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自我

人生经历政经时事杂谈随笔
博文
Inseveralpreviousarticles,Iextensivelydiscussedmyattitudeoftolerancetowardssubordinatesandthereasonsforcompromisinginthefaceofchallengesandcontradictions.Thismindsetstemsfrommypersonalprofessionalandlifeexperiences,aswellassomeprofoundinsightsgainedduringtheseexperiences.However,myinsightsintolifecomemorefromeventsseeminglyunrelatedtomyworkandlifeexperiences,eventsthat,tosomeextent,touchedmeandma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之前的若干文章中,我详细探讨了我对待下属宽容的态度以及在面对困境和矛盾时采取妥协的原因。这种心态源于我个人的职业和生活经历,以及在这些经历中获得的一些深刻领悟。但是,我对人生的感悟更多来自于看似与我的工作和生活经历无关的事件,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触动了我,让我更加开放和宽容。最深刻的启示来自我通过YouTube观看的一些影片。我欣赏武打片、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3年,我们正式成立了从InnovativeInterface的Millennium迁移到ExLibris的Alma的迁移(migration)项目组,我担任组长,我那时候同时也是联盟系统工作小组的成员。由于我们学校是第四批进行迁移的学校,因此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进行数据清理和学习新系统的功能。 我们每两周召开一次会议,主要是分享联盟的进展和指令。在这段时间内,我们将编目数据添加了OCLC号码,以便联盟可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自2014年被中华大教务长派往中国柳州开始,那次是和其他四位教授同行。我就开始每年前往中国访问,直到疫情前暂时中止。有时候我是利用公出开会或代表国际处招聘去访问友好学校,有时候是利用探亲假期顺便访问,先后在六年间访问了数十个大学,做讲座演讲或讲课,其中既有985学校如母校西工大,武汉大学,南开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也有211学校如南京航空航天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年,我由副教授升为正教授,觉得再离开中华大也不划算了,馆长不愿意我离开,还把我的签证由TN还成了H1B,因为TN不能转绿卡。馆长又出钱请学校律师帮我办H1B和绿卡申请,我2017年拿到了绿卡,图书馆为此大概花了2万多美元。所以我就准备在埃伦斯堡买房子,一直住到退休。也许退休后再回加拿大,靠我儿子近一些。当时就这么想来着。当然,那时候离退休还早,美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年,招聘我进来的馆长突然在第二个任期刚开始就宣布退休,具体原因不明。她在2016年还获得了杰出院长(distinguisheddean)的荣誉称号,并获得了学校最高荣誉奖---校长奖(PresidentAward)。所以她宣布退休有些让人震惊。 学校通过中介公司聘用了两位临时馆长,第一位是男馆长,来自东部某个大学,他担任过研究生院院长和图书馆的馆长,他在临时馆长位置上一年。第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华大是CBA(collectivebargainingagreement)学校。CBA就是由工会代表雇员集体和雇主讨价还价达成的一个协议,是雇主和工会谈判的结果。图书馆员的晋升程序和学校其他院系的教师晋升程序基本一样,都是按照CBA规定的章程进行。只不过图书馆员不仅仅看教学,还要看本职工作做得怎样。图书馆的常任轨(tenuretrack)一般是六年,讲师属于非常任轨(nontenuretrackfaculty)。讲师不能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1年9月1日与我同一天到中华大报到的还有图书馆新聘任的大学档案管理员(UniversityArchivist)兼特藏部主任,他被聘为正教授,他同时担任系主任。CWU图书馆的馆员是有教师地位(facultystatus)的,因此13个馆员组成一个系。实际上在CWU,图书馆等同一个学院。馆长的职位叫dean,等同院长,而不是director或者UniversityLibrarian。像我现在的职位叫Director&Collegelibrarian,就是因为这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1年6月底,我在新加坡管理大学(SMU)的馆长退休了,她准备回到美国夏威夷安度晚年。我也顺利得到了回美国的工作。从2011年上半年开始,SMU就开始再物色新馆长。当时,SMU图书馆只设馆长(UniversityLibrarian)一名,助理副馆长(AssistantUniversityLibrarian)一名,没有副馆长职位。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当馆长退休时宣布的代理馆长是负责学术通讯的主任,她甚至不是馆员(Libra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0年夏天,我儿子从蒙特利尔到新加坡看我。当年他16岁,一个人从蒙特利尔经香港到了新加坡。住在他舅舅家里。但他一点也不喜欢新加坡,抱怨那里的楼房高、人多,和街头的嘈杂声。他希望我能够在北美找到工作,离他近一些。他问我为什么不在纽约找份工作。他的问题把我难住了。加上2009年他的小提琴在蒙特利尔的唐人街被抢,这让他感到非常沮丧,他急需和我经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