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雨绵

Bamboo, edelweiss. . . . . .
博文
(2021-01-12 03:20:56)

圣诞新年前后的几场雪在平原飘过之后就化了,可在山间却积下了厚厚的一层。年前,我们驾车来到沃州的湖岸小城Montreux,从城边直接上山,行至约900米时,这里果然已是白雪皑皑,和山下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而前后相差不过十几分钟。 停好车,在这个1000多米左右的地方,已经可以将山下的LacLéman及其周边的平川和山脉尽收眼底。 说起LacLémon,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1-02 07:13:44)

一年前的此时,我们在波士顿跨年。孩子高中毕业后选择了一个linguisticstay,他独自到波士顿度过了6个月的时光,学习结束之前,我们接受他的提议在波士顿一起度圣诞新年。BostonNewYear'sEve是波士顿标志性的除夕活动,?通常有超过一百万的狂欢者参加,在去年的辞旧迎新中我们算是其中一员,现回顾起来历历在目,是一段美好的经历。 2020新年前后那些天,阳光灿烂,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12-31 03:20:38)

12月25日,瑞士平原山丘一带飘起了轻柔的雪花,这是自2010年以来平原上的第一个白色圣诞,令人喜出望外。虽然薄薄的一层很快就融化了,可还是给今年的节日增添了美妙的意境。 随着节日的临近,感觉不布置一颗圣诞树还是过不去,这才匆匆跑去店里买了一颗松柏。过去家中有一颗人工圣诞树用了20多年,其中有孩子们的记忆,一直舍不得扔,可是体积大,每次打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2-23 13:59:00)

12月一年一度的L'Avent,如同往年,精心地准备了迎接圣降临的蜡BougiesdeL'Avent,在12月的四个礼拜日里把它们依次点燃。静静的等待中,圣诞节已悄然而至,而今年的节日注定是非同寻常和难忘的。 “Advent”一词源自拉丁语“Adventus”,意为“即将到来”或“到达”,于是等待基督降临/到来的日子便成了L’Avent。这是一个许多欧洲国家都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转眼,春天就过去了,夏日在即。一个多月前试腌的咸蛋,现在到了揭晓的时候。 满整月的那天查看过一次,虽然蛋白已经够咸,但蛋黄还功亏一篑。于是又耐心地等了一个礼拜,不料仅几天功夫,流油的咸蛋黄悄然而至!连忙煮好大米稀粥,佐之以咸蛋,还真是那种期待的味道;可以说用鸡蛋做出的咸蛋儘管个小,可口味并不比用鸭蛋做的差。在瑞士是无法买到新鲜鸭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在瑞士旅行,最轻松暇意,令人欢喜的旅行也许就是搭上火车边走边看了。 瑞士联邦铁路的缩写是SBBCFFFFS,分别以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醒目地标注在每辆列车外壳上。这些列车每日川流不息地奔驰在瑞士庞大的铁路网上,载客运货,准时可靠;凡是到过瑞士旅行或使用过SwissPass的人,都一定体验过瑞士铁路系统的可靠便捷,和它惊人的准点率。 而成就这一切的与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第一次尝试烘培时就是做的它,这道甜点在瑞士很普遍,特别适合初次尝试。Pie所用的水果选择性很大:苹果,梨,杏,乌梅......步骤是如此地简单,一直万无一失,成了我最常做最拿手的甜点。因为更喜欢梨的味道,每次烤,我都用苹果和梨两种水果,组成和谐的两重奏,让我们在BeautifulThatWay---电影“Lifeisbeautiful”的音乐声中开始烘培吧;) 制作的过程: 1.将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999年,在第71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一位个头不高面相颇喜庆的意大利人,在全场的欢呼声中奔向舞台,他是意大利国宝级喜剧演员羅貝托·貝尼尼(RobertoBenigni),从五名好莱坞男影星的角逐中胜出,获得该届最佳男主金像奖,他以自己在《美麗人生》中的精湛表演获此殊荣。此外,影片还获得奧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第51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等70项国际大奖和5[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5-10 15:42:29)

五月份是蔷薇玫瑰开花的季节,玫瑰红色的总是最先开,然后才是橘色和粉色。 早上起来,在院子里剪了几支被昨晚雨水打过的花草,即兴地插了两株。 这只花瓶是多年前从跳蚤市场上淘回来的,翻出来后觉得这两朵花的颜色和它很配,就把它们摆在了一起,希望能插出一股中国风来。而先生回来后说这是一束FleursdesChamps,而店里卖的艺术搭配好的花束叫BoutiqueFleurs,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4月27日,提琴双杰之一的StjepanHauser豪瑟,在他的家乡克罗地亚普拉竞技场PulaArena向世界直播了26分钟的演奏会“Alone,Together”,这台独奏演出意在献给全世界所有前线抗疫的人们,并向此刻团结一致的全人类致敬。 当天,普拉的阳光灿烂明媚,豪瑟提着琴独自一人走进了空空如也的古罗马竞技场,在一把椅子前停下来,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台深鞠一躬,然而此时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