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博文
闲话人生(43)我给L总当秘书2010年,海口的L总一定要请我给他当秘书。我与他相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次朋友的聚会上,时任省政府厅级领导的C,向他介绍:“李老师是我的湖北同乡,语文特级教师,原来是武汉华师一附中的,现在农垦中学工作。”当时,他非常热情地与我交谈,希望以后多联系,有时间帮他指导一下儿子的学习。我退休后,他儿子初中毕业考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17)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是杜甫流传千古的名诗《春夜喜雨》的开头。《春夜喜雨》写于唐肃宗上元二年(761)春。杜甫写这首诗时,已经在成都草堂定居两年。他亲自耕作,种菜养花,与农民交往,对春雨之情很深,因而写下了这首描写春夜降雨、润泽万物的充满诗情画意的诗作。现在正值纽约冬季,我住在高层公寓之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话人生(42)君子之交淡如水大约在1993年快到年关时吧,我老伴的一位同乡邀请我们去参加“同乡会”。聚餐时,会议组织者安排一位与我们年龄相仿的同乡在同一桌,还特地介绍说C是省政府的厅级官员,他看了报到名册后,一定要与你们当老师的坐在一起聚一聚、聊一聊。第一次见面,无非是相互自报姓名,留下联系电话,随意聊聊。现在也记不清当时说了些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闲话人生(41)与易中天再次相聚茶约三亚2010年我们老同学与易中天在母校武汉华中师大一附中60周年校庆时相聚。2014年新年前夕,我和海南捧云茶业的老总沈彩钢一起,在三亚如约看望前来参加正和岛新年年会的易中天。得知易中天喜欢品茶,沈总特地准备了他们茶山去年秋季上好的红茶“海南红”及刚刚出锅的绿茶“雨林天香”头采茶。2013年12月30日上午,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4 20:52:14)
《笑谈邂逅之四一生教语文的张必锟先生》补记:我的学生刘锡安看到我的博文后,找出他读高中时写的《张必锟老师》,全文如下:诵读文言文的启示
张必锟先生应赖校长的邀请来我校当顾问,由于班主任李培永老师最近一段时间太忙了,于是他就暂时代我们的语文课。
上课铃一响,在李老师的陪同下,张老师走进教室就微笑地向我们挥手、点头。第一感觉并没什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育随笔(42)《父女相逢在······》1984年,初二下学期上《阅读》课,讲读课文《党费》。初一年级语文孙丽娟老师要求带她们班的学生来观摩,让她的学生看看实验班的学生是怎么上课的。我们找了一个大教室,让她的学生与我的学生坐在一起上课。刚好还有七八个从下面县市来听课的老师,教导处也临时安排来我们班听课。按照教学计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16)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兼听则明,偏信则暗”这个成语通俗易懂,就是“听取多方面的意见,才能明辨是非;听信单方面的话,就分不清是非。”查百度:【出自】汉代王符《潜夫论·明暗》:“君之所以明者,兼听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是故人君通必兼听,则圣日广矣;庸说偏信,则愚日甚矣。”《资治通鉴》唐太宗贞观二年:“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笑谈邂逅之七在新泽西偶遇我的学生大约在七八年前,我和老伴来美国后,住在泽西市女儿家。每天上午十点左右,风和日丽之时,我们就去哈德森河边走一走,然后到PATHExchange车站旁边,一个从河边伸向离岸约五六十米的木板铺的大平台上,那里是来探亲的住在附近的中国老人聚集地,老太婆们在音乐声中欢快地跳着广场舞,老头们就三五成群天南海北地神侃一通。现在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闲话人生(40)章熊先生激励我不断前行第一次与章熊先生见面在洛阳。1983年暑假,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下简称人教社)召开的重点中学语文实验教材工作会议,该社《课程·教材·教法》研究所所长张定远先生主持大会。我在大会发言后,定远先生约我晚上去他下榻的房间深谈。在他那里见到了章熊和张必琨两位先生。有幸聆听语文教育大家的金句名言,受益匪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育随笔(41)《牵牛花》的“生之力”叶圣陶老先生的《牵牛花》,是重点中学语文实验教材《阅读》第三册散文单元的讲读课文《散文二篇》之一。湖北省教育学院教教学法的刘世笃老师,准备带该院中文班和行政班的学员(湖北省各县市中学在职干部和教师)来听课。她约定的时间,按我的教学计划刚好要上散文单元,于是决定一课时讲读《散文二篇》之一《牵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