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等青云呱呱落地时,青云的母亲已经精疲力尽了。根本没有奶水,家里急得乱成一团,还是青云奶奶的主意,决定登报找奶妈。赶上了登当天的新民晚报,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来应征了。 她才二十二岁,住在苏州农村,有一个五个月大的儿子,丈夫有病在家,为了赚钱养家,她决定让儿子断奶,从苏州来到上海,准备做奶妈。
她叫“金兰”,长得白白净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庭成员的变动,迫使每个現有家庭成员都要做出调整。何况是家庭最主要的人员之一--母亲的变换。
家庭像是一个身体,当主要器官需要更换时身体会做出反应,排斥的抗体也会随之产生。 先是青云外婆必须回老家了,女婿要接新人了,前妻的母亲还不走是说不过去的。尽管女婿之前承诺再三,一定把无依靠的岳母当亲娘一样对待,一定养老送终。但是当面对实际情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班才两周,周一,刚上班就发现有份早餐放在我办公桌上,我傻傻地想可能是公司发的早餐吧。因为早上离家太早根本顾不上吃早餐,也都是随便抓点饼干,有时带一两片面包,早餐就算解决了。有好吃的早餐当然是更开心了。第一两天,我沒想就欣然吃了早餐,还觉得美滋滋的,心想公司好棒好贴心。 出于好奇,我问了一圈都说没有早餐。送早餐快连续一周了,到了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我住的地方到福乐公司挺远的,我又是开车新手,觉得每天在路上化好多时间。结果上班没几天就了解到公司有中巴和面包车,在洛杉矶好几个地方接员工上下班。我太开心了,马上就登记,请求坐公司班车。公司规定早上7:30上班,下午4:30下班,公司的班车早上6:00出发,我一定要在早上5:30出门,开车15分钟,到班车地点,把自己的车停好,然后上公司的班车。当然上车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记得第一天上班,人亊部的经理将我带到福乐公司C楼的四楼,那里是CAD软件开发科,属于电脑工程信息管理部。我有自己的办公室,从办公室的大窗口可以看到外面一望无际的草坪,室内L型的办公桌上17吋双屏幕的电脑工作站,两个新的椅子,两个靠墙的书架,办公桌上摆满了各种文具,各种筆、纸,记事本、草稿纸、透明胶带,擦字液,我能想到的和没想到的都有了,一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青云在邻居家好不容易等到晩上八点半了,急急想见新妈的心情也此起彼伏,总祘等到家里的保姆过来接青云兄妹回家了。可保姆却让青云和哥哥快速地洗漱,早早地进房间睡觉。青云家有两间卧室,一个带餐桌的厨房,和一个独用的厕所。在那个年代,厨房中有煤气灶,厕所间有抽水马桶,还有两间卧房,算是很不错的居住条件了。
青云爸爸和新妈一个房间,青云和哥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娘子来了!“,“快看,新娘子来了!”。尽管青云的父亲想极低调地迎娶新娘,新娘到了的消息还是象风一样吹过整个弄堂,阿姨们相传着、老人议论着,小孩相拥着,都想第一个目睹新娘的容颜。各种猜测,各种碎语,也免不了夹在老人小孩的议论中接踵而来。
在五、六十年代的弄堂生活,一家有事,全弄知晓。五、六十年代的人结婚,哪像现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从福乐面试后回来的第二天,一回到餐馆,就急急地告诉老板,我要走了,请他找人替我。老板花了一周的时间找到了两个人来代替我一个人的工作。那周我觉得时间特别的慢长,我一天都不想在餐馆待了,有太多的事情要做,英语和编程都有待复习和提高,还要买车,学车,考驾照....
餐馆老板跟我说,你跳出苦海了,其实我真的没有觉得在餐馆有那么苦,与农村插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88年元月,我在洛杉矶,托伦斯城市的一家中餐馆打工。每天下午3:00至5:00是餐馆打工者的午饭和休息时间,餐馆隔壁有家店有书报亭,我常在休息的时候去那个书报亭翻一下当天的报纸。有一天正好看到福乐公司的广告,说要招聘具有熟悉卡尔马CAD软件会DDM编程能力的人。那正是我的专长啊,我心里一阵激动,一个强烈的愿望油然而生。我想去试一试!当晚我就准备了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987年,作为GE-美国通用电器公司,卡尔马分公司中国华东地区負责人,我被派往美国,加州圣荷西,当时卡尔马公司的总部就座落在圣荷西。去学习有关塑料模型工程的CAD软件包,这个软件包才刚刚完成。为了将这个软件包能在中国国内推广,一方面总部设计人员要了解中国的塑料模型设计特点,二来希望能立马占领中国市场,当时国内基本上没有人着手这方面的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