准确判断事物,绝对不能把个人的感情因素加入思考过程,既不能爱你的利益与观点,也不能恨你的敌人。那将影响你的判断(毛泽东对诗的格律一窍不通,表明他真实的国学水平要比我判断的低得多)。
 
为了表达这一道理,我把它用诗词讲出来。前年晚秋去植物园的时候顶着秋风赏菊,便想到了即使是寒风,如果带有仇恨,也会迷失方向。迷失了方向的秋风就问我能不能引路。我便带路去了菊园。菊花告诉秋风:“如果你把仇恨化作洁白的霜雪,我就会把你留下来与你同住菊园。风留在了菊园,领风人润涛阎就可以回家了。”这词在回家前就一气呵成了:
 
【卜算子】领秋风入菊园

润涛阎

怨恨浸秋风,
风也迷归路。
叩问陶园在哪边,
欲去逍遥处。

随吾入东篱,
听得菊花语: 
若化情仇作碧霜,
愿把风留住。

作诗填词,把景物人格化,给予生命,赋予感情,是惯用手法。风寒冷没有关系,只要把仇恨化作皑皑霜雪,冷也能冷出个凄美。这就叫酷。这首属于白话文的【卜算子】读第二遍便可感受到朴素的美,因为含蓄中带给读者思索其中道理。令人回味的哲理或者反映真实生活的内容用朴实无华的文字写出来要比只有华丽的词藻令人炫目更有生命力。

 
注:陶渊明爱菊,到了晚秋,陶园便是菊园。他把菊花种在东篱,故有“采菊东篱下”一句。按照红楼梦林黛玉咏菊三首诗里的说法,陶令死后,陶园便代表了菊园。“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平水韵:去声六御与七遇通用)

 卜算子词谱:

⊙●●○○
⊙●○○▲
⊙●○○●●○
⊙●○○▲

⊙●●○○
⊙●○○▲
⊙●○○●●○
⊙●○○▲

很好玩的地方在于:把“语”改成“复”,就是现代韵了,其它的都符合平仄要求。只是在现代韵里“路、处、复、住”属于同韵;而在平水韵里,“复”则不同韵,而“语”则与“处”同韵。

很多人不习惯平水韵,我有时也用现代韵,简单。补贴一首儿歌式的旧作。介绍一下我童年的家是什么样子的(上阕),我小时候不想离家的情结(下阕)。的确很穷,但全家协力渡难关令我勤耕读的小窝很温馨。有燕子、有猫、有狗,池塘里有哇哇叫的青蛙,还和弟弟一起养了不少蝈蝈。住在村外的我家很热闹。想到让我好好读书将来离家远走高飞就很不情愿,也不理解。

【沁园春】梦回温馨的童年老家(现代韵)
 
放牧归来,望见炊烟,那就是家!
有池塘五亩,雀摇芦苇;土房三舍,燕舞篱笆。
桑葚才红,樱桃又落,篱上层层扁豆花。
东篱外,种青椒白菜,大蒜黄瓜。
 
一家九口堪夸。任劳苦爹娘生六娃。
致姐失学业,操持家务;吾寻机遇,闯荡天涯。
穿越书林,勤耕学圃,吹灭油灯问月牙。
仍无解,问卧梁雏燕:何故离家?

中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韵)。
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括号内为对偶句。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平(韵)。
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

平平(增韵)中仄平平(韵),仄中仄平平中仄平(韵)。
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
中仄平平,中平中仄,中仄平平中仄平(韵)。
平平仄,仄中平中仄,中仄平平(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1)
评论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dbbs' 的评论 :
重庆有兵皆抗日,
延安无官不发情。
----很写实。
黄克功的案件暴露了延安当时一个人人心里都明白、人人都不愿意直说的问题——男女比例失调。《延安文人》一书中这样写道:1938年前后,延安革命队伍里的男女比例为30∶1。到1941年前后,男女比例稍有缓解,为18∶1。1944年4月,男女比例为8∶1。男女比例的巨大悬殊,让那些来自全国的青年女性成为延安街头最引人注目的一道风景。
烈群在《大公报》上这样描述1938年新年时延安街头的景象:
各机关都放假了,冷静的小街上,行人格外地增多了,……尤其是一些女军人,看来更加出神,她们谈着,笑着,一点没有什么拘泥;她们穿着那庞大的灰布棉衣,鸡婆似地跳着,怪天真的,谁敢说女人比不上男人呢!
由于延安火热的革命氛围,当年延安的女性不论装束还是性格,确有一股像男人般的豪放。时边区婚姻法虽规定男女婚恋年龄为男20岁,女18岁,但很多青年女性不愿因过早婚恋而影响工作和进步。
刘茜就是因此而拒绝了黄克功。她原名董秋月,改名刘茜,是因茜草为红色染料,表达了她对革命的向往。她在生前给黄克功的信中言:
我们还是讲讲广义的爱吧!整个国家的生死存亡摆在眼前,四万万多的同胞正需要我们的爱哩!……你爱我吗?而你更应爱大众!
曾是新闻记者的赵超构在《延安一月》中回忆:
女性的气息,在这里异常淡薄,绝对没有烫发的女人,也没有手挽着手招摇过市的恋人。一般女同志,很少娇柔的做作。在服装上,和男人差别很少。如果夸张一点说,延安大概是最缺乏性感的地方了。
但在表面寡欲的背后,一些青年男女也在窑洞里悄悄成就了他们的红色恋情。英国女作家韩素音在《周恩来与他的世纪》一书中这样描述延安青年的恋爱:
在公开谈论中是不赞成搞两性关系的,但在漫长冬夜温暖的窑洞里却是人们经常谈及的话题。
曾在延安评剧院工作的任均与鲁艺同学王一达就在延安恋爱、成家。任均这样回忆她与王一达在延安结婚时的情景:
我们分配到了一个小窑洞,……只有我拿来了从家里带到延安的被子褥子,和一个小柳条箱子,一达却没有。他只有件光板的陕北老羊皮袄和一块破布单子,连被子都没有。……虽然家徒四壁,我还是为结婚而认真地做了一个枕套——没有那么多布做一对枕套。这是我们结婚时,家里唯一的新东西。
相比任均、王一达夫妇,很多新婚男女却因条件限制,依旧分住在集体宿舍,只有周末才能申请到窑洞建成的“青年宿舍”团聚。当年延安公职人员的住宿虽一律免费,夫妻周末在“青年宿舍”团聚却要缴费。抗大政治部主任莫文骅在回忆录中写道:
屋里只有一张床,被褥得自己带,也不开饭,住一次交5毛钱。每到周六,小两口背着被褥来住一晚上,第二天又背上行装回到各自的战斗岗位。
然而,即使这种露水夫妻,也让延安很多光棍们羡慕不已。特别是那些像黄克功一样,走过长征两万里,屡立战功的老红军、青壮年干部,更把目光盯上了那些来自大城市的文化女性。
kdbbs 回复 悄悄话 真实的情况是前线国军抗战,后面延安舞会流行,淫风正炙。
重庆有兵皆抗日,
延安无官不发情。
fanfu002 回复 悄悄话 涛兄千里飞奔,对女儿又支持又怜爱,真侠骨柔情呵!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女儿马拉松长跑,俺去喊加油。回来了。

