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归来仍是少年

(2023-12-05 00:18:51) 下一个


这个冬天,实在忧伤得很。我的心里猫抓一样,既空捞捞的,又感觉到疼。我不知道我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我不敢想,或者我根本就没有未来,我没有未来也没有希望。我这样一个孤苦伶仃的人,一无所有的人,受折磨受刑的人,哪敢谈什么未来呢?我本来孤独,并且会一直孤独下去,直到我离开这个人间。


多年前,我听我的堂姐说:“没有意思啊,这个世界没有意思的,人也是没有意思的。”我听了大惑不解,怎么会没有意思呢?小卖部里有珠珠糖,电子游戏厅里热闹喧哗,隔壁的小伙伴又逮了一只天牛,电视里正演着郭靖和黄蓉。怎么会没有意思呢?生活多美好啊!


可到现在,我突然觉得堂姐是一个哲人。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意思,这个世界上的人也没有意思。有什么意思呢?这个世界就是一个魔鬼的翻斗乐游戏场,这个世界上的人全都是魔鬼的玩偶。我们活着不过是按照魔鬼的意图去做各种各样或者能理解,或者不能理解的事情。然后在获得魔鬼的同意后,两腿一撒,云游天外。


而那些人呢?那些表面上衣冠楚楚,各色各样的人呢,其实也都是玩具木偶。他们的生活都是有脚本的,他们的话语都是有台词的。甚至于连他们的一颦一笑,一蹙眉一眨眼都是事先设计好的表演。所以,有什么意思呢?这就是他们的真相,他们的真相就是他们全都是假人,他们的生活就是一场骗局。


堂姐年轻的时候,会泡减肥茶来喝,她还是很爱美的。但自从她发表“没有意思”的高论之后,我再没有看她泡过减肥茶。最近几年,她开始抄起了佛经。妈妈说:“好事啊,抄佛经就是练毛笔字,很修身养性的。”我倒觉得堂姐是在逃避什么,我想她逃避的就是生活的真相,这个真相就是包括她自己都是“没有意思”的人。如果直面这个真相,她会很难过,她会找不到生活的支点,所以她躲到佛经中去和神佛共舞。


人活着,难道不应该活成自己想活成的样子吗?如果魔鬼递给我们的剧本和台词,是我们不喜欢的怎么办呢?我想,很多人甚至会结束自己的生命。自我了结是我们对抗魔鬼唯一有效的武器,魔鬼可以叫我们做这做那,但我们死去后,他只有无奈的让我们重新睡回到婴儿车里去,享受一段无忧无虑的恬淡时光。


我觉得我失去了对生活的控制,我的生活变得非常的荒诞古怪,支离破碎。这个世界就好像是一个囚笼,囚禁着我的灵魂,并对我施加酷刑。魔鬼不断告诉我,你非同寻常啦,你将变得伟大啦,你会扬名天下啦。刚开始的时候,我会一阵高兴,但久而久之,我发觉这还是魔鬼的谎言。


非同寻常是因为我的苦难,伟大是因为我的懦弱,扬名天下是因为我的剧本和台词非常的奇特和怪异。所以,我有什么可乐的呢?我感觉不到快乐,我的未来一片黑暗。


未来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的膝盖将进一步的磨损,直到我再也走不动路;我的皱纹将爬满我的皮肤,使我像一只耙耙柑;我的大脑在药物的摧残下,会变得越来越迟钝,早晚得得老年痴呆症;我的肾会变得越来越孱弱,说不定我会小便失禁;我的近视度数会越来越高,直到我戴上眼镜都看不清东西,成为一个半瞎。


这样的生活有什么意义?我就是一个加速走向衰老和死亡的囚徒。而更可怕的是,我渐渐看清了这个世界的真相,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灵魂的劳改场。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的生命!我的生命应该像彩虹一样,发出七色的光彩,在一轮月华下,装点漆黑的夜空。


所有黑暗,最害怕的就是被察觉。当所有人的剧本和台词都是在黑漆漆的夜里,相互说着:“早上好啊!太阳多明亮啊!星星在眨眼睛呢!”黑暗会得意的哈哈大笑,因为现在是深夜,根本没有太阳,星星也只是一种臆想。但一旦有一个歌者,在看不见光的夜里,唱起一首《马赛曲》。接下来马上就会有一个小男孩唱起《斯卡布罗集市》,然后又会出现一个小女孩唱起《hey jude》。


所有人都像堂姐那样惊醒了,原来我们活得是这么的没有意思,原来我们的世界是如此的幽深漆黑。于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就在没有光线的广场上上演了,大家尽情的跳啊唱啊舞蹈啊扭动和吼叫啊。我们意识到原来古代的祭祀就是在驱赶黑夜,而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进行一次祭祀呢?


