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博文
回国杂记之十三我在五指山教育局当顾问刚从纽约回武汉不久,就接到几位忘年交朋友从海口打来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海口,大家非常想念。我也非常想念他们,从九十年代初相识,到如今近三十年了。他们当年大多是大学刚毕业不久,正赶上十万人才到海南的大浪潮,都是湖北人,因缘相遇的有一大批,又因大浪淘沙留在海南的不多了。现在有的是老板,有的是公务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说三道四之三也来说说“一刀切”开始说三道四之后,说了“一支笔”,又说了“一把手”,今天就来说说“一刀切”。不成想,上百度一查,解释什么是“一刀切”之后,第一条最新信息是《人民日报》的《治霾不搞一刀切》。真有点像共享单车不小心撞到豪华奔驰车了!好在现代交通法规定各行其道,还是各说各的吧!他是国家喉舌说大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国杂记之十二三十年后再喝早茶 1989年暑假在海南省海口市华侨宾馆,农垦中学赖瑞光校长请我们一家四口喝早茶。 2018年八月底,我们老两口在海口滨海大道满福隆大酒店邀请赖校长夫妇喝早茶。同时还邀请了我们语文组的同事蔡修镇老师。 一晃就快三十年了!岁月不饶人啊,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有缘再相聚,往事历历在目! 结缘海南,始于1985年海南农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教育随笔38即席讲话条理分明1983月10月29日上午,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的陈景润先生在我们的校友罗声雄的陪同下来到华中师大一附中。那天华师一附中正在开运动会,当陈景润和罗声雄两位教授在学校领导陪同下走上运动场边的主席台时,广播中传出播音员无比激动的声音,告诉同学们一个特大喜讯,著名数学家陈景润教授到我们学校来啦!请大家到主席台前面集合,听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回汉杂记之十一一群海南武汉人我们是曾经在海南农垦中学工作到退休的一群武汉人,今年五月中旬相聚在汉口繁华的江汉路。我和老伴常年在中美之间奔波,刚从纽约回汉不久。李国光夫妇现在常住武汉,虽然他们已经持有加拿大的枫叶卡。胡承辉夫妇退休后虽然住海口,但经常在海口---武汉---上海之间往返,也是刚从上海回到武汉。水运生夫妇退休后常住武汉。于是,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说三道四之二“一把手”在哪里?回国后,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了两次医院,第一次是自找的,要求全面体检;第二次是真的病重了,医生决定要我住院治疗。总共住院有二十来天。第一次是检查身体嘛,于是就得等医生一项一项安排,她安排好了,我再一个科室一个科室去看医生做检查。因此有很多时间都呆在病房。那一段时间,武汉市的气温特别高,外边热烘烘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回国杂记之十65届(2)班学友小聚回国不久,就接到老同学X的邀请,她准备请我和严家林、H、Z等几个同学去她家小聚一下。5月18日上午九点,严家林和H开车来接我们老两口,一起去中南民族大学X家。本来从我们家到她家最多只要半小时就可以到的车程,没有想到,早上下了一场暴雨后,通往民族大学的南湖大道堵得一塌糊涂,后来还因一处积水太深过不去了,只好回头改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之一一支笔也能喝去年在美国学会在文学城上发博文,于是开始写自己最熟悉的事情,一篇一篇写的内容虽然不同,但记述的都是中学语文教育教学方面自己的亲身经历,总其名为“教育随笔”。写着写着,感觉有些事情还不能笼统称之为“教育”,就又辟一“闲话人生”,写的还是随笔,但已经超出“教育”范畴。最近从国内回来,写的都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回国杂记之九与朋友相聚东湖水云乡即将离开武汉返回纽约之前,朋友约我下午六点到东湖听涛景区里面的“水云乡”相聚。我非常高兴,欣然前往。因为东湖,曾经是我们这一代人青少年时期的乐园,在那里留下许多令人难忘的回忆!傍晚的东湖,游人很少,开到东湖的还是很久以前就有的14路公交车,终点站还是在东湖风景区大门口,到终点站下车时,只剩下我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15 03:37:41)

回国杂记之八武汉麻将这次回国五个月时间,主要是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检查身体,大部分时间都在武汉,只要有空,就与亲朋好友打武汉麻将,乐此不疲。虽然耽误了不少写作时间,但是也有许多收获。麻将现在是中国的国粹,中国早就有句俗话:“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在观察”,麻将早已成为一种老少皆宜的棋牌游戏,而随着地区差异,麻将的玩法也各有不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