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润涛阎版《悼死猪》20首,并寄两会代表

(2013-03-16 20:01:48) 下一个

苏轼听到上海至今已超过8千头死猪聚集黄浦江、北京5千多呆彪聚会人民大会堂开两会,相映成趣,立刻改写了他的《水调歌头》:

代表几时有?把酒问岐山。
拒赴京城两会,借口是蛇年。
却欲漂流东去、炫耀猪蹄思想、穿越到北韩。
裸泳闹申江,潇洒胜人间。

认猪命、炒猪阁、得猪权。
不应有恨,猪头常入主席团。
人有呆彪议政,猪有肥尸戏水,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猪久,下届再联欢。

(注:“金日成思想”被称为“主体思想”;猪喜欢游泳戏水但活着时没什么机会。)

-----------------

李白亲自飞到北京看雾霾中的两会代表,毫无生气,与长江里滚滚东下浩浩荡荡野心勃勃的死猪相比,成鲜明对照,便当即改写了他的两首《七绝》:

日照雾霾生紫烟,
遥看代表意阑珊。
何如南下三千里,
直与死猪闹联欢?

又:

朝辞影帝彩云间,
千里申江去难还。
两会猿声啼不住,
死猪已过万重山。

(注:在黎明时分影帝还在高山之巅仰望星空)

----------------

欧阳修得知:八千头猪看不惯两会代表们的奴才狗腿子样而纷纷跳江自杀。深受感动的欧阳修当即改写了他的《蝶恋花》:

谁道死猪不见久?今年春来,结队还依旧。
两会山珍海味酒,却嫌镜里猪颜瘦。

风舞江帆又绿柳,也劝猪哥:何必此时走?
“人说呆彪皆猪狗,羞煞老朽阴间吼。”

-------------

毛泽东死后也没闲着,当他读了欧阳修改写的蝶恋花,也奋笔疾书改写了他的《蝶恋花--答李淑一》:

我杀肥猪君杀狗,猪狗行尸北上充老九。
问讯中央何所有,中央摆出茅台酒。

道德小琳抒广袖,皮草空囊且领呆彪舞。
忽报岐山虚打虎,泪飞顿作倾盆雨。

(1)八千头猪是谁杀的?过程是这样的:李叔一找到毛泽东给她安排个工作。毛泽东说我们都是从战争中走过来的,还是干老本行吧。毕竟杀戮是我们的嗜好,你力气小就去广西杀狗吧,杀猪的活多就交给我了。这样,在北方雾霾严重时毛泽东就到长江两岸杀猪去了,就专捡肥的杀。少数被杀的猪狗成了精,行尸走肉,当上了代表。(2)成龙说中国人是需要管的,李小琳便提案给全国人民建立道德档案。(3)“雨”出律了。

《沁园春-霾》

北国风光,千里烟熏,万里雾飘。
望长城内外,灰霾滚滚,大河上下,污水滔滔。
山舞铅蛇,原驰铁象,时隐时出如鬼雕。
天晴日,正阳胧似月,疑是春宵。

江山本是多娇,到今日纷纷争外逃。
拜主席思想,天愁人怨;小平理论,官腐民刁。
王张江姚,薄周郭令,左右相残轮坐牢。
乾坤转,屈原应笑慰,猪唱离骚。

(1)我这个版本里还有原词出律的字个别的也保留了下来,比如千里的“千”是出律的。因为找不到更好的代替。第一个字出律如果一首词里有一处,可以接受。但在第二个字出律是不能接受的。比如“俱往矣”就不能用,因为“往”出律。(2)第一稿写的是“猪领风骚”,又觉得现在无官不贪,不抓都是孔繁森,一抓都是王宝森。屈原那样的爱国者没有了,只能在猪里找了。猪领风骚能有人跟随?怀疑。既然屈原唱完离骚就跳江,那猪在跳江前也唱唱离骚吧。)

