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t

听一段文字,
听一首歌...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怀念·月光〕史铁生/润物/暗夜之声

(2019-06-16 17:34:24) 下一个

 

《秋天的怀念》 文:史铁生  诵:润物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群雁,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把手里的东西抛向四周的墙壁。每当这个时候,母亲就悄悄地躲起来,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的动静。当一切都恢复了自然,她又悄悄地进来,走到我的身边说:“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你出去走走。” “不,我不去!” 我狠命地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活着还有什么用!” 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们娘儿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的活,好好儿的活……”

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母亲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常常肝疼得整宿整宿翻来覆去地睡不了觉。

秋天到了,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唰唰啦啦”地飘落着。母亲进来了,走到我的身边说:“北海的菊花都开了,我推你去看看吧。” 母亲那憔悴的脸上现出央求般的神色。“什么时候?” “你要是愿意,就明天?” “好吧,就明天。” 她高兴得一会坐下,一会站起:拉着我的手絮絮叨叨地说着:“你还还记得你小时候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跳着,一脚踩扁一个……一……” 她忽然不说话了。对于“跑”“跳”和“踩”这一类字眼儿,她比我还敏感。话还没有说完,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邻居小伙子们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一生艰难的生活。别人告诉我,在她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着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质朴、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坚强,我仿佛又看到了母亲的身影,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们俩在一块儿,要好好儿的活,要好好儿的活……

《如果这月光照亮你》 文:史铁生  诵:暗夜之声

月亮升起来,照亮现在和过去、眺望和梦想。

如果这月光照亮你,如果我们相距的足够近,你的影像映入我的眼帘,这就是:现实。

如果这月光照亮过你,如今我们相距已足够远,但你的影像仍飘荡在茫茫宇宙,这就是:过去。

如果这南方的月光下只剩下我,但我的意识超越光速,我以心灵的目光向沉沉夜空追踪你北方的影像,这就是:眺望。

如果现实已成为过去,如果过去永远现实,一个被忽略的欲望在没有地点的时间或抹杀了时间的地点,如果追上了你飘离的影像,那就是: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51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心的影子' 的评论 :
是啊,这世上,时间是最冷静的旁观者了,永远是平静的面孔,永远说着一个单词:滴答,滴答。我们每天在跑着步,当我们跑快了,时间会在后面提醒我们,当我们跑慢了,时间会在前面等着我们。我们的每一步,都在时间的书页上写下了脚步。正像老狼所唱的:“有一天孩子们问我,那本书写的是什么?” 我们怎么回答呢?“那一天落山风吹过海洋,那呜咽声仿佛少年泪光,有多少人会打开窗,痴痴地望着那遥远的月亮。”....
花心的影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51t' 的评论 :

等有一天说够了,深藏够了,就还给时间了,因为新的时间带着太阳的热烈带着月亮的新喜来到每一天的早晨。有一天终于不需再说了,也就分享够了,就还给过去了,因为开始走的不再是只是思想还有物质世界里的现实的脚步。

祝您一切都好顺都好运吧!~~~
51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心的影子' 的评论 :
是啊,文为心声,走心的文字自是感人。从心底流出的文字,是为了分享吗?不是,是为了深藏。人们常说,触景生情,大概是说为某种景色所触动而生出情愫来,在现今这个信息爆炸的年代,“触”或“不触”都是可以生情的。“一草一木总关情”,那一草一木,只要在心头一掠,那些个鸟语花香,那些个心悦心伤,就又历历在目了。
花心的影子 回复 悄悄话 问好51老师!:)~~

简单的语言最具凝聚力,就像您说的,直击心灵,震撼人心!第一篇真悲,人活着总会有那么几次悲痛的经历吧。
第二篇月光写的很深刻,谢谢好文!

作家们都是喜欢独立思考的人们吧。走进心灵,写出心声,产生共鸣。怀旧过去,憧憬未来,继续活着还要继续美好地活着,还有希望因为有过美好的过去,还有憧憬因为有着现实的人生,还要暸望因为还可以有梦想的萌芽,人的心灵是力量的源泉,人的心灵是美好的源泉。~~
祝好!:)
51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了!史铁生的文字有一种隽永的忧郁,以及永不放弃的坚持。读他的文章,就像走在碎石铺成的路上,时不时会硌脚,痛一下,这种痛,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好感人的文章,令人难过,欣赏了,平安是福。
51t 回复 悄悄话 把两篇史铁生的短文并在一起。

第一篇是怀念母亲的,文字不多,围绕着去北海描述,母亲的动人形象栩栩如生,如在眼前,那是艰难度过一生临咽气时还牵挂着可怜的儿女的普通的母亲,每当读到“她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时,我的眼眶里就盈满了泪水,就是这种平实的语句,却有着锤击人心的力量。

第二篇是和月亮谈心的,南方的山,北方的水,都在月光的抚慰下不平静的呼吸和跳跃着。能听到山的沉重的呼吸吗,能看到海的震颤的跳跃吗?在漫山漫野的月光下,影像飘荡着,靠近着,追踪着,也远离着。在月光的指引下,翻过那座山,就是海吗?循着海滩的脚印,还能回到山谷里那湾泛着银光的山泉吗?问山,山无言,问水,水不语,那就问问影像吧,影像抿着嘴,笑一笑,渐渐隐去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