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秋天的时候我又回到国内。这次一待就是11个星期。我想尽量陪母亲多待些日子。

这么多年里形成了一个习惯,每次回国都要采购很多物品带回去,能带多少斤行李
就买多少东西。就连从不张嘴要东西的母亲,每次也都是说,“哪怕就是买点简
单的,反正是从国外带回来的。”中国发展这么快,尤其这十来年,国内什么都有,
而且人们也越来越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父亲没了。母亲的生活便完全变了样。 客气了一辈子的母亲,跟保姆也是客客气气地。跟外人说起来,从来不说家里请了
个保姆,而是说,家里有个帮忙的,以表示对人家的尊重。明明是花了钱的,心里
头却老是觉得欠人家的情似的。老是打发人家早点回家吧。我说,
“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个样子,你是主人,即便保姆是客人,那也是客随主变。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马上就要走了。父亲没了,辞职的事情就不那么迫切了。而且我跟母亲说到辞职
一事时,母亲还极力反对。 母亲从多老早就开始反感请保姆。她接受这个现实实属无奈。
父亲去世一周后我返回自己家。我没有那么多假。我跟母亲说,过四个月,秋天时
我一定,回来,多待些日子陪你。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不可否认,我们犯了两个决定性的错误。一是对母亲隐瞒父亲的病情,二是 没有从一开始就让父亲自己,或者母亲来决定治疗方法,选择治疗方案。 隐瞒的结果是,母亲没有持候一天重病的父亲。这在母亲内心深处留下的是何等的
悔恨和自责,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外人看上去好像是母亲对父亲的无情,有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回来两个星期后的那个晚上,我又试探地跟母亲说:“我爸这几天好像不太好,
要不明天去医院看看去?”
母亲这次没有回避:“嗯,我今天也在想着说明天去医院呢。”母亲可能经过这么
多天的等待自己也预感到了什么。
转天早上,当我们把母亲送到医院时,父亲正处于昏睡状态。
母亲坐在床边大声地喊,“是我,你怎么样啊。是我!&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以为我还有很多时间扶持父亲,可以尊从父愿一直留在他的身边尽孝。只可惜,
当我回到家才发现,我回去太晚了。
我到家之后就急忙赶去医院见父亲。我在去医院的路上,家里就已经打电话到医院,
叔叔正在医院陪床。告诉他,女儿马上就到了。父亲就一直扭着头看着门的方向。
当我出现在门口的那一瞬间,父亲张开嘴出不来声地大哭起来。看着父亲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父亲住院,出院这些天似乎家里发生很多事。
母亲这些年跟父亲的唠叨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一种生活方式,可能连她自己
都已经无法意识到,这对他们两个人的晚年生活是致命的危害。
都说没有受不了的罪,只有享不了的福。这话似乎用在我的父母身上也不过分。
在那些紧衣节食的年代里,父母平平静静地走过许多年。但是,在越来越富余的
这些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11-06 17:20:28)

我跟父亲还通了几次话,听父亲声音跟以前没有任何变化。查资料说,肺癌病人到
了晚期有咳血,声带嘶哑等症状。但父亲没有这些症状,他说话底气还很好,甚至
比之前还好。这更让我确信,父亲的癌症没有那么严重,至少还不是晚期。
但是后来有一次父亲在电话里跟我说,“你把工作辞了吧,回来陪我,过日子的花
销从家里拿。”而且还加重语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月份的一天,母亲来电话说,父亲又进医院了。 父亲每次住院都回来了。所以母亲一开始并不担心。母亲给我打电
话,着重也不是告诉我父亲住院,而是让我知道家里又剩她一个人了。她想找人说
说话。
父亲的脑梗应该跟挨撞没直接关系。但是我觉得厄运的确是从那天开始的。
虽然母亲说无大碍,我放心不下,还是给大弟打了电话。而大弟正想告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3年的夏天,如父亲所愿,我把女儿带回来了。跟每次回去一样,无论去哪里母亲都
让父亲跟着我们。父亲精神气还是那么好,一说出门兴致还是特别高,还是蹬着他
那个三轮车。我和女儿一路跟着走,把买回的东西放在他的车上。
我们回来没多久。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在一个酒店的出入口处,我被一辆急冲出来
的汽车差点儿撞倒。经过这样一个惊吓后,我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