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人

讲文明,讲礼貌,爱艺术,谈幽默
(个人版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复制)
个人资料
越吃越蒙山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直觉是什么呢?直觉就是一种本能,是大脑神经元中存在的信仰。按牛津辞典中的解释,直觉是一种能立即明了认知的能力,而不用下意识地去判断证实。那么这种大脑神经元中的信仰是怎么来的呢?我猜它们是来自一种积累,一种既有可能是这个大脑本身得到的感知积累,也有可能是来自通过基因传带而至的前辈祖先的感知积累。 大脑的概念抽象化是在接受和认知这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在分析问题认识事物的过程中,遵循一定的逻辑原则无疑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现实生活中,逻辑思辨能力强的人会比这方面混沌不清的人更容易取得成功,这是公认的事实。但是,这其中有两个引论,是应该引起我们注意的,不然的话盲目自信,还是会让人钻进牛角尖里。 这里的第一个说法是,人的逻辑不是没有缺陷的。即便是我们人类思考问题的出发原点,那些两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走就是一个多月,这下今年院子的精致度肯定比不上往年了。但我对自己的手艺还是满意的,好像是有一点这方面的天份,当年要是去搞雕塑,没准能出一个中国的罗丹。这颗直径三四米的杉树,凭目测就能剪得这么有型。不得不自赞一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中外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相通的东西,当然相通中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比如,都有预测祸福的营生,西方的是看水晶球看星象,中国的是用罗盘看风水,或者卜卦测字。另外,西人爱看手相,中国人以前爱看面相。这里面各自都有其深奥的的理论,都挺玄妙的,让你听了信也不是不信也不是。比如说看手相,我以前看到有书中说,通惯手一般来说是白痴的特征。这在我身上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上周末,白宫记者联谊会按惯例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晚宴。和媒体一直不和的川总知道在这种场合,他定是嘲笑的对象,就和上次一样,跑到别处发动群众去了。果不其然,主角的缺席使得场面变得轻狂。我看了被主办方请来的女演员即席表演的视频,感觉是大庭广众之下,低俗的词太多,太贴身太露骨,过份了。 由于有相关法律的约束再加上行业规矩的自律,以往北美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18-04-26 10:01:48)
讲一个笑话吧,这笑话有点色情,我就写成英文了。反正那是蛮夷的语言,低俗点不影响山人的声誉哈。 Seemsmoreandmoreuncertaintiescomingupthosedaysaroundtheworld,thatreallybothersJapanesePrimerAbebeverymuch.Togetthetiewithhisoldfriendtightened,MrAbebeinvitedMrDump,thepresidentofthesuperpowercountry,tohaveacasualvisittoTokyo.MrAbebeisanintriguingandsavvyman,heknowsquitewellwhatMrDump’stas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4-18 10:45:58)

(对外在世界的认知之十七) 差不多是在二十年前,千禧年快要到来的时候,那时的当红影星朱迪.福斯特主演了一部科幻片《接触》。说实话,朱迪在这部影片里的表现有点差强人意,没能达到她在《沉默的羔羊》里那种惹人回味的水平。但这个电影给我留下的印象还是挺深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它讲了一个宇宙文明不断轮回的故事,看完后我当时真的有脑洞大开的感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8-04-16 07:53:14)
(对外在世界的认知之十六) 四月的多伦多,灰色的天空中刷刷地下着冰雨。我坐在壁炉边,看着窗外树枝上闪着亮光的冰挂,脑子里又开始凝晰出那些难以理出头绪的想法。 科学发展到二十一世纪,已经是非常的艰深非常的难以理解了。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大众的我们,要想弄明白人类文明前进的方向,恐怕只有相信那些天才的判断和解释了。当然,身为从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对外在世界的认知之十五) 那么,你不看的时候,月亮到底在不在那里呢? 爱因斯坦和波多尔斯基还有罗森(EPR)三人,在1935年发表了发表了一篇质疑量子力学完备性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他们提出了定域实在论(LocalityandRealism)假设。地域的意思是说,物体的属性只能受相邻区域发生的事件影响,遥远区域的事件不能以超光速影响本地物体,反之亦然。实在论的意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对外在世界的认知之十四) 有史料记载,拿破仑在远征埃及的时候,带了不少专业英才随军前行。据说在艰苦的行军途中,拿破仑曾发过这样一条指令:让学者和骡子走在中间。后来有的历史学家就把这当作拿破仑体桖爱护有用的牲口和知识分子的证据。当时法国著名数学家拉普拉斯,好像也是有幸走在骡子的后边众多学者中的一员。这个拉普拉斯即很理性又很敢想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