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低语倾述离愁 灯如豆 泪散衣襟星夜飘雨后 欲挽留 却难守 送君去 霜染鬓发纷飞 别离休 想着 那个春日 你的样子 和你的声音 忘记 那个夏日 你的样子 和你的声音 也许 你来过 也许 我不记得 也许 你我是路人 乃是天注定 这一片蔚蓝的海,如果有机会,我会去看看。 有一点想念某年的夏天,我坐在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6-22 21:49:11)

那年的冬天,反正都要送朋友一些贺年卡,于是就多买了一些,老板给我打八折。我用了一半后,其他的留着第二年用。抱歉,我确实有时候特别懒,懒得去处理人情世故,也懒得去购物,只要是看到人多的地方,我就想跑。所以,能买贺年卡送人,已经是我的人性突破。同寝室的人见我有多余的贺卡,这个人拿去几张张,另外一个人又拿去几张,一会儿的功夫,全部被瓜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月的香港,如同蒸笼一样,我必须时刻都在空调房里。否则,走在路上不到五分钟就开始站在十字路口想,我在哪?我要去哪?我得用什么语言问路?总之,有一点懵圈。 香港给我的永远感受都是一种燥热,即使在最寒冷的一月份,我来香港时仍然感觉,地表温度是热的,其实不是自然气候问题,而是香港令我水土不服得厉害。 我喜欢香港的饮食,即使普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68年5月的一个没有月的晚上,川北某小镇上,一个漂亮的女婴的出生,引出了之后的许多故事。 记得当天晚上,周围邻居都被这个孩子的哭声吵醒,却全然没有因此而恼怒,因为这孩子的父亲是个好人,大家都希望自从这个老实人,过上好日子。 那个帮忙接生的婆子,喜滋滋地拿了工钱告辞,临跨出门坎之前,转身神叨叨地告诉男人说:你婆姨和这女娃都不是凡人,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