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影流沫

笔名水影,此名水沫。本博客原创作品,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水沫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今早起来,看见王丹凤过世的消息,享年94岁,也算是长寿。 小燕子穿花衣,每次想到王丹凤,大家都会想起这首歌。以前做过一个王丹凤的帖子,修改整理一下贴上来,以作纪念。 王丹风,风姿绰约,娇俏迷人。她可演悲剧,可演喜剧,可演古代,可演现代。她的电影里我印象最深的是《桃花扇》,秦淮名妓李香君血溅桃花扇的爱情悲剧故事曾经在我的心里千转百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2018-05-01 17:28:51)
老公前些日子老嘟嚷一个词,其利断金。 我问他你干嘛呢?他说他刚看到一句话,父子同心,其利断金,可惜儿子还没有跟他同心。 我家儿子晚熟,小孩子脾气。儿子周末回家的时候,我跟儿子说,你马上要二十岁了。。。 儿子即刻打断我的话,我还没到。 我接着说,你到了二十岁就不再是teenager,要开始成熟了。 儿子还是同一个回答,我还没有二十。 生儿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8-04-28 17:32:27)
1。 四月初,晓青写了一片博文,说她的腰痛得仿佛在受酷刑。其时我也正在疼痛之中,虽然并没有那么疼痛难耐,但是疼得部位是胸部,遂也使我心惊胆战。 晓青紧接着的一篇《遇到乳腺疾病的时候》,直面我的担忧。 我在出国之前查出有乳腺小叶增生,有一个黄豆粒大小的小结节,医生的意见模棱两可,手术可做可不做。因为听说国外看病极其昂贵且不方便,便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0)

今年的春天姗姗来迟,终于在上个周末,我们这个地方也有了春天的模样。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虽然这句诗形容的是雪景,但是真的便是一夜春风,所有的梨花和樱花一起盛开,到处可见白色的粉色的花树,花团锦簇,云蒸霞蔚。 一半的树依旧是光秃秃的枝头荒芜,一半的树已是俏生生的花枝招展,四月,便是一个这样新旧交替、万象更新、春光初现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5)
城头变换大王旗。最近公司合同重新竞标,我们公司输了,新公司走马到任。 对于我们这样的技术人员,其实合同花落谁家并不重要,基本就是谁赢跟谁走。好似乱世之中,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头变换大王旗,小老百姓不过就是换一面旗帜,日子照常。 每次大王旗一变,新政颁布,我们每次换公司,也是得依从新公司的政策。变化的好处是可以提条件,我是一个不喜谈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4)

我最放松的时刻,是一面织毛线,一面看电视剧。 这个织毛线的爱好,从一次严重失眠后开始的。 坐在屏幕前,两只手机械地编织,眼睛和耳朵关注着电视剧的情节,心境有种前所未有的的平静和安宁。 买了很多线团,不停地问家里人,你们要什么,我给你们织。 其实现在这个年月,自己编织已经完全没有必要,无论是金钱还是时间,都太不划算,可是当作一个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8)

今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 这个三月,于我们家有着很特别的意义。 在我们居住的美国北方地区,三月的风,并没有那么温暖,三月的雨,也没有那么柔绵,三月的风光,春意并不浓,但我们家的春天早已悄然降临。这一个月里,我们家共收到四个Offer。撒花,庆祝~~~ 有两个Offer是我的,这虽然也是一件喜事,但并不重要,真正让我开心的是女儿和儿子拿到的Offer。 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2)

有一次,我在中国超市的冷冻柜前挑鱼豆腐时,一个人过来跟我说,你煲汤啊?那儿有油豆腐,比鱼豆腐好吃。 因为素不相识,所以对于她过来跟我说这句话印象深刻。其实,油豆腐我从小就吃,鱼豆腐倒是这些年才开始吃。 我家先生非常喜欢油豆腐,因此油豆腐是我们餐桌上的常客。一般做的比较多的吃法是两种,一是做素什锦,二是烧肉。 素什锦一般我们会放八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2018-03-21 18:39:44)

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红薯,是用炭灰煨熟的。小时候我跟奶奶住在杭州的一个墙门里,所谓墙门就是北方的院子。院子里主要是一栋假三层的青砖楼房,所谓假三层就是实际只有二层,三楼里有些阁楼,但也住了人家。那时我们住在二楼有阳台的一个房间里。楼房前面是一个平房,也住了几户人家。我们家正对面,是一个熨烫衣服的街道生产小组。那里原本并非生产小组,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7)

文字的魅力之一在于可以想象,可以带着我们的心自由飞翔,文艺作品也是如此,而虚拟的网络世界,更是给予想象力一个广袤瑰丽取之不尽的资源平台。 才女子乔说:“青春是那么的遥远,再美好的记忆的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日渐模糊,十七岁那年的夏天,有没有爱情?” 我跟子乔一样,也在脑海里搜寻着自己的十七岁,那一年我的生命里,并没有出现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6)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