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博客

喜欢以文会友,向大家学习,天天向上.
个人资料
清衣江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昨夜下了一宵的雨,雨在清晨停了。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天空碧蓝仿佛水洗一般,没有一丝云彩,将平日笼罩西南师院校园上空的雾霭,微尘涤荡无遗。澄碧明朗的天空映衬下遥远翠绿的山峦显得格外清晰。
此时我已经看见站在门口的周同学和朱同学了,我招呼他们进来坐。朱同学微微一笑,就走过来;
因她从小就练过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那是一个五月间风和日丽的温暖的日子,---我一听见有人敲门,便打开门一看来人是成都老乡数学系的邹同学,使我格外感到高兴;我笑吟吟地引着邹同学进到了自己的宿舍里,很愉快地说:---“现在才五月底,这几天北碚的天气感到有点热了。去年我也曾在这里度过炎热的夏天,我觉得好像去年这时的天气也没有今年热。老邹,我们足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82)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那是一九七五年五月初,西师校园披上了春天的绿装,无数的杨柳和高大的松柏把外语系教学大楼周围变成了一个迷人的奇境;在这清幽的校园里,人们很难相信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大跃进时期修建的这幢外语系教学大楼里面,还有一群勤奋,刻苦的、青年学子正在如饥似渴般地,而且相当踊跃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C君: 我们分别足足两年了。你现在身体好吗?学校的生活过得惯吗?学习还顺利吧。几次想写信给你,但总抽不出来时间执笔写。随便写几句报平安及问候你的话,我觉得还是有写的必要。 待要写长时,而我所想写的话又太多。原本打算在我们班的同学们下兰州铁路局车辆段开展开门办学的学工活动满了一个月之后才给你写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译爱尔兰诗人叶芝《走过柳园》一诗 DownBytheSalleyGardens走过柳园 BYWILLIAMBUTLERYEATS Downbythesalleygardens走过柳园 myloveandIdidmeet;我与情人相会柳园; Shepassedthesalleygardens她迈着雪白的小脚, withlittlesnow-whitefeet.走过了柳园。 Shebidmetakeloveeasy,如同树上长的树叶; astheleavesgrowonthetree;她嘱咐我对爱情放松, ButI,beingyoungandfoolish,而我年轻愚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80)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一九七五年是教育界相当多事的一年.那年邓小平第一次复出,就想到了整顿教育秩序,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一来,邓小平再次打倒。 1975年召开了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周总理遵照毛主席的指示在第四届人代会上作了《在本世纪内全面实现四个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2)(全文完) “顕琦对日本友人的怀念之情似乎是不可压抑的。一直没完没了地向我打听日本的情况。 临别之际,她托我给她寄一些日本的周刊杂志,而不是日本的历史或文学书籍。 似乎这样才让她感觉到“她能亲眼见到日本人的实际生活”。 通信的详情:寄来的周刊杂志遭没收了之后,我们开始了通信。通信交流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1) 长时间采访“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后,她泄露出她曾经受过与她出生身份不相符的磨难......遭到镇压,强迫劳动,在监狱中离婚 withnews 2019/09/0707:00 也被稱為清朝的最後一個格格 (©TheAsahiShimbunCompany提供)愛新覚羅·顕琦(右)接受佐佐木采访时的照片由佐佐木提供。 一次偶然的机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革岁月-----工农兵学员生活回忆----(79) 照片为西师校园及北碚城区的照片 就如俄国诗人普希金说的:“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怀恋!”朋友们啊!记住!岁月在流逝,我们在成长!“ 我的学校岁月呦,是由我童年时代小学和青少年时代中学,再到青年时代大学的岁月所组成的,我的学校岁月就像一条默默无闻奔流向远方的河,正随着岁月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日本作家林真理子小说《我想长生不老》连载于杂志《周刊文春》上创下小说连载篇数最多的世界新纪录 2019/08/2814:25 デイリースポーツ 每日体育林真理子氏 作家林真理子的小说《我想长生不老》连载于杂志《周刊文春》上,并于8月29日开始出售书。 截至9月5日发表在杂志「週刊文春」上的该小说连载篇数已达1615篇,打破已故作家山口瞳在杂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