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怀昔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个人资料
荔枝1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2-08 07:28:10)


自小到大,我所认识和听说的好婆婆,或是人们对好婆婆的定义,大都是她们怎样在生活上善待媳妇,对媳妇怎样的宽容和理解。我的婆婆有点不同,她不在我们身边,我们照顾不了她,她也不能为我们做饭、看孩子。家里很多事情她不能为我们分担,也无法身体力行为我作出什么榜样。但回想起来,她每次来和我们小住,都会给我们留下一些成熟女人的生活智慧,为此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2)

节日来临,照例要为家人亲友置办礼物,但今天写的是一次不同寻常的送礼。 女儿们以前所读的蒙特索利学校,每年十二月要搞和圣诞有关的慈善活动。小女儿八年级那一年,学校决定向当地的“妇女儿童庇护所”(WomenandChildren’sShelter)捐献礼物。 该庇护所为市政府所立,所收容的都是妇女以及她们的未成年孩子。这些妇女,有的是失业的单身母亲,因为没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12-15 06:13:15)

昨夜正酣睡着,突然夏圆用一根圆圆胖胖的手指抵着我的腰说:“快点拿出圆食,否则后果自己负责!”
我大叫一声跳起来,原来是做了一个梦。
赶快去厨房里到处翻,翻出几个圆食来。
哎呀,怎么是方的!撤下撤下,重新来过(出汗了)!
现在不大做烘焙了,不敢多吃甜食,只在节日前做一些,拿出去讨好几个邻居。这是玉桂小面包:
巧克力花生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标题应该是“又老又土又out”,怕太长,省去了几个字。五年前一次回上海,和老邻居兼小学同学晓音(化名)见面吃晚饭,顿感自己的老土和落后,下面一一讲来。
(一)土: 和大部分海外华人一样,每次回国,都想尽量过过美食瘾,多吃一些在国外找不到的正宗家乡菜。晓音在电话里问我爱吃什么,我告诉她,我是个口味很宽的吃货,上海本帮、苏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9)

三月里公司有事,我过境去多伦多。办完公事后,我照例去Yorkville逛逛,这次还去了那里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主要是想看看它的中国展品。 远远地看到ROM,它的现代派玻璃屋顶倾斜出来,遮住了慢车道上的一小片天日,闪闪地反射着四周的高楼大厦。气温很低,布鲁尔街上的行人一个个都缩着脖子、裹紧了外套,迎着寒风低头走路。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闺蜜晴,自从她家搬走后我就不常见到她了。她离我们说远也不很远,开车一个半小时,但毕竟不太方便,于是脸书和伊妹儿就成了我们的惯常交流方式。时间一长,就觉得她成了个虚拟世界的网友,真真假假的,形象都有点模糊起来。上星期我突发奇想,在脸书上对她说:“这样下去不行,感恩节放假,我们出去玩吧,就我们两个,孩子不带,男人不带!” 晴大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早答应过菲儿,一定积极参与文学城妇联的感恩宴活动,但因临时决定节后和女友出门玩三天,耽误了发博客。这才刚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回到家,行李都没打开,就到城里来送菜了。我做的这只菜是典型的感恩节美国菜,它甜中有咸,作为一道副菜来配火鸡最为合适,也可以配烤鸡、猪排等等。它的几种食材–蔓越梅、坚果、苹果、南瓜,都是秋季的传统时令食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我到美国后第一年的感恩节,一个人住在校园内的学生宿舍。除了到校后新结识的同学和宿舍邻居外,我在那个城市没有任何亲戚和朋友。远在麻州的堂姐打电话来说,我为你买机票,你到我这儿来过节。我犹豫了许久,想到我将去她家过圣诞和新年,这样屡次麻烦他们,实在不好意思,就婉言谢绝了。 星期三下了一场薄雪,狂风呼叫了一天。得知宿舍楼下的学生食堂会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2017-11-16 07:03:14)

留学当初,在拿到美国签证后,为我办理留学手续的亲戚立即为我预租了校园学生公寓的房间。她还特地对我说:大学校园是了解美国、和各式族裔交往、建立人际关系的最好场所,也相对安全。 我在美国上了三年的学,读了两所学校,共有过四个室友–两个白人、一个非裔、一个亚裔。我在学校不认识什么人,除了可以提出诸如“不吸烟”等要求外,只能让住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9)

和国内亲戚聊天,他告诉我,儿子明年想买车了,要去拍卖一块上海车牌。
我问他,沪牌目前的价格是多少?他说,已经破9万了。这是官方拍卖价格,最终到手的实际价格可能还要高。 我又问,官方拍卖价和实际价之间的差别,从哪里来?他回答,黄牛啊! 在沪语中,“黄牛”是指的倒卖物资的中介人。我小时候在上海就见过不少黄牛,每次有热门的音乐会、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