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出国前未听朋友劝告,匆匆忙忙把婚结了。我以为这是命运对我的眷顾,让我在内
心最痛苦时遇到了真爱。却不知,这其实是我更痛苦的后半生的开始。在特殊情况
下结识的一个人,没有充分的接触和了解。这个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当我把他接出国之后就体验到了什么是绝望。如果看别人结婚曾经让我痛不欲生的
话,我自己的婚姻则是让我生不如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86年春,已经留校任教的我被安排带毕业班实习。班上有个非常聪明漂亮的女孩儿,
我们几个带队老师都很喜欢她。于是回来后我们就把她介绍给了师弟。他们交往了
一段时间后还是分了手。一次,师弟在楼道里把我拦住,非要跟我说说话。他好
像对我还没有死心。后来他找到我宿舍。于是我就问他为什么不喜欢那个女孩儿。
师弟只说了一句话,“还是师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87年,行里开始了评定高级经济师。当时行里有经济师职称的人并不多,有资格申
请高级职称的就那么几个人,母亲是其中之一。但省行给的名额也不多。所以还是
有一定的竞争的。母亲倒是也花了不少时间准备资料,写申请报告。可是母亲觉得
这五,六年,因父亲住院陪护和自己做手术休了些假,耽误了一些工作。于是在
报告中加了几句谦虚的客套话,说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母亲手术康复后又回单位上班。这时她已经是退居二线了。
母亲在56年定级22级。一直到粉碎四人帮之后,大约在77年左右才得以提升一级,
但工资只长了一元。因为母亲从省行下来时带着的是天津市6类地区的工资,而廊
坊地区的工资是3类。长工资的时候就顺便把母亲的工资从6类调整到3类。所以实际
到手的工资基本没变。对此母亲跟家里人说了好几次,“2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大弟结婚后四年没有孩子。媳妇多方求医,总算是怀上了。那时也不兴做B超,生
前也不知是男是女。母亲和弟弟都说,无论男女,这个孩子生下来都是地区里的
一大新闻。 亲家在地区还是有些名气的。两个原因。一是因为已经去世的亲家公差点儿当上地区
的领导。二就是因为这家里五个闺女已经生了五个闺女,老大有俩闺女。好像为此
连大弟也跟着受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母亲几十年里身体一直很好。那年寒假快结束时,母亲一早起来就在屋里窝着没出
来吃早点。我在外屋看母亲在床上转来转去地,一会儿弯腰,一会儿曲腿地,就
过去问母亲怎么了。母亲这时已经满头大汗,说话也底气不足似的,“我肚子太
疼了,得上医院。”我马上出来跟父亲说,“我妈得去医院。”父亲赶紧跟单位
打电话要车来接。很快地,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母对弟弟的婚恋没敢搀和半句话。可对我却唠叨太多。父母没有重男轻女的思
想,在我这里过多的干预,应该要理解为对女儿的偏爱。他们生怕我嫁错了人,
怕别人委屈了自己的女儿。如果还要深究一层原因的话,那就是面子。不能找一个
拿不出手,让人看笑话。父亲自己就曾经做过一次让人难堪的事情。那天他在大街
上看见弟弟的同学,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大弟刚上班时还没有自行车。同院隔一门邻居家有五个闺女,其中的老闺女跟大弟
在一个厂子上班。有时看见他一个人在路上走,就跟他打招呼说稍他回去。弟弟那
么大个男孩子让一个女孩儿带着哪好意思呢,一再推脱。那女孩儿就说,那你带
我不就行了吗。所以后来一段时间里,俩人就搭伴上下班。这么招眼的一件事肯定
会引来不少议论,一来二去的,假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亲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甚至又回单位去上班了。
自打父亲手术之后,父母间不再有什么争吵了,家里平静了许多。不管怎么说,父
亲得的是癌症,虽然身体恢复了,但谁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复发。我们都还记着
当时医生说过的话,因为是急诊手术,没有做保守法切除,癌变细胞未必切除干
净。所以,父亲乐观,但母亲心知肚明,还不能掉以轻心。所以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现在想来,多亏当时单位全力以赴地积极协助,加上母亲和弟弟的悉心照料,父
亲才得以从死亡边缘活回来。其间险象丛生。
我们等着父亲的刀口长合,然后才可以进行化疗。可父亲的伤口总是长不上。据说
是因为有癌,所以长不上。为了父亲的治疗,需要一种白蛋白。但那种药当时异
常缺乏,医院只能按规定少量注射。父亲单位就向地区下属的每一个医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