全国5万人参加马拉松长跑,仅仅参赛者的亲属就超过10万人,场面非常壮观。还好,没有什么恐怖分子闹出点事来,算是比较平静。

跑马拉松很累的。26点几英里,40多公里,就是80多华里,一气跑下来,还不能提前多喝水,因为不能在期间去厕所。女儿跑完后还走了一英里才找到餐馆就餐,终点近的地方的餐馆根本就进不去。

我注意了一下,这5万人里基本上都是白人,原因不清楚。西裔、非裔、亚裔比例都不高,偶尔能看到。马拉松拼的是耐力,这需要天天练习。打从上小学开始,俩女儿就在早晨5点起床,然后去滑冰场跟教练练习花样滑冰。上了大学,就改成长跑,还是5点起床,一直坚持了下来。跑马拉松,我看着就非常心疼。希望这是最后一年参加马拉松赛事,平时每天跑几个迈就可以了。一口气跑80多华里简直就是玩命。我当年倒小买卖骑车80华里都累得精疲力竭。

开车来回2000英里,虽说辛苦,可跟那5万跑马拉松的比,就不算什么了。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毛属于智障天才一类。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天下文才共十斗,曹子建占九斗,剩下的一斗留给天下其他文人们分享

真是笑话。终于忍不住删留言了?那还不如改自己的文章。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外行只是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懂一点诗词格律的,都清楚毛泽东的诗根本就不是诗。这需要一首一首地评论。这就好比我当年学谱曲,老师给出古文,要大家谱出京剧,按文字内容配合唱腔,比如哪里需要二黄导板。然后比较水平。有人竟然把民歌、哀乐、甚至黄梅戏、豫剧的调子都掺入了。凡是不符合京剧范围的,统统不给分。作诗填词也一样,必须符合诗词的基本要求。平仄个别地方可以出率,但不能像毛泽东那样,有仄仄仄仄平的五律诗句。盘古开天以来第一人!

以拉屎放屁入诗的格调也不能被任何诗人接受。

你可以创造,比如创造一个新的剧种,但如果说成是京剧,就不能有豫剧黄梅戏民歌等曲调。就好比诗词,毛泽东只能说那不是七律,是“毛律诗”便可。别说那是填词《沁园春。雪》,说成是《毛词》,因为“沁园春”里有两对对联。对联不能合掌。而他不懂得这基本规律,写出来合掌对“略输文采;稍逊风骚”。楼主有专文介绍过。

如果毛泽东当年没写一首诗词,今天无法得知他是一个半文盲,国学水平低下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我转贴的文章内容,无懈可击。只是他对毛诗的评价太客气了。也有不准的一点:“这在词里可以,但在诗里不行”。实际上,在填词的规则里,也只能是极个别的情况下,上平与上平通用,下平与下平通用。而毛泽东这里是上平与下平同韵!诗不可以,历史上也没见过有哪位诗人这么用的。词也不可以!错得太离谱。诗词的韵是非常讲究的。写京剧的曲子,就不能有山西梆子的调。毛泽东的诗不能参与任何诗词评比,因为他那根本就不是诗。有山西梆子曲调的京剧,是不能被京剧大师,甚至京剧迷们接受的,发烧友甚至京剧爱好者老农民都不能接受有山西梆子河南豫剧曲调的京剧。毛泽东只能骗对诗词一窍不通的红卫兵们。他为何不许学生学传统文化基础课?就是害怕学生清楚了他的半文盲真相。

毛泽东没搞明白小学学的元、韵母的基本知识:

英(y)ing;
拥(y)ong;
仍(r)eng;

属于不同的韵。他以为是一样的。

他那个年代毕业不考试,如果考试,他小学毕业考试就通不过,因为这些是最基本的国学知识。他自己承认他的初中数学每次考试都是零分,如果那时有毕业考试,他是拿不到初中毕业证的。

