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9月24日是Rutgers的KingNeptuneKnight主题餐日,以海鲜为主包括龙虾的自助餐,远近闻名。每个在餐厅订餐的学生,可以邀请家属参加,在卡上扣分。朋友的女儿在Rutgers读最后一年,今年邀请了我们和另外一个朋友。据说这个晚餐对外收费是60一位,有龙虾的自助餐,想来不便宜。回想一下,上一次吃龙虾自助餐,已经是好几年前了。在附近的一家挺高大上的餐馆,多年来和先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04 11:55:54)
清秋之际,故乡的大街小巷,又是桂花飘香的季节。今年恐难成行,翻出旧日短句几行,聊寄乡思。金秋十月
该是你最美的时节
空气中的桂花香
是不是来自灵谷寺里的无梁殿
又或是乌衣巷口
某户人家的古庭柯
宜人的花香
飘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洒落在残荷孤寂的玄武湖
醉倒了秀丽温婉的莫愁女
消散在巍峨挺拔的紫金峰
在这繁星闪烁的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9-03 15:10:15)

朋友结婚了,决定在曼哈顿好好庆祝一下,告别单身生活。有人提议去看bacheloretteshow,但是被她给否了。一是觉得纽约的此类秀没有蒙特利尔的那么高质量,二则她就想安静优雅地和我们几个去喝喝下午茶,吃顿西餐,在酒店住一晚,第二天早餐后结束。 她和我商量找酒店,正好travelzoo上看到一个boutique酒店的折扣,TheRogerNewYork,价格亲民,还包早餐——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19-08-08 12:09:32)

上周末是结婚周年纪念日。十九年了,回头看,不过是飞快的一瞬间,过起日子来,点点滴滴却很漫长。时间区间的长短是固定等同的,十九年就是十九年,但婚姻中的时间段尤其不易。十九年的婚姻生活和十九年的单身生活怎能一样?人们庆祝结婚周年,我觉得不是因为婚姻越长就越伟大,而是因为不容易。手足之间尚能翻脸无情,更何况婚姻这种没有血缘、并非天生的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7-31 12:38:08)

傍晚在湖边慢跑,霞光倒映在湖面,斑斓的色彩,让人迷醉。人们沿湖边跑步、走路、骑车,少年们在操场上打球,瞪着圆溜溜大眼睛的孩童,伸着双手在草地上蹒跚学步。一棵不知名的树上,硕大的白色花朵,散发出浓香。跑过远处的桥头往回望,恍然置身于美丽的画中。终日被这些寻常小景所感动,似乎年纪越大,眼界越小。
搬来此地多年了,今夏才开始来湖边锻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9-06-06 11:21:01)
不觉已端午。 如今的日子是随着节令在过。每天撕一张日历,看看黄历,关心一下天气,日子就一天天过去了。不像小时候,从来不关心节令,日子在学习、考试和放假玩耍的循环中一晃而过,是一学期一学期地过。 端午又称正阳节,除了赛龙舟吃粽子,家家都要在门前挂一束艾草和菖蒲,纳吉辟邪。 后院篱外的空地里长满了艾草,有一人高。那块地有人买下想建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6-05 15:16:07)

壹 五月里我变得耳聪目明,五官灵敏。
冬日和早春的沉寂,已被此起彼伏的声音代替。喜欢北方的夏天,也喜欢夏天的各种声音。连割草机的轰隆声都不讨厌,常常是东家停了西家响。邻居们忙着割草、切边,然后将blower在地面挥来挥去清理掉杂屑。等噪音停止后,家家户户被雨水浇灌得疯长的草坪,看上去整整齐齐。风吹过来,青草的气味,让人张口猛吸几口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5-14 19:36:13)
壹 附近有个铁路道口,每天小货车来回跑几趟,经过道口时,不管白天黑夜,按照联邦法律都必须一长三短地鸣几声笛,提醒过往行人车辆。和铁路平行的街道车辆挺多的,街两边排列着民居。穿过道口是个丁字路口,正对一栋小房子。房子看上去有点衰败,没有前院,门前离马路沿儿几尺的距离,侧面车道边缘和邻居家也只有几尺的一溜草地。一定是个老房子,现在镇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05-07 19:50:44)

周一立夏。头一天周日晚上,川普发了两条推,威胁周五要加关税,中美两边股市大跌,道琼斯跌了400多点。周一早上一开市,时常关注的一只股票跌了不少,赶紧入手,然后去后院劳动——把篱笆边的最后一块开出花圃。 先挖草皮。下了一周的雨,草地泡软了,而且在树荫下,长的都是杂草和苔藓,比较好挖。拿个小板凳,坐在树下,用一把小锄头慢慢挖。苹果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风吹枯叶落
落叶生肥土
肥土丰香果
孜孜不倦不紧不慢” 日本纪录片《人生果实》的开头,一段低沉沧桑的女声旁白,像一阵和煦的微风,缓缓而起。这段话,在影片中反复出现了好几次,朴素地概括了树木落叶、润土、生长、结果的循环,仿佛男女主人的一生。这样简单自然的语句,却表现了最深刻的道理。 在爱知县春日井市一个几万人的新村里,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