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父母对弟弟的婚恋没敢搀和半句话。可对我却唠叨太多。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思
想,在我这里过多的干预,应该要理解为对女儿的偏爱。他们生怕我嫁错了人,
怕别人委屈了自己的女儿。如果还要深究一层原因的话,那就是面子。不能找一个
拿不出手,让人看笑话。父亲自己就曾经做过一次让人难堪的事情。那天他在大街
上看见弟弟的同学,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弟刚上班时还没有自行车。同院隔一门邻居家有五个闺女,其中的老闺女跟大弟
在一个厂子上班。有时看见他一个人在路上走,就跟他打招呼说稍他回去。弟弟那
么大个男孩子让一个女孩儿带着哪好意思呢,一再推脱。那女孩儿就说,那你带
我不就行了吗。所以后来一段时间里,俩人就搭伴上下班。这么招眼的一件事肯定
会引来不少议论,一来二去的,假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亲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甚至又回单位去上班了。
自打父亲手术之后,父母间不再有什么争吵了,家里平静了许多。不管怎么说,父
亲得的是癌症,虽然身体恢复了,但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复发。我们都还记着
当时医生说过的话,因为是急诊手术,没有做保守法切除,癌变细胞未必切除干
净。所以,父亲乐观,但母亲心知肚明,还不能掉以轻心。所以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现在想来,多亏当时单位全力以赴地积极协助,加上母亲和弟弟的悉心照料,父
亲才得以从死亡边缘活回来。其间险象丛生。
我们等着父亲的刀口长合,然后才可以进行化疗。可父亲的伤口总是长不上。据说
是因为有癌,所以长不上。为了父亲的治疗,需要一种白蛋白。但那种药当时异
常缺乏,医院只能按规定少量注射。父亲单位就向地区下属的每一个医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有弟弟陪床,我晚饭后就返回学校了。
当我再次去医院看望父亲时,刚走到医院大门口,就看见弟弟在那里转悠。我以
为他是出来过过风,病室里空气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弟弟看见我来了,急忙迎了
过来,说,“咱爸的化验结果出来了,是癌。”弟弟说话声音很平静,但我当
时就傻眼了,眼泪不由自主地就涌了出来。虽说很少听说到癌症,但至少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结束后,国家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社会在变,每个人的命运也在往好的方向转
变。七七年恢复高考,我多年的大学梦终于得以实现。这在当时可是一件了不起
的大事。逢人问及,父母就会对他们讲,全指挥部七十多人参加考试,就她一个
考上了。都是靠闺女她自己,我们没操一点心,。。。他们以我为骄傲,为荣耀。
在那一时刻,一个灰头土脸的石油工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调到新单位没多久就生了孩子。但这并没有影响母亲在工作中的进取。母亲那
时已经四十岁了,经过那么多年的周折,到了那个年龄,事业心也许已经谈不上了,
但母亲的责任心极强。就是凭的这份责任心,让母亲在中年以后在事业上上了一层
楼。
文革期间,几乎所有单位都在搞运动,或者下农场,没有正常业务运作。而母亲
从六四年参加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工作之后每个季度回家一周,上大学之后寒暑假回家,一年在家里最多也就是一,
两个月的时间。家里发生许多事情我大多不知道,母亲也不是一个喜欢拉家常的人,
更鲜少听到她抱怨什么,无论是家里的事还是外边的事,是工作上的事还是社会
上的事。我也说不好家里的不和谐之音确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只记得那时小
弟已经上日托幼儿园了。有时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和大弟小时候,姥姥还在世,父母还多少有点倚赖,没有全身心地带过我们。
而小弟则是他们一点一滴地亲手带大的。加之中年再得子,他们对小儿子的喜爱甚
至宠爱无以复加。从两个人下班回到家,一看见他时那眼神和表情,就能充分感受
到。用小姨的话说,两个人的眼里都放着光。与母亲之前多年在家里难得见到的笑
脸,完全判若两人。在我和大弟眼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很快地,中学最后一个学期结束了。暑假我一回到家,保姆就不再看孩子了。整个
暑假都是我在家里照看小弟。那时他还不会走路,又在长牙,一不留神就会爬到
窗台去啃石灰台,我就总得爬上床去把他抱过来。我那时候身轻力薄,胳膊没劲
儿,总抱着个胖孩子真的是很吃力。于是我明白为什么保姆只管做饭,不再管孩
子了。那的确是个挺累挺累的力气活。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