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8-30 08:56:22)
突然想起没有笔肚的钢笔,想起了一些遥远的记忆! 1,没有笔肚的钢笔。很小的时候在爸爸的办公室见过,爸爸用它来批改学生的作业,蘸一下墨水写几个字,再蘸一下墨水,用完后直接插放在墨水瓶里。 2,油印试卷。见爸爸做过,先是在油纸上用一个金属尖头笔写刻,再在油印机上印,手工印刷,油墨滚上去或者刷上去,一张张散发着油墨香的试卷就出现了。这个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29 11:04:28)

我想去摆摊[调皮],卖烤串吧[憨笑] 网上看到国内开始摆摊,想起刚上班那年常州篦箕巷满满的夜市,延陵西路宽阔的人行道上也是各种货摊。每个摊位上都亮着一个大大的灯泡,摊主精神抖擞热情的笑容洋溢在脸上,吃的,衣服,发夹等等各种,摩肩接蹱,好欢乐的生活气息! 即使不买什么,在热闹的人群里走走看看也是非常开心的! (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3-28 07:00:07)

纸风车 在很小的时候,爸爸用白纸给我做了一个纸风车,爸爸把它插在门外头上面。当风吹来,风车转得好快啊,小小的我,看着它,好开心啊! 桑果 小时候的家乡有很多桑树,几乎家家养蚕。一个下午,妈妈担着两大篮子桑叶回来,在家门口递给我用桑叶包着的桑果,一个个大又熟。。。 爱温暖着一生!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些天来挪威疫情也很紧张,学校和幼儿园也已关闭,除了必要的工作和购物,尽量减少和人接触。人们有了紧张感,比之前更加重视了。由于挪威医疗资源有限,政府也有了相应的措施好全民更好的抗疫,比如,如果隔离的人跑出去会被罚款,甚至坐牢15天至两年(传染他人致死为坐牢两年);人们不能跨区到度假木屋,因为医生不够,木屋也多在偏远地方,就医也不方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好友的指导下,今天终于采到能吃的蘑菇,是野生鸡腿菇。把我乐坏了,这可是第一次啊!采蘑菇的季节总见好友采到很多各种可食用野生蘑菇,我很兴奋,因为我也很喜欢吃蘑菇,而超市那千年不变的两三种早就吃腻。可是多次林中寻找都一无所获。今天终于采到4个野生鸡腿菇,哈哈 鸡腿菇有的就长在漂亮的花园草坪上,还有草丛里,有时在路边可见。 当野生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8-24 08:20:24)

听到一个音乐声,就知道卖冰棍冰激凌的车来了! 想起小时候,听到木块敲木箱的声音就知道卖冰棍的车来了(有时伴有吆喝:棒冰棒冰,赤豆棒冰!)。一听这声音我总是很开心,去跟妈妈要钱买,有赤豆的6分钱,没赤豆的5分钱!每次吃都舍不得大口大口吃,一点点地品尝,尽量吃得时间长一些,哈哈 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30 14:19:02)

这几天也热了一把,想起童年的暑假!午后的蝉鸣,夜晚的蛙声,夜空中的星星,还有那些欢乐的玩耍。。。 暑假的头几天时间基本都用在做暑假作业了,完成作业后就可以无忧地尽情地玩耍啦,哈哈。 每天早早就睡了(差不多和上学时间一样睡起,没有睡懒觉的记忆),一天下来玩得也挺累的,不亚于大人干活,哈哈。每天早晨,我和隔壁的小表姐去菜地摘菜,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0 08:57:42)
逛文城有几年了,我是之前城里的“阳光照耀”,大约3年前还是两年前多久,不记得具体时间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感觉没有写博的热情,很长时间不写,逛的也少。那段时间和城里结识的网友一起写字,闲暇的时间基本都用来写字了。好像不需要博客一样的感觉,就把博客关了。只是偶尔会来看看,一天看到一个叫霞的博客,因为我的名字里也有这个字就点开了看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0 06:13:30)

女儿上学后每天的挪威语阅读作业都有阅读15分钟,从最简单的单词,到简单句子故事,到厚厚的故事书,阅读的都是我们说的闲书课外故事书,不是学校那本课本。这个作业比我小时候的语文作业有趣味多了,但女儿并没有像我小时候那样对这样的课外闲书有如饥似渴感,完成作业就完了,没有自己很感兴趣热情地去找很多故事来读。女儿有不少时间在电脑上玩游戏,我说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5-25 14:31:22)
知道这首诗是在李敖的一个节目上,听到李敖说到这首诗,当时觉得很奇妙,没有搞懂为什么一个旅人的一个叹息就可以把她带走,而不是那个已经深爱热爱她的“I”。 李敖说给他两个小时,他能让一个女人爱上她!这个我也很好奇,李敖在这两个小时里究竟对女人说什么呢?即使他是一个学识渊博,有人生智慧,性格风趣幽默,也不可能是任何一个女人的菜啊!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