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幼苗,瓶子,祭台

(2007-10-17 23:32:13) 下一个
光天化日之下
我们把
一株娇弱的幼苗
泡上药水
装入一只密封的瓶子
做成一具永久的标本
这有点残忍
但它将不会枯萎
虽然它将永远不会开放
象教科书插图一般平淡
但它真的不会枯萎
不会让人心碎

有一天
我却把一株红花种上高筑的祭台
没有阳光
它仍然忘我地绽放
不顾季节不理睬风霜
在祭台高悬的屠刀下
骄傲地展示仅有的美丽
它凋零的时候
从春到秋的整个季节里
祭台的空气都一直是苦的

我不知道在这两者之间
甚至有没有选择
因为那幼苗
也许一开始就种在瓶子里
正如那一次
我把典雅绝伦的少男美女
分别装入两只透明的花瓶
他们赤裸着招手微笑
却不能互相走近
我像上帝一样充满破坏的快意
我因此而不憎恨上帝
这是虐待和受虐的统一
被爱和被叛的相依相偎

哈不写了不写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