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说说我心中的小毛泽东

(2013-03-08 15:01:22) 下一个



我不敢说每一个读这篇小文的人内心都有专制的种子,但我可以说我自己心中有一个小毛泽东。

我出身在一个文革重灾区的大院里,自己的家庭也是文革的受害者,用家破人亡来形容丝毫不过,所以我有资格对文革说三道四,我更有资格发泄骂娘。

不过正像驴兄说的,我是个矛盾的人,我可以前一分钟大骂文革,大骂老毛,后一分钟换个公正的面孔“理性”地探讨。

毕竟,发泄个人的恩怨和探究历史真相是可以也是应该分开的。

毛泽东有罪吗?郭沫若、巴金等在文革中的言行应该拿来反思吗?我想,答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文革如何发生,文革闹剧中的芸芸众生如何成了演员和导演。

今天,站在道德审判席上慷慨激昂的人似乎都是文革中的受害者或者是旁观者,总之都是清白的人,其实正像刘晓波质问的:“打倒“四人帮”之后,人人都成了受难者,或是反“四人帮”的英雄,他妈的,文革时你干什么去了?那些知识分子写大字报比谁都写得好,没有土壤,毛泽东一个人不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文革热火朝天的时候,我还穿着开裆裤,当然我没有做过坏事,但是我知道我周围的邻居甚至受到迫害的亲人中不少人都反过来揭发过别人,贴过别人的大字报,向领袖表过忠心,写过肉麻无耻的自悔书效忠信,但是这些人又的的确确是正直善良的人,只不过人性的弱点和中国知识分子所特有的特征在一个特定的时期得到了表现,谁能说自己就一定是遇罗克张志新呢?

我小时候特想当英雄当解放军,凡是当时社会上受到崇拜的我都崇拜,我还赶上了加入红卫兵的末班车,当鲜红的臂章戴在手臂上的时候内心多么荣耀啊,可惜打砸抢已经过时了,否则我也可能去抄家,弄几两黄金和几幅字画来,咱自己家的那些宝贝最后也只“赔”了几百人民币……。

我知道,我是有这个决心和勇气的。那时候,雨天里抓癞蛤蟆来五马分尸,用石头砸死野猫,用鞭炮绑在知了身上制造“轰炸机”是我们热衷的“娱乐项目”,如果能去抄家,如果能报复一下老师该多带劲啊!

我之所以如此恬不知耻地把自己的阴暗说出来,不是我多勇敢,我知道有不少人也是如此。文革之后创作了《于无声处》的上海作家宗福先就说过,文革时他由于家庭出身问题而没有加入造反派,其实他内心太向往造反派了,只不过不够资格而以。

还有的时候,一个人做一件事情或不作一件事情并不是完全出于政治或人格的原因,各种历史和环境的机遇和巧合都会影响一个人的命运。神在阿赌中网友是我敬重的前辈,他在我博克里留言说他文革时被认为是批邓的积极分子,后来又成了反四人帮的英雄,这一切只不过是某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天意,根本谈不上“高尚”还是“无耻”。

故去的人经历了不堪回首的岁月,那种痛苦和煎熬不是今天一般人能体会的,与其泯着咖啡双手叉腰“道德”“人格”“无耻”“不要脸”地发泄,不如思考一下,文革是否还会再来,再来一次我自己是否会成为红卫兵?

我知道,亲眼目睹过红小将的风采,我自己可能不会用皮鞭去抽打老师了,但是如果文革换了一个面目,比如网络上掀起文革了,我会是一副什么嘴脸?回顾自己网络上的言语,我还真不敢打保票。甚至假设我在中国,中美两国打起来了,我面对美国大兵的刺刀,心里想着一家老小,我不能保证我不作叛徒,毕竟我是个要保命保家的胆小鬼。

所以,人性的弱点是难以消失的,文革的土壤还扎根在我们中间。如果说郭沫若的诗歌是献媚的话,那么数年前的《党啊,我亲爱的妈妈》又是什么呢?文革结束了那么多年咋还有这样的作品,咋还有那么多人扯着嗓子引吭高歌?如今国内公园里的红歌角样板戏潮不也代表了相当的民意?我们分析一下这些现象难道不比发泄自己的情绪,炒郭沫若的冷饭,和网友斗嘴更有意义呢?

