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怀昔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个人资料
荔枝1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三月里公司有事,我过境去多伦多。办完公事后,我照例去Yorkville逛逛,这次还去了那里的皇家安大略博物馆(ROM),主要是想看看它的中国展品。 远远地看到ROM,它的现代派玻璃屋顶倾斜出来,遮住了慢车道上的一小片天日,闪闪地反射着四周的高楼大厦。气温很低,布鲁尔街上的行人一个个都缩着脖子、裹紧了外套,迎着寒风低头走路。
(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闺蜜晴,自从她家搬走后我就不常见到她了。她离我们说远也不很远,开车一个半小时,但毕竟不太方便,于是脸书和伊妹儿就成了我们的惯常交流方式。时间一长,就觉得她成了个虚拟世界的网友,真真假假的,形象都有点模糊起来。上星期我突发奇想,在脸书上对她说:“这样下去不行,感恩节放假,我们出去玩吧,就我们两个,孩子不带,男人不带!” 晴大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早答应过菲儿,一定积极参与文学城妇联的感恩宴活动,但因临时决定节后和女友出门玩三天,耽误了发博客。这才刚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回到家,行李都没打开,就到城里来送菜了。我做的这只菜是典型的感恩节美国菜,它甜中有咸,作为一道副菜来配火鸡最为合适,也可以配烤鸡、猪排等等。它的几种食材–蔓越梅、坚果、苹果、南瓜,都是秋季的传统时令食品。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我到美国后第一年的感恩节,一个人住在校园内的学生宿舍。除了到校后新结识的同学和宿舍邻居外,我在那个城市没有任何亲戚和朋友。远在麻州的堂姐打电话来说,我为你买机票,你到我这儿来过节。我犹豫了许久,想到我将去她家过圣诞和新年,这样屡次麻烦他们,实在不好意思,就婉言谢绝了。 星期三下了一场薄雪,狂风呼叫了一天。得知宿舍楼下的学生食堂会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1)
(2017-11-16 07:03:14)

留学当初,在拿到美国签证后,为我办理留学手续的亲戚立即为我预租了校园学生公寓的房间。她还特地对我说:大学校园是了解美国、和各式族裔交往、建立人际关系的最好场所,也相对安全。 我在美国上了三年的学,读了两所学校,共有过四个室友–两个白人、一个非裔、一个亚裔。我在学校不认识什么人,除了可以提出诸如“不吸烟”等要求外,只能让住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9)

和国内亲戚聊天,他告诉我,儿子明年想买车了,要去拍卖一块上海车牌。
我问他,沪牌目前的价格是多少?他说,已经破9万了。这是官方拍卖价格,最终到手的实际价格可能还要高。 我又问,官方拍卖价和实际价之间的差别,从哪里来?他回答,黄牛啊! 在沪语中,“黄牛”是指的倒卖物资的中介人。我小时候在上海就见过不少黄牛,每次有热门的音乐会、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为什么说我不具备理工女的优点呢,很简单,就因为我不是个理工女。这个因果关系倒过来也成立。 记得网友农家苦写过一篇幽默博客,例举了理工女的优秀特质。我读后大为震撼,一夜都没睡好觉。我认真反省,把那些优点和自己的个性逐一加以对照--我一个都没有哇!有几项我也许搭了一点边,但那也是步入中年以后,年轻时我真的没有理工女的任何优点! 其实把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9)
(2017-10-31 06:54:19)

今天万圣节,写个灵异故事来凑个兴。 失踪两小时
(小说)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大约十岁,一个人坐火车去祖母家过暑假。那是一辆慢车,速度慢不说,还每站都停,站与站之间也停。这样走走停停,等我吃完了一小袋炒花生,也到了祖母的小镇。这是不是可能,我现在说不准了,但时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再说我那时年龄还小,印象有些模糊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我家所住的卫星小城和我上班的大城之间,有很大一片森林和农地。从大城下班回家,离开了高速后,还得在县级道路上开车近10分钟,方可到达我的住处。这条名为“八号县道”的路,两边基本上也都是农场和树林,白天是美好的田园风景,郁郁葱葱、牛肥马壮,晚上则是漆黑一片,只有自己孤寂的车灯在前方指引着我回家。
八号县道边上有一家占地60英亩的农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2017-10-16 07:14:35)

今天(10月16日)是“全国上司节”。我所在的公司早已正式取消了“上司节”,明文规定不准给上司送礼,但这并不妨碍我来写写我的顶头上司,我的“鲍丝”。 一个人的工作总体上满意不满意,和顶头鲍丝是有很大关系的。我的鲍丝,我给他打80分。他是部门头头,我直接向他汇报。这个人虽然是领导,但温文儒雅,和言悦色;至于领导方式,他采用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