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博文
回国杂记之十四师生小聚话当年回国之前,农垦中学1993年高中毕业的几个学生,在微信中询问我回海口的时间,盼望到时一起聚一聚。四月中旬回到武汉,直到八月底才飞回海口。九月一号下午三点,符文峰、程荣、彭超、林绍童、张德兴等,请我到我家附近的京华城喜喜港式茶餐厅包厢小聚。一见面,聚会召集人、当年班上的生活委员符文峰就解释说,本来还有十几个同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说三道四之六一言堂与群言堂一言堂,本义是指旧时商店表示不二价的匾。比喻义是说领导缺乏民主作风,独断专行,一个人说了算的封建家长制作风。说领导也许就是指那些“居庙堂之高”的“肉食者”。他们在庙堂是不是搞“一言堂”,我们老百姓难以知晓,且不管他,而且谁也管不了他。但是,现在有的家长也喜欢在家搞“一言堂”,俗话说,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9 08:16:23)
教育随笔39心理场2018年1月5日所谓“心理场”,是美国心理学家勒温在1936年把物理学“力场”的概念引入到心理学中的一种提法,简言之,就是在课堂教学中,教师要创造一种使学生敢想敢问敢说的心理环境。勒温的“场论”后来应用到社会心理学问题上。他的团体动力学概念就是场论的应用。正如个人与其环境构成心理场一样,群体与其环境构成社会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8 05:39:48)
说三道四之五一字之师先说“一字之师”这个成语的来历.原来说的是唐朝两个诗人之间发生的故事:郑谷住在袁州,于是齐己带着自己的诗作前去拜见他。诗作中有一首《早梅》写道:“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郑谷看了笑着说:“‘数枝’不能表现出早意来,不如用‘一枝’好。”齐己惊讶不已,不由得整理三衣,恭恭敬敬地向郑谷拜了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闲话人生38怀念陈治平老师2018年3月30日我在纽约惊悉陈治平老师去世,非常悲痛!春节期间,与詹炳椿、汪学莲两位老师微信视频时,还特地请他们二位回学校见到耄耋之年的陈老师时,一定代我祝福他老人家健康长寿,活到一百岁!我在母校读书六年,无缘聆听陈老师的教诲,却在回母校当老师十年期间,与陈老师在语文组朝夕相处,有缘更有幸随时随地得到他的教诲。他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说三道四之四一心不能二用今年年初,在美国,又掉了一颗门牙,不仅说话漏风,尤其难看。回到武汉就急着找牙医。跑了几家私立口腔医院,也走了几家公立口腔医院,最后还是选择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口腔科。科主任陈医生看了之后,让我去找他们科的帅医生,原来以为是他们科最帅的男医生,后来见了,才知道是一位姓帅的漂亮女医生。让她负责给我装假牙。帅医生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回国杂记之十三我在五指山教育局当顾问(修改稿)刚从纽约回武汉不久,就接到几位忘年交朋友从海口打来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海口,大家非常想念。我也非常想念他们,从九十年代初相识,到如今近三十年了。他们当年大多是大学刚毕业不久,正赶上十万人才到海南的大浪潮,都是湖北人,因缘相遇的有一大批,又因大浪淘沙留在海南的不多了。现在有的是老板,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国杂记之十三我在五指山教育局当顾问刚从纽约回武汉不久,就接到几位忘年交朋友从海口打来的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海口,大家非常想念。我也非常想念他们,从九十年代初相识,到如今近三十年了。他们当年大多是大学刚毕业不久,正赶上十万人才到海南的大浪潮,都是湖北人,因缘相遇的有一大批,又因大浪淘沙留在海南的不多了。现在有的是老板,有的是公务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说三道四之三也来说说“一刀切”开始说三道四之后,说了“一支笔”,又说了“一把手”,今天就来说说“一刀切”。不成想,上百度一查,解释什么是“一刀切”之后,第一条最新信息是《人民日报》的《治霾不搞一刀切》。真有点像共享单车不小心撞到豪华奔驰车了!好在现代交通法规定各行其道,还是各说各的吧!他是国家喉舌说大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回国杂记之十二三十年后再喝早茶 1989年暑假在海南省海口市华侨宾馆,农垦中学赖瑞光校长请我们一家四口喝早茶。 2018年八月底,我们老两口在海口滨海大道满福隆大酒店邀请赖校长夫妇喝早茶。同时还邀请了我们语文组的同事蔡修镇老师。 一晃就快三十年了!岁月不饶人啊,我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有缘再相聚,往事历历在目! 结缘海南,始于1985年海南农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