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美两国人民的退休制度与医疗

我三十五岁来美谋生,工作二十三年因在大陆工伤复发巳退休领有残障金与医保,去年回大陆也办了中国的退休金,两者有不同处
博文
在美國,我曾經在很多各式各樣的中國飯館打工學藝,那真叫高手如林,約20年前我在一家知名度很高的PFC做了一段時間,有一天經理說有個名人要進廚房與大家見面,叫眾廚師整理一下衣帽,以為是哪個高官或明星,原來是在電視上的名廚安東尼.波登,他那天好象點了一個核桃蝦,與幾個很平常的菜,很滿意.
他很隨和與眾人握手,一點架子都沒有.
這些天見他去世了才想起以往,他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親人駕鶴西去在中國,葬于各處,毎回中國都要去看一下,無奈中國地廣大,無法一一成行,在美國親人老去的也快多了,體力實在有限,在人還未糊塗之際,立下遺文:為了兒孫今后不要浪費時日,我死后火化或用新式藥氺化后,骨灰往海邊一灑了之,要在夜黑,風高,大雨天,最佳,不然讓巡警逮住就麻煩了,
人情債這東西最好別人欠我,我不欠人,死后也讓小輩們活的輕松一些.
我父親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一陣子見網友發一快速游峨眉一文,與其聯系后,心潮彭泊,1971年與太座也爬了峨眉,回味另三座佛教名山,唯峨眉高大上,只有兩件十分遺失之事,1.我曽是個十分專業的攝影師,在去華上飛機時競把專業Nikon全套頂級設備忘在車上了,2.在華心情萬分低落時,太座給買了個CanonIXUS傻瓜機,京東第2日收到了.才稍有性情上程.
我發現了個比那網友更快的路線,雖快但無味了.
1.快...從上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淡黃柳的圖文在其他網上也見過,全文由我四哥張老四紀祖個人所言,出入是有但不提了,我是張老七,還是要謝此發文者,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2018-03-17 16:32:44)
細細一看佛跳墻一文,饞蟲出來了,再細讀有鵪鶉蛋與(撈出鴿蛋),大廚放了兩種蛋??
老漢不是找茬,只覚得好玩,出過食譜的應該詳解盛這大菜的器皿為何?如此豪華的作料如無個盛器?就是個大雜燴了.見廚師用刀的手與多年功力不可分離.
西哈努克吃佛跳墻幾次不知,但上照片上那道佛跳墻是用匏瓜盛的,匏瓜是一種從冬瓜分出的一支,因為匏瓜皮硬,肉厚,呈仿錘型(爬蔓類),廚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歲月如梭,再不寫點有點負于歷史,69年下鄉去了大興安嶺北坡,離極北漠河不遠,那是個林場伐木工段,狠苦,除了錢多,買不到食物,東北大豆多,自己做豆腐吃,一個大豆腐指30斤黃豆,泡水后用毛驢拉磨,蘑出漿子下煱煮開,過苞,點上鹵水,上Zar榨去壓出水份就是大豆腐了,那年我腳受傷,不能上山伐木了,就在豆腐房打雜,豆付房連我共兩人,頭兒名叫什么不知,外號叫老壞,他旅歷豐富,共軍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3-12日美東下了場雪雨,有老手早些時日解紹了江浙滬一帶人們喜食的(薺菜大混飩),的薺菜,美東地區山野小路上常有,我曾經寫過如何種植薺菜,有點野性的動植物都有不太家養的天生稟性是再正常不過的了,今日再加以仔細梳理.
很多蔬菜種子有(過年冗睡)的習性,尤其是保存放貯多年的老籽,這薺菜籽尤為突出,如有悥自己開塊自留地專收薺菜也不失為一個有目標的美食家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兒時50年代與60年其間,在外聽人聊天,在上海徐匯區湖南路附近,住了戶從美國歸來的美籍華人大家庭,老人把全美財產化為美國國債(以前做了什么生易不知,挺愛華的,),存美花旗銀行,月月提取債券月息為生,
那年代中國缺外匯,據給那人家傭人說一個月有幾千人民幣的“進帳”,人民幣那時最大面值為10元,出租車那時是給“高級外賓”用的,他們毎月的第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此一短文已在我寫的(走過大興安嶺生死門,重新生活在美利堅--老七)一書稿中.
我家當曾經住在上海烏魯木齊北路一高級住宅區,那條弄堂有很多江浙一帶富人,房子很大,他們在1949年以前很久時候就在那里居住,平時100%安份守紀,久了才知都是'解放前'農村與城市間走動的商人,1948末,在很多南來北往到滬上躲蔽戰亂的國府人員,與他們沾一丁點關系的,也有居住過不少,但都是'短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