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怀昔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个人资料
荔枝1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家每年订购交响音乐会季票已有20多年,每年有四、五场音乐会。六、七年前,我们注意到音乐厅多了一个开门人。那是在散场时,观众通过自动扶梯来到地下室的停车场,通往停车场有一扇不大的门。那个人就站在那里为人开门。 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戴眼镜,长得高高瘦瘦、脸须剃得干干净净。一件休闲式的西装外套、整洁合身的牛仔裤。脸上是微微的笑容,不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下星期要出门开会,三步并作两步,把这些笔记写完。这才是张鸣《历史的坏脾气》一书的四分之一,先记下来当背景材料。旅行路上继续把书读完。大家过个好周末!(五)人才标准王怀庆,北洋直系将军。他有一个独特的招兵标准,那就是一律招收偏僻乡村的农民。不要城镇居民,不要读过书的,只要脚上有粪、手上有茧的乡民,而且还要挑选脾气老实的。为什么?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去重庆。 我们到达上海后在机场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飞往重庆,所以重庆算是国内第一站,而且只有一天半的时间。大家都累了,打算就近找个悠闲的地方走走看看,一位刚去重庆旅游回来的网友推荐了洪崖洞休闲区。 通常我们回国都避开新造的旅游点。洪崖洞虽然也是一个新景点,但在建造过程中保存了当地传统特色,有吃、有玩、有景、有购物。且这个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谢谢各位耐心跟读,争取早日完成笔记。

(3)中国人能民主吗著名外交家顾维钧曾是袁的外交秘书,他在回忆录中提到自己和袁的一段对话。袁世凯问,“共和国”对当时的中国意味着什么?顾维钧回答,共和的意思就是公众的国家。袁说,中国百姓怎么懂得这个道理?中国女仆打扫屋子时,把垃圾倒在大街上。她只关心自己家里的清洁,大街上再肮脏她也不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张鸣《历史的坏脾气》笔记之二

(2)谁都知道袁世凯
军人,从来都是双刃剑,能成事,也更能败事。现代民主国家都用各种制度手段来限制军人干预政治,文官治军,军人中立。古代中国也是如此–以马上得天下,但不能以马上治之。政权需要武力,但武夫往往是当政者的最大威胁之一。 袁世凯纵容曹锟兵变,让自己有了拒绝南下当总统的借口。但骄兵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我高中里最不喜欢的学科是历史。年轻人,好似就应该只喜爱新的东西,亮闪闪的东西,“古老”的同义词就是“陈旧”和“枯燥”。那时我喜欢数学,常在历史课上做数学题,当然是偷偷地在课桌下面做,为解开一道一道几何证明题而内心振奋,不亦乐乎。忽然听到历史老师说:“荔枝,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意义有哪几点?”我晕头转向地站起来,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去年写过一篇有关加拿大华人小区的博客,描述了我在表姐家做客时的观察。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8575/201608/1212111.html 表姐一家原来住在北边的小镇,为了孩子的高中,几年前搬到多伦多卫星城的一个华人聚集区。现在两个孩子都高中毕业了,他们仍搬回小镇去,今年春天出售了华人小区的房子。 表姐搬走了,我也感到有些失落。在过去的四、五年中,我开车过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7-09-14 06:20:55)

我特别喜欢两种人:老人和孩子。 先说老人。中国有“敬老尊贤”的传统,我这里说的不完全是那个意思--我喜欢和老人交往是超越于“尊”的。 大多中国人习惯把60岁以上的、当了祖父母的、退休的人都称为老人,而我说的老人可能要更老一些,过了70,也许要过了80。我的标准不仅有年龄,还有人生阶段和性情。 从我周围的老人来看,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飓风厄玛肆虐佛州,昨天在网上看到我们去年度假的西南部小岛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昨晚终于整理出来一些照片,趁此怀念一下一个又可爱又好玩的五彩小岛。 *****
我们度假村所在的小岛,和大陆之间只有一条单车道的公路连接,我们每天进出,都要经过中间的另一个更小的渔岛,岛上有个很具特色的小镇,我们称它为“五彩镇”。 小镇很多年前是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7-09-06 06:54:31)

说起童年时的吃食,记忆最深的往往不是饭桌上的大鱼大肉,也不是饭店或筵席上尝到的美食,而是那些路边小店的亲民小吃和点心。
我家在上海一条安静的住宅马路上,且就在小学的斜对面,但经常在放学后约上一个要好同学,绕到更远、更热闹的商业街上去买点心吃。那条街上的小吃点心店几乎一家连一家,每天换一种都吃不过来。不是大排档,而是正正规规的国营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3)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