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欧洲

世界风情见闻,欧洲生活故事, 随笔,小说,交流
个人资料
简妮真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年一度野韭菜

(2019-03-23 14:47:01) 下一个



每年到三月的时候,我就会去村子里的Spreitenbach小河边的那片树林里采野韭菜。瑞士人叫它Bärlauch, 熊葱。

踩着软软的土路沿着河边散步过去。穿过一个流水声震耳的桥洞,上一个小坡,就看到左手边高大的树林。一路初春的景象。路过的树丛和灌木,光秃秃的枝干上已经可以看到呼之欲出的幼芽。有一条隐约被脚踩出的小岔路一直通入林子的深处。那里的树脚下,是大片的野韭菜地。十年前,那时候Coco还住在拉亨,就在这条小河的附近。是她把我带到这片隐蔽的地带。我一直都会记起那段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时光: 她带着七岁的儿子,我带着七岁的女儿,我们一起去河边散步,顺便采摘野韭菜。三月初的时候,野韭菜都还很嫩,小小的叶子,新鲜翠绿,光泽如同缎子,从地上厚厚的棕色落叶里冒出来,在风里轻轻摇摆。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辛辣的清香。两个孩子在林子里欢快无忧地跑动,一边玩耍一边帮着我们摘野韭菜。那个场景,每当我站在这片树林里,它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看到那时候的我们和我们的生活状态。这种对生命的痕迹的回味,让我又高兴又伤感。



我后来带过几个曾在拉亨落脚的中国人来这里采野韭菜。他们多数一两年便会因为工作或身份的关系离开,只有我是长期驻留于此。也有几次是带作客的朋友来过。孩子长大了后,专注于紧张的功课和青春期的烦恼,就再也没兴致陪我来过。可是我每次去才野韭菜的时候却依然很开心。

瑞士的野韭菜在山野里比较常见,是大自然在初春慷慨赠与的野味,季节只是限制在三到五月,象极了家乡的味道,浓郁清甜可口。把它们采回家后,趁新鲜下水洗了,至少可以做几样简单的小菜,炒蛋、炒腊味或豆干和糖醋凉拌。用来做成饺子或盒子馅也非常香,不比真正的韭菜差。因为这个嘘头,我们几个走得近然而平时无暇的朋友无论如何会凑一起包一次饺子,就此成了每年春天的固定节目,这样也蛮好的。










朋友圈里有能干的女子,用野韭菜作了彩色饺子、盒子、调味酱和各种菜欢喜地拿出来晒。我想,对于每个在欧洲这一带的国家生活过的华人,野韭菜都会是这段生活中的一个小小印记。

今年去采过第一次野韭菜后回到家给Coco发了一条微信。她写回来: 人老了,就多了回忆。

能够有很多回忆挺好的。我的记忆力已经大不如前。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所以从去年起重新又偶尔写点日记。现在的琐事,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读到,会有不同的体会。那种回到过去、温柔地注视着以前的自己和身边的人、事的感觉,是欣慰的,如同偶尔品尝韭菜,便能尝到那种令人怀念的味道。
 

关注 [ 人海欧洲 ], 阅读一个中国南方女子二十年欧洲旅居生涯沉淀出的经历、视角、洞悉、生活方式和品味、感触。

请将我设为星标和置顶,不错过每次推送
 

长按二维码关注 [ 人海欧洲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齐郡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这里春天还没有开始。
zuschauer 回复 悄悄话 Baerlauch
zuschauer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唐西' 的评论 : 中国人俗称它为“野韭菜”,是因为它的味道极像韭菜,味道甚至更浓。德语名字是 B?rlauch。 现在德国超市里都有卖的了,一小把2欧元。
唐西 回复 悄悄话 连润涛大师都出来说话啦,美女啊你可不要乱吃哦,要不下次欧洲华人高尔夫球比赛就看不到喽。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妮真人' 的评论 : 不好意思,我找到了,就叫 bear's garlic. 多谢您的信息!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妮真人' 的评论 : 请问熊葱的英文名字是什么? 我也去超市找找。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河谷深' 的评论 : 我回头贴一个辨认野韭菜的贴。实际上叫熊葱,味道也是蛮大的,这个季节超市也有卖。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可能照片不够大,看不清。野韭菜是带有韭菜香味的。和铃兰不一样。
红河谷深 回复 悄悄话 你这个绝对不是野韭菜。我住美国南部,当地有很多野韭菜,长得又粗又大。味道比普通韭菜重多了。刚搬来的头几年自己没种韭菜,经常去割来包饺子炒菜吃。后来自己种了,就不再去采了。野的味道太冲,不好吃。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eue' 的评论 : 多谢多谢解释!我在靠近北极圈的地区,夏天温度也不高,林子里有好多可以吃的蘑菇,但是没有听说过熊葱。回头俺留意一下。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简妮真人' 的评论 : 谢谢提醒。我以后留意。祝愉快!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胜于聊' 的评论 : 谢谢提醒。
Ne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熊葱和铃兰不是一码事。铃兰是有毒的,不能吃。
Neue 回复 悄悄话 欧洲这边对熊葱比较熟悉,我们都认识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你应该庆幸发了图片被我看到,否则,哪天你吃多了,被毒死,连医院都没办法救你的。你吃的少,加上高温让多数毒分子变性了。如果是凉拌,你现在就不会在博客写文章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图5最清楚了,叶脉看得非常清楚,不是石蒜科,而是铃兰。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作为植物学家的大学文凭,我负责任告诉大家:这不是野韭菜。野韭菜是石蒜科。而你的图2明显是铃兰,属于天门冬科,叶脉在那摆着呢!天门冬科有的植物有甜味,但不是韭菜味。铃兰是有毒的,你吃的少,没出现中毒而已。千万别吃这有毒的铃兰,它可不是石蒜科韭菜。当心啊!野外植物多数不能随便吃。
leiden 回复 悄悄话 lily of the valley的叶子是有毒的,跟野韭菜不一样,但是lily of the valley开过花之后的叶子跟野韭菜比较相像。
简妮真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胜于聊' 'PeonyInJuly' 的评论 : 是有毒的.野韭菜一根茎上一片叶子。
无胜于聊 回复 悄悄话 lily of the valley 是有毒的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前两天有个朋友给我送了一袋野韭菜,第一次吃第一次认识了野韭菜的样子,味道真的很好。有空也去找一找。
清冽加风 回复 悄悄话 楼上你说的不是野韭菜,你一定要把叶子撕开闻,是否有韭菜的味道,这个一定注意,不然可能会中毒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看照片,这似乎是lily of the valley的叶子 呀! 中文名称铃兰,开小白花。如果能吃,那就太好了,我家后院有好多。这就去搜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