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

欢迎大家来坐坐,聊聊
个人资料
悟空孙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汉语会向英语投降吗?——看看英语是怎样受汉语影响的 (图)

(2008-03-13 15:35:29) 下一个


随着北京奥运会的临近,国内全民学英语的高潮日益高涨,各级机构也忙着将各种汉语标识和名称译成英文。这样做的目的无外乎是要让洋人更好地了解中国,出发点自然是好的。

可是,许多具有深刻文化内涵的名词术语是很不容易翻译的,比如“狗不理”劳民伤财弄出来的“ GO BELIEVE ”并没有多大的实际意义。有人建议干脆用汉语拼音注释所有汉语名称,问题是,汉语拼音并不是为西方人设计的,很多音洋人不是发得奇奇怪怪,就是根本无从开口。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无为而治”,以不变应万变。汉语就是汉语,洋人怎么说,让他们伤脑筋去!

回顾语言的发展历史,不难看出,外来语都是输入国主动翻译采纳,而不是由输出国一厢情愿推广的。看看汉语中的外来语,哪一个是别人为我们翻译成汉语的(从日语中“拿”来的外来语也是日本人自己翻译过去自己用的。)?

眼下,中国为了追求“和世界接轨”,几乎把外语当成了通向世界、通向文明的惟一桥梁。孩子的母语可以一塌糊涂,英语却必须要通过大学六级、托福考试。于是有网友无奈中写下了《汉语给英语的投降书》。【附】

我们不妨把眼光放远一点看: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汉语也逐渐变成了外国人的香饽饽儿。事实上,许多英语词汇就源于汉语,欧洲人做过精细的统计,自 1994 年以来加入英语行列的词汇中,中式英语贡献了 5% 到 20% ,超过任何其他来源。英语中不但有汉语的词汇,就连有些常用的英语句子都披着汉语的外衣:“ Long time no see! ”不陌生吧?

英语中的外来语多源自希腊,拉丁和法语,不过只要你留意,你就会发现有不少白皮黄心脱胎于汉语的“鸡蛋词”。我们所熟悉的有“孔夫子”( Confucious )、“风水”( Feng Shui )、 “功夫”( kung fu )、“麻将”( mahjong )、“豆腐”( tofu )、“人参”( Ginseng )、“ koolie ”(苦力)、“ Kowtow ”(磕头)、“ lychee ”( 荔枝)、“ Sampan ”(舢舨)等等。

另外,还有不少看似“白皮白心”的英语词汇,实际上也是源于汉语。我们熟悉的有: silk (丝绸)、 tea (茶)、 tycoon (大款,巨亨)、 dim sum (点心)等等。

如果我们对英语词汇做进一步的分析,会发现更多的词语源自汉语,有的已渗入到英美人的日常生活中,早已被广泛接受了。

“ Casino ”一词指的是赌场,粗看似乎是地道的西方舶来品,发音酷似法语或者意大利文。殊不知,“ Casino ”竟是福建话的音译。据传,很久以前,移民到美国的福建民工,拿到一点微薄的工资,便在无聊之际,聚众赌博,试试运气。每次开局,都会嚷嚷:“开始了 ! 开始了 ! ”想不到,阴差阳错地搭给英语一个现代词汇。

北美人吃饭离不开一种简单的佐料——番茄酱,英文是“ ketchup ”。我刚来加拿大时曾问过学校的教授,为什么“番茄酱”叫“ ketchup ”,竟无人知晓。原来这又是一个汉语词汇!“ ketchup ”就是广东话的“茄汁”!

记得在上海这种番茄酱被称作“番茄沙司”,“沙司”者,“ sauce ”也!洋人早已用了我们的“茄汁”,我们却一个劲儿地“沙司”!正好像如今全民学英语,而汉语热在国外方兴未艾。

由此可见,汉语在语言发展的历史上还是具有相当的影响力的,可是为什么现代汉 语中却有大量的外来词汇,而且有的词汇最初源于汉语,西方人却从日语那里“绕道”借用呢?