历史是无情的。你可以骗所有的人一时,可以骗一部分人永远,但你不能骗所有的人永远。把山西梆子说成是京剧,骗小孩子可以,骗洋人也可以,反正他们都是不懂,但迟早会被揭穿。
綠溪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此文可当文科教材。

老毛的一些诗确实粗俗不堪,毫无美感,让人逃避,何以见得?把老毛诗句做这题目的一部份,害得我几次见到题目,都不愿进来。这说明了看到不雅的文字,内心自然是多么地排斥。
azcactus 回复 悄悄话 有人把兵书读得烂熟,一个小仗都打不赢。有人把诗词韵律搞得特溜,至今没写出一首为人称道的诗,只能写几句迂腐的东西在博客里自我欣赏。毛泽东去重庆谈判时写的诗《沁园春。雪》,连蒋介石及其幕僚们都很欣赏,曾召集所有高手写诗要把毛泽东比下去,没能得逞。毛泽东的诗就是不拘一格,写出了一个历史伟人的高瞻远瞩,雄才大略,胸怀天下,一个背韵律的人根本到不了他的高度,格律对得再好,也只能写出和自己的境界相当的诗。毛泽东没上过军校,这世上最有名的军校毕业生打仗打不过他。别说他会笼络人心,那是政治,就专门打仗,历史上打得赢他的有几个人?他的军事才能和诗歌才能有相似之处,都是达到了收放自如,出神入化的境界。人要有自知之明,写几篇博文,被网友抬举几句,就不知道自己半斤八两,竟然耻笑毛泽东的诗词,就太可笑了。如果说他搞阴谋诡计,不那么高尚,在部分人的立场上,也还有道理。但想动摇他的文人地位,有些蚍蜉撼大树。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楼歪成这样,我就借润涛先生宝地,贴首诗,大家享受吧。

卢仝的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

  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

   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能说不骂街,就能为这个帖子完美收官了。大家搞科研,互相研究,不用急。

哈哈哈哈,忍不住还是笑下。

下面这首烂诗,请方改成符合律的,看看还能看么。哈哈哈哈。

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饮茶粤海未能忘(下平七阳),
索句渝洲叶正黄(下平七阳)。
三十一年还旧国,
落花时节读华章(下平七阳)。
牢骚太盛防肠断,
风物长宜放眼量(下平七阳)。
莫道昆明池水浅,
观鱼胜过富春江(上平三江)。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大家不用骂街,也不需要感情用事。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历史会给出客观的评价。下面是毛泽东律诗的格律水平,诗盲们好好学学就明白了。即使你不懂得诗是否是诗,读完后也会对以后你看到一首诗便可判断出它是什么水平来了,否则就只能靠诗人的立场是否跟自己一致而判断了。那就自欺欺人了。你读完后也明白了到底毛泽东的诗是错在哪里了,是否错得太离谱,还是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你如果是国学中学老师,能不能给他及格,还是70分,90分?


《毛泽东诗词的格律谬误》转贴

国内对毛泽东诗词历来备极赞美。然而如果去除权力崇拜和/或感情倾向的附加值,光从艺术角度来客观公允地审视它们,则略有传统文学素养的读者都不难看出,毛泽东诗词的最大特点是良莠不齐,有的作品颇佳,有的则不堪入目,简直不像是同一个人写出来的。大体说来,他的早期作品胜过晚期作品,词作胜过诗作,词作中小令又胜过长调。但无论是早期还是晚期的作品,都表现出几个比较恒定的特点:一是格律错误的发生率远远高出古代二三流诗人的作品,二是联句的水平普遍偏低。这两个特点都提示他驾驭文字的才能十分有限。第三个特点则是不乏佳句,可惜全篇俱佳的作品很少见,说明他不懂布局谋篇。

在这些问题中,格律谬误相当严重,有的简直就是不押韵的打油诗。这或许就是毛词比诗好(他曾在给陈毅的信中自承不会写诗)的原因,因为近体诗(律诗与绝句)押韵的要求要比词的高,超出了他的文字驾驭能力。

例如这首最著名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下平七阳)
百万雄师过大江(上平三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上声二十二养)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下平七阳)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下平七阳)

须知近体诗只能押平声韵,而且必须按韵书押。有些字即使按现代发音读来韵母相同,但若不在韵书的同一个韵部里,就不能算押韵,只能算打油。从这个标准来看,这诗乃是地道的打油诗。为说明这点,我在括号中列出了各韵脚所属的韵目。“黄”、“江”、“慷”、“王”、“桑”分属三个不同韵目。最混帐的还是颔联的“慷”,非但不与其他联属于同一韵目,而且竟然是上声字。自有律诗以来,大概只有文盲会这么写──就连三家村蒙童都该知道,律诗只能以平声字押韵,决不能用仄声,就连洪秀全天王,大概也不曾写过这么烂的诗。

另一首脍炙人口的“名篇”虽没那么糟糕,但也不押韵:

七律?长征

红军不怕远征难(上平14寒)
万水千山只等闲(上平15删)
五岭逶迤腾巨浪
乌蒙磅礴走泥丸(上平14寒)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上平14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
三军过后尽开颜(上平15删)

这首诗虽然用现代汉语念来押韵,但其韵脚在韵书中却分属两个不同韵目。用来写词倒还可以,可惜律诗不允许这么做。于是用专业眼光来看,它仍然是不押韵的打油诗。

除了不押韵外,此诗遣词用语也很差劲。它专说大话,以为那就是气势,可惜“腾细浪,走泥丸”读上去实在别扭——哪怕是在同温层上看,乌蒙山也绝无可能变成“泥丸”的样子。以“云崖暖”对“铁索寒”,对仗倒是顾上了,可惜那“暖”字用得非常生硬,毫无真实感受的现实基础,一望即知乃是为了对仗硬凑上去的。