中国人“斗争”的基因真是代代相传,不要以为一个文革结束了,和人斗的传统就消失了,咱仔细想想这两天的言行,有多少是在辨是非,有多少是在和人斗?毕竟,和人斗,那种把别人斗倒再踩上一只脚的感觉很爽。

记得有一个叫徐正全的年轻人,文革时是一个造反派头头,因为打死过人后来被判死缓,然而1989年出狱后,他虽然有所反思和忏悔,但他坚持认为文革经历,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亮点”,表示“虽败犹荣”,“至今不悔”。因为他在文革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享受了被人拥戴的感觉。  

另有一部记录片采访了五位前中学红卫兵:徐友渔、田壮壮、黄玲、刘龙江和胡晓光。其中一位说到,文革是自己四十多年的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

难怪现在只有屈指可数的红卫兵公开向受害人道歉,而这些人现在确以‘学者’身份出现研究文革,大言不馋地批判郭沫若。郭沫若文革时没有用皮带抽过同事吧?

指点江山容易,拷问自己心灵难。而中国社会的进步需要的是更多的人站出来扪心自问,需要更多的人向巴金那样写出一本《随想录》出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去姜 回复 悄悄话 这里面反映出来的是整个民族的某种缺乏反思自省的态度。
封建社会的历史太漫长了。
想想再说 回复 悄悄话 Lz有点儿太抬高自己了。

毛泽东终生的理论和实践,
都是为了改变和改善中国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
同时也为世界上大多数穷人,指明了奋斗的方向。

如果说毛泽东是世界最大房地产公司的大佬的话,
Lz顶多也就是芝麻田租赁公司的文艺部长。

随便把自己和老毛相提并论,
莫非真地相信自己是那个悟空的孙子?
闻立军 回复 悄悄话 就是金三胖子。
板儿牙 回复 悄悄话 哪个不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可能体制的变革会好一些,但中国的文化环境和公民素质能让一切黑白分明的清晰变成一片混沌,不乐观。
路桥 回复 悄悄话 虽然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义方式失败了

但是马克思的《资本论》中关于经济危机的论述,点出了资本主义的要害。对后来资本主义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

结果,现代发达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的越来越像社会主义了。

而马克思设计的社会主义,经过实践检验,发现发展成了封建社会;而马克思设计的共产主义社会,在实践中成了奴隶社会。

北欧的发展其实也离不开马克思对资本主义问题的深刻揭示。


现在中国正在面临着深刻的危机。

这场危机,其持续时间和范围,影响会很深远。也许是变形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中国如何应对,最终才能避免日益迫切的经济危机?

看完这个帖子,你就能够拨云见雾,找到解决方案,请看: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667751-1.shtml


《效率与公平的逻辑关系》
杨帆 新浪财经 2006年05月18日

抽象谈论效率与公平的文章,浩如烟海。我们需要的,是结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实践,把二者关系做具体的,历史的说明。理论上的真问题,必须结合实际中的真问题,才能具有实际意义。

效率与公平的关系,是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之间的基本关系。所谓效率,主要指经济微观层面,企业以最小投入获得最大产出;但经济效率也可扩大到产业层面,指一个产业对其他产业的拉动效应,有前向关联,后向关联等;还可包括宏观经济层面的总体效率,即经济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波动的减少,防止垄断,过度竞争,倾销和重复投资,改善对外贸易条件等等。不能仅仅把经济效率理解为单个企业的眼前利润,即使单个企业的经济效率,也离不开长期发展战略,市场的占有率,长期合作伙伴关系,社会贡献与社会形象等多种因素,不是单纯的利润指标可以代替的。企业的效率,前提是符合社会效益,如不能造成环境污染,危害社会等,在现代生产中,企业活动的外部性问题已被尖锐揭露,脱离社会效益的企业微观效率不能被社会承认,这一点在财务上也将体现出来,即把企业活动的外部成本内部化,打入企业成本以降低利润,企业的虚假效率必然被剔除。

