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厨师,看新菜。年青人了得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莫嫌我老汉说话罗嗦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纪念刚去世不久的50多年前一起上山下乡的几位故友们

(2019-04-28 18:19:20) 下一个

前些天刚摆平了岳母的养老生命接力后,越洋长途又传来在1968年10月20日同列车一起去东北大兴安岭上山下乡当伐木工人的几位工友在沪上去世的讣告.

很多特殊的日子总是记的很牢,那年坐了三天三夜的知青专列,停到了当年破了历史记录的零下52度的大兴安岭北坡,那天大雪之厚,风之冷,住在破棉帐蓬中,当时就有个小女孩子吓疯了....

打住,多少年来我从未写过这种<伤痕文学>因为对谁都无好处.

讲点漂亮话吧,当年水泥枕木还未问世于中国(也许有极少一些),中国铁路建设正在扩张,自满清与日佔时期疯狂的过度开发,烂伐无止境,长白山与小兴安岭及大兴安岭南坡(大兴安岭中间从伊勒呼里山山梁分开,南坡比较平缓直下內蒙大草原,北坡山陡地险,日佔时代也有探险队进入,因山场凶险无法开采,但南坡就伐的很惨,中苏囗岸滿洲里,往中国的双轨铁路枕木全是出自南坡,当年东北的铁路线相当多与长,也耗尽了东北的森林资源.

1968年山下还有文革余热,国家急需大量的枕木,又无足够的外汇去买,于是一场早早的多干多得,上不封顶的大包干,计件工资,悄悄地在鸟不拉屎的大兴安岭北坡拉开了序幕....

长白山与小兴安岭有很多老经验的林业工人,都全家迁入了开发大兴安岭,还有东北退伍军人,与知青们成了主力,老工人们分两种工资,上山人力伐木(日工资为4.67一天,打杂为4.002一天,也叫四块双零二)具体是如何算出来的不知,现写下留给后人作研究,老伐木工一个月出满勤30天x4.67=140.00元,加上凶恶山区津贴45%约有200元人民币一个月.

这帮号称老工人,有很多是在"光复"(1945年),时为幼匪,无法处置,都进了深山老林中当了林业工人,干活出工不出力,刁钻精滑,打架斗欧是常事,吸引他们来开发大兴安岭的动力,就是日工资4.67与4.002,另加45%津贴,有人说:"全东北的坏蛋全去了大兴安岭了."此话诧异.

但还摆不平退伍军人与知青,大木头下不了山,于是打破工资论,伐几立方木材算多少钱,拉多少木材下山,算多少钱,那时还无油锯,全是人工"弯把子"手锯,人力抬大木头上跳板装火车.一年下来,原本瘦瘦的学生,都成了彪形大汉,太座这些天还说:"没有大兴安岭的磨练,伱能20多年厨房工做的下来?如今70多岁了,还健康健壮,不吃苦中苦,哪来今日福!"

去世的A工友算返城知青中当官顶大的,正局级,因长年应酬于酒桌,心脏病发了,西去了.

B工友也与酒离不开,上海一个退休科员有6000多人民币一个月,很滿足于现状,一日两饮,退下没几年也走到头了.

C工友死因不祥,好象是退休后又找了个活干,为了早日为儿子还清房贷,累出了病死了.有人传话说C工友灵前他儿子哭的死去活来,也许少了一个帮还房贷的了.

在大兴安岭也常死人,我也学过粗工木匠,打棺材的.

老师付在死者入棺后,在棺材盖上先钻些小洞,放上梅花钉,用手斧往下锤打时,囗中念念有词:

"手把钢斧擎起来,亲戚朋友两边排,孝子贤孙灵前跪,招呼亡人躲钉来"

沪上行火化,放一曲洋乐,也有送君一别吧,凡是人都会有这么一天的,黛玉的:"我今葬花侬笑痴,不知葬我是何人?"

无论大富大贵,平头布衣,都要珍重过好每一天,不是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