-------------

汪精卫听说有近万头猪跳江,感慨万千。要是自己在成立汉奸政府之前跳江,那可是一世英名啊。想到此,泪如雨下。忽然间他似乎明白了,自己是生不逢时。如果晚生几十年,自己那愤青本色,一定是在监狱里的薄熙来啊。提笔改写了他在狱中写的五律:

吸霾居燕市,秦城作死囚。跳江成一快,不负蠢猪头。

------

被宋太祖关入牢房的李煜没肉吃,炒菜也不给放油,哪怕是地沟油也行啊。听说黄浦江有八千头猪没人要,当即改写了他的《虞美人》:

猪投上海何时了,八戒知多少。
沙逼北京又强风,卷帘不堪回首雾霾中。
豪宅、猪圈应安在,只是猪颜改。
问君几许地沟油?恰似一江猪水向东流。

-----------

李清照改写了她的《如梦令》:

黄浦死猪成溜,
两会行尸走秀。
试问主持人,
却道雾霾依旧。
惊否?
惊否?
呆婊笑猪还瘦。

----------

元朝的马致远也改了他的《天净沙》:

枯藤朽树昏鸦,
雾霾塌桥拆家。
河蟹死猪泥马。
习升胡下,
断肠人是江啥。

再改:

枯藤朽树昏鸦,
雾霾污水黄沙。
河蟹死猪泥马。
习升薄下,
断藤瓜在天涯。
(断肠人是瓜瓜)

-------- 

“宋词小令第一人”晏几道改写了他的《临江仙》:

城内高楼雾锁,乡间烟霭低垂,春恨两会丫丫时。猪哥城府浅,宁死不低眉。
记得小平曰过,黑猫可套红衣,只抓金鼠莫多思。当年明月在,冷眼瞰人痴。

-------

纳兰性德也改了四首:

《长相思》

漂一程,滚一程,万具死猪水中行,无关星月灯。
睡一更,醒一更,两会名人梦已成,只烦民怨声。

《木兰词》

人猪若只如初见,
何事操刀染砧板?
贪吃变却故时情,
肉食者鄙难谋断。

为躲两会贪官宴,
列队投江终不怨。
难怜薄幸农民工,
哀讨工钱跪请愿。

《浣溪沙》

谁悯长江独自凉?
肥猪滚滚队未央,
悠悠底事任猜量。

代表京城心亦躁,
霾味消得茅台香,
此时只道是寻常

(代表们冥思苦想也搞不明白猪跳江的Underlying理由)

《蝶恋花》

谁定春分猪聚节?
猪有猪情,挤得长江沸。
帝似将心归皓月,
不辞水冷为君洁。

期望无凭终幻灭。
代表依然,两会阿谀说。
“一致看齐”词未竭,
习王已见万猪别。

(帝=习帝;习王=习近平王岐山。猪看到习近平拍蝇打虎似青天般圣洁,便纷纷跳入江中洗身,配合习帝。正值两会召开,发现还是习帝身边一帮溜须拍马之徒,失望之极便干脆不上来了顺江而下。)

-------

辛弃疾也改写了他的《清平乐》:

春江瘦了,怎奈肥猪搅。
霾漫京城熏代表,熏得谁家最好?
戏子淡了痴疯,毛孙浓了呆懵。
琳姐难添新色,风尘染过三重。

(1)在此向李小琳道歉,话有点重了。
(2)三峡每到春天蓄水发电长江下游就瘦下来。“熏”在中国历史上有着奇特的作用。在加工食品上,白色的肥猪肉做好后,把糖烧成红色烟雾,便可把白肥肉熏成深红色。在锅底把硫磺点着,很小很慢的青蓝色火苗可以把全粉馒头熏出雪白的馒头。但如果是用杂面(高粱面、玉米面、白薯面混合)做的窝头,熏也没用。这杂面窝头粗糟而且皮厚到没有皮的地步。人的品德思想也是靠教育“熏陶”出来的。两会文件,跟给人民大众洗脑的假大空红色宣传材料还是有点区别,属于灰色,跟雾霾一样。经过雾霾一熏,代表们熏后的效果并不一样。最好的是戏子们,在两会时的表现跟路人差不多。而胖子则在两会上比平时更装傻充愣得厉害。也有一部分代表,就像杂面窝头,早已皮厚肉糟,经历过风尘的反复熏染,雾霾熏不出什么效果了。

----

柳永也改写了他的雨霖铃春别

黎民凝噎。
雾霾如锁,更锁心结。
都门梦境如幻,中南海内,豪车催发。
两会熙熙,是代表痴语无歇。
曾记否?华夏昭华,燕子归时燕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乍暖还寒节。
猪魂暂寄何处?江渚上、冷风残月。
此去无回,休负阴间美景重设。
纵享有、朗朗乾坤,怎与人间说?

