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沦落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就让我们好好珍惜在文学城的相逢吧。
个人资料
yijibang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出差杂记

(2007-09-16 07:35:09) 下一个

三个月以前就安排到华府附近参加一个培训班。这个培训班从星期一开始。上个周六一大早就搭早上7点半的班机飞往华盛顿。小孩的舅舅住在华盛顿多年,每次我到华府开会都尽可能的提前一天到达住在舅舅家。主要的就是看看舅舅一家人,叙叙旧。那天下午三点半就到了。下了飞机,不多会舅舅就来接我了。

第一次看到舅舅,还是我刚认识老婆的第二年年。那时我念大二,小宇舅舅才念小学六年级。一个瘦瘦,十分善良的小男孩。到了念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还自告奋勇的教他英文。结果伦敦多雾,居然被我翻成了伦敦多青蛙。我想大概是因为求好心切,为的是博取老婆家人的认同。可是小宇舅舅挺懂事的,并没有当面揭穿我。只是多少年后,老婆还时常拿这件事来奚落我一番。

我们在美国安定后,他也大学毕业,服完了兵役来美国念书。刚好也在同一州。拿到硕士学位后,就在华府附近找到了一份工作,同时完婚。我们都说小宇舅舅最有福气了。有一个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太太。这些年来小宇舅舅工作努力,力争上游。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也都慢慢的长大了。当年留着光头的小宇舅舅也过了50了。几年前在华府近郊买了一个大房子。房子大的使我居然找不到楼下的厕所。楼上有五个大的卧室,每个卧室都有盥洗设备。从楼下到楼上有两个楼梯。那天早上下楼,提着我的行李,正在纳闷,是不是走错楼梯了。一想反正都是到楼下,总不至于迷路。一个不留神,踩了空,摔了下来。好在不高,我平常又运动所以身子骨还算硬朗,幸好屁股着地。可是这一摔惊动了大家。我自己站了起来,还几乎喘不上第一口气。镇定之后,我直说没事。可是自己也吓了一跳。小宇舅舅还一再抱怨我不该自己拿行李。他们每次对我的热情招待,使我十分的感激。

那天下午我们参加了附近马克林教会的聚会。这个教会非常兴旺。牧师是个犹太人。聚会只有一个小时。一个庞大的乐队,圣乐合唱团,深深的吸引每个人虔诚的敬拜。我喜欢这个教会。我也深深为这个教会未来的发展感动。牧师预计在华府附近成立10个教会。目前第二个教会已经开始进行。他们所遭遇的阻挠是可以想像到的。但是越受到阻挠,教友们就越努力,齐心一力的为神完成工作,越挫越勇。好像每一个教会在成立的过程中,都会有无尽的困难,然而最后弟兄姐妹们的齐心努力,神总是会成全而变为一个活生生的见证。

在会议中的午餐席上,邻座的是一位韩国人。早年就来美国了。目前在联邦政府机构从事科研工作。我们闲聊起来。他说他有两个男孩。老大那年念伯克莱加大。 参加了美国人的兄弟会。在一个聚会中,被灌的酩酊大醉。不该的是酒醉开车回住处。一车子的同学都醉了。有位同学在后座后的车厢睡着了。那晚又偏巧下雨路滑。结果出了车祸。偏偏就是那个睡在车厢的那位同学丧命。这一下子,这位韩国同学酒醉驾车又死了人,就上了犯罪的记录。大学毕业后,因为这个犯罪的记录,使他无法工作。到了30岁那年决定转到美国南部,进入了法学院攻读法学博士。希望毕业后,能找到一份律师的工作,洗除以前的罪行。听了他的故事令我不胜唏嘘。他说最近他们全家人聚在一起去旅行。结果他说再也不会想到全家一起出去旅行了。我为这位老韩叹了一口气,真心的祝福他们一家人。记得那年儿子念大学,我就再三的告诫不准去给我参加美国的兄弟会。几年以前,在洛杉矶,一位中国同学,加入了兄弟会。在入会仪式中,被要求在烈日下沿着海边的沙滩跑步。最后因体力消耗殆尽脱水至死。美国人的体力本来就好,他们可以受得了那个炎日的煎熬,我们中国小孩就未必了。我不怕别人说我矫枉过正,我总希望小孩子们能够平平安安的成长,完成学业,以后可以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

两天半的会议。第一天都是一些比较年青的同行发表一些自己的工作心得。对我这个老人而言是有点失望的。幸好到了第二天,有几位和我年龄相近的同业发表的就不同凡响了。会中碰到几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在我们药业这一行,就是要有实际的经验。彼此交流,互相切磋。同样的题目,由不同年资的人来讨论,立刻就可以看出深度了。大家都说干我们这一行,越老可是越来俏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chinababe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开朗,坦诚,智慧和幽默,很好的文章!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