“ Bonsai ”是日语的音译:盆栽,这种花卉艺术当然源于中国,也就是我们说的盆 景。为什么英语不用“ penjing ”或“盆栽”的发音呢?这是因为汉语的语音变化多于日语,日语发音相对简单,洋人容易模仿。日本的字音大都是十分单纯的“开口音”,很容易发。老外念 bonsai 一点困难都没有,但念汉语拼音 penzai 便难保不念成“弁赛”。

另一个原因是,日本人的细致与彻底举世闻名。他们善于模仿,但也善于把学到的东西发扬光大。“ bonsai ”通过日本的园艺技术,还配合精制的陶土器皿等等,精益求精,多年来产生了各流各派,也成为了爱慕者趋之若鹜的优雅艺术。

深看一层,语言的推广其实跟综合国力和经济实力大有关系。迄今为止,日本仍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许多文娱艺术,说是起源自民间手艺,但无疑都已体制化、企业化。日本和英法德等国的文化推广建制,也是很值得发展中国家借鉴的。 Bonsai 之成为英文字典中的固定名词,相信脱离不了以上许多复杂的背景。

同样,围棋源于我国,约于隋唐时传入日本,日本人接受了中国汉字“碁”, 但日语中的“碁”与汉语中的“碁”形同意同而音不同。 日语中“碁”读作“ gao ”。围棋传到欧洲后,英国人就借用了日语的读音,称围棋为“ Go ”。

所幸的是,中国人没有跟着日本人把盆景和围棋改用日本称呼。可是,现代汉语中的有些词汇本来源自中国,到国外兜了一个大圈子之后,回到中国反而成了外来语了。比如,“台风”来自日语,日语又来自英语的“ typhoon ”。殊不知这“ typhoon ”就是广东话的“大风”!

“台风”毕竟是一个科技术语,“大风”听起来当然土气了些。由此再一次验证了语言的普及和推广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

这不,中国太空科技的发展,使得英语字典中多了一个新词:“ Taikonaut ”——中国太空人。 这个新诞生的英文词对洋人来说不觉拗口,听起来也铿锵有韵。《纽约时报》印出来了,英国广播公司也播了,了不起!中国太空人!

当然,“ Taikonaut ”一词来之不易,它背后是高科技、高风险,更是强大的综合国力。在此之前,中国人让洋人开眼界的莫过于“ Kungfu ”(功夫)“ Taiji ”(太极拳)之类打斗动作,要不然,就是吃吃“ chow mien ”(炒面),尝尝“ wonton soup ”(馄饨),“ Taikonaut ”让中国人在语言上跨出了一小步,却在科技发展史上跨出了一大步!

试想,如果有一天世界上大多数的科技论文都是用中文写的话,还愁洋鬼子不乖乖地坐下来把戊、戌、戎、戍;己、已、巳;日、曰;未、末背个滚瓜烂熟?

汉语,绝不会向英语投降!

***************

【附:汉语给英语的投降书】

伟大的、风靡中国、无所不能、英明神武的英语同志:

我怀着崇敬万分、万分崇敬的心情递交这份投降书。为什么呢?不要问为什么,我在你面前是一个手下败将。我应该对你产生这样的景仰,我五千年来一直以我为骄傲、一直宠我的中华民族子民们彻底拜倒在你像豆芽一样的形体之下,我感到了你的强大、你的伟岸。我决定臣服于你,做一个二等语言,并时刻准备着退出世界语言的行列。

英语先生,英语主人,我决定投降了。因为在我们的较量中我已经没有资本了。曾几何时,中华民族 ?注意:不是大汉民族 以其丰厚的智慧创造了我 -- 汉语。我有优美的体形,因此有众多的书法家;我有深刻的寓意,因此有众多的诗人、文豪;我有深厚的历史,因此记载了中华民族的兴衰荣辱。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为之自豪太久的资本。但是我没有想到,在弹指间,我就被你彻底击垮了。我在一败涂地的情况下向你称臣投降,从此愿意做一个二等语言。如果需要的话,我做好做奴隶语言甚至是退出语言行列的准备,真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我很失败,英语先生 ?虽然你形成的时间较晚,还是称你先生,请允许我总结一下我的失败。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说自己是怎么沦落的。

我们的广泛交流开始于清朝,中国逐渐沦亡的时代。但是很长的时间之内你并没有取代我的地位,更没有得到中国人的认同。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我们的地位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你开始在各种各样的 " 政策 " 引导下一次又一次地打击了我的软肋。我伤痕累累!

