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沦落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让我们好好珍惜在文学城的相逢吧。
个人资料
yijiba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自觉

(2018-03-14 13:11:28) 下一个

退休以后,可以自由自在的做一些自己过去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思考杂事的时间自然也多起来。好在过去与老婆一直勤俭持家,生活上的柴米油盐不需担心。根据报导,美国目前有超过百分之四十以上的人民,手上的存款不足一万美元。老美的生活方式,这个数字并不奇怪。我十分相信,我这个年纪退休的海外华人,都应该过得舒舒坦坦,因为我们的背景大致相同,说白了,当年大部分都是苦孩子出身。从小经过的历练,造就了我们自觉的潜在意识。严厉的家庭学校教育,虽然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弊病,大体说来,我们一般都能够逆来顺受,养成一种适应各种不同环境的能力。这种适应能力的来源,就是起于自觉。

念小学的时候,为了考上明星中学,小学最后两年,是在日日痛苦,日日艰难,随时准备挨打的日子中熬过来的。进入了初中,一下子就如脱缰的野马。初一结束,几乎惨遭落地。暑假的时候,突然的自觉起来,不能再混了。就开始苦读。现在想起来,当时没有人监督,没有人看管,居然能够自觉,就这样避免了走进死胡同。这种自觉,有的孩子很早就有,有的长大成人还一样没有。一旦自觉,所发出的爆炸力,超乎任何生理学家,心理学家的想象。我的老爸,当年享受历代祖宗遗留下来的福泽,阔家公子染上了大烟瘾头。逃难到台湾后,自觉的力量,让他没有经过任何治疗,自己很快的戒烟。老爸从来不提他是如何戒除,我们几个孩子,也从来不记得老爸有过上瘾的凄惨镜头。我一直相信,这种内在的自觉力量,到了适当的时机就爆发出来。

高中毕业那年,参加大学联考,进了一所不理想的大学。开学后没有多久,就决定重考。然而父亲坚决反对我休学。只有继续留校,准备复习重考。其实当时班上重考的同学没有几位,大部分也都是玩票性质。然而颇有自觉的我,就是下定决心卷土重来。大一的新鲜感,被自己搅的荡然无存。再读大一的时候,一副老生的姿态,随时提醒自己,未来的目标就是留学美国。皇天不负有自觉的人,终于如愿以偿的来到美国留学。初来半工半读的学校生活,由于自觉的动力,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说一帆风顺,但是却能逢凶化吉。一路坎坎坷坷,念完硕士,终于拿到全额奖学金,转校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回顾过去,每到了一个关键性的时刻,自觉的动力就油然而生。来美国第一年,与一位非洲来的留学生,合租一公寓。此人到了晚上,会把些许白粉抹在香烟头上,点火吸食。曾经几次让我尝试,我都一一委婉拒绝(那种海洛因的香味,绝对远超过烹煮的咖啡)。没有多久,我就借机迁出,避免了日后的麻烦。大家都知道在大学校园里,美国的大麻风极端盛行。不知道有多少青年人,陷入大麻的困境。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陷入酗酒的惨境。美国大学秋季开学,也是美式足球开赛的季节。每次去看球,除了看球员拼搏之外,恐怕最令人乍舌的就是学生们,轮流吸食大麻,饮酒作乐的如入无人之境。

每一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生活的经历,然而自觉的力量,不但可以阻挡诱惑,也可以帮助提醒我们随时注意我们的日常生活。问题就是如何启动内在的自觉。那年得了心脏病复员后,才觉得过去缺乏对饮食控制的自觉。如今过去了二十二个年头, 自觉的力量,随时提醒改进自己的饮食习惯。六年以前,开始学习游泳,进而养成了每周几天固定游泳的习惯。有时候,想想自觉往往被自己的固执所禁闭。就像一扇闸门一样。要把闸门打开,何其容易,也何其难也!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觉,只是我们每一个不同阶段的生活方式与使命,让我们忘记了去挖掘自觉的潜力。

现在想想教育的目的,无非让我们能够建立正确的人生观。这些正确的想法,先后进入我们的脑海,有如打预防针一样。到了关键的时刻,希望自觉的力量能够迸发出来。从小我的老娘随时教育我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要随时想想,提醒自己,该做的做了没有,不该做的要事先预防。想想,如果我们能够随时注意发挥自觉的力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我们的日子会过得更自在,更舒坦。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如何把“自觉”的想法,灌输给我们的下一代。我深信有了自觉的基础,其它的学习自然而然会迎刃而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