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牡丹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The finest souls are those who gulped pain and avoided making others taste it. -nizariat
个人资料
博文
从2016年10月底开始,经常看看信箱,始终没有收到法庭的信件,真以为赤普和阿思想明白,不闹腾了。 2017年2月底的一个中午,1点的样子,我正在午睡,突然接到电话。 ”Thisis....Areyouonyourway?"(我是xxx,你现在在路上吗?) 我睡得迷迷糊糊,没听清对方是谁。“Onmywaytowhere?"(在去哪儿的路上啊?) 对方重复了一遍,“我是小额法庭的法官西肯斯。给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四个多月前开头写了小额法庭的经历,今天争取把那个故事讲完。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209/201905/16844.html 话说2016年五月份新认识的华人阿思的美国老公赤普说可以帮我们修路(driveway),结果铺了石子以后既不能走车也不能走人了。我们期望与赤普沟通,看他是愿意重新修还是把石子拉走。发出去的email如石沉大海。 不几日,阿思打电话问我们啥时候付款,我说等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9-28 01:37:32)
海尔走了。 去年还去他家吃饭,他的爱妻苏珊做的早餐,还有一次是他俩合作的晚餐,海尔负责烤肉,牛排,驼鹿肉,还有什么排。。。 海尔在白人中算是比较瘦小的,但是声如洪钟,似乎自带扩音器。 第一次见面,作为民宿的房东与房东的交流,得知他和苏珊在做民宿的同时,还经营一家加油站,并销售酒品(葡萄酒威士忌伏特加等等),还有几栋出租房。当时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这几天有点气儿不顺。在家跟老公发脾气,到了工作,竟然也不知不觉地带了情绪。前天中午,几个部门的小头跟今年新上任的大头开会。在会议室围成一圈,大家都不用看谁的后脑勺。大头是个印女,英语词汇量明显低于一般印裔知识分子水平,口音也有。(这点我有一丝小失望。)一个小时的会议,大头没有做什么报告,只是非正式地回答问题。与会的十几位,都是各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那天收到来自北海道的“白色恋人”点心之后,又在微信收到了惊喜。 刷完朋友圈,收到一封私信,来自“天宝”。 “七月姐,给个地址我送你一部能直接拍延时摄影的相机,我自己研发的。”他说。 天上掉馅饼竟然砸我头上了!天宝是两年前携夫人来看北极光的民宿客人。记忆中,他是个可爱的油腻中年男,中国南方某城市的工程师。只是,不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做让你开心,你认为重要的事儿”。神交一年有余的好朋友铃兰这样说。 往往让自己开心的事未必重要,重要的事有时候不一定让自己开心。有一件既重要且开心的事,就是记录那些让我感动,让我温暖的人和事,包括民宿客人的故事。今天就写第一篇,来自北海道的白色恋人。 白色恋人不是人,是北海道的一个甜点品牌。第一次见面就被它素雅美丽的包装吸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9-09-07 15:59:58)
昨天快下班的时候,老熟人威尔来我办公室聊天,他一进来门被带上,待他坐下,我站起身又把门打开30°角。威尔本来是要聊他打算组织的fundraiserevent,正题只用了10分钟,接下来50分钟都是聊历史政治时事。威尔是历史专业的,熟读中国的历史(至少他自己这么说),虽然他总把邓小平说成邓小培。从人民币破七到香港问题,从大批人脱贫到民主体制,从法轮功到郭文贵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最近较忙,疏于打理自己的博客。但是今天必须来通知一下喜欢看北极光的各位亲:你不必来阿拉斯加,也能在自己家附近看到北极光。据预测,周六小爆发,周日大爆发。 只要天气晴朗,在美国的北部州,包括Washington,Idaho,Montana,Minnesota,Wisconsin,Michigan,Maine,andtheDakotas,都可以一睹北极光的芳容。如果您在加拿大,跟那些州的纬度相近的地理位置,也应该可以看到。 Tips: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11 15:10:20)
几年前的春天我帮朋友搞了个培训班,主要任务是让年轻人练习提高演讲(presentation)技巧。班里有20个左右学员。大部分是白人,一位是阿拉斯加土著民族的,叫麦克。麦克引起我的注意,是他说话声音非常低沉,吐字不清,带着浓重的渔村土著口音。小伙子看着淳朴善良,让人不由得想帮他。他说从小跟爸爸在Yukon河畔的渔村生活,大家都是这么说话,所以乡音难改。 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名博就是名博,昨天博友喜清静在她的小说系列《俺爹俺娘》19结尾出了道貌似平常的问题,引起许多读者的回应。原文在这里: 有这么一对儿好朋友,就叫他们张三李四吧。有一天,这对儿好朋友不知为什么事儿闹掰了。这个张三呢,就瞅了个机会过来找你说话。不光告诉了你很多李四的隐私,还加上他自己的猜测和推论。尽管你并不全信这个张三的话,但不管怎样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