现在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中国的任何一种晋级考试 ?考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领导升迁、晋职、评职称、进大城市找工作…… 都需要深刻地体会你的伟大的魅力。也就是说,只要是希望通过教育得到更好生存地位的中国人,都必须臣服于你,否则就没有机会。

英语先生,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前些日子我知道了,中国当前就是这么喜欢你。在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有专业非常优秀的学生因为英语没有达到伟大的英语分数线而被拒绝了其一生的追求。这就是你的魅力所在,一个国家的教育政策就给了你这么大的魅力。我真的不知道,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需要你做什么贡献。

中国教育界的爷爷、奶奶们用很时髦的话如 " 加强文化交流 " 、 " 与世界接轨 " 等把我彻底埋葬在你的威风里。中国的大学生需要在大学里学习2 - 4年的英语,并且要通过大学外语四级考试才能安全毕业,可是《大学语文》只需要进行象征性的学习就可以了。于是一直以我为骄傲的民族彻底在高等教育领域里将我远远抛弃,我就这么被冷落着。

英语先生,你知道你多么伟大吗?因为这个国家教育界的爷爷、奶奶们对你的热爱,一个大学生的四年将近有三分之一 ?文科的学生尤其如此 时间被用来光荣地学习你,而专业课和汉语却可以如此如此、一般一般。同样在一个开放的时代,我知道德国、法国等一些国家都禁止有外国语言对自己的学生进行教学,在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不少移民正在争夺自己母语的教育权。而在中国,我作为最本土的语言,在自己的国家被你侮辱了,逐渐降低为二类语言。

记得俄罗斯在沙皇时期曾经有上流社会的人视学习法语为一种高贵的行为,可是当拿破仑的士兵即将攻入莫斯科时,拿破仑发现了一个事实,俄罗斯的人民还有自己永不屈服的语言。可是现在的中国已经没有这样的形势了,中国已经不是上流社会的人以学习英语为高贵,而是有太多的人强奸了人民的意愿,把你强加到整个国民的身上,由此,我只能作为一种二等语言存在于我的祖国。

一切历史都是真实的,这样的故事还在中国继续。我没有能力阻止,因为我没有能力阻止人们通过你实现更高生活的欲望。请笑纳我的投降书。

顺致

崇高的敬意!

汉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2)
评论
午夜街灯 回复 悄悄话 回复zzyyzzyy的评论:
的确是这样,我当年高考结束,就可以直接过大学四级,但是那是20年前了。现在的大学四六级难度提高了很多,即使有很好的英语基础,不好好复习一下,做几套试题,是过不了的。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lagos的评论:

同意!
进一步说,中国的记者招待会根本没有必要为老外翻译!你听不懂中文来中国干嘛?可以想象中国驻美国记者不懂英文吗?在这种场合迎合洋人,不说媚外也是浪费时间浪费人力物力。
lagos 回复 悄悄话 我曾經在其他論壇跟過一帖,大意是:無論語言怎樣變遷,或是相互之間的通融,但是,我們自己應該很明確一點,要規范。大陸作的很不夠或是很不好,兩會期間想必聽過的記者會不少吧?自己介紹中國的情況、介紹中國的官員,其中的地名、人名(指中國的),中國的口譯員為什么都是拿腔拿調的?地名、人名應該是使用普通話念,鬼佬念的拿腔拿調那是因為他們不會普通話的發音而至,但是那不是標準的英語。當然,我們大陸的中小學教師都是那樣教的,應該完全改正過來。電臺、電視臺也是如此,給人的感覺很媚外,似乎那樣就是洋氣,其實打錯特錯了。這一點上沒有必要迎合鬼佬,就像人家不迎合我們一樣,我們說外語(不只是英語)讀到國外的地名那不是要完全安裝標準來念嗎?他們不會因為你是中國人到了地名的時候就安照通常中國譯音來讀給你聽吧?所以,各級翻譯(尤其口譯)、播音員等等都要改正過來,因為這是規范的。
chinomango 回复 悄悄话 我们输掉的,何止是文化之战? 科技呢? 人文呢? 民主呢? 对国家的认同,对政府的信用,信心,各行的职业道德,还有,政府对人民基本医疗教育的保障,...我们有吗? 从民国开始,有比中国政府还媚外的吗(骨子里)?
别看愤青们多么爱国(我不怀疑),我知道有人出国没几个月,就180度变了.
评论员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悲哀.像什么"粉丝",pk这类的恶心词。都是媒体搞的。
人生四喜 回复 悄悄话 坚持国粹的好文。我就象都德老师一样的民族性,汉语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不过有一些争议的技术性问题,casino的来历好像是意大利语。
zhan1888 回复 悄悄话 恐龙兄:

日本文化什么时候风靡全球啦?