下面这首也有类似毛病:

七律?和柳亚子先生
  
饮茶粤海未能忘(下平七阳),
索句渝洲叶正黄(下平七阳)。
三十一年还旧国,
落花时节读华章(下平七阳)。
牢骚太盛防肠断,
风物长宜放眼量(下平七阳)。
莫道昆明池水浅,
观鱼胜过富春江(上平三江)。

此诗押的又是“通韵”,用在词里犹可,用于律诗不行。“三十一年”根本就对不上“落花时节”,而“太盛”与“长宜”也对不上。“防肠断”虽勉强可对“放眼量”,但用语太鄙俗,且迹近诅咒,实在不该写在答友人的诗作里。

七律?答友人

九嶷山上白云飞(上平五微),
帝子乘风下翠微(上平五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
红霞万朵百重衣(上平五微)。
洞庭波涌连天雪,
长岛人歌动地诗(上平四支)。
我欲因之梦寥廓,
芙蓉国里尽朝晖(上平五微)。

比起上面那两首来,此诗只有一句(第六句)用了别的韵目,而且用语典雅,对仗也算工稳,堪称佳作了。相比之下,下面这些打油诗简直惨不忍睹:

五律?看山

三上北高峰(上平二冬),
杭州一望空(上平一东)。
飞凤亭边树,
桃花岭上风(上平一东)。
热来寻扇子,
冷去对佳人(上平十一真)。
一片飘飖下,
欢迎有晚鹰(下平十蒸)。

五个韵脚分属四个韵目,堪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且,以“人”(ren)去押“鹰”(ying),甚至去押“峰”(feng)、“空”(kong),哪怕是用普通话念都通不过,就连文盲农民也未必会说出这种顺口溜来。不仅如此,此诗的平仄也完全错了,写成了:

平仄仄平平
平平仄仄平
平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仄平平仄仄
仄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第一句与第二句本该是“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却写成了“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使得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平仄完全相同,犯了绝对禁止的大忌。

除了严重的格律错误外,此诗的遣词造句也非常之烂,那“热来寻扇子,冷去对佳人”完全是俚语,只见于民间大老粗们对歌的场合,而且非常别扭:前一句虽然鄙俗,倒能理解,“冷去对佳人”则完全不知所云。那“冷去”分明是为了对“热来”硬凑上去的。和它比起来,几年前网友们写的搞笑门神对“热脸热贴热屁股,冷月冷照冷水滩”似乎还要更高明些。

五律?喜闻捷报

秋风度河上,大野入苍穹(上平一东)。
佳令随人至,明月傍云生(下平八庚)。
故里鸿音绝,妻儿信未通(上平一东)。
满宇频翘望,凯歌奏边城(下平八庚)。

Again,用“生”,“城”(韵母都是eng)去押“穹”、“通”(韵母都是ong),乃是连说顺口溜的文盲都不会犯的错误。Again,这诗的平仄也出了大错:

平平仄平仄,仄仄仄平平
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

不难看出,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平仄句式又是雷同的,再度犯了大忌。

这诗的遣词用语稍比上一首好些,可惜仍是毛病多多,“佳令随人至”,说白了就是“佳节跟着人到来”。跟着谁到来啊?能有这种事么? “故里鸿音绝,妻儿信未通”的对句称为“合掌”,也就是上下联讲的是同一件事,乃是对仗大忌。而且,“音”是名词,“未”是副词,根本就对不上。

这首也够呛:

五律 张冠道中

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上平一东)。
露湿尘难染,霜笼鸦不惊(下平八庚)。
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下平十蒸)。
踟蹰张冠道,恍若塞上行(下平八庚)。

四个韵脚分押了三个韵目。而且,以“风”(feng)去押“惊”、“冰”、“行”(韵母都是ing),即使是现代汉语也难得通过。

这诗的平仄更是烂到无法想象:

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仄仄平平仄,平仄平仄平
平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

这种格律我从未见过,不但第二句与第四句的平仄完全相同,而且末句除了韵脚外,竟然全是仄声!

比起上面两首来,此诗的遣词用语要好得多,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若读者看过王维、老杜或哪怕只是王湾的五律,立刻就可洞见作者炼字功力之低下。这首诗本是写景的,可惜毛非但写不出“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那种雄浑苍劲的名句,就连“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都没本事写出来。那“霜笼鸦不惊”的“笼”字用得很牵强,而“鸦不惊”也十分别扭:到底是乌鸦被冻得无法动弹了,还是庄敬自强,处变不惊?这对描绘北国寒冬有何渲染烘托作用?完全是凑韵脚。类似地,“须眉等银冰”的“等”字完全是为了与“犹”对仗而勉强用上的。若改成“尽”字,恐怕效果要好得多。

七律 咏贾谊


少年倜傥廊庙才,壮志未酬事堪哀。
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
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
千古同惜长沙傅,空白汩罗步尘埃。

这首诗韵倒是难得地押对了,可惜平仄又是烂到难以置信:

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平
平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仄仄平平
平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平仄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平

