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雨绵

Bamboo, edelweiss. . . . . .
个人资料
北欧风轻雨绵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1-06-21 03:47:11)

(衔接上篇博文) 了解起禅来,有趣的地方也在于翻开一段历史,了解到许多精湛而富有智慧的故事,受到启示。 话说南北朝时印度禅宗大师达摩从海上来到中国布道,并将宗法传于中国僧人,之后代代单传,渐渐地禅宗在中国生根发芽了,当禅宗传至第六代时更是发生了历史性转折。 唐朝唐高宗时,以道教为国教,但也推崇佛教,佛教宗派之一的禅宗当时发展最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上个世纪中,一部由名著«西游记»改编的的动画片“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在中国家喻户晓,我们自幼便得知唐朝有位往西天取经的高憎玄奘和斗战胜佛孙悟空。 然而,早在南北朝年间,有位南天竺(唐朝之前中国对印度的称呼)的禅师菩提达摩(Bodhidharma)东渡来中国布道修行,并传法于中国僧人,由此逐渐产生了中国最本土化、最大的佛教宗派---中国禅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6-08 16:18:12)

在过去的一周里,伴着迟来的春天,瑞士的每个角落都飘逸着久违了的自由气息。 解封又遇上周末晴天,人们在湖边的草坪野餐休息,在湖岸大道休闲漫步,在街上的餐馆咖啡店的露台上沐浴阳光,充分地感受着轻松而富有生机的氛围。 随着疫情的缓和,5月31日起,瑞士防疫措施再度放宽。 餐饮业全面开放,不再局限于室外露台用餐,餐饮业主可以在室内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瑞士提契诺州(Ticino)最大的城市是Lugano,但它的首府却设置在了拥有三座中世纪城堡的贝林佐纳(Bellinzona)。 贝林佐纳位于山谷变窄的地方,是瑞士从北部通往南部以及意大利,南北欧过往阿尔卑斯山的门户,经济和军事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中世纪时,这里曾经是米兰公爵的管辖范围,城里的建筑因而充满了意大利北部伦巴第(Lombardy)大区的风格;目前,这座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5-26 11:15:33)

早春的四月,复活节的长周末自驾去了瑞士南部的提契诺州(Ticino),这儿是瑞士海拔最低和气温最高的地方。位于阿尔卑斯山之南,在历史上这一片土地曾属古罗马帝国,帝国沦陷后,被Ostrogoths人,Lombards人和Franks人统治着。。。后来又归属了米兰公国,15世纪,瑞士联盟征服了这片山谷。1803年,当瑞士联邦成立时,Ticino宣布成为联邦的一个州,并以当地最大的河流Ticino河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在意大利的多洛米蒂山区流连的最后一天,上午我们来到奥运之城Cortinad'Ampezzo附近的Nuvolau山下,搭乘缆车登上了CinqueTorri(五塔山)。这儿因为有这五座小小的白云岩山石峰而得名,这些塔的高度在2,200至2,360米之间,而每座"塔"都有自己的名称: 大塔TorreGrande,最高的一座塔(2.361m),它南北西三面的峭壁非常吸引攀岩者
二塔TorreSeconda,又名TorreRomana(罗马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SouthTyrol,我们从ValGardena山谷向ValdiFunes山谷开去,寻找两座让人魂牵梦绕的教堂:SanGiovanni和SantaMaddalena。这两座教堂都在ValdiFunes谷中,相距不远,景色优美,位置和名字却很容易让人混淆。 一路上白云悠悠,明艳的阳光让镜头前的景色格外的清丽。意大利人大多信奉天主教,如同在意大利其他地方一样,在Dolomiti的一路也时常能看到对神的崇拜和圣人圣徒的足迹。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意大利多洛米蒂山区除了有众多的石灰岩山脉外,还有许多的高山湖泊。离开SouthTyrol后,我们来到Venoto大区北部,参观过的湖中,要数LakeSorapiss之行最难忘。 Sorapiss湖是一座海拔1925米的冰川湖,位于Sorapiss高山(3205米)的山口上。绿松石色的湖水带浓浓的奶白色,让人一见倾心。据说这是由于冰川融化后的岩粉沉淀在湖床所致,想来别处的冰川湖也是有同样特色的,但Sorap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的夏日,空气中仍带着许多的不确定,虽说疫情从六月间已渐渐缓和,但病毒仍未完全消停。不过,到七八月的时候,人们还是照旧准备起度假了。 疫情期间先生一直没有停止过工作,休整一下似乎很有必要,我们决定自驾去瑞士的东部走走,起初就打算在内部转转,看看平日未去过的地方,可车开着开着还是溜了出去,跟着GPS绕经奥地利,最终来到了意大利北部的多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1-01-12 03:20:56)

圣诞新年前后的几场雪在平原飘过之后就化了,可在山间却积下了厚厚的一层。年前,我们驾车来到沃州的湖岸小城Montreux,从城边直接上山,行至约900米时,这里果然已是白雪皑皑,和山下面完全是两个世界,而前后相差不过十几分钟。 停好车,在这个1000多米左右的地方,已经可以将山下的LacLéman及其周边的平川和山脉尽收眼底。 说起LacLémon,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