(华夏之所以称为华夏,昭华日月。北京属于燕国。重:再次

——————

“一代词宗”秦观改写了他的《桃源忆故人》:

雾霾遮国长江恸,冷水悠悠谁共?死谏万猪齐踊,羞得贪官竦。
何端两会京城动?听取一帘新梦。老虎苍蝇环拥,任尔花招弄。

(新梦=中国梦)

——————

周邦彦改写了他的庆宫春:

烟扫田原,楼群驾雾,褐霾尽染乡城。
回燕寻思,今年缺了、春光春雨春情。
猪君何忍,昼同夜,骄阳似星。
不如仙去,魂撒长江,掷浪三声。
 
华堂只顾逢迎。座有尊卑,心事无凭。
二代贪官,一群戏子,捕前狗苟蝇营。
书伟光正,绞肉史
红笺泪誊。
兴亡百代,终已消磨
云淡风轻。

(霾是颗粒,导致云、风都加重了,再也没有了云淡风轻。“朝代更迭,不关风月”的历史结束了。)

-------------

明朝杨慎感叹:古人们绝对没见过八千头猪投江自杀的壮烈场面,否则怎么没有一首诗词描写这样的场景?便提笔改写了他的《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猪模。
沪民惊愕转头呕。
肉汤依旧在,只道味犹殊。

少妇老翁江渚上,惯看八戒尸徒。
一瓢浊水入茶壶。
古今多少事,当下只谈猪。

---------

根据词谱逐字按照平水韵的要求填写,并模仿原作者的特点与文风。有直率的,有隐晦的,有婉约的,有逗笑的。比如在毛泽东时代就跟现在的北韩除了三胖全国都是骨瘦如柴,就要用一个“肥”字,而且他最痛恨知识分子,骂他们为臭老九。

毕竟是调侃,不必上纲上线。笑一笑,十年少。我小的时候,死猪肉比活猪肉也便宜不多少。死猪肉煮好后用糖烟熏一下,就跟活猪肉一样的颜色了。因为煮的时间长,也没有听说过吃了死猪肉得病的。不过,那是刚死就立刻处理,然后下锅煮。

事实上,这次死猪事件表明死猪肉的管理严格了,是好事一桩。我只是调侃一下,因为要是歌颂,反而有讽刺意味了,我试了一下,显得更不好。诚然,这些所谓的代表除了毛将军外基本上都是通过贿选买来的,沐猴而冠,不值得尊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7)
评论
北人居南地 回复 悄悄话 猪投上海何时了,八戒知多少。
沙逼北京又强风,卷帘不堪回首雾霾中
泰阿 回复 悄悄话 05年1月26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报导,美国著名智囊机构兰德公司及俄勒冈大学披露了一项令人震惊的调查结果:

500名受调查的非洲裔美国人中近半认为艾滋病毒是“人为制造”的:超过25%的人相信病毒是政府实验室研制的,12%的人认为中央情报局制造并传播艾滋病毒。他们大多认为政府有意放任穷人感染艾滋病然后死去。

