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我多次听父母说,“现在生活的有点悲观了。”因为大半辈子的时光已经过去了,
生命留给他们的时间似乎只用手指就可以数出来了,感叹时间在飞快地流逝。每当
快过年的时候我给家里打电话,母亲就说,“又过了一年。这日子过得太快了!”
他们身边的老同事也在一个个地离去。整个宿舍楼里的老人越来越少了。
有一次父亲陪我出去办事,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06年做加工代理这一年我回国两次,总共待了六个月零一天。这是我从三岁上幼儿
园以来在家里待得时间最长的一年。之前带孩子回去,所有的人都是在忙孩子,大人
们都顾不上坐下来说说话。现在,不出去办事的话,家里就只有我和父母三个人。
父亲有他自己的活动内容,基本上雷打不动。剩下我和母亲两人时,母亲开始跟
我说点闲话,聊点闲天儿了。记忆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与母亲完全相反,父亲是能出去就不在家待着。
父亲是从国外回去之后才办的退休。因为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他享受离休待遇。
单位里有专门负责离退休老干部的部门。省里也每年都拨专款给老人们作为活动经
费,其中包括组织各种适合老年人的比赛,还有旅游。父亲是参加各种活动的最积
极分子。球赛他是主力,参加比赛得的奖还有比赛穿的衣帽家里一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母亲是出国前办理了退休手续。本来她还是可以再干些日子的。但她的腿摔伤以后就
没怎么上班,索性就退了。
她曾经的老上级,后来的市领导跟她说,“你的出身,加上女儿的海外身份,适
合到政协工作。”但母亲不再想抛头露面了。
母亲最后的二十几年过的是足不出户的日子。尤其是住进了最后那个公寓楼后,
每年除了体检,就没再出过楼。就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自从我自己当了妈,母亲就开始把我当小孩子了。总是对我不放心。总是叮嘱我别
把孩子丢了。在国内总是不让我一个人出门。怕我办不成事,怕我被人骗,怕我遇
危险。
7,8岁时我一个人在街上逛时母亲可能都没有那样地担心过我,也没有叮嘱过我。
也许那时实在是太安全了,人们根本没有忧患意识。现在,她把我的身份整个颠倒
过来了。而且,在后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一直都希望有个女儿,还没结婚的时候就想,想了十多年。我甚至想过去抱养一
个女孩,所有的人都反对。但是女儿真的到来却完全是个意外。与第一次一样,我
又被迫怀孕了,还先兆流产。我怕生出残疾儿。而且在一个朝不保夕,毫无安全感
的婚姻下,多个孩子多层罪。我想立马做掉。但医生劝我留着。因为B超和验血各项
指标都正常。
其实我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硬是把这么烂的个剧给看完了,就是想知道它怎么收尾,还能烂到什么程度. 整个剧没看出多少建设新疆的艰苦.就看怎么纠结孩子了.好象一群女人去了就是 为了创造家庭悲剧去了. 剧中所有家庭,依悲惨指数排列: 大风家,不能生孩子非生,大人孩子全死了; 玉兰家,自己生的孩子被收养的孩子领去玩淹死了,收养的孩子好好地突然跟她反目了; 二曼家,男人新婚夜才发现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98年开始,小弟一边在银行上班一边开始做点生意。他先是开了一个手机店,让哥
帮忙打理,嫂子给管帐。生意倒是没费什么周折就做起来了,因为那时手机已经开
始流行。小弟还是有些前瞻眼光的。但是跟哥嫂之间发生些不愉快。主要是他们
没提前跟小弟打招呼就动用了店里的钱。小弟一开始就说给大弟发工资,但大弟觉
得从弟弟那里拿工资等于给弟弟打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母亲是个极好面子的人。可是三个孩子的婚姻没有一个是称心如意的。母亲先是担心
大弟,后来又担心我。虽然她知道我们都过得不太好,但至少都还在维持着。到是
小弟的婚姻看上去还算平静,顺风顺水的没有磕绊。没想到他却离了。用母亲自己
的话说,“他到快当。”当初大弟的婚姻濒临解体时我曾经给大弟写过一封信,地
址写的是父母家,让他们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小弟赶上了好时代。该上学的时候有学上,一天也没有被耽误。他的聪明也是尽人
皆知,就是在学校里不招老师待见。因为他太淘,因为他人缘太好。他不是班长,但
他比老师还有号召力。如果他不喜欢老师组织的活动而另做主张,身后准有一群小
屁孩儿跟着,他也不怕得罪老师。老师拿他没办法,就在考试成绩上做文章,惩
罚他。一次我回家探亲,母亲非常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