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韵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个人资料
思韵如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1-04-10 19:18:51)
在文学城,马甲好像是个贬义词。其实马甲就像枪支,本身哪有什么善恶,都是看什么人在用而已。我当初进城,连大名都是朋友给注册的,自然更不会玩马甲。这次参加写文竞猜,要用马甲,我还慌了一阵,怕不会操作被笑愚笨。还好,原来只是起个名字,技术层面不用操心。我的马甲名"想做一朵向日葵",源于祖父给我起的乳名"葵"。无论是祖父给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想当年我刚来多伦多,以一个低薪临时工为起点开始积累生活的时候,市中心金融街上的一块招牌,总是在午间休闲漫步的时候跳入眼帘。SzechuanSzechuan,是一家座落在最气派的蒙特利尔银行大厦里的中餐馆。"四川四川"这两个字,仿佛是激励的号角,每当看到,我会在脑海里自动翻译成"加油加油",给自己打气。"有一天,我要带爸爸到这里来吃川菜",我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7)

我家几代人都爱吃小笼包,从祖辈,父辈,同辈一直传下来,连出生在海外的第四代大宝,小宝也不例外。当然大宝小宝现在吃的小笼包,只能是华人超市里的冷冻食品了。 从前在南京,离家最近的小笼包子店,是一家叫做"菜根香"的餐馆。啥时馋了,奶奶就去那里买两笼,装在铝饭盒或者搪瓷锅里端回家。这小笼包子是奶奶的诱饵,叫我们起床,喊我们回家,哄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8)

马祥兴:这家位于鼓楼广场的饭店我只去过一次。在我的记忆中却成了"一次即永恒"的真实写照。 那天我们一家六口畅游了春色满园的玄武湖。是的,早早被踢出江湖闲赋在家的爷爷那时尚未老态龙钟;与我们两地分居的爸爸恰好从外地回宁探亲;崇尚奋斗却总是输给命运的奶奶难得一整天都没有找茬闹事;我和妹妹刚刚已经自己会跑不再要抱;整日皆辛苦的妈妈也终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忽然意识到狄更斯原来是个滑头,他说的以上这段话,其实放在人类历史的任何一个切割或截断,都是适用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1)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收到了银行给员工的公开信。信里说,每个员工,按照各自的部门,根据此邮件里提供的日程顺序,请到公司中心部门接受"芯片身体植入"。成功植入后,请上网打入你的员工号,acknowledge你的完成。这是我们最新的CodeofConduct,违者自动解除与公司的雇佣关系。截止日期为XxXxXxxx,谢谢!我一下子哭醒了!虽醒却好像依然在梦中。我问自己:植,还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1)
三年前我写过一篇“Nancy退休记”,记录了我身边的一名普通女性兢兢业业本本分分,却始终摆脱不过被时代作弄被世道挤压的职业生涯。在文章下面的几十多个留言中,许多朋友感言:"人的沧桑让你道得淋漓尽致。"那时候,尽管无比同情Nancy,我在文章末了依然强打精神给自己灌输"奋发图强"的心灵鸡汤。今天,我终于知道,社会程序是精英们已经编排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3)
这一篇准备写得轻松一点,毕竟,当下每天的瞬息万变,惊心动魄,胶着不定,已经足够参与者旁观者眼花缭乱心神不宁的了。我还是继续我的Nomatterwhat系列吧。 我曾经写过一篇"有过一个忘年交",记录了我和我曾经的好邻居,捷克犹太人Raymond的忘年友谊。我写得很动情,今天再读,依然沉浸。其实,我和妹妹当年作为两个年轻姑娘,在以年长居民为主流的公寓楼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3)
作为一个长年生活在多元文化大都市多伦多的居民,我与世界上不同族裔和文化背景的人有了频繁接触的机会。出于对"人"的天然兴趣与好奇,我感谢这个城市给了我更深层次地探寻文化与种族的得天独厚的可能。 我对移民是拥抱的。怀揣梦想,渴望异地崛起,是一种巨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好比是给一个肌体不断输入新鲜血液,使其永葆青春活力。虎妈写过一本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在加拿大最初的年月里,作为一个挣扎在生存线上的留学生,我对社会变迁,切身体验不深。倒是留在记忆里的一则笑话,今天再来回味,恍然大悟感叹不已。那是我和我的同学好友Rachel一家同住时,她的丈夫Mark在饭桌上说过的一个段子:“我是一名白人,且不幸生为男性,更糟的是又有专业工作和稳定收入,偏偏还是异性恋,更气人的是家庭还忒稳定,竟然不想离婚。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