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沦落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让我们好好珍惜在文学城的相逢吧。
个人资料
yijiba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科学与科技

(2017-05-07 08:04:04) 下一个

一位朋友转来三位国内学者,在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全球科学创新峰会上的谈话。标题是“一个只注重技术而忽视科学的大国是没有未来的”。看了这个标题,老头直觉感到别扭,非常的别扭。我相信这三位学者指的是科学技术,而不是一般与科学无关的技术。这三位学者都是自然科学的从业者。一位药学院院长,一位高能物理研究员,另外一位是教授,过去曾任前沿交叉学院的院长。老头第一次看到对我说来算是四个大白字,前沿交叉,还得谷歌一番。其实就是一种培养综合自然科学博士生的学院。说白了就是什么都要学,结果是每样都懂一点,说是半吊子并非损人。想想,一个人就是再天才,同时要把自然科学都串连起来,着实不易。人家美国的博士教育,重点是把一门学位搞的彻底,所谓的专精,因此范围相对的很小。中国人说一通百通。说实在话,即使是一门科学要搞通都不容易,何况是前沿交叉。难怪我们培养不出杰出人才。因为对自己所学的都是似懂非懂。真正用起来,谈起来,虽然口沫横飞,心口交叉,做为旁观者的感受,免不了不知所云。当然,如果把前沿交叉,当作相当于美国大学前两年的通才教育,后两年再加强一点社会学,经济学,市场学等人文科学,老头倒认为是不错的想法。这样可以提供学生在大学毕业后,在决定未来的走向应该是有帮助的。

老头一直对大陆的所谓学者,一方面尊重可是在尊重之余,有时候也十分感冒。感冒的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对外发言,很像台湾媒体人士的政论节目,语不惊人,死不休。目的就是在引起大众的注意,也就是打知名度。做为一个学者,总要专心致力于把自己的学问建立起来。就算要打知名度,也得靠自己的研究和教学。很多时候老头怀疑,如果他们发言后,听听自己的录音,恐怕跟老头的感觉一样,不知所云。在国内简直成了一个普遍的现象。不管在课堂上,在各种会议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学者还真不少。老头绝对无意恶人中伤。且听我慢慢到来。

这三位学者,参加的是互联网大会。谈话的场合,偏偏又是有关人工智能的发展。有一位教授开场白就说,很多科技大咖(?),投资人,企业家在谈科学的时候,有一个非常自豪的说法:你看我做人工智能。做芯片,做DNA的测序检验,这就是做科学。这样听多了以后开始担忧(真是杞人忧天),连社会的精英阶层都把科学和科技混淆起来了。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技?这位教授听了以后,觉得这些人简直就是无可救药,怎么可以把实际从事科技工作和从事研究的学者相提并论。因此有一肚子的话要说。谈话中这三位学者,似乎臭气相投。这年头,非得和几位臭气相投的人一起发表谈话,否则,未必能达到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仔细再读他们三位的谈话内容,你会发现他们自己越说越糊涂,结果就是自相矛盾,不知所云也。

那年我在上海,一个颇有名气的大学,在朋友介绍之下,邀请我到校参观交流访问。之后,表达了有意考虑让我担任学校夜间进修班的老师。教授一些有关医药开发的一些基本课程。但是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先打知名度。换句话说,有了知名度之后,才能担任教职。老头直来直往的急性子,当时就婉拒了。我说,个人对打知名度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又不是靠票房生存,靠的是我个人的知识,干嘛要打知名度啊。看看,十几年过后,国内的学者们,似乎频频借着各种机会打知名度。大概有了知名度,银子才会随之而来。这次三位学者,应邀在互联网大会上发表谈话,显然对目前热门的人工智能内涵没有相当的理解。大概都认为人工智能就是一门技术,和科学研究扯不上关系。老头以前提过,当年几乎选择人工智能做为博士论文的课题。老头很笃定的说,这三位看到人工智能目前的火红,就认为那是工匠们的工作,扯不上科学。如果有这种想法,那就是自己无知而不知。就好像提到芯片和DNA测试一样。显然三位学者,对芯片和DNA测试一样认为是工匠的工作,扯不上科学。有一位学者,还引证了一位英国学者的著作,居然认同中国的指南针等四大发明,根本与科学无关。有两位学者还提到牛顿不是科学家。这些当然都可以一一反驳。老头奇怪的是,如果这些发明者都不是科学家,那是什么?难道都是一些牛鬼蛇神的玩艺儿?难怪当年毛泽东要打到牛鬼蛇神了。

人工智能的发展,在别的领域,老头不理解。但是在化学上的发展,过去四十年,说日日翻新,一点也不夸张。大家知道任何仪器,包含了两大部分。一是硬体,一是软体。硬体由早期的真空管进入电晶体,到了七零年代的微处理机(micro processor)的发明,使得各种仪器有了一场决定性的大革命。软体方面的进展,也就是在同一时期人工智能的应用开发。使得仪器的数据整理,迈入了一个崭新的境界。不管是软体和硬体的发展,绝对不只是技术本身的应用而已,如果没有各种持续的科学研究配合,根本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水平。老头是从事科技的工作者,也可以说是一名科技工匠。但是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老头第一想到的就是基础科学。这些年来,老头知道如何去找答案,如何去请教学者专家。如果认为一位从事科技工作人员,可以离开科学,就如同这三位学者所言,我们不会到达今天这种突飞猛进的科技时代。再说,就算是我们的工匠们,专心一致的做自己的工作,我想国家的未来,未必就如同三位所说的没有未来。钟鼎山林各有天性,不可强也。我们需要工匠们的专心开放技术,我们也需要科学家们给工匠们带来更好的工具,让工匠们开发的技术更上一层。