至于“公平”,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主流派经济学家长期所忽视或者有意排斥的问题,他们的学术理由之一就是:效率有明确的指标可衡量,而公平的概念太泛,不能量化。其实,国际社会对于公平越来越重视,并给出了明确概念。2000年10月,180个国家元首签署的《千年宣言》概括了世界银行奋斗目标:消除饥饿和极度贫困;普及小学教育;消除性别歧视,赋予妇女平等权力;降低婴幼儿死亡率;减少孕产妇死亡率;消灭爱滋病、疟疾等疾病;实施国家可持续发展战略,扭转环境资源的耗竭趋势。根据中国青年报采访世界银行专家邹恒甫,社会公正至少包括四大内容:

第一,机会均等。每个公民都具有基本相同的发展机会。机会均等要求,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公共政策向机会最少的那部分人倾斜,以增加他们的发展机会。例如,教育是影响人们发展机会的关键因素之一,公共政策应该保证穷人也能享受基本的教育。

第二,过程公平。虽然公民的先天禀赋,如身体状况、智力、家庭环境存在很大差异,但公民利用自己的禀赋、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获得回报的过程必须是公平的。人们不能因居住地、性别等方面的差异而受到歧视。例如,农村居民必须同城市居民一样,完全平等地参与竞争,同样的付出应该得到同样的回报。

第三,按贡献进行分配。根据每个成员对社会的贡献大小进行有差别的分配,多努力者多得回报。

第四,确保基本生存条件。社会必须给每个公民基本的生存和发展机会,避免一部分公民陷入绝对的贫困和被剥夺状态。这就是说,政府必须调节资源的配置结果和收入分配格局,以维持每个公民最起码的生活标准。

四个内涵之间可能出现冲突,例如为实现机会均等和避免绝对贫困,必须对弱势群体进行政策倾斜,会影响过程公平。阿马蒂亚·森在其名著《以自由看待发展》中指出,社会公正的具体内容和具体体现取决于每个社会自己的选择,只要社会的决策过程是民主的、每个成员都有表达自己偏好的正式渠道、政治决策机制能综合每个公民的意见,社会选择的结果就是可以接受的。

依据国际上中等偏下的水平,中国教育支出,医疗卫生支出,社会保障支出应各占财政支出的六分之一,共占50%;按财政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30%计算,应达到GDP5%,三项共占15%。

国际思潮可以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划线,主张效率优先的为右翼,主张公平优先的为左翼。我以此为依据,又加上手段的激进与温和,把中国社会思潮划为温和左翼,温和右翼,激进左翼,激进右翼四种思潮。我主张温和右翼与温和左翼合作,既反对激进左翼(原教旨计划经济思想),也反对激进右翼。中国思想界的思维惯性实在太严重,许多人至今把“左倾”作为最主要的危险,对于新的“激进右翼思潮”缺乏警惕,甚至作为“改革开放大方向”加以维护,这就是主张以腐败为机制,将权力与资本相结合形成“精英联盟”,进一步买办化,走对外妥协,对内剥夺大多数人民的“拉美化”道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中国改革开放自1995年以后,在保持经济高速增长和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同时,忽视了对腐败的控制和对受损阶层的补偿,正在一步步滑向这一方向。

效率与公平的关系,在经济方面可以归纳为“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的关系”。公平是指社会成员的收入均等化,效率是指资源的有效配置。计划经济有天然的公平取向,忽视微观效益;市场经济则重视微观效率而使收入差距拉大,这是效率与公平背后的体制因素。


官员财产公示--瑞典240年前就已开始 民主并不是最先从美国开始的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675721-1.shtml
恩雨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毛主席能够领导人民用小米加步枪打败蒋介石的飞机大炮

蒋介石的军队主要是维护地主阶级利益的军队,作战的动力就是对地主阶级利益的回报;

而毛主席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作战的动力就是人民的利益回报的盼望;

