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怀昔

在未知的旅途中发现未知的自己
个人资料
荔枝100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9-14 06:20:55)

我特别喜欢两种人:老人和孩子。 先说老人。中国有“敬老尊贤”的传统,我这里说的不完全是那个意思--我喜欢和老人交往是超越于“尊”的。 大多中国人习惯把60岁以上的、当了祖父母的、退休的人都称为老人,而我说的老人可能要更老一些,过了70,也许要过了80。我的标准不仅有年龄,还有人生阶段和性情。 从我周围的老人来看,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飓风厄玛肆虐佛州,昨天在网上看到我们去年度假的西南部小岛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昨晚终于整理出来一些照片,趁此怀念一下一个又可爱又好玩的五彩小岛。 *****
我们度假村所在的小岛,和大陆之间只有一条单车道的公路连接,我们每天进出,都要经过中间的另一个更小的渔岛,岛上有个很具特色的小镇,我们称它为“五彩镇”。 小镇很多年前是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7-09-06 06:54:31)

说起童年时的吃食,记忆最深的往往不是饭桌上的大鱼大肉,也不是饭店或筵席上尝到的美食,而是那些路边小店的亲民小吃和点心。
我家在上海一条安静的住宅马路上,且就在小学的斜对面,但经常在放学后约上一个要好同学,绕到更远、更热闹的商业街上去买点心吃。那条街上的小吃点心店几乎一家连一家,每天换一种都吃不过来。不是大排档,而是正正规规的国营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3)

一个夏季就这样轰轰烈烈地过去了:阳光、湖水、新鲜空气;苍郁的绿色、五彩缤纷的花园;度假、户外活动、亲友聚会……一切都开始渐渐平息下来。我总是把每年九月看作“新年伊始”,它也是女儿们拔高、长大的一个里程碑。 大女儿快满19岁了,即将读大三。因为在小学里跳了一级,她离家上大学时17岁还不到。再能干、独立的孩子,第一次远离父母时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上星期的新闻时事让我郁闷了一阵,我有关心国家大事的习惯,回避不了负面新闻。昨天在赫芬顿看到一篇正面的故事,写出来轻松一下。 德国南部的巴伐利亚有个Wunsiedel小城,埋葬着二战期间纳粹大佬赫斯(AdolfHess)。赫斯是希特勒的秘书,也是他的心腹和助手,被希特勒指定为继承人。二战后,他被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终身监禁,在柏林军事监狱的小别墅里度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星期六出外,在车里听到夏洛特城发生的种族仇视冲突事件和驱车撞人案,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这个集会是什么性质?接下去的问题是:参加抗议的是些什么人,他们为什么去夏洛特城集会?当晚搜了一些网上资料,下面就写写这个集会的背景,权当学习知识,为自己科普一下。
李将军
该集会和一个美国历史人物–李将军(RobertE.Lee)有关。李将军是美国南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17-08-08 07:08:49)

今年夏天,因为先生的公司正在改组合并过程中,特别忙,他主动把自己的假期一拆为二。加上大女儿在我们居住的城市实习,我们不忍心把里里外外一个家丢给她太长时间,于是就不能走远。 我到美国后一直居住在五大湖区,走到哪儿都离水不远,因此一向对玩船族的生活方式有很大的好奇心。今夏,老公的大学好友哈瑞(我以前写过他,就是30多岁发心脏病的那个)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7-08-01 07:12:10)

我常想,我们为什么读书?为什么鼓励孩子多读书?文学有“用”吗?如果你问别人:有哪个文艺作品改变了你人生观,甚至改变了你的一生,回答大都是某一本书、某一部文学作品,而很少会是一部电影或电视剧。 我年轻时曾啃过莎士比亚;在美国读书时,为了练胆子、练口辞,还参加过学生会组织的莎剧演出;女儿们从七年级开始学习莎剧,我也跟她们一起读&hel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2)

我从小就喜欢桥,直到现在,每到一个城市还是情不自禁被各种桥梁吸引住。也许是因为桥的向上飞跃的形状、彩虹般的弧度,以及它们下面的流动的河水,设计得好的桥是城市里最美、最有魅力的建筑。而且,桥是用来走车、走人的,所以也是最日常的城市元素。我来写写上海的桥。
下面这张是我从东方明珠塔上拍下来的,苏州河口:
由于篇幅关系,这篇我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人真是奇怪,总是向往着更方便、更快捷的交通工具,但一旦有了新的,又怀念起旧的,千方百计地要去保存、欣赏和体验那些过时的车船。最典型的就是火车了,特别是蒸汽机车,是多少人心中缅怀的交通工具,和童年、少年、青年时代的回忆联系在一起。 (小镇上) 有时我会怀念骑自行车的日子。我初中学会了骑车,那是表姐教的,不知摔了多少次,把她的车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