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鸿鹄不再,燕雀难有昔日之辉煌

(2018-05-05 12:28:55) 下一个

北大校长林建华在校庆120周年纪念大会上,将鸿鹄读成鸿浩一夜成名。虽然类似的错误每一个人都可能犯,但是“鸿鹄”是中学语文课上老师反复强调的一个词,堂堂北大校长犯下如此低级错误实在难以让人接受。

北大,这座曾经引领中国走向现代文明的学府,似乎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辉煌。

的确,一所大学的好坏,能够从其校长的品质上反映出来,而一校之长不但要有学术的造诣,更要有引领学校走向文明进步的才干,不但有鸿鹄的志向,更要有鸿鹄俯瞰大地自由翱翔的气概。北大的精神是“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今天北大的校长们,有几个真正秉承了这一传统呢?

想起20年前,北大百年校庆,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27岁即受蔡元培之邀成为北大最年轻的教授、被称为“当代经济学家之父”的百岁老人陈翰笙,请他对北大说一句祝贺或希望的话,老先生沉默不语。一旁有人建议:“你就说希望北大越办越好!”他继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地说:“我希望北大办得跟从前一样好!”

记者和家人都不干了,就教他说:你说“祝北大今后越办越好”,老先生连说三遍,次次都与原先说的一样,不肯照别人吩咐的说。

那么,从前的北大到底是什么样?还是从以前的校长身上管窥一斑。

昔日,北大有蔡元培(1916年12月—1927年8月)这样的校长: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为抗议逮捕学生,于5月8日提交辞呈。“思想自由,是世界大学的通例。我绝对不能再作不自由的大学校长。”

就在同蒋介石拍下这一合影之前,胡适(1946年9月—1948年12月对蒋介石以领袖身份发表的讲话极其不满,他对蒋介石的答谢词以石破天惊的愤怒开头:“总统,你错了!我所谓的打倒,是打倒孔家店的权威性、神秘性,世界上任何的思想、学说,凡是不允许人家怀疑的、批评的,我都要打倒!”

虽然照片上的蒋介石不露声色。照片背后的蒋介石却一腔怒火,屈辱让他长夜难眠。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实为我平生所遭遇的第二次最大的横逆之来。第一次乃是民国十五年冬、十六年初在武汉受鲍尔廷宴会中之侮辱。而今天在中央研究院听胡适就职典礼中之答拜的侮辱,亦可说是求全之毁,我不知其人之狂妄荒谬至此,真是一狂人……因胡事终日抑郁,服药后方可安眠。”

傅斯年(1945年10月—1946年8月是胡适的学生,他对于孔祥熙贪赃枉法,以权谋私深恶痛绝,积极收集材料加以抨击。为了袒护孔祥熙,蒋介石专门设筵宴请傅斯年。

宾主落座之后,傅斯年跷起了二郎腿。蒋介石问:“孟真先生信任我吗?”

“绝对信任!”傅斯年回答毫不犹豫。

“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用的人。”

傅斯年瞬斩钉截铁地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

马寅初(1951年6月—1960年3月的铮铮铁骨更是家喻户晓。当年面对蒋介石的召见,可马寅初回答说:“叫校长陪着我去见他,不去!让宪兵来陪我吧!从前我给他讲过课,他是我的学生。学生应当来看老师,哪有老师去看学生的道理!他如果有话说,叫他来看我!”

同样面对毛泽东的淫威,马寅初说道:“我虽年近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当单枪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专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种批判者们投降!”

呜呼!今日华夏大地,可还有一位校长,一所大学有如此鸿鹄之气吗?

在我们感叹为什么造不出一个小小的芯片的时候,我们忘记了教育才是一个国家强大的根本,我们的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才是科技的差距。在我们惊讶于“汉芯”造假的时候,我们忘记了民国第一任北大校长严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我希望,“鸿浩”事件不要停止在林建华的道歉上,更不要把无知的责任轻描淡写的推给文革。中国的大学,在具备自由思想之前,不妨先踏踏实实的培养求真求实的态度,在基本的人文与科学精神上下功夫,借此让所有的理科学生学一点文学和历史,文科学生掌握一点数理统计与电脑编程,21世纪的人才不再是理科生读错别字没关系,文科生不求实证没有逻辑无伤大雅的时代了。

至于大学的一校之长,最好让文科生来担任,理科生还是回到实验室里。毕竟,大学是一个社会,管理好这个社会,经济,法律,哲学等社科类学者比起工程师来更有优势。中国芯需要理科生,但是理科生们没有中国“心”是万万不行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linmiu 回复 悄悄话 只能说,中共把知识分子改造得太成功了,一声叹息。
碧空净 回复 悄悄话 不要离开时代苛求人。当城每个人包括校长的衣食住行,经费来源,升职前途,身家性命全被人控制,怎么能要求太高呢
休斯顿的中国人 回复 悄悄话 英明! 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评论
嗯,还有本城最针对事实时事的文章。