在资讯所能及和充分交流的情况下,文化趋同是不可避免的。文化包括实物(如西藏之哈达),观念(比如性观念)和语言。前两者在世界范围内已日益同化。语言的趋同需时最长。但总要统一的,回头看看普通话在中国的普及就明白了。

也许在英国实行工业革命和海外扩张的那时,就注定了中文消亡的命运。我估计中文还有三百年的时间,也许英语作为中国的官方语言的时间会更短些。我们是看不到那一天了,不过我所见之台湾和香港年轻人多数人用英文名字交流,已明白英语的繁殖有多快!
交流所及,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乃至最终一种人种(看看美国的黑白混血就清楚趋势所在)。世界之大同,也就如此。

可惜我们输掉了这场文化之战。

小恐龙
dadaoda 回复 悄悄话 回复tanager的评论:
Read similar article quite a while ago. Just could not recall who was the author.
villagehead 回复 悄悄话 学外语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了解另外一种思维方式,
例如英语里的“从句”,一般都把要说的目的先说,然后再进行描述。我想这可能也是体现外国人比较直接的一个方面吧!另外就是“艺不压身”这句话了,聪明人会看了这篇文章运用联想记忆更好的学习,笨人嘛..."反正汉语也会强大,到时候外语就没什么用了............":)
jjj1012 回复 悄悄话 Shouldn't your blog title 欢迎大家来座座,聊聊

be

欢迎大家来坐坐?
闻过则醉 回复 悄悄话 语言学专业里的“语言学概论”中以“typhoon”作为英语以中文为词源的外来词的例子之一。语言中这种借鉴,引用,或以外语作为高雅词汇的现象很多。象“pork"就来源于法语和拉丁语,作为pig meat的高雅词。
欧洲各国所用的英语也稍有不同。另外,福建作为全国方言最多的省份,据不完全统计有多达一,二百种以上的方言,不仅县城之间可能互相语言不通,甚至有些村子之间的土话亦不相同,福州话和闽南话是其中占主要地位的。日语有不少发音来自于福建某些方言。
闻过则醉 回复 悄悄话 大学里学过的“语言学概论”明确提过“typhoon”,作为英文源于中文的一个外来词的例子之一。语言里互相吸收,容纳的现象很多。By the way, hurricane 程度/严重度在语言学上大于 typhoon.
一说实相 回复 悄悄话 这些英语单词是否都是作者所说的汉语音译过来的,无从考证,也不必较真。中国在日渐强大,更多的老外在学中文,都是不争的事实,更是大趋势。作为华人我们没有理由不高兴和骄傲。我关心的是让我们的孩子学好中文。我是美国一所中文学校CNY Chinese School的新任校长(完全是不拿一分钱的义务奉献),我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我们这些作为第二代移民的孩子学习中文没有动力。老师教的很辛苦,家长逼得也很恼火,可是孩子们不当一回事。

问题:当我正想转你这篇文章到我们的网站上去的时候,却发现“未经同意,不得转载”----不明白为何这么狭隘?作者写文章不就是要大家来看的吗?您可以要求转载者说明来源啊。
qhjyz 回复 悄悄话 小的还听说Seattle是从中文的“死丫头”来的。
真不大明白 回复 悄悄话 “首尔”就是强加给中国的。
悠悠浮尘 回复 悄悄话 看完这篇文章,可以肯定,作者没怎么上学,特别需要补一下历史知识。大多是抄袭或自己凭空捏造出来的,很勉强。汉语拼音的历史很短,上世纪的现代汉语一直没有规范,大多是从日语搬过来的,更不用说统一的英汉翻译。