再说,那些从事科技工作的大咖们,既然承认人家是科技大咖,就实在没有必要强调自己是科学从业者(老头甚至认为根本是假命题)。科技工作者,就是利用科学研究出来的结果,应用到日常生活上面,然后获取一些经济利益。这些科技工作者,重点是如何开发出产品,如何让老百姓接受,进而获取经济效益。科学研究者,重视的基础研究,提供平台让科技工作者,有效的开发产品。所以这两者豪不冲突。做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在遇到难题的时候,知道如何去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当然就需要有基本的科学素养。所以不可以死硬的认为科技工作者,就不注重科学研究。这也是为什么美国许多从业人员,利用公余时间进入学校进修。目的就是在增加自己对科学的理解,对自己的工作有所帮助。

老头倒是对三位学者的科学研究成果,感到无比的好奇。不知道,三位学者在努力从事科研的时候,是不是也想到自己的研究结果, 可以变成一种具有经济效益的技术。不是纸上谈兵,往国外刊物投稿,领取一些科研经费,发表一些耸人听闻的大话。很不幸的,最近中国学者被检举作假,居然有五百多篇自然科学论文被退回。在要求工匠们,工作之余应该回归科学,那么做为科学研究的学者们,也是不是应该回归给大家一些实际有经济效益的技术。归根到底,老头觉得邓小平当年说的一句话很有道理,不管是黑猫还是白猫,只要能抓老鼠都是好猫。同样的,不管你是学者还是工匠,只要对老百姓有实质的贡献,都是好国民。工匠们能够专心一致的工作,我想对任何不管大国或小国,都会有所贡献,不至于影响到国家的未来。如果我们的学者,想到的是作假,或者做一些无关痛痒的研究,反而一昧的批评科技工作者,不讲求科学,这个大国可能早晚就呜呼哀哉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yijib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走马读人' 的评论 : 喜欢!谢谢!
走马读人 回复 悄悄话 境遇遭逢埸落名,坐滑溜六規模興,
馬虎原可充巧妙,撇去浮沫見水晶。 words s-
yijib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农家苦' 的评论 : 呵呵,老头老朽都是老字辈了。人老了,有个头代表希望脑子清醒一些。老朽是自谦之词,人已经老了,不倚老卖老就好,自谦就不必再去强调了。

关于美国技术的开发方面,我始终觉得,表面看起来好像,技术是技术,尤其目前网络方面,但是不要忘了,里面逻辑性的重要性。如果认为逻辑就是科学的根本,那么实在没有啥好批评的。我自己是学化学的,做技术的人,如果没有扎实的化学基础,只是一位工匠而已。我可以举出许许多多的例子。我们国内发展药业最大的瓶颈,就是搞研究工作的人,不去思考自己的结果是否可以转换成实用的技术。搞技术的人,很多缺少扎实的科学素养。所以,我说两者不可分。分开来,一个是书呆子,另外一个就是工匠。谁也别去批评谁。尤其是学者,不管在哪儿受的教育,总是不可自己高高在上,说一些狂言诳语,不知所云。还是静下心来钻研自己的本行,造福人群。谢谢先生留言建议。
农家苦 回复 悄悄话 国内的科研人员组成比较复杂,至少不完全是留美的占主导。这种论调听起来很像是针对美国说的,因为英国就曾这样批评过美国,说美国只注重运用技术的投资开发,不注重基础理论研究。DNA刚发现那段时间剑桥和哈佛两位校长就曾这样互相嘲笑、辩论过。

另外,把“老头”改成“老朽”似乎更生动些。
yijib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伽马波'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很高兴有同样的看法。这些年国内出来留学,又海归的不少。可惜,我们常常看到的,都是一些大言不惭的所谓学者。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在国内,安安静静做学问的大有人在,可惜得不到应该得到的认同。屠呦呦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相信未来我们会有更多的安静学者,为世界科学界所认同。道不孤,必有邻。
parkerspiece 回复 悄悄话 科技与科学本来就是密不可分的
伽马波 回复 悄悄话 还有,前沿和交叉学科的研究,那得是超级的怪人才有能力做的,需要有长期的积累和修炼,不是普通人做得来的。可是,国人却什么都喜欢通过“制造”来完成,殊不知,很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是可以在车间制造出来的。

科学和技术,很多时候是水乳交融,也就是你做说的道理。

为你赞一个!
伽马波 回复 悄悄话 好久好久之前,在我以“科技管理”为专业在国内读研究生的时候,也折腾过这样的大题目“科学和技术”blablabla。反正,站着说话不腰疼呗。谁在乎。
很认可你的看法:学业有专精,但是,如果哪位承认这一点,在国内“大假”遍地的地方,估计会被人瞧不起。在美国读书的时候,一位非常牛的经济学家,麻省理工的博士,据说27岁时就是一所名牌大学的大教授。他有天对我这个喜欢没玩没了的问问题的人烦了,丢了一句给我:我只知道我所研究的那个小专业,不是所有经济学的领域我都会有资格发言滴。虽然语气温和,但是,还是烤得我无地自容。
随后,我无语,也收益一辈子!再问问题是也就小心多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