美国的军队就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的军队,作战的动力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

而印度的军队是维护封建领主利益的军队,作战的动力是维护封建领主的利益;

这也导致了蒋介石的军队汉奸多;美国的军队的人怕死;印度的军队只会吹牛,而没有凝聚力的原因。

中国封建社会的历史上往往一个几千人的军队就能横扫全国,因为阶级固化和弱民政策确实方便了地主阶级的通知,但是导致了防御外地能力的不足。北方少数民族几千人的军队就能不断的掠夺拥有长城和天险防护,以及拥有先进生产力武装起来的上百万军队。根本原因是地主阶级为了内部的阶级斗争和阶级压迫,不让军事思想和军事技术普及,也就影响了提高。导致先进的军事思想和技术得不到传承,进步和发展。对优秀军事将领的防范,更甚于对外地的防护。

就是因为阶级斗争,阶级压迫,让社会失去了凝聚力。失去了一致对外的动力。而儒家文化提倡忠心,却培养了大量的汉奸,就是因为儒家同时是用礼法进行内部压迫严重的宗教。日本的武士道通过引进禅宗的心理学训练,表面看培养了大量的忠心的武士,但是这些武士背叛起来,同样是忠心的日奸,为美国军队效力的日本军人,在对付日本的勇敢和对美国的忠心,真是让美国军队叹为观止。

而北欧的军队,并没有太多的进行忠心的训练,然而因为阶级压迫的程度低,基础福利和社会保障比较好,所以全国人民忠心耿耿,往往以小博大,创造出很多战争的奇迹。

奴隶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是通过权力和专政工具来控制劳动力,让劳动力无产。初期成本最低,效率最高;但是长期会导致阶级固化,劳动力失去未来的盼望,奴隶主和政府失去进步的动力;

封建社会和社会主义是通过权力和专政工具控制劳动力,同时通过物质奖励,来提高效率。但是长期也会导致阶级固化,劳动力失去未来的盼望,地主阶级和政府失去进步的动力;

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完全是通过物质奖励,来提高效率。但是经济危机是难以避免的疴疾;长期也会导致导致阶级固化,劳动力失去未来的盼望,资产阶级和政府失去进步的动力;

现代资本主义,可分为以美国是重效率型,北欧的重公平型和德国的综合型。是通过自由(公平)竞争,市场经济,来提高效率;而法律至上,人人平等,反垄断,新闻自由来打破垄断和阶级固化,来解决经济危机,相对的抑制阶级固化,所以是目前为止最为成功的制度。

中国现在是处在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通过人口和规模优势,实现了竞争力和经济的腾飞。通过入世贸组织,给了中国巨大的市场。带给中国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这个空间已经接近饱和了,需要参考美国和北欧的经验,实现人均收入达到美国和北欧的水平。那么中国的GDP将达到美国的5倍以上。加上中国的产业体系完整,将使中国重新成为世界超级强国。

