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菊知秋

秋风起深壑,秋叶舞商弦。 我在山头坐,静观秋月圆。
个人资料
山菊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胡歌-逍遥叹 + 周柠:扶。桑

(2011-02-18 18:29:49) 下一个



{
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function anonymous(){if(this.width>450) this.width=450}}}}
}" />

(图片来源网络)



逍遥叹



胡歌

※※
---------★★★---------

岁月难得沉默
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
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昔日伊人耳边话
已和潮声向东流
再回首往事也随
枫叶一片片落
爱已走到尽头
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
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
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
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辞穷
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
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
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
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
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
发花鬓白红颜莫
烛残未觉
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
白雪纷飞都成空

爱已走到尽头
恨也放弃承诺
命运自认幽默
想法太多由不得我
壮志凌云几分愁
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
却闻笑传醉梦中
笑谈辞穷
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
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
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
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
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
发花鬓白红颜莫
烛残未觉
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
白雪纷飞都成空

笑谈辞穷
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
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
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
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词嘲墨尽
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
发花鬓白红颜莫
烛残未觉
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隐狂涌
白雪纷飞都成空





~~~~~~~~~~~~~~~~~~~~~~~~~~~~~~~~~~~~~~~~~~~~~~~~~~~~~~~`
周柠的文章:
扶。桑

逝川故道泊来一株上古的漂流木。
  
恍惚记载着一个时代天地人神鬼和谐共在的遗痕——在六合八荒东而又东的汤谷之上,这是一株承托着太阳升起的通天神木。扶桑扶桑,金乌负日的场所,自然也是谪仙栖隐的仙境。
  
与其说那是中土先民试图沟通天地沟通人神的一种神话幻想,倒不如说他们沟通世界沟通宇宙的一种自然观念——扶桑的原型像能对照太阳运行的高大参照物,雄奇壮丽的大山大树形象或光彩夺目的开天辟地运动?
  
扶桑后来也的确成种光彩夺目的文化象征。承袭那些古老的传说,加上似是而非的文史考证,这扶桑究竟是枫树是楮树还是桑树至今悬而未决。那虚妄的扶桑国或许既不在中美洲也不在日本。
  
日出之便是扶桑。处处都是啊。跟日出一样全年有花的小乔木可以叫扶桑花,跟日出一样四时明媚的小女孩可以叫扶桑女孩。多简单。在心里意会的,怎么能用真实的东西去附会呢?苍茫谁尽东西界,从来更远之处更虚无。

~~~~~~~~~~~~~~~~~~~~~~~~~~~~~~~~~~~~~~~~~~~~~~~~~~~~~~~`
罢了的评论:
评论于:2007-01-06 21

好一句“苍茫谁尽东西界”,然“门户终分上下游”。

喜欢极了“扶桑花”,“扶桑女孩”这样在心里意会的称呼。今晚月色如水,泻了满满一窗棂,很有些“扶桑月”的感觉。

在静谧的月光下不由想到了古人的一段话:“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因阅历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与月相伴,是一种极其自然、美丽的境界,如朱自清所说:“一个人在苍茫的月光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竟是自由的人了。”

今夜,我愿意做一个自由的人,在如泻的月光里,“庭中望月”的我什么也不想。

好美的月光呦,好美的“扶桑月”!

~~~~~~~~~~~~~~~~~~~~~~~~~~~~~~~~~~~~~~~~~~~~~~~~~~~~~~~`
山菊的随感:2007年3月20日 星期二

--------------
编后随笔: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从日出的地方成为太阳的代称。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长着一株扶桑,愿它枝繁叶茂,永远年轻。
好喜欢朱自清那句。晚上出去走路,独自对着月光的时候,常有这样的体验。
似乎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想。
有时甚至会有种飘飘忽忽的幻觉,那一刻,真有身心都是自由的感觉~~~

~~~~~~~~~~~~~~~~~~~~~~~~~~~~~~~~~~~~~~~~~~~~~~~~~~~~~~~`

吾魂

漫听霜风议短长,
秋深菊暖卧斜阳。
守来狮座流星雨,
此劫销过向大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