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台湾能做到,我们为什么不能?

(2012-01-17 10:31:49) 下一个

 


拙文《幸好,台湾还有大陆——也看台湾大选里提到一个老生常谈:台湾能做到,我们为什么不能?


网友东方磐石就此写了长篇跟贴,完整地回答了这个问题,现将东方网友的文字整理如下。借此感谢东方君的认真思考。


————————————


 


悟空搞清楚了,所以,这对他不是问题:虽然台湾同胞和我们同宗同族,但是我们在文化理念和价值观上已经大相径庭了。


我在去年419日:《“普世价值”确实“不普世”——科学、文化与社会制度》文中有相同的认识:


儒教世界皆没有民主的文化,形成独裁社会是必然结果,走向民主的部分社会也是“被绑架”的结果,不过这个“绑架犯”却是个开明的“绑架犯”。“被绑架”“洗脑”之后的国民不得不数典忘祖,你看他们的宪法肯定与孔孟之道的君臣父子相背了。儒教世界是否民主化与是否“被绑架”有关。“被绑架”之后就数典忘祖了,就算还穿着孔氏牌的长袍马褂,心也不再是孔家心了!台湾与大陆、南与北朝鲜的文化不同了


在民主社会里“君臣父子”被革除,儒教是“去了势”的没落公公,而在独裁社会里,“君臣父子”仍坐堂,儒教是狐假虎威的奸臣和狗头军师。在现代民主社会里,中医是政教分离后一部分保守民众的信仰,尤如基督教在美国,而在传统独裁社里,中医是政教合一政权中的宗教,尤如伊斯兰教在伊朗。总体而言,在现代民主社会里,传统都靠边站了,变成了丑陋的胎记,社会的法律和政治是全新的、人人平等的、逻辑理性的、公正透明的、以科学事实为基础框架,而在传统独裁社会里,传统仍是实质上的生活主宰,社会生活的基本框架是“君臣父子”、逻辑混乱的蛮不讲理、黑屋子里的刑讯逼供。总之,在现代民主社会和传统独裁社会里,传统分别是政教分离和政教合一的宗教,此传统非彼传统了,今非昔比了!科学里容不下逻辑混乱的说教,民主里没有“君臣父子”的座位。


杭州认为台湾保留了更多的传统文化,却进化成民主社会了,而在那片大陆上,学鲁迅批孔孟几十年,传统文化被毁灭了,却不民主。其实大错矣,海峡两边都在造假。台湾社会只保留了孔丘的面孔,而把他心脑的“君臣父子”从宪法中扫地出门了。而在那片大陆上几乎一切都是假的,当然学鲁迅批孔孟也是假的(那些倒卖孔孟、“国学”的还是骗子),“君臣父子”还写在宪法里,表述为某个不民主的党为领导“君”,其他“民主的”党派和群众为“臣、子”。你说那边的传统更实在?剪辫子、砸孔庙、写大字报未必是真正的“批林批孔”。所以,其他的友党都不幸了,而这个党就顺利地被孔丘保佑下来了。他们把他的石膏像搬到大街上来示众了!以示感恩还是表达忠心?威慑群众还是反抗“普世价值”?当权者的孔孟之心原形毕露了。孔孟之道的核心是反动的、逻辑是荒唐的,与民主社会基本价值是不相容的。孔孟之道的核心与现在的“普世价值”是不相容的,在台湾、南朝鲜、日本都被废弃了,与他们的宪法不相容。天朝文化的另一宝器中医因与现代科学相背,在日本、台湾、香港、新加坡都被法律列为旁门左道了,而在那片大陆上则写入宪法,与现代医学并列。哪边的传统保护得更好?台湾、南朝鲜、日本的孔孟之道与那片大陆的不同了。民主社会的孔孟之道已经是假的了,你看日本人那点头哈腰都只是形式了,内心和法律上都是人人平等了,而不是君臣父子。儒教在它自己的王国是教主,而在异国他乡则成了光荣的花瓶,在已经民主化的儒教社会里也只是成了摆设,你看那里的宪法可以容下君臣父子吗?


除了极少数的白痴和疯子之外,党的理论不管在党内和党外都没有人信了(与北朝鲜的情形有大不同了),革命人民真正信服、佩服、自豪的、支撑我朝廷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国特色的传统、中国文化,实际上是孔孟之道,党朝只是个空壳、外形,瓤是孔老二,把那些党朝的用语换成《论语》词汇,句子全部可以成立,而在台湾,空壳、外形是孔老二,蕊是美国蕊!台湾人民的政治和生活不可能用《论语》来解释了。真正抑制革命人民雄性激素的是孔氏性病毒。


中国文化中没有平等观念,台湾人民的平等观念是从美国进口的,有太多的台湾同胞被感染了这个“美国病毒”,所以,“虽然台湾同胞和我们同宗同族,但是我们在文化理念和价值观上已经大相径庭了”,也因此,台湾变天了。民主需要平等的观念,若给足够多的中国人民注射上“平等”的“性激素”,就不愁他们不高潮了。以民主的标准看,我朝是差一点,若以土生土长的君臣父子标准看,我朝当前确实是“泽涛盛世”,远超什么成康之治、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不幸的是,中国人民可能多以后一种标准来看我朝,导致他们对民主“洋妞”不高潮,这也导致另一些人要早泄


这些原话(指共产党早期在延安倡导民主自由的言论)我看过,现在大部分的着急民主人士也说无数遍了,我自己既想过也说过几乎相同的话,但事实是这些都没有实现,而且为期还不近,比较大牌的民主人士方励之先生计算过,从1919年算起,中国要284年之后才能实现民主(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FANG-Lizhi/kd090331-3.gb.html),刘晓波更说过要300年殖民统治之后才能民主。


党当年说过的话和现在的着急民主人士说过的话都落空了,说明那种理论和操作是不行的(而不必是民主不行或不能民主化)


党的那些话为什么落空了或成了慌言,最简单的解释是那些人都是坏蛋。可是,那些坏蛋为数不少,而且他们都是中国的同胞,现在的党人更是普通百姓出身了,难道他们是天生的坏蛋?不是中国人?第二个可能的解释是中国人民对民主这个“洋妞”不是很激动,不着急,谁能排除这个可能性?8964实际上是个机会,但恰恰证明了中国人民对这个“洋妞”不太激动,因为基本上是唐伯虎们在激动,所以被称为“学运”,而不像中东、东欧、台湾,是“全运会”,就不是“学运会”了。


现在的着急民主人士重说那些话,有什么可靠的证据证明这些人与几十年前的那些中国人和事完全不一样


是否要民主,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需要想和做的是如何实现。中国这个“老大难”不是不能民主化,也不是没有办法,但“多快好省”的办法大概是难以找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文革传人 回复 悄悄话 毛的“批林批孔”误导巨大,都以为他是反儒教的,实际上达到了儒教的顶点。还是看好资本主义与互联网,都是反权威颠覆神圣的巨无霸,*_^。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