现在那些所谓的人民代表其实是:官僚阶级的代表,资产阶级的代表和贵族阶级的代表。
372I 回复 悄悄话 回复老哥XD的评论:
《党啊,亲爱的妈妈》是中國一首著名的共产党颂歌之一,由龚爱书、佘致迪作词,马殿银、周右作曲,旨在以母亲为喻颂扬中国共产党。[1]歌词本是河北省邯郸市的一名热爱文学的矿工龚爱书所作,名为《妈妈,你的恩情该怎样报答》,表达儿女对母亲的感情。而後湖南省广播电视艺术团的佘致迪对其进行二次创作,将其升华为“重大题材”。1984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本歌曲由歌唱家殷秀梅首次演唱,并广泛传唱开来。----殷秀梅?
纯铜 回复 悄悄话 我出身在一个文革重灾区的大院里,自己的家庭也是文革的受害者,用家破人亡来形容丝毫不过,所以我有资格对文革说三道四,我更有资格发泄骂娘。
==================================================
文革的受害者=有资格对文革骂娘。这是什么逻辑?
我见过很多文革受害者,最多的是所谓的走资派及其子女。如果不问因果,单就文革期间的遭遇,他们所受的不公确实令人泪下同情。但是如果你把时间由一点,放大到文革前几年和十几年前的一段,这些走资派也曾经吃香的喝辣的,很多在反右四清时也曾经整得别人家破人亡。比如说时期文革全国最冤枉的刘主席,当年搞土改,要求村村点火,户户冒烟。有的地主全家男女老少斩尽杀绝,如果不是老毛制止,可能文学城里的很多人都不会来到人世。
所以我觉得什么资格不资格的,全是扯淡。人人都有资格批文革,但人人又都没资格批文革,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文革的小发动机和助力器。
纯铜 回复 悄悄话 可惜打砸抢已经过时了,否则我也可能去抄家,弄几两黄金和几幅字画来,
========================================
你这句话就有点偏离事实了吧?文革中红卫兵借抄家私藏黄金和字画的没听说过。你是拿现在人的心态猜度那个思想纯真的年代人的心理。虽然你说自己心里有个小毛泽东,但实际上是心里有个邓小平,总想着凭不义之财先富起来。
另外忠言逆耳,良药苦口。不要把别人对你文章的质疑,当成吵架。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此文值得赞赏。孔子说,知耻近乎勇;孟子说,羞恶之心,义之端也;作者有勇,有义。
东方人嗔心强,而西方人贪心重。了解自己并善于反省对每个人都重要。
kingfish2010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好。
大言不馋 - 大言不惭
megchen 回复 悄悄话
Every life is both ordinary and extraordinary--it is the respective proportions of those categories that make life appear interesting.
icegene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
纯铜 回复 悄悄话
《党啊,我亲爱的妈妈》确实是一首拍马屁的歌曲,但中国这么大,什么情况出现都不足为奇。

记得有一年,有一首非常流行的歌,名字我忘了,歌词是什么"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不知为什么,每当我听到这首歌,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我家邻居那个哼着黄色小调的二流子。

俺觉得此歌和《党啊,亲爱的妈妈》都是一类货色,都属于三俗。
WULI98 回复 悄悄话 文革是伟大的,史无前例,要是赶上了也够倒霉的,要是没赶上也够可惜的。 66年我10岁,我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呢。 大人受害了还平反补发工资,恢复名义。我们的,耽误了我们人生最高贵的10年。

文革对普通百姓,宝贵的经验就是叫我们明白了一个真理,就是再好的政治口号也不当饭吃。 共产党万岁不能吃,打到共产党也一样不能吃。
真的??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经过文革的那一代有些人特别喜欢与人奋斗,在一起就常常找事儿,非吵架斗气不可。不知道是不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要照现在的育儿理论说,那一代人小时候受了多少摧残啊!
喝白开水健康 回复 悄悄话 挺真实感受。当年,老子整天被批斗,小孩除了害怕,自卑,还能怎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从那以后,不相信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所谓的朋友。当年出来揭发,批斗老人家的都是曾经的好友,对你知根知底,那是最致命性的。这种阴影到现在也驱散不了。羡慕小说里,电影里的那些铁哥们。生活中没见几个是铁的,都是利用关系。现在,真正能说真话的也没几个人。再说了,谁敢?那些造反派,摇生一变都成学者,领导人,大老板了。谁又能说得明白当年的事。
bl 回复 悄悄话 “我自己可能不会用皮鞭去抽打老师了”,这和主动用皮鞭去抽打老师还是有区别的。
前后左右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很诚实。但看来你还没理解什么叫“革命”。
老哥XD 回复 悄悄话 把《党啊,亲爱的妈妈》唱红了的那个老娘们儿加入美国籍了。
当年她唱过“党啊党啊亲爱的党啊。。。你用那甘甜的乳汁。。。”之后,就被党高兴地培养成了人大代表、青联常委、妇联执委、音协理事。。。后来党领导监管下的经济社会越来越胡乱闹,奶粉有毒了,党的乳汁变糖精了,认党作妈的那个老娘们儿就加入美国籍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