忍不住再赞一次(哦,悄悄话,我一般不跟任何人评论的哦)

---------------------
georgegan 发表评论于 2018-05-06 05:10:57
有的字可以念错,这个字绝对不能读错。中国学术界的问题,可见是冰山一角了。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林建华(1955-),祖籍廊坊高密,1962年随父母来到扎赉特旗保安沼,1973年任扎赉特旗巴达尔胡农场中心校化学教师,197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77级考上北大化学系,1986年获得博士学位。1986年12月起在北京大学任教。1988年12月至1993年6月先后在德国和美国从事博士后研究,研究领域为无机固体化学和无机材料化学。"

他高中毕业当化学老师,估计凭关系。在北大八年(1978-1986)获博士学位,没有细节,估计有假。去国外属进修性质。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文革传人' 的评论 : 谢谢来访,久不见了。年月已更正
georgegan 回复 悄悄话 有的字可以念错,这个字绝对不能读错。中国学术界的问题,可见是冰山一角了。
iamhereforfun2 回复 悄悄话 校长要的是眼光,不会读一两个老歪字又怎样?孔一己读的最准了,让他当最有面子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猴哥好。总没见了。有时候,走到极端也是一种“调节机制”。把皇帝的新衣彻底展于世人,没准儿能促进穿衣服运动,^_^。对了,你的校长怎么都是“1916年12月—1927年8月”? 新研究出长生不老丸别忘了分享。享受春天。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许多年前,我因为课题去中关村做实验,临结束时,接到在上海研究所的一位老教授的电话,要我去燕南园拜访他的一位要好朋友。那是我第一次走进那安静的院子,一栋栋独立的灰色西式楼房。我在一栋约三层高的楼房门口敲门,女主人,一位温婉知性的老夫人开门,她知道我来,一边介绍,一边上楼去老先生的书房。 老先生大约80余, 相当清瘦, 但风骨俊朗, 正在书桌前工作,桌上堆满了资料。老先生起身,聊了一会,看着窗外的桂树,老夫妇与我谈了一些趣事。 言归正传,老夫人给我看先生的X-ray film。我对那X-ray film 震惊发呆了,久久仰望着先生。 上海的教授没有详细告诉我此行的份量。先生是晚期肺癌,左边已经完全没有功能,右边仅很小部分是正常阴影。我无心谈 IL-2 and TNF, 也自知之明的转移话题了。 先生是中国某工科领域泰斗,我下楼时看见先生又在书桌前书写,老夫人送我下楼,在门口,我们相望无语而别...。我走出楼房,告诉自己,今天三生有幸,朝拜了一位真正大写的“人”,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学者。 我的导师也是赫赫有名的学部委员,但是当时他老人家很健康,我老与他老人家”玩躲猫“。我被这位桂树窗前的学术泰斗震撼着,几十年也没忘记,不敢忘记。那是中国学术界的脊梁,真正的北大精神。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saline' 的评论 : 您这是吹毛求屁了嘛,总统这‘官儿’多大啊,总统可以为啥小小的大学校长不可以呢?
Rosaline 回复 悄悄话 to chunfengfeng:

此语糊涂, 总统和大学校长的 标准是不一样的。难道你可以想象Harvard, Yale, Stanford 等校长们,甚至州立大学的校长们,会犯小布什的低级语法错误? !那是永远也不可能发生的。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说到我心里去了,谢谢好文,有力度
休斯顿的中国人 回复 悄悄话
图片形象,语言生动,主旨明确。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悟空孙' 的评论 : 一个校长的错误不能改变什么,你太偏激了!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unfengfeng' 的评论 : 您说的在理,今后都向美国看齐,克林顿让来闻死鸡抽雪茄总统照做,所以包二奶养小三也是可以的嘛。。。
chunfengfeng 回复 悄悄话 小布什语法犯小学级别的错误,总统照做。楼主吹毛求疵,是认为北大不能犯错误,这个要求太高!
yangcen 回复 悄悄话 最后一张照片里的媚态啊。

北大校长差。 北大毕业的学生也不咋样。这文学城里也有那么一些北大毕业生,思想,见识也是低劣。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好文!昔日的北大学者敢于在权势面前不低头,他们才是真正的民族脊梁!今天的中国呼唤这样的学者,可是敢于抗争的学者没有生存的空间,悲乎,哀哉!
柳溪郎 回复 悄悄话 博主不仅论述精辟,更有不畏拍砖头的勇气,佩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