其实美国伸向国外的是脏手,2010年10月2日各媒体就登了一篇华盛顿当局的丑闻:
<美曾用危地马拉囚犯作性病试验 奥巴马就此道歉>  

  内容称美国韦尔斯利学院医学史学家苏珊·里维尔比梳理已故医生约翰·卡特勒的数据时发现,美国卫生部门于1946至1948年间在危地马拉的监狱里展开了一项秘密人体实验。为研究刚开发出的青霉素对性病的疗效,美方研究人员故意唆使数百名危地马拉囚犯与带病的妓女发生性关系以便感染淋病或梅毒,病患数不敷实验用时,就让研究对象接种性病病毒,总共696名男女染上梅毒或淋病病毒。
  消息经媒体曝光后,奥巴马随即致电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表达歉意并请求得到宽恕。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也就此道歉并表示她为美国政府的这一行径感到羞耻,她并且和卫生暨公众服务部长凯瑟琳·西贝利厄斯联合声明:「尽管这些事发生在64年前,但这种实验应受谴责,它得以打着公共健康的名号展开令我们感到愤慨。我们对发生的一切深表遗憾,向受这种可恶研究影响的每个人道歉。」
泰阿 回复 悄悄话 请教老阎艾滋病是怎么产生的?!
还有专门攻击华人的类艾滋病和sars是不是基因武器?!

据广州日报报道,美国一位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律师日前透露说,美国政府在1964年到1978年间曾执行过一份绝密的病毒研制计划,该项耗资5.5亿美元的计划制造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艾滋病病毒。

  计划旨在实施种族灭绝

  这位名叫博伊德·格雷维兹的律师毕业于美国海军学院,他花了10年时间对美国政府的病毒研制计划进行调查。他指责说,这项计划旨在实施种族灭绝,在于消灭世界各地的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格雷维兹声称,他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证明美国当局当年曾试图通过制造并散播绝密生物病毒的方式,最终达到减少世界少数族裔人口的目的。
  格雷维兹展示一份“特别病毒生产过程图解”,披露了这一能够完全破坏人的免疫系统的爱滋病病毒的生产流程。
  格雷维兹坚持认为,艾滋病病毒正是该项病毒研制计划的重要成果,美国政府在这份极度秘密的“特别病毒计划”中充当了主要角色。
  格雷维兹前不久参加了全美范围的“黑非洲种族灭绝研讨会”。他在纽约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认为艾滋病病毒是阴谋的产物,它是被人为地制造出来的。”

  公布两大证据

  格雷维兹认为,艾滋病其实是美国最为重要的生化武器之一。格雷维兹已经向加州圣迭戈地区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法院对“特别病毒计划”展开深入调查。据称,格雷维兹向法庭披露了两个令人震惊的证据。
  其一,格雷维兹披露了一份“特别病毒生产过程图解”,详细地展示了这一能够完全破坏人的免疫系统的艾滋病病毒的生产流程。
  其二,格雷维兹公布了一张拍摄于1971年的人造病毒的照片。据分析,该病毒的内部结构与艾滋病病毒完全吻合。然而,艾滋病病毒被公开发现还是14年后的事情。
  此外,格雷维兹还展示了一些前美国政府高官和研究机构领袖级人物的证词。
pumped 回复 悄悄话 比哭笑好改的也好看,泥妈现在又有新内容可改成川鸭,猪国真是日新月异,怪不得人说一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现在才明白怎么回事儿

文城的简称是WC,有些苛责,不过鉴于上来转的大都是酒足饭饱之后的消遣,也还贴切

从前楼主出书,我很奇怪文学城居然没有配套的出版系统跟上,居然推出的副业是网游。真和中共的副业鸦片不谋而合。中国人的企业家精神还是欠缺。

中共想反腐并不难,用它的老一套发动群众就可以了,只可惜大多数都是叶公好龙。发动群众需要防止的是文革式,必须走法治。

教育讲身教胜过言传,中共宣传的再好,要是象如今这样满口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中国社会的风气不坏才是异数。

楼主说的追求真理很好,规律是主宰,违反规律必然受惩罚,大跃进是违背发展规律,反腐也有其中的规律。社会学虽然不象自然科学那样容易理解,道理一样。
alexdq 回复 悄悄话 老阎, try to write something about new Chinese government or may be you think their office time is too short, you want to wait a little bit see what's going on?
林笑云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也不必过分悲观,现在的年轻人比起文革那代,总的来说还是善良多了。

有机坤这个,虽然初听觉得不可思议,仔细想想倒也能自圆其说。可怕。
from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痛惜环境的恶化和逐利的无良!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romq的评论:

“明猪暗投”的确不错。“明珠暗投”的成语应该改了。不过,写过的就算了。

干脆填一首《长相思》:

吴山秃,越山秃,两岸秃山祭死猪。此情天可书。
党心污,民心污,一片污心葬国途。有谁为此哭?


