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俺当时的头是个米国白人,是个极右份子,是俺给他招进来的。。。 他是个坚决的反共份子,俺俩挺好的,一块吃吃喝喝。。。 他在FL有个TIMESHARE,每年5月份都去FL渡假。。。 有一年,他渡假回来,正赶上那一年486访美。第一天上班,一块吃午餐就给俺来了一句:你们中国人咋不把独裁者推翻了? 俺答:俺怕死,此乃其一;另外吗俺也不知到换上来的更好还是更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俺看今天这架吵的,要是在文革其间,还不得像对待北师大附中卞校长那样,"踏上一万只脚,让她永世不得翻身"啊?致于吗?政治观点不同就是敌人了,就得赶尽杀绝?要是真的如此,咱中国人还真的不配拥有民主。。。 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越是对文革深恶通绝的人,越是对文革那一套情有独钟。只有当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时,才能知道维护一个可以说不同政治观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俺认为,成功(当然大家对成功的定义不同,不在俺的讨论之列,否则又得是吵翻了天也没个结论)的三要素是:perspective,personalwillpowerandperseverance。俺个人认为,与其逼着孩子刷题,不如多往俺这3P方向引导。 Perspective:看问题的方法,这可是个哲学问题。记得看小说"飘",有一句话,说:"危机到来时,有人为真理而战,有人承机发财"。看电影"thegoodthebadandtheugly[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的学长提醒俺不要去,说啥国内开会学习还没够是咋地。但是那小吃太诱人了,俺还是没忍住。更重要的是,人家开个大车车,在那儿等咱。不要咱出钱出力,就出个耳朵听,出个嘴巴吃,不去还真说不过去,俺就去了。 有一天,来主讲的是个马来西亚的牧师。他讲他在神学院毕业后,必须要再当3年农民,才能做牧师。他说,那三年,他学到了很多课本上学不到的人生哲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家坦大妈很有才,谈笑风生,妙语连珠 1。“结果又发现美国连苦瓜都特别苦,吃完想吐”。。。 2。“反正大舅家的猫都不吃海鲜。经常竖着尾巴大摇大摆的从海鲜中走过,不屑带走一片海带”。。。 3。“在离学校十几站的地方找了个老旧得一踹都能塌了的房子”。。。 4。“我的高跟鞋坏了,我一脚踢开它,穿着丝袜,掂着脚尖继续疯舞&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东北,有一种侯鸟,叫燕子。燕子是黑色的,比麻雀略大,羽毛光鲜,尾巴像张开的剪刀。西方男士社交时穿的燕尾服,就是燕子而命名的。燕子的英文名叫swallow。。。 燕子一年能吃掉许多害虫,是种宜鸟。对东北的农民来讲,燕子可谓是上苍的一种眷顾与恩赐。 每年开春,燕子就从南方飞回来了。有多南俺不知道。据扯燕子过冬迁徙能飞到菲律宾那么远。因为这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22 10:40:47)
更官是个闲差。方圆几十里,就这一户大户人家,用不着每个时辰都敲一次梆子。也就是二更天敲一梆子,给牛马加加夜草,再督促单身的长工们早点休息,顺便给太爷通个风,要是有人赌博啥的。想想在地里劳作的长工们,那真是美上了天。 爷爷很有才气,熟读四书五经,写得一手好毛笔字。他人也和气,人缘很好,管帐房时,手很大方。他常说,吃点小亏是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8-22 10:40:23)
太爷应该是闯关东的第二代人。他们那一代哥四个,其他哥三都在伊春的林区,只有太爷在哈尔滨。 太爷会将中日俄三国语言,在中东铁路做事,薪水应该不少。由于对土地的热爱,太爷省吃简用,在哈尔滨以北买了大片土地。不知是民国政府,还是伪满政府,鼓历跑马圈地,太爷的土地越来越多,成了江北有名的几家大地主之一。 太爷雇了很多长工,对他们也好。这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阅读 ()评论 (0)

俺念大学时被编在二班,和一班的同学一起上课。当时学校花了好多的钱建了个电教实验室,请了个老美来教英文。因为实验室只能容纳24人,全校范围内的几轮选拔,俺和一班的一位美女都有幸入选。。。 这老美吗,偷工减料,2小时的课,基本上是看电影。看完电影还要讨论,有时还要同学模仿电影的英文对话,要人人过关的。因为俺们俺们同系,俺和一班的美女总是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