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真相与和解(TruthandReconciliation)最近义务做奖学金评委,评审了一百份申请(详情见第一次做奖学金评委),一些申请人在个人陈述中对真相与和解这个话题的关注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加上近期我儿子们中小学的课程也涵盖了这方面的内容,所以想来聊聊这个话题。先介绍一点背景知识。从十九世纪七十年代起,加拿大政府的印第安事务部开始出资建立原住民寄宿学校系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十多前我和劳拉做同一个项目,由于负责不同的模块,我们交往并不多。我知道她那时是个单亲妈妈,总是行色匆匆地,应该很忙。2011年10月,她在公司内部换了一份工作,我临时接手她的工作。交接时,她主动问我知不知道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我刚摇头,她就迫不及待地开始讲。2011年春天,劳拉和闺蜜一起坐邮轮去南美度假。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小学开始就要好。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小时候最喜欢听爸爸讲他小时侯和我们有记忆前的事情,我们常常围坐在饭桌前,或是夏天乘凉时围着爸爸的竹躺椅,饶有兴趣地听,不时地提问和发表评论。现在想来那是最美好的亲子时间,有些事情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忆犹新。爷爷的爸爸是个穷秀才,没留下什么产业。爷爷一边种几亩薄地,一边在家办私塾,靠微薄的学费补贴家用。爸爸从小就在在私塾里混,学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9 13:26:54)
哥哥出生后八个月就跟着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爷爷解放前办私塾,解放后是村里小学的第一任校长。因为哥哥调皮奶奶管不住,爷爷上课时就把他带在身边。哥哥天资聪颖,据说五岁时认的字比三年级的学生还多,别人算不出的算术题他眼睛眨两下答案就出来了。上中学时回到县城,三天两头逃学照样能考班上前几名。那时我爸爸不在县城工作,疏于管教,他14岁就算高中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H校长四十多,白人女性,看起来平易近人,做事亲历亲为,对学生家长都笑脸相迎。她在F校长退休前在学校做了一年副校长过渡,很快受到大家的欢迎,F校长退休后她顺理成章地继任校长。有一天上一年级的小儿子回家说午餐时他不想吃午饭,告诉H校长说他不喜欢妈妈准备的午饭,校长就把自己的午饭给了他。还说H校长每次见到他都跟他打招呼说话。有一次儿子班上几个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5 20:08:11)
两个地主婆一个是我的姑奶奶,也就是爸爸的姑妈,一个是我的舅奶奶,妈妈的舅妈。她们俩年龄相仿,背景相同,遭遇极其相似。两家解放前都是当地富裕殷实的人家,不是巨富的那种。据说姑爷爷和舅爷爷都是忠厚老实之人,但他们都在五几年被当成恶霸地主枪毙了。姑奶奶和舅奶奶都是四十不到就守寡,家里还有尚未成年的子女。她们俩还都是三寸金莲,可以想象那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一般家长通常都不需要和校长打交道,我经常和校长打交道主要是因为我的儿子们比较特别。在北美待了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特别应该是个中性词,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意思。先说说两个小学校长。F校长当时六十岁左右,穿着得体,比较优雅的白人女性,不是特别平易近人的样子。有一次在学校音乐会上她表演了钢琴独奏,会英文和法文。小儿子上JK前我向F校长提出推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1-02-13 13:59:41)
在子坛潜水十年了,受益匪浅,对好多ID都耳熟能详。今天第一次发帖,说说我这两个星期做奖学金评委的事。我们工会每年都提供奖学金给会员子女,我今年主动请缨作为评委,想借鉴别的孩子的经历看能不能对自己刚进入高中的熊儿子有所帮助。先申明这些都是普通孩子,和子坛的牛娃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工会是个专业人士工会,工程师为主,想来和子坛大多数家庭背景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2-12 00:52:42)

我所在的高校从94年起有几个哲学系的青年教师开始组织人文讲座,计划请大师名家登台主讲他们所专长的领域或者感兴趣的话题,旨在增强学校的人文氛围和提高学生的人文素质。94年暑假前,创办者和我一起做了一次讲座,我猜他是想在请到大师名家之前测试一下学生的兴趣度。当时他住我们宿舍楼下,平时也不怎么讲话。有一天不知怎么聊起来了还聊得挺高兴的,他说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2-10 19:57:21)
到了昆明我很快买好第二天北上的火车票,那年头车票不贵但是比较难买到。我依稀记得我刚到昆明时去周边城市玩的时候认识了几个铁路系统的人,当时好像是个什么民族节日的庆典活动,人山人海的,我找不着坐的地方。看见领导区(不是主席台)好像有一些空位就坐了进去,也没人问我到底是什么领导,后来干脆就跟着领导们混工作餐吃。吃饭时和那几个铁路系统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