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圆腿之谜?圆腿之迷?圆腿之美?城门口圆堡村的夏小仙在城头上敲大锣打大鼓吼大嗓儿的让大家去菜谜,说有人送她一双“天下无双红中透白的美肌”美腿。此人系谁?去年夏小仙送了晓青姐姐一只金马桶,并一大堆金元宝,说让边坐边数。俺一个调皮,趁月黑风高城头灯灭之时,在小仙后门放了九只金马桶。原本想调戏一下可爱的圆仙,结果圆仙一个豪放,把后门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19-01-20 18:14:16)

那一天下午在院子里做些杂活,蓦然发现天上红彤彤的云彩像帏幕一样伸展着,往西北方向去越发的光华万丈,如有大火熊熊燃烧在幕后,亮到令人想追逐到天边好一探究竟。手上的活就那么一点点,等收好用具再抬头,帏幕的边缘已显出灰的暗沉。跑到二楼往西的房间望去,那最为璀璨的天空的边缘却被邻居的屋脊和树梢挡住了。平原地带舒适便捷的小区里,大自然的美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9-01-06 15:05:46)
(六) 波城冬日昨天留言说,暗恋是一个人的兵荒马乱。我实在想不出比这更合适的话语来。 高中三年,我们学校执行班主任跟班制,翔继任高二二班的班主任。高一下学期结束,分文理科。珍选择了去文科,数学课上欠下的功课实在太多了,另一个原因是以后就不在翔的班上了。 可命运执意要跟珍开个玩笑。珍的一口气没吐出来,就有了翔将兼教文科班数学的消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19-01-04 09:37:23)
(四) 我和珍的友谊,缘于花生,又从寝室扩展到了教室,虽然我们并不同班。 她二班,我三班,中间隔了楼梯和过廊。晚自习时,老师多半只是四下走走,并不时时驻班。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坐在前排靠窗的位置,看到二班的自习老师离开后,就抓着书本纸笔跑到珍的课桌旁。 一张桌子,一条长凳,两个学生,这是标准配置。挤下一个瘦小的我,没有问题。我不记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二) 隔天返校。珍带来了一大布口袋的炒花生米。在我和她的床铺之间,刚开学时珍的爸爸在那儿钉了一个钉子。珍把装了花生的布袋子挂在上面。 在那时,食堂里的晚饭,粥一天饭一天。轮到吃饭还好,轮到吃粥天,十几岁的半大孩子还没到下晚自习就饿了。多数农村家庭还很穷,给小孩准备的干粮只有红军过草地吃的炒面粉。下了晚自习,二勺炒面粉,一杯开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8-12-28 14:08:59)

珍是我近来屡屡想起的一个旧友。那时高一,她和我同级不同班,她住我的对铺,我俩同在上床。 她原本和我是同一个初中。初中中学仅弹丸大小,可彼此之间却毫无知晓。我猜这缘于我们的小团属不同,我痴迷武侠,时时梦想着去行走江湖,她却在安静的读鲁迅和琼瑶。 到了高中,我们竟然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一) 乡下的高中,寝室也简单,一间大教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8-11-18 19:09:24)

散步·南方的秋林南方的秋天,说起来,真是漫长。九月时,树木依旧葱笼,可空气里,若有若无的一点秋的气息隐约着。初始时,只有麦芒那么细,从草叶下的细茎开始,脱了轻盈的绿,透出些浅紫或浅金的痕迹。再后来,树尖儿上的叶子,虽说还绿,却不再饱满或纯净,犹犹豫豫的带着黯沉。风和太阳都不一样了,太阳在很大的天里,亮得晃眼,却没有热度,风是干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18-10-21 09:42:16)

明月清风满院,夜深人静难眠 月临梢上怅愁添,难忘楼栏空转 对月望天空叹,闲愁浓胜幽兰 香毫迟暮落蓝笺,又是低微哽咽 (安静的河流,by葱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18-10-14 05:44:29)
米兔里没有温情和优雅,更没有尊重和爱护。 被骚扰者,只是一件被用来调笑取乐的物件罢了。 我觉得大多数被性骚扰或性侵害过的女性,都会选择选择性遗忘。 如果不是米兔运动,我想我恐怕不会去回想一下那些令我不快的过往。为什么去回想呢?忘记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完全忘记,就等于没有发生,岁月静好,对吗? 虽说刻意的忘记,给予了精神上的自我修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10-06 06:03:41)
今天新闻,川爷上空军一号时,一张软趴趴的白纸,粘在川爷的鞋后跟上,一扇一扑一起一伏跟了上去。极为飘逸张扬。空军一号有几个人有机会上呀?这张莫名的纸,以piggyback之姿,展示了无与伦比的streetsmart,一举成名天下知。网络大热,首猜是张厕纸。呃,究竟怎么粘上去的呢?细一想,会有点儿恶心呢,敢紧打住。当然,媒体也说,说不定是张餐巾纸。究竟是擦屁屁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