Casino 是福建话的音译?据我所知,福建话有福州和闽南两种,闽南话和台湾话基本相通。

我认为,借用汉语的英语词汇基本是从广东话和少数的闽南话的发音直接翻译的,尤其北美的汉式英语词汇。

这个世界一直都是强者当道,强者说了算。所以要想汉语能普及全球,只能在中国成为世界的老大的时候;当中国说一,没有人敢说不是一的时候。

为了奥运,就那么劳民伤财,硬把汉语翻成英语,没必要。最省事的方法就是把老外能接受的在海外约定俗成的说法用上,再加上意译。尽量避免中式英语,泱泱大国别让人家小看。

语言沟通的目的就是明了,没有误解,顺畅,还有地道。
zzyyzzyy 回复 悄悄话 呵呵,都不知道现在国内的小孩子为什么那么怕英语。四六级一点一不难。临考前2个月好好看看就行了。我当年听力和完型填空全放弃也能考过。现在的小孩真有意思,英语底子太差,就大声呼吁废掉4,6级。我们当年,高考完之后就能直接过四级。谁要是考不过去,都不好意思说。时代真是不同了。可能是现在很多的大学生按其学习能力根本就不应该上大学。
不党 回复 悄悄话 这是当道者的一个政策即可扭转的事。只要规定汉语达到怎样怎样,才能怎样怎样,就可以了。所有在华营业的生意,在华分公司的所有文件必须由汉语文本,中国官方只接受汉语文件。如此而已。
不过,现在买办当道,不显出涉洋的优越,买办又如何显示比其他国人高过一头呢?!
加工 回复 悄悄话 师夷以制夷罢了。
小咸菜~ 回复 悄悄话 孙猴子真厉害啊。
77宝贝 回复 悄悄话 说狗不理的翻译“Go Believe”没有多大实际意义? 你上过大学吗?
tanager 回复 悄悄话 抄袭严重了点。
回复 悄悄话 开了奥运再说 只有中国有的东西不直译又怎厶译呢?胡锦鳮怎厶译 NO BRIGHT CHICKEN???
dalston 回复 悄悄话 all the words quoted are nouns, it is common for any language to adopt the pronouciation of a foreign language to describe something alien. one of the reason english prevailing the world is its ability to evolve. personal feeling is english can describe an object more clearly, easier to understand, while chinese is very condensed. For technical textbooks, i prefer english version, much easier to understand, although the explanation tends to be longer. For novels, there is no substitute for original language. Conclusion: language is a tool, you can choose not to have it with thousands of reasons, in the end, only for yourself to lose out
dogy 回复 悄悄话 顶一下。比那些下三滥的文章强多了。这才是平心而论。
最后的恐龙 回复 悄悄话 “豆腐”(tofu)应该是源于日文的“TOUFU”,我相信某些中国的名词被用作日语发音的原因,可能是由于八十年代后的日本的经济腾飞的原因。好像也就在那时之后,日本文化也随之疯魔全球,什么日本文、日本餐之类的也随着它的汽车、电器、玩具遍及世界。我相信在不久的某一天,中文会更盛行于这个地球(如果没有天灾的话)!
Freepor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碧叶金阳的评论:
你住哪里? 如今所说的飓风hurricane是从Carribbean Sea or Gulf of Mexico 生成的,而台风一般是来自大西洋西部,就是东南亚一带。
唵啊吽 回复 悄悄话 有趣。谢好文章!!
点点滴滴在心头 回复 悄悄话 悟空孙, 不是去了那遥远的地方取经了么,怎地向国人汇报的东西与学的东西完完全全不同?心不在焉啊,师傅大人也管不了您.....看来,这是个问题
summer_rose 回复 悄悄话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学一点外语没什么坏处吧?又不是中国人放弃中文,全说英语了。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吧?
a_z_0_9 回复 悄悄话 《美国传统词典》关于Ketchup的解释:


The wordketchup exemplifies the types of modifications that can take place in the borrowing process, both in the borrowing of a word and in the borrowing of a substance.The source of our wordketchup may be the Malay word k¶, possibly taken into Malay from the Cantonese dialect of Chinese.K¶, like our word, referred to a kind of sauce, but a sauce without tomatoes;rather, it contained fish brine, herbs, and spices.The sauce seems to have emigrated to Europe by way of sailors,where it was made with locally available ingredients such as the juice of mushrooms or walnuts.At some point, when the juice of tomatoes was first used,ketchup as we know it was born.However, it is important to realize that in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ketchup was a generic term for sauces whose only common ingredient was vinegar. The word is first recorded in English in 1690 in the formcatchup, in 1711 in the formketchup, and in 1730 in the formcatsup. These three spelling variants of a foreign borrowing remain current.
ketchup 这个词显示出在借词过程中的变异, 既发生在借词上又发生物质转借上。ketch up 这个词的来源大约是马来词 kechap , 可能是从中国广东方言变为马来语的。Kechap 也象ketchup一样指一种酱, 但是不含番茄的酱,而是含咸鱼汁、药草和香料。大概是由水手们传到欧洲,在欧洲只能用当地有的调料如蘑菇或胡桃汁制成。当番茄汁初次被被使用时,我们所指的调味番茄酱便产生了。但应注意的是18和19世纪时,ketchup 是表示一般成分只含醋的调料的通用词。 1690年这个词首先以catchup 的形式在英语中出现, 1711年改为ketchup , 1730年又改为catsup 。 这个外来词的三种不同拼法现在都通行



