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秃笔闲聊闲写闲话

上网冲浪,下网吃饭。秃笔写我情,秃笔述我愿。嬉笑怒骂皆由我,文章长短自随便。有兴趣进来看,搏您一笑我心愿。
个人资料
老秃笔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2019-11-24 07:20:23)

2019感恩节将至,秃大爷从扭腰乡下赶回来。召集一群老朋友聚会,吃喝玩乐,歌舞升平,顺便为鸭城老躺郭大爷祈福,祝愿他在节日里神清气爽,艳阳高照,早日打通任督二脉,站起来,挺起来,战胜病魔,不放弃努力和希望。
聚会从晚上5点开始,大家精心制作了不少精美点心菜式。热情地互相问候,毕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比如,从阿拉巴马州赶过来的老庄夫妻,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据说,这几年郭大爷修练成功一种叫做“老郭躺”的新姿势,比北京那个演员葛优的著名“葛优瘫”还有范儿,吸引了不少鸭城华人男女慕名拜访,亲眼看一下老郭是如何优雅地躺着接见访客朋友,比起那俗气的“葛优瘫”档次高了好几层呢。火鸡节前,俺老汉再次从很冷的扭腰城外奔回鸭城,也想见识一下这“老郭躺'到底如何牛掰的。扭腰到鸭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本来打算码出上片即住手,忽然觉得还有个话题不吐不快。正好现在还是时差颠倒的,晚上睡不着,那就码字喝酒打发时间吧。习帝上台几年,国内意识形态倒退到毛大爷时代不远了。别的不说,光是因言治罪,搞文字狱这手,就是毛大爷时代的典型特点。我们这一代还记得毛大爷在1957年搞的反右斗争迫害,把批评了几句朝政的知识分子冠上“右派分子”罪名,监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二十年前回去,北京就是一个大工地,到处盖房修路,像一个大烙饼铺开,西边直到西山脚下,北边直到燕山脚下,南边我没有去过,东边可是盖房进河北地盘了。这次回去,发现北京的建筑工地大幅度减少,几次坐车经过四环五环的,只见到几栋高楼工地,说明北京的建筑发展基本饱和了。今后发展可能是把三环内破旧胡同群拆迁,腾出寸土寸金的地方。但是,北京城内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在家里大部分时间和父亲聊天,看电视,闲散地消磨时间。可惜俺家的沙发是老式,靠背几乎直立,无法半躺着。不然,来一个著名的葛优瘫,斜着眼睛“娄”着电视,不时嘬一口凉啤酒,嚼几粒油炸花生豆,一定会很舒服,把老北京人那副懒散德行样儿体现的到位。老北京人说看一眼之类的叫“喽喽,”打进拼音,一堆同音字,没有找到正确的字。 国庆期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这次回去,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如何面对老年已至。先说几个让我脆弱的自尊心被狠扎一下的遭遇。地铁上,俺习惯性地起身给一个七十不到的老塔塔让座。她的女儿看我一眼,犹豫着说,大爷,您也需要坐着。我妈能站着。这下,弄得俺尴尬啊!言下之意,她认为我比她妈还苍老。她是好意,可俺这脆弱的自尊心啊,没有准备地被扎得很疼。俺顿时“怒”从心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谈到国家大剧院,这是秃大爷每次回国的主要兴趣安排。跟一位父辈友人谈起去大剧院听音乐会时候,他不解地问,你在美国听不起音乐会啊?每次回来都听这么多场。俺只能呵呵讪笑着解释:在美国一个城市,就有一个乐团可听。比如,俺在亚城蛰居二十多年,听亚城乐团多年,口味没的可换。而国家大剧院这里,每年来访的各国一流乐团不计其数,风格多样。等于是国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这次回去近月余,按说时间充裕,可以到处走走,见识一下神州河山。但是,过去多年,每次回京都不去外地旅游。因为来回数天,把本来不多的陪父母的日子浪费了,于心不忍。所以,基本全在大北京区域闲逛,当天来回。原来打算去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公园,博物馆看看。正值国庆假期,那里整天挤得水泄不通,连经过的地铁都限制停站且拥挤。几次忍受不了排队,拥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这次游记,最后再谈点家国爱恨情仇的事儿,就转谈其他题目。不然,谈时事过头了,没啥意思,像坐井观天的蛤蟆了。 总的感觉,神州经济科技社会文化进步明显且惯性很大。如果高层政治稳定,无主要战争对手阻挡破坏,神州会继续繁荣昌盛。再过二十年,可望成为与美国并肩的超级大国。曾记得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毛周邓提出四个现代化的口号。如果按照当年的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十年前,大学同学群还是网络为主。习帝上台前后,对网络的控制开始收紧。红帮设置了国家级网络办,专司网络言论控制。俺们东城牛大同学站,与其他学校群一样,谈论的题目五花八门,从时事到宗教,什么样的奇谈怪论都能看到。直到有一天,主办的同学通知说,收到某网信办通知,网站负责人要对言论负责。党不爱听的,要罚钱。站内的大嘴巴同学继续高谈阔论,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