此诗的绝艳之处,是它的第二、四、六、八句全是同一个“仄仄仄平平”的基本句式,丝毫不与“平平仄仄平”的句式交叉。自古以来还从未有人这么写过,端的是千古绝唱。若是别人写出这种烂诗来,我只能毫不犹豫地判定该人丝毫不懂诗词格律,然而这可是毛泽东的大作。他应该懂这一套,而且也确实写过些符合格律的律诗,那怎么又会连起码的ABC都不懂,要炮制出这种好家伙来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诗的对仗也不敢恭维。“胸罗文章兵百万,胆照华国树千台”,那“树”底是名词还是动词?如果是名词,能用“台”来作量词么?如果是动词,又岂能对“兵”那个名词?而且,“万”是数词,岂能对“台”那个量词/名词?“雄英无计倾圣主,高节终竟受疑猜”就更糟糕:“无计”对“终竟”,“圣主”对“疑猜”,这种shit对,大约只有含泪余大师能写出来。

最值得注意的,还是此诗毫无时代气息,唱的完全是旧文人“怀才不遇”的主旋律。熟悉传统文学的读者都知道,此类作品可谓汗牛充栋,其与这首作品的区别,只在于那些老掉牙的滥调的水平要高出万倍不止,起码人家不会写出这种连起码格律都不懂的打油诗来。

七律?吊罗荣桓同志

记得当年草上飞(上平五微),
红军队里每相违(上平五微)。
长征不是难堪日,
战锦方为大问题(上平八齐)。
斥鷃每闻欺大鸟,
昆鶏长笑老鹰非(上平五微)。
君今不幸离人世,
国有疑难可问谁(上平四支)?

五个韵脚只分属三个韵目,算是一大进步吧。更难得的是这次它居然遵守了基本的平仄格律,再没闹出前面那种惊世骇俗的笑话来了。可惜此诗的对仗实在太烂:“长征”是形名结构组成的名词,不能对“战锦”那种动宾结构。如果将后者倒装为“锦战”或“锦役”倒还可行。“难堪日”对“大问题”端为神来之笔。两者连起码构成方式都不一样,前者是“难堪-日”,而后者是“大-问题”。哪怕是文盲,也不至于以为“难堪”可以去与“大”对,而“日”可以与“问题”对吧?可惜这还不是独一无二,还有个“欺-大鸟”与“老鹰-非”不让这非人类可以想象的shit对专美于前涅。

七律?忆重庆谈判 1942年秋

有田有地皆吾主,
无法无天是尔民(上平十一真)。
重庆有官皆墨吏,
延安无土不黄金(下平十二金)。
炸桥挖路为团结,
夺地争城是斗争(下平八庚)。
遍地哀鸿遍地血,
无非一念救苍生(下平八庚)。

这首诗我早在文革中就看到过,当时不相信是真的,因为水平实在太低。但现在却登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 ,可见是真的。但蹊跷的是,该诗注明为1942年作,其时如何“忆重庆谈判”?在网上查了一下,有的写为1945年,而且“延安无土不黄金”为“延安无屎不黄金”,与我当年所见版本一致,且更符合伟大领袖的风格。不管怎样,只能说《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主办人对党史实在陌生,竟然连重庆谈判是哪年的事都不知道,所以连这再醒目不过的纰漏都竟然视而不见。

本诗除了四个韵脚分押三个韵外,倒也没有什么格律上的大问题,对句虽然毫无美感,从字面上来说也还过得去。主要特点还是全诗毫无章法,无一字扣住重庆谈判的主题,每联都在各自为战,堪称“霰弹枪”,根本看不出作者要叙述什么事或是表达什么有头绪的感慨。虽然尾联流露了伟大领袖的救世主情怀,而且坦承“遍地哀鸿遍地血”的惨祸是他“救苍生”的“一念”引出来的,但这感慨却与前头毫无呼应,而是从天外突兀飞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诗可作为写诗毫无章法的反面教材,供初学者引为鉴戒。

话说回来,若如毛泽东那样,无押韵能力还想写诗,则“突破束缚”乱写一气,反倒还可能比硬凑韵脚强。下边这首“七律”就是证明:

七律?读报有感

托洛斯基返故居,
不战不和欲何如?
青云飘下能言鸟,
黑海翻起愤怒鱼。
爱丽舍宫唇发黑,
戴维营里面施朱。
新闻岁岁寻常出,
独有今年出得殊。

这首打油诗我在文革中也见过,当时同样以为是伪托,因为实难相信毛会写出如此劣作来。不过它同样登在《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上,可见是真的。

本“诗”是嘲骂赫鲁晓夫的。其时赫氏致力于缓和国际紧张局势,在巴黎爱丽舍宫和美国的戴维营中与西方首脑谈判过。毛泽东妒忌之下,斥之为托洛茨基。可怜毛丝毫不懂马列,对国际共运史毫不熟悉,不知道托氏比毛师承的斯大林更左,才会作此荒唐比附,而且连托氏的姓名都写错了。

这且不论。光从格律来看,本“诗”倒是难得地顾上了押韵,通篇用的是“上平六鱼”。然而这比不押还糟,那“黑海翻起愤怒鱼”完全是古今第一奇句——它让人想起了满锅乱跳的“釜底游鱼”。我还真不知道低级动物是否有愤怒这种情感活动。就算天下真有愤怒的鱼,那又有何慑人气势?除非是鲨鱼,但莫非可以用吃人的鲨鱼来比喻愤怒的无产阶级革命群众?硬凑韵脚到了这地步,叹观止矣。

民初章士钊等人提倡复兴国学,办的《学衡》杂志登载了若干古诗。鲁迅因写了篇《估〈学衡〉》,恶毒嘲笑道:

