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韵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个人资料
思韵如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7-04 11:15:09)

我从来不记日子。爸爸在的时候,逢年过节,他都会发个短信,尽管都是庆贺的套话;孩子生日,他早早预备红包,等在我下班回家的车站;冬令夏时,他会准时提醒,让我们别忘了往前往后调拨时间,免得影响工作上学。有爸在,我习惯了不记日子。爸走后,我没有一天不想念他。白日黑夜就这么一个个过去,我还是不记日子。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格外清晰的梦。我梦见爸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庐山的秀,令多少古今文人墨客竟挥毫;庐山的美,引无数中外政要商贾纷筑巢。离开了中国,才知道象庐山这样集自然与人文完美结合的地方,并不是随处轻易可寻。虽然庐山留给我的是全然欢乐的记忆,但是我依然遗憾,遗憾年轻的眼睛没有完全体会出庐山更丰富的神韵,遗憾躁动的心灵没有细腻捕捉到庐山更微妙的风采。那时的心,总不在焉。一位男同学回忆道:"回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4)
我只记得到了庐山驻地,精疲力竭的自己一下子瘫倒在床上。我和YW各一张床,分别落置在一间安静清凉的木地板房间里的两端。但是木地板房间又在什么地方,我就糊涂了。 结果那天在微信群,男同学们脱口而出,替我解了疑惑。同学甲说:"我们住在庐山图书馆。庐山图书馆馆长是我们系主任的相识旧交..."同学乙说:"系主任让我们千里迢迢背了两瓶酒送给馆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周末整理房间,一本旧影集里抖落出的两张合影牵动了我的视线。我凝视许久,用手机翻拍下照片,传到了大学微信群里。即刻,群里同学激动起来。毕竟,我们每人与照片上青葱的各自相比,都该喝上几壶杜仲方解沧桑感叹之忧了。照片上的大家都没有忘记:那是我们二年级结束后的暑假,系里组织学生干部庐山游时留下的青春身影。我一向自诩记忆超群。但是当同学们纷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20-05-28 20:04:06)
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办公室里众人正埋头苦干,爱尔兰裔老板David过来招呼大家:"Folks,"他指着身边领来的一个陌生男子,用中文命令我们:"这是某某某,来,叫他舅舅,叫呀!" 我抬头望去,此人既无玉树临风之貌,也无盖世英雄气派。莫名其妙的,就让我们叫"舅舅",我愣在一边,脑子转不过弯来。 旁边的Milan,一米九的塞尔维亚大个头,那死没出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7)
(2020-05-16 07:40:53)

我的家庭办公室表面"气派",实际上所有配套都是仓促下的凑合。电视屏幕太大,儿童坐椅又太小。时间一久,头脑昏,颈肩紧,腰背疼,该来的,都来了。 下了班,我向小宝发嗲,央求来段"马杀鸡"。小宝那小拳头腾腾地使着劲,全都落在准点上,我舒服得长吁短叹。人一轻飘,话就多了:"宝啊,从前的maid给地主婆捶背的时候,对了,知道啥叫地主婆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5)
(2020-05-01 14:19:26)

外面四月飘雪,近旁壁炉生烟。在家上班三周了。WFH这份生活我翘首了许多许多年,如今竟是拜托一场至今依然望不到头的世纪大灾,才得以成全。这些天我依旧是凌晨自动醒来。迷糊中想到不必再去追赶汽车火车,不觉咧起嘴角。翻个身,舒口气,赏自己一个迷你回笼觉。7:00a.m.起身,半小时后我已经坐在电脑前。比起从前上班,多睡了一个小时,却提前一个半小时开始工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4)
(2020-04-26 12:49:33)
以前零零碎碎地读过些陈冲的文字,因为"影星"二字的隔阂,除了留下些清新,小资的模糊印象,并不上心。一场瘟疫,我们被迫成了大事件的见证人。大家纷纷动笔,冥冥中预感,我们的今天,值得记录,因为这将成为未来的"历史"。陈冲的疫情日记大概也是如此,于是我又读到了陈冲的文字。也许岁月给了我更多的体验和积累,这次,我发现自己非常认真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2)

上篇记录疫情下孤自车旅的小文一发出,公司的笔记本电脑就到了。还在一线苦撑的员工都急急开始赶着设置远程,为此公司专门开辟了一个部门,帮助大家。我怕排队,等了几天,人群快散了,才摸着门找到那里。原来公司餐厅后面还有这么一片空间。只有两名技术员工,在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马不停蹄地忙着。我不愿干等,拿了号,把电脑放在桌台上,与技术员工打了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2020-04-03 14:17:37)

人间四月天的美丽清晨,我在一个人的汽车站等待开往火车站的巴士。车准点,只开后门。我意会上车。一路无他人无笑语。窗外掠过的那一路熟悉的街景,早已是闭上眼睛也会清楚地浮现脑海:我们的社区真美啊!如果能够穿越回到童年,用幼时的眼光去看看眼前,那么我现在的世界是不是可以被赞为"迦南美地","那流着奶与蜜的地方"?当年跨红海,渡荒野般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