压平韵的《长相思》这个词牌适合的范围比较广。悲哀的、喜乐的,真诚的、调侃的,都可以。它的特点是上下两阙都要巧妙各自重复两个字。巧妙的方式自己定。

我这里上阕把秃和山俩字颠倒,下阙把心和污俩字颠倒。另外,上阕的最后说的是天有情,下阕的最后说的是人无义。

听说大量死猪是因为喂了有机砷,简直不可思议。在几千年里,中国都是帝王耍流氓,政客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但百姓还是被他们连骗带吓守护着老实巴交的底线。可现在,当官的再用什么公仆三个代表之类的骗人就很难了,三个代表成了三个带婊。和谐成了河蟹,对付河蟹的是草泥马。所以,现在是你骗我我骗你,半斤八两了。政客流氓对刁民。社会算是进步了,因为大家都造假,造假的人也就一样被别人骗。就像污染,城市人把污染的工厂搞到农村,农民呢,就用毒水灌溉庄稼,然后把粮食卖给城里人,自己留下的粮食农药用的少,尽量没毒水。可还是有很多癌症村。到头来,全国人都受害。现在已经到了除非中央带头不造假,否则,打假没有什么效果。中央不造假,就得公开房产财产,还得让百姓信服那是真的,就需要媒体记者调查,而不遭受官员打击。否则,大家都造假,最后一起玩完。现在,想走回到过去当权者用谎言欺骗人民而人民还相信他们的时代,是白日做梦。所以,社会还是进步了。
from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明猪暗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看山观海的评论:

唐僧才是不辨真假的蠢货啊。不过还是比代表们强。悟空是打妖怪的。北京雾霾下的中央里还有悟空吗?有人说习近平王岐山是,要真反腐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最后一定是换汤不换药。
看山观海 回复 悄悄话 想说沙僧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romq的评论:

猪头上海 对 沙逼北京

八戒对三藏。这样比较好。

谢谢提醒。
fromq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的评论:

猪投魔都何时了,八戒知多少。
沙逼帝都又强风,悟空不堪回首雾霾中。

豪宅、猪圈均安在,只是猪颜改。
问君哪有地沟油?恰似一江猪水向东流。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low_quick的评论:

“有机砷”说法是个较为合理,解释了死猪没有上市的理由。说什么食品安全抓紧了,养猪户自觉性提高了什么的都是敷衍。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验猪尸报告”,还说什么水质没问题。这些才是正常表现。政府的责任心和商户的道德不会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fromq的评论:
这个更好。采纳。谢谢!
slow_quick 回复 悄悄话 国内传说是喂了“有机砷”添加剂过多所致
fromq 回复 悄悄话 猪投上海何时了,八戒知多少?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chrisevans的评论:

那就再写一首被千刀万剐的猪?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比哭笑好的评论:

再改:

枯藤老树昏鸦,
雾霾污水黄沙。
死猪河蟹泥马,
习上薄下,
断藤瓜在天涯。
chrisevans 回复 悄悄话 这些猪们得了全尸而终,还有水葬待遇,老阎想着哀悼。那些被千刀万剐成了千刀肉的,被红烧油炸的,老阎就不管不顾了,大大地不厚道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为何老阎跟韩寒过不去?
不是只有老阎, 稍微有点头脑,看过韩寒书的,多有被当成弱智欺骗的感觉。 我曾托人从国内带来两本, 以为是中学生的作品, 可以给孩子读,发现根本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语气。 韩仁均是77的大学生吧。
比哭笑好 回复 悄悄话 改成这样如何?