“《渔丈人行》的起首道:‘楚王无道杀伍奢。覆巢之下无完家。’这‘无完家’虽比‘无完卵’新奇,但未免颇有语病。假如‘家’就是鸟巢,那便犯了复,而且‘之下’二字没有着落,倘说是人家,则掉下来的鸟巢未免太沉重了。除了大鹏金翅鸟(出《说岳全传》),断没有这样的大巢,能够压破彼等的房子。倘说是因为押韵,不得不然,那我敢说:这是‘挂脚韵’。押韵至于如此,则翻开《诗韵合璧》的‘六麻’来,写道‘无完蛇’‘无完瓜’‘无完叉’,都无所不可的。”

准此,则对于“愤怒鱼”的“挂脚韵”,似乎也可以说:“押韵至于如此” ,则翻开韵书的上平“六鱼”来,写道“愤怒猪”、“愤怒驴” 、“愤怒车”、“愤怒蔬”,“都无所不可的”,只怕还要比原作精准得多——愤怒鱼谁都没见过,但愤怒猪与愤怒驴则保证供应。当然,黑海里不可能翻起这两者,正如不可能翻起愤怒鱼一般,但若作者真有星点才气,这又有何难?改为“黑土腾起愤怒猪”就是了。真要这么改,只怕还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谁都知道赫鲁晓夫的老家在乌克兰,而乌克兰是著名的黑土地带。赫氏既矮胖,又长了一双猪眼,且动辄大发雷霆。比之为从黑土地里跳出来的愤怒猪,与青云飘下的能言鸟恰成绝对,而且对赫氏的侮辱要严重得多,有助于消除伟大的未遂世界领袖的满腹怨毒。

此“诗”的平仄与对仗也同样不敢恭维。“不战不和”若改为“不和不战”,则平仄要妥帖得多。“黑海翻起愤怒鱼” (仄仄平仄仄仄平)虽然凑出了韵脚,却造出个所谓“孤平”句,亦即除韵脚外全句只有一个平声字,而此乃律诗或绝句的大忌。若是改为“翻腾”可破此弊,但无法与“飘下”对仗。不过,此联本来也就不对仗——“能言”如何与“愤怒”对?颈联同样也有问题,以“爱丽舍宫”与“戴维营里”对,实际上是以“宫”一字去对“营里”两字,参差错落,倒也有致。其实毛若稍有点文字功力,只需改为“爱丽舍中唇发黑,戴维营里面施朱”即可。这里,“爱丽舍”既是宫殿译名,那“舍”字又有“屋舍”之意,恰与“营”相对。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我看来是话没说明白,再絮叨絮叨

1 诗就是说话,现代诗更是,没啥规定和底线,还有的诗就是写了,自己看的。
2 诗很次,就算不用屎字,诗也很次。这也是这诗不常见的原因。我也是从这个帖子才知道。
3 老毛写诗是要说点啥,不是为了恶心蒋介石吃不下饭。 说诗是次品,是败笔,老毛粗俗可以的。 但推导他这诗是‘胡说八道’,用律和牛屎羊屎颜色来分解就不太对了。
4 老毛好多诗是有宣传效用的,他写这诗很大可能就是给那些农民和没文化的战士看的,就是想粗俗,当然这个我不想辩论,没法辩论。个人的一点思路。
5 老毛还一首带屎的诗

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
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晓,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
命笔。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6 总体看,老毛不是大诗人,但也算不错的诗人了,好诗不少。 比如“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莫道昆明池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我就很喜欢。总体水平至少现阶段的润涛先生比不上。
7 就算曹家诗按10斗计,曹操就可以占5斗,曹植能占3斗,曹丕也得占两斗。 如果放眼各期诗人,曹植就更不可能占9斗

下面是曹丕的
短歌行
??? 仰瞻帷幕。俯察几筵。其物如故。其人不存。神灵倏忽。弃我遐迁。靡瞻靡恃。泣涕连连。呦呦游鹿。衔草鸣麑。翩翩飞鸟。挟子巢栖。我独孤茕。怀此百离。忧心孔疚。莫我能知。人亦有言。忧令人老。嗟我白发。生一何早。长吟永叹。怀我圣考。曰仁者寿。胡不是保。?
Fland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何仙姑' 的评论 :
2013-10-31 20:23:3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请允许并尊重不同意见的存在。

翻翻这个'比哭笑好' 在文学城上的回复就知道其人必定被中共強姦了一百遍,一百遍!心理有问题,没必要和这种人理论。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绿茶兄,读阎兄宅子里各位的留言,也是一大享受,这里有观点的碰撞与言语的冲击。托您的福,今天读到李白和曹植的诗,令一片金戈铁马之声顿时消失,出现的是两位狂放古人的飘洒不羁和他们笔走龙蛇的气魄。再读汪精卫的“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确实锋利无比。俺愚钝,不懂韵,但能会意,这三位诗人,不论多狂,仍遵守诗人的底线--雅,不用脏字玷污读者的眼。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reentea2011' 的评论 :

横看竖看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来李白用 屎 屁 入诗!你到底要说什么啊???李白那是古体诗,没说是七律,为何要字数与七律等同?毛泽东说他的作品是律诗是有词牌的宋词。如果他说那是他的“毛屎毛屁”,就没问题了啊。关键还不止他不懂什么是律诗(他自己亲自告诉陈毅,他不懂诗),而是他本是一个打天下的老农,武功比得上比不上刘邦朱元璋成吉思汗另说,大家谈论的是他的诗词,与打天下无关。一事说一事。麦克阿瑟打仗可以,他唱歌唱得过歌星?可毛奴们偏偏崇拜老毛的粗鄙、格调低下、不合韵律的诗词!就好比朱元璋的朝拜者崇拜朱元璋唱戏唱得无与伦比一样荒唐。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今天太絮叨,这是古体诗,不合律吧。

这是李白的

《俠客行》 - 李白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閒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盃吐然諾,五岳倒為輕。眼花耳熱後,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槌,邯鄲先震驚。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这诗面前,曹子建洛神赋敢占天下十斗的九斗?一个京剧表演艺术家能跟成吉思汗比?

