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摘要:新古典经济学的内生和外生增长理论都忽略了资源限制和技术发展的波样运动。人口动态学的逻辑斯蒂增长模型和物种竞争模型,能够提供一个演化分析框架,讨论市场份额竞争中技术小波所推进的经济增长。新古典经济学的干中学和知识积累模型忽略了技术进步的质变和间断性。知识的新陈代谢过程才能理解创造性毁灭。政策和制度在技术周期的不同阶段是共生演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张怀英(中)与陈永贵等一起在大寨规划山河治理  所谓陈永贵的“汉奸”问题  大寨的党组织到1946年才发展了3个党员,1947年前只是一个小组,合并在武家坪的支部里。到1947年后半年,全村发展到6个党员,这才单独成立支部。陈永贵提出入党要求后,贾进才和支委们经过讨论,同意发展陈永贵入党。那时入党手续很简单,只要有区委下乡干部介绍,支部会议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四章文化大革命与政治授权到1966年,中国政治生活出现了一个重大困境。共产党被中国宪法赋予了最高权力。但是,如果没有人民的适当监督,各级党的领导都会有人类固有的傲慢和腐败的倾向。越来越多的党内领导人的腐败最终会导致党作为一个机构的腐败-从量变到质变。[1]由于腐败的机构无法以有效的方式发挥领导作用,最终,这个方向的发展将导致其走向灭亡。在20[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六章文革时期的农村经济发展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即墨县的农业生产增长了一倍多。与此同时,农村工业占即墨经济的比重由1966年之前几乎为零增长到近36%。本章将详细描述这些显著的进步,并分析可能发生的变化。我认为,其中两个关键因素都是文化大革命的产物:政治文化的变化,赋予普通村民权利;促进了集体组织教育的快速发展,教育教会人们识字,提供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9:37:34)
渡水复渡水,
看花还看花
春风河畔路,
不觉到吾家从家到学校的路途有多种选择,从学校回家的路途也有多种选择。清晨离家,中午离校;中午离家,傍晚离校,姐姐和我,主要是姐姐,都要花一小段时间斟酌一回。头一年仲冬,我失足落入环绕我家的园沟,并在水面上仰天浮了约半小时。隔壁奶奶把我捞起,口中同时念叨,“三奶奶有灵,三奶奶有灵!”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56:50)
同学们后来都忘记了自思还叫自思.
吾们那时叫田一生为"老大",对角线为"梦游子".这儿,他两是枝叶,不费笔墨.
吾,他们仍然叫吾为"吾".因为吾为人端正,太无可挑剔.
曾经,他们叫吾为"周恩来",可惜吾没周先生的美貌.又叫吾为"毛泽东",但吾下巴没帝王痣.叫吾为"华盛顿",吾小时候没把吾家的樱桃树砍倒,叫吾为"拿破仑",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53:14)

1."师妹,怎么是你呀?"
遭遇漂亮妹妹时,我就这么惊讶地发句话.
妹妹们的反应不一样,用脚后跟也能想象出来.不须赘言.
我至今还记得的是,有个妹妹,不假思索,回曰:
"你在哪个山头?"
我乐了:
"空洞山!"
"尊师?"
"空空道人!"
"请问师兄你是------?"
"无靠."
然后我就说: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无依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41:29)
疏篱缺月!
茶几,破而显朴,旧而显古.
我一个人在偶有虫鸣的院中,啜饮.无有所思.端起茶杯,我突然笑了.
我想起了辜鸿铭.
先生是主张男人纳妾的.理由简单而令人玩味------一个茶壶理当配多个茶杯.
呵呵呵.
当然就有人有意见,理由也简单而直接------一个茶杯为什么不能配多个茶壶呢?
哈哈哈.
当然,有意见的人是你啰.可你又是谁呢?
嘎嘎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39:52)
回想起来,读书为乐的时光,一在高中之前,一在大学.
初三时,还没到知好歹的时候,也没在乎中学好坏与以后的关系,因此,仍乱读书.乱到何种程度呢?一上课,老师在台上讲,我在台下,不听,或听而不闻,在自以为很隐蔽的状况下,沉迷于小男小女的故事中.
我那时个头不高,晚长.先派在第一排,老师眼皮下.很长时间的不自在终于因为那谁近视,我助人为乐,让那谁去了第一排,我去了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28 18:11:17)
因为排行第五,所以,想ID的时候,掂来掂去,觉得这个"吾"字让吾觉得还可心。
这也是中了念过几本书的毒,觉得这个"吾"字比那个"五"字来的文气,其实,用那个"五"字也未尝不可,然而,吾还是中了念过几本书的毒了。
姓丁,所以,往前溯,有人叫,"小五","小五子","丁小五","丁小五子","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