雾霾老树昏鸦,   
李刚玉娇杨佳,   
死猪河蟹泥马,
习上薄下,  
断肠人是瓜瓜。
iapdog 回复 悄悄话
我国人民已达到"我害人人,人人害我"的最高境界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hbw的评论:

一江猪水向东流,这个妙!因为滚滚长江水把死猪都打烂、泡烂了。
hbw 回复 悄悄话 回复CharityLI的评论:

再改改““一江猪水向东流” 。

“一江死猪向东流” 又一句千古名句。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猪吃转基因粮食而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连猪都死,那简直就是难以想象。激素倒是有点可能,如果量太大得话。但我认为还是猪瘟的原因为主。要是说能发现转基因作物能杀死猪,那他一定发大了。我虽然没搞过植物转基因,只搞动物转基因做理论研究,但对植物转基因还是了解的。有时间写一篇转基因的科普,公正地谈谈它的利与弊。现在两个极端说法都不公平。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pumped的评论:

吻城 更好啊。我还写过一篇文章提到吻城。好像是侃打架的。好久没时间去论坛了。其实论坛有不少文章很不错的。相比之下,我还是习惯读书,我本来给孩子买的一套英文百科还远远没有读完一遍。当时对我来说这套书还是不小的费用呢。是我用迷你万拉到家的。百科的内容要比网络上的文章好太多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siancarp的评论:

有可能一时死掉的太多来不及卖死猪肉,可是要是在前几年,再多也会被运到外地把肉卖掉。估计最近管理死猪肉比较紧。就国内的食品安全来说,还非常可怕。我回国也不敢在外面乱买吃的。
6869 回复 悄悄话 就是不明白为何老阎跟韩寒过不去? 按说不应该啊!哪位给个解释?
我看是嫉妒啊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李煜的《虞美人》最好。
9$ 回复 悄悄话 这都是西方转基因跟荷尔蒙产品带来的福祉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siancarp的评论:

俺笑得是阎兄的同音词用得逗,呆彪是代表,猪蹄是主体,猪颜是朱颜,太有创意了!

回国曾有喝口瓶装水都闹肚子的惨痛经验,故口关把得很严,不过还是谢谢指教,坚决不吃路边摊。

asiancar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颐和园的评论:
你还笑呐?以为食品安全抓紧了,死猪才漂江。非也,是一下子死的太多,加工不完的部分扔江里啦。回国,别吃路边的小摊的。
asiancarp 回复 悄悄话 回复anon6688的评论:
猪头的评论的确与众不同。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颐和园的评论: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这句话是真的。在社会底层,又没有文化的春风吹拂,形成的心理模式容易招祸。
pumped 回复 悄悄话 润涛和渔夫,窃以为是文学城一时瑜亮,两人要是不在文学城写文,文学城马上就得把学字去掉,而且用简称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笑S了!赞同阎兄评论,死猪投江说明食品安全抓得紧了。看来抓食品安全和抓环保的各自为战,没有形成系统。

回复37213824的评论:
难道是这家人家因幼时吃多了死猪肉,为日后种下祸根?
guitarmanzw 回复 悄悄话 很多人都说进步了!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小时候有一邻居伙伴,是农村户口。那时农民缺食,而这家更是孤儿寡母。我常见到他家在地里支锅升火处理垃圾堆上拣来的死猪,当然是自己吃了,一家人好好的。倒是改革开放后,日子好起来了,家里反倒不正常死了几个人。
让我们记住那些苦日子。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37213824的评论:

我小的时候,死猪肉比活猪肉也便宜不多少。死猪肉煮好后用糖烟熏一下,就是跟活猪肉一样的颜色了。因为煮的时间长,也没有听说过吃了死猪肉得病的。不过,那是刚死就立刻处理,然后下锅煮。

事实上,这次死猪事件表明死猪肉的管理严格了。是好事一桩。我只是调侃一下,因为要是歌颂,反而有讽刺意味了。
CharityLI 回复 悄悄话 “一江死猪向东流” 又一句千古名句。
anon6688 回复 悄悄话 此人猪头一个!
37213824 回复 悄悄话 笑一笑,十年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