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看看,日出日落

与过去重逢,和现在相遇
(除童话政论请标明出处,其他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等等看看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10-05 12:20:01)

这些年来,我一直看到听到一句话:川普是上帝拣选之人,来拯救落于危难的美国。以前一直听着,也没有很特别的感觉,只是这四年来,我看到的是:川总在无数的陷阱陷害政治压迫下,不屈不挠,认真努力尽力兑现自己在上一届竞选时对选民们许下的承诺。 而在过去的那个周末,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虽然身体抱恙,但却被源源不断的一个个瞬间感动到身体自动康复,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3)

一条迷宫般的弄堂,即使岁月早已走到远离战火的今天,依旧在某些特定的门前隐隐感到一种莫名凉意。很深的弄堂,从愚园路的入口望进去,只能看到路口那一小段不算宽敞的进口,视线在同仁医院斜斜的门口拐了个极微小的弯,然后就是不见尽头的深弄。这里就是颇为知名的愚园路749弄。 与康有为曾经的康公馆几乎隔街相望,749弄的知名,是这里一些曾经的住户,而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一条长长的幽深弄堂,一边是高高的清水红墙配浅黄色简洁分隔柱,另一边默然而立着几座深宅大院,夏天的太阳,很高地挂着,没有一丝风的吹拂,只有茂密梧桐间不时传来高歌的知了声,穿越寂静的空间,在长巷里回荡,知了和梧桐遮荫的幽静马路,是记忆中夏天的一个标配,而这里,是全上海除市少年宫外,最漂亮的一座区少年宫,长宁区少年宫。 上次回国,走在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愚园路上有着众多设计各异的住宅,愚园路上也住有众多大家,从科学大家到爱国志士再到文人墨客直到国民党汪伪政府要员,都为这条不足三公里的马路注入了各种特殊的印记。 歧山村,愚园路最著名的弄堂之一。从1924年初开建五幢独栋花园别墅,到之后陆续建起的70幢中西式楼房,可谓各有风采,而外立面的混搭风格更让人得以看到这条弄堂的与众不同之处,清水砖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愚园路,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一直安静低调,春天悄然生出新枝的茂密梧桐,将一条条弄堂一座座洋房,更加隐约在其浓浓的绿荫深处,而一段段或百转千回或惊心动魄的往事,也就被隐藏在了更深的建筑里。 从某种意义上说,愚园路就像一条鱼,在其主干上,分支出若干条鱼骨,但分支出的鱼骨又和主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般的息息相关连为一体。在其为数不多的分支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翻开愚园路的往事,不同时代的各种人物,各种类型,各种事件比比皆是,但我之所以要把以下这个事件作为最重要的第一篇,不仅仅因为这是一件当年轰动两岸三地的事件,更因为事件所涉及到的人物,每每想起,总让我感动和感慨。写下来,只因为觉得,这段历史,不应该被忘记,而应该被更多的人知晓。 事件从愚园路一条看似平淡无奇的弄堂,俭德坊开始。 在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0)
(2019-11-13 13:14:48)
从地铁二号线中山公园站出来,虽然不是高峰时段,却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点点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即使不戴墨镜甚至不用手搭凉棚,也能用眼睛直视片刻。朝右望去,不远处,一幢高楼,逆着阳光,屹立在那里,那里是落成不久的Raffles大厦,而在它之前很久的时候,我刚刚得知,那块地,疑似是曾经的圣约翰大学校园一部份,圣约翰大学,外公曾经求学的地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原创作品,转载注明出处 我兴奋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想着麻麻回来时的惊喜表情,想想都美得我不行,会不会直夸我聪明,然后给我多吃些零食呢? 我等啊等看啊看,等等看看,都快六点半了,麻麻还没回来,Andy要吃完晚饭再回来,我突然有点沮丧,不由得伸长脖子趴在窗边看动静,觉得自己一下子长高了一英寸,快变长颈鹿了!可是,就算我美小美的头来来回回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阅读指南:本话题会尽量在两集里完成,此篇是义正辞严版,想看微笑,大笑,爆笑版的,请按照个人笑点高低,关注后天的第二集,感谢阅读! 我美小美自打从牧场回来后,就一直被圣母麻麻关禁闭,关啊关,关得我都不想出来了。今天,麻麻算是彻底解除了禁闭,但我美小美觉得有必要向关心我的叔叔阿姨说一下原因,我不是无故失踪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19-05-14 12:05:30)
写于一个多月前的随笔,在忙碌的一个多月后,终于得以安心修改后放在自己的博客里了: 最近看到一个网站,感觉宛如一片茫茫大海,却随时能在不经意间发现美好的文章,被它们感动或共鸣,这篇文字,来源于当时读到的一篇简短文章后的即刻涂鸦,然后成为一篇未来对过去可能的记忆。 一位花季女孩给一位网友留言,说自己是被好友的不断推荐才看了这位网友的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