草书歌行原文
  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
  笔锋杀尽中山兔。八月九月天气凉,酒徒词客满高堂。
  笺麻素绢排数厢,宣州石砚墨色光。吾师醉后倚绳床,
  须臾扫尽数千张。飘风骤雨惊飒飒,落花飞雪何茫茫。
  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怳怳如闻神鬼惊,
  时时只见龙蛇走。左盘右蹙如惊电,状同楚汉相攻战。
  湖南七郡凡几家,家家屏障书题遍。王逸少,张伯英,
  古来几许浪得名。张颠老死不足数,我师此义不师古。
  古来万事贵天生,何必要公孙大娘浑脱舞。

这诗,连字数都不对了,还平仄啥?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哈哈,润涛先生的粉丝很不平和啊。得平时多读诗,附庸下风雅么。

呵呵,瞬间超越老毛。润涛兄也点评下吧。

这期东西一般就一般么,李白也有平淡的诗。

“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重庆就是老蒋, 延安就是老毛。
一 老蒋把人才变成墨吏, 老毛自信能把屌丝变成力量。 这也是他对自己洗脑能力的强烈自信,是军队有政委的深意。
二 墨吏是负数,屎随臭可以肥田, 是好东西,是正数。

再一次,用这诗来推理“证明他(她)是混蛋”, 完全不着调,也不算啥独立思考。唯一可以结论的就是,老毛这次用词粗鄙,但这也是他的冲击力。至于“不需放屁”那个,我还真觉得没啥,

诗人就是导演,能展现情绪,诗就成了。如果能传递情绪,就是好诗,如果能优美得展现传递情绪,就是名诗。

律和平仄这东西,是诗的一个发展阶段,不是诗的本意。

老毛同代最好的,汪精卫,他的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锋利无匹。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有心理学家专门研究西藏崇拜达赖的信徒抢着吃达赖的屎,说是“大香”。

崇拜毛泽东的毛奴们也对毛的屎屁诗词跟达赖的信徒吃大香一样,喜欢得紧。这有心理学依据。不是观点的不同,而是信仰造成的。信仰,是没有道理的,你不能跟达赖的信徒解释达赖拉的屎也是屎。什么事一旦到了宗教崇拜的地步,理性就没有了地盘。楼主的文章解决不了宗教迷信难题,就只能被信徒恨,恨得咬牙切齿。跟信徒讲屎是臭的理论是徒劳的。他们吃得很香很香。死都改不了的。纯铜就是吃毛拉的屎长大的,他不会认为老毛的屎比狗屎还臭,而是跟达赖的屎一样是大香。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比哭笑好' 的评论 : 请允许并尊重不同意见的存在。
纯铜II 回复 悄悄话 果然是牛人,学了两天半的古诗韵律,就敢写古诗。
俺觉得你最牛的还是那句"妒得百花零落"。千古绝唱。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_t_t' 的评论 :
不仅需要不畏强权的勇气,更加需要的是知识和独立思考的能力。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何仙姑' 的评论 :

大家都理解你的看法。老毛的诗就是屎屁,喜欢屎的动物肯定有,比如 改不了吃屎的那类,就特喜欢。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_t_t' 的评论 :

楼主早说过了,看来你是没读过他很多文章。他来到世间就是揭发流氓骗子的。这就是他该干的。其它的活基本上与他关系不大。只要是与揭发流氓骗子有关的活,都是他的本质工作。
t_t_t 回复 悄悄话 能拿自己跟老毛相提并论,这勇气。。。。。。

不挣钱的人都以为钱很容易挣,不打天下的人都以为天下很容易打。

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敢拿自己跟老毛比,这得傻到什么地步。

-----------
Ding!
俺还是那句话, 聊点和自己身份相符的事吧。
何仙姑 回复 悄悄话 不提其它,老毛的诗词有伟人的气魄,我喜欢。 楼主今天的词,个人之见比上期逊色很多,有些小家子气。sorry!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reentea2011' 的评论 :
我是很不懂!我实在是不懂你在说啥?你难道认为我的回复是反对老阎的?呜呼!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简略回答几个问题。

1.学圃与书林的概念。学圃是指教育学生的学校,老师被称为园丁。在这里就是说在学校里或者说课堂上学的知识,而书林是指课外读物。当然,课堂上与课外读物很难分清,也不能说学校老师的教材就不是书。区分二者的确有难度,尤其是字数限制。还是找不到更好的句子来区分二者,如果哪位想到了,教诲一下,文字本来就是可以切磋的。谢谢斟酌!

2.关于诗人与打天下的关系。二者毫无瓜葛。毛泽东说,打仗靠流氓。打天下的就是流氓头子。这没有什么异议。他在一首词里说“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就是说人民以为打天下是神圣事,而实际上是流氓头子带领一帮流氓干的活。刘邦朱元璋都是半文盲,照样打下天下。项羽也不是读书人。故有刘项原来不读书。会写诗的李煜竟然丢了江山。所以,把打江山与作诗填词的本事连接起来,是脑袋有毛病了的表现。

3.关于我的第一集书。我现在还没整理第二集和第三集的稿子,第一集已经卖完了。等第二集和第三集出版时再印刷第一集。我有三本是留给主编的。还没寄,但一开始就说好了的,这不能变。我自己没有留下纪念。反正以后还会印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非常抱歉!

