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09-08-07 15:36:04)
林徽因和梁思成等人的故事,世人皆知。虽然人们对徐志摩的热情津津乐道,对金岳霖的痴情予以惋惜,但基本上都觉得梁思成和林徽因是最般配的一对。《林徽因传》里有个比喻说:“如果用梁思成和林徽因终生痴迷的古建筑来比喻他俩的组合,那么,梁思成就是坚实的基础和梁柱,是宏大的结构和支撑;而林徽因则是那灵动的飞檐,精致的雕刻,镂空的门窗和美丽的阑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09-08-07 15:35:15)
大哲学家一般都是光棍,如柏拉图,休谟,斯密,康德,尼采,叔本华等等。不过他们都不是法国人。法国哲学家的灵感必须由爱情来激励,比如说伏尔泰和萨特。他们的爱情是络绎不绝,而且至为生动。我这里讲的是伏尔泰的故事。
1733年39岁的伏尔泰遇到了27岁的爱茉莉,顿时坠入爱河,写到:为什么我这么晚才见到你呢?在你到来之前,我一直在寻找爱情,可得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当苏联在1991年解体的时候,人们忽然发现它从来就不曾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而是一个用武力支撑起来的多国联合帝国。那么,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对中国也会问同样的问题?”
这是2009年七月十三日金融时报上一片文章的第一句话。这片文章的重要性,不是将来会不会有这样的问题,而是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最终解决一个大国内部民族纠纷的答案。
历史证明,不论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到英国的第二年春天,我去了一趟苏格兰, 游览了爱丁堡,格拉斯考两座城市以及有名的尼斯湖和莱蒙湖。不过,我的目的不在玩,而在“研讨”苏格兰。为什么呢?原因有三。
首先,我写过一篇叫做“苏格兰人如何决定了日本与中国两百年的命运”的文章。在那里,我讲了苏格兰人如何在鸦片战争中担当了英方急先锋的角色,以及他们如何帮助日本实现了现代化,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苏格兰位于英国的北部,占英伦主岛的三分之一。在一七零七年并入大不列颠王国之前,苏格兰是一个很小的独立王国。一八四五年,清人叶子佩制作了以北京为本初子午线的《万国大地全图》[1],成为现存最早由中国人绘制的世界地图。在这张地图上,北京位于世界的中心,日本是天朝边上一个不起眼的小岛,而苏格兰则只能用天涯海角蛮荒之地来形容。如此看来,两个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9-08-07 15:28:44)
一七五零年前后,苏格兰出现了一个文化鼎盛,人才辈出的时期,这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苏格兰启蒙运动。这个运动有两个中心,一个是西部的格拉斯考,一个是东部的爱丁堡。格拉斯考是个工业城,以烟草业为主。从美国弗吉尼亚到格拉斯考的船只,装满了烟草,加工之后再销往欧洲大陆。所以格拉斯考大学的著名人物多在应用技术领域,如发明瓦特蒸汽机的詹姆斯·瓦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欧洲的城市,让我感觉最深的并不是它们的名胜古迹,而是那些三,四层高的,有着几百年历史的一般民宅。高大厚实,随处可见,这些建筑和中国城市里四十年前还比比皆是的低矮单薄的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让我知道欧洲平民几百年前就已经开始享有的富足生活,在二十世纪的后叶,离中国人仍然是相当的遥远。当然,这可以归咎于欧洲君王的大度和中国皇帝的小气。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
[6]
[7]
[8]
[9]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