===============================================
看到下面这个,才觉得眼熟。以前贴过?还被批过。大虾们扯吧。咱听。


“Casino”一词指的是赌场,粗看似乎是地道的西方舶来品,发音酷似法语或者意大利文。殊不知,“Casino”竟是福建话的音译。据传,很久以前,移民到美国的福建民工,拿到一点微薄的工资,便在无聊之际,聚众赌博,试试运气。每次开局,都会嚷嚷:“开始了! 开始了!”想不到,阴差阳错地搭给英语一个现代词汇。

北美人吃饭离不开一种简单的佐料——番茄酱,英文是“ketchup”。我刚来加拿大时曾问过学校的教授,为什么“番茄酱”叫“ketchup”,竟无人知晓。原来这又是一个汉语词汇!“ketchup”就是广东话的“茄汁”!
abita 回复 悄悄话 不会吧,这位大虾还没有岔过气来啊。
kggl 回复 悄悄话 tycoon 是广府话 “掌柜”的发音
嘁的咙咚锵 回复 悄悄话 看到下面这个,才觉得眼熟。以前贴过?还被批过。大虾们扯吧。咱听。


“Casino”一词指的是赌场,粗看似乎是地道的西方舶来品,发音酷似法语或者意大利文。殊不知,“Casino”竟是福建话的音译。据传,很久以前,移民到美国的福建民工,拿到一点微薄的工资,便在无聊之际,聚众赌博,试试运气。每次开局,都会嚷嚷:“开始了! 开始了!”想不到,阴差阳错地搭给英语一个现代词汇。

北美人吃饭离不开一种简单的佐料——番茄酱,英文是“ketchup”。我刚来加拿大时曾问过学校的教授,为什么“番茄酱”叫“ketchup”,竟无人知晓。原来这又是一个汉语词汇!“ketchup”就是广东话的“茄汁”!
豆瓣 回复 悄悄话 英语受汉语影响越多,说明英语的包容性越强,也就越有生命力。
碧叶金阳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悟空孙的评论:
本人只知道住得地方每年几次括台风,可电视台从不说括台风,就叫它飓风,而在报道台湾,日本一带的风才叫台风,因为只有在西北太平洋一带才叫台风。至于TYCOON是从日语“大君”来的,是“将军”的一个头衔,中文中的大亨是上海被西化以后才开始用的。
悟空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碧叶金阳的评论:
您开玩笑吧?查查韦氏英语词典(New Webster's dictionary and Thesaurus)
tycoon: great prince fr. Chin
ketchup:fr Chin. tomato sauce 口急 汁可能是“出口转内销。
typhoon:a violent cyclone in the China Sea and around the Philippines ...(fr.Chin dial tai fung, big wingd)
hurricane 是飓风。
碧叶金阳 回复 悄悄话 大款是近几年流行的,tycoon 也是吗?
广东话ketchup叫口急 汁,是从英文音译来的。
台风英文不叫typhoon,叫hurricane.和广东话没有关系。
*孤鹤* 回复 悄悄话 呜呼,哀哉!呜呼,哀哉!华夏将衰,山颓木坏!大学生们为什么不好好学学,不,应该是看看《说文解字》和《周易》呢?为什么不去留意一下古典文化呢?何等灿烂的文明,难道真要毁在我们这一辈的手中吗?再者说,咱们就算是学到吐了血,也超不过人家本土人啊?为何不扬长避短,让这帮还没进化全的黄毛贼见识见识我璀璨的文明?政府有责任,家长的责任更不可推卸,不能怪我们这些孩子。我们只是政府的木偶,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必须做什么,规定考英语我们就必须好好学,别人我不敢说,我一向甚烦英语(注意:不是喜欢,也不是恨,因为英语不配我用这俩词形容它)。我们也是家长的投资,没有好高中就没有好大学,在大学里没有好专业就没有好人生,没有好人生就什么也没有了。家长用心良苦没错,但是他们往往忽略了我们的感受,他们认为给我们交了钱,上了课外班就必须一定以及务必有收获,成绩有提高。呜呼,哀哉!国家要富强,没有英文这把梯子是不行了,可要是为了把梯子,却丢了本钱,即使找到了梯子,爬了上去,却又有什么用呢?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