4.对了,突然想起来有一长篇政论文写好后没贴上,电脑里也没有,那是一篇应邀写的关于斯诺登的长文。不知道以后还没有兴趣重新打字。

谢谢大家的讨论。我在蒸包子,是茴香陷加西葫芦、猪肉,时间到了,可以出锅了。是早上上班前发的面。有food processor,做馅非常容易。不能给网友发包子,很遗憾。我做的包子非常好吃。

阁主 回复 悄悄话 穿越书林,勤耕学圃 也有犯复之嫌,至少是低效
呐于行 回复 悄悄话 诗词不止在于韵律,还在于格调与情感。偶尔破律失平仄,是为大家。但是兼有言语粗鄙,了无情调,就称不上大作,登不了大雅。
xinsan 回复 悄悄话 能拿自己跟老毛相提并论,这勇气。。。。。。

不挣钱的人都以为钱很容易挣,不打天下的人都以为天下很容易打。

一个无所事事的人,敢拿自己跟老毛比,这得傻到什么地步。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曾经在多年前看到过几篇文章,谈老毛的诗词有一部分是出自他的下属的手笔,时隔多年,已经记不住下属的姓名了。不过,这首诗和“不须放屁”有异曲同工之处,想必是老毛亲自写的,与他的行为方式相辅相成。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老毛用词粗鄙,表明他不是诗人,他自己估计也没兴趣做诗人,他就是兴致到了,涂抹点啥。但我想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无论老毛捧也好,骂也好,他这人肯定不弱智。“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我理解是屌丝的力量,和精神的力量。这在朝鲜战场体现过,林彪的东北战场也体现过,林彪收编了无数国军,开个诉苦会就变成铁杆战士。老毛钻研人性的弱点到了天才的地步,纵观世界,用屌丝搞一次文革,用革委会重新洗一次牌的,好像没有吧,以后可能也不大吧。人人有可学之处,老毛已经是历史了,一首诗有他的本来面目,或者我们可以不叫诗也行。但仅仅理解成老毛粗鄙,没文化,看成输出价值观(好像也对,但不是这诗的本意,只能算捎带脚,沁园春雪更像输出价值观)。那至少说,我们没看明白诗。图样图森破。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反正是写着玩,干脆再补一首长的儿歌。介绍一下我童年的家是什么样子的(上阕),我小时候不想离家的情结(下阕)。很穷,但全家协力渡过难关令我勤耕读的小窝很温馨。有燕子、有猫、有狗,还养了不上蝈蝈,池塘里有哇哇叫的青蛙。住在村外的我家很热闹。
蓑衣翁 回复 悄悄话 "延安无屎不黄金"是老毛用他的(无产阶级的)"价值观"来肯定"非价值"(屎),其实很荒谬的。就如同他的"敌人反对我们就拥扶,敌人拥扶我们就反对",用"价值观"来否定其中存在的"价值"一样。如果敌人讲爱、仁慈、优待俘虏、和平等,难道也反对?黄金,人们可交换因其有价值。屎,人们一般不交换因其无价值。延安"屎"是黄金,也就是"非价值"是价值这是何等的反智啊。
大阎博文不只说他(她)是混蛋而是提供证明他(她)是混蛋,这是可读性的原因。
林笑云 回复 悄悄话 我自己填的诗词实在太差不好意思贴,就谈谈欣赏。我喜欢有真情实感的,无论豪放还是婉约,东坡和后主我都喜欢。但真觉得是天人自在的,唯有李白。他的诗意是骨子里的,自然而然,随口白话,就是好诗。

但随口白话,并不是粗言秽语也可入诗词,不美。老毛的诗词,实在是无力欣赏,太粗俗。最出色的沁园春雪,也觉得匪气很重。
tenteddies 回复 悄悄话 涛兄,国内的亲人来美想买涛兄上次出的文集,还有卖吗?有的话,情查一下您的邮箱或者悄悄话。谢谢!!!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沈成涵' 的评论 : 听润涛兄吧,你不懂,不是笑话你。我留言删和不删很不同。删吧。润涛兄骄傲,i like it
沈成涵 回复 悄悄话 果然“不须放屁”,因为“屎已成金”。
greentea2011 回复 悄悄话 润涛兄大才,所写拜读良多,实在是见解深入,曲径通幽。老毛这诗,实在粗鄙,老毛估计写诗是气势在了,要写点啥。但这诗太政治,真是败笔。但这句“ 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润涛兄不懂意思?再次说,我也觉得影响食欲,诗人不能这么糟蹋诗,伟人也不好,不是不行,是很不好。逢毛必反就是真禅?诗很次,不假装。看了《血红雪白》,懂了没有道,都是术,道来不及了。

润涛兄这首词也算平淡。您自己多读吧。

再一次,我喜欢润涛兄的文字,不知道你能坚持多久不删我的留言。

我还会追寻您的文字,因为牛叉的太多。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菊花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宁愿抱蕊死,也不落风流。花瓣死后也死死抱住花蕾,绝不飘落。春天的花都没有这个特征。

评论“延安无屎不黄金”,要把毛奴们气死的。估计文学城搅屎棍纯铜会出来这么搅屎的:

“这不是老毛拉的屎,是江青四人帮拉的屎!因为江青四人帮拉的屎才是金黄色的,而毛泽东拉的屎是纯铜色的。”

终于明白毛奴纯铜的笔名是怎么来的了。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