在广袤的大地之上的夜空中,突然现出一抹血红,像是一面用鲜血染过色的旗帜。魔鬼猛的颤抖一下,它突然想起了点什么。在多年前,正是有一帮年轻人用自己的鲜血染红了夜空,把魔鬼的脸涂得五颜六色。魔鬼突然有点害怕起来,他想起了伟人。伟人曾经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掀起红色的巨浪,把魔鬼叨扰得狼狈不堪。


魔鬼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冷笑一声:“你都是我手掌心中的玩物,纵然复生,又奈我何?”伟人颓然而下,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但是伟人的背后却出现了千千万万个红色的身影,他们拿着镰刀和锤子,对着魔鬼发出怒吼。魔鬼彻底抓瞎,这是怎么了?我的剧本里面没有这一出!


可是没有人理会魔鬼的疑惑,所有人都簇拥到一个英雄的帐下,他们要用自己的拼搏和努力,换来一个清清朗朗的平白世界。魔鬼用一床床罩把自己裹住,然后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逃走。天空一下子就明朗起来,蓝天白云,细雨霓虹,微风轻雾,荷露馨霜。


大家笑啊,闹啊,开心啊,香槟酒和欧风蛋糕全都摆了上来。这是人民的胜利,这是历史和神的胜利。可是,一滴泪水突然滑落到我的脚尖,我猛的惊醒过来。魔鬼没有逃走,魔鬼还在,魔鬼还在拿着软刀子剐我呢!原来刚才是我做的一个梦。魔鬼的法力高深,他没有那么容易失败的。黑暗中的歌者和广场上的红色光影,不会轻易出现,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出现。一切都只是我的幽梦,一切都只是我临死之前的幻觉。


我在我的房间里面到处寻找一根可以支持起我的重量的横梁或者是钩子,我找啊找啊,从早上找到晚上。最后,我发现了一个红色挂钩,我想试试。于是,我搬来一个小凳子,学着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站到小凳子上,然后把一根睡衣带挂到红色挂钩上。正在我好奇的思考,我有足足70公斤,这个小钩子是否可以承受起我的时候,窗外出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妈妈,妈妈,等等我!”妈妈?他在叫谁?可我不是妈妈,我也不是爸爸,我只是一个单身汉。我衡量一下,觉得死亡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于是我把我的脖子挂到了睡衣带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是挂钩啪一下脱落还是睡衣带从中断开?然后我坐在地板上,像一个撒泼的泼妇那样嚎啕大哭起来。死亡,对我是奢侈的。我渴望死亡,但我觉得死亡对我很难很难。


这是不是有点离奇,有的不想死的人,说没就没了。可我这么一个想死的人,却死不了。我再次想起堂姐的话:“没有意思啊,这个世界没有意思,人也没有意思。”我简直对堂姐佩服的五体投地。魔鬼的法则就是不让你如意,想活的偏叫你死去,想死的偏叫你活着,活着咀嚼没有意思的生命。


有没有一个神秘的玫瑰园,那里没有痛苦,没有刑罚,没有折磨,没有屈辱。那里一切都是散散淡淡的,那里一切都是柔柔软软的。我可以在这个神秘的玫瑰园里,坐到阳光下面,喝一杯锡兰红茶,再享用一份提拉米苏。对,一定得是提拉米苏,虽然名字很奇怪,但提拉米苏真的很好吃,里面裹着奶油和布丁。然后在喝干净最后一滴茶水后,我站起身来,走到玫瑰花丛旁边,陶醉于玫瑰的气味中。生命是如此的美好,美好得好像是一场午后的微雨,人在雨中,魂已远游。


昨天我一上床就睡着了,我的睡眠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午夜的时候,我梦见了他。他穿着一件黄色的衬衣,留着分头,咧开嘴朝我笑。他的笑像是三月的阳光,温暖但丝毫不燥热。我和他讲我的见闻,我说我遇见过好多和他长得很像的男孩子。他沉吟起来:“哦,这个我认识,他叫某某某;那个我也认识,他又叫某某某。”我欢喜起来,原来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相互都认识,相互都彼此微笑过。


我把头靠在他的臂弯上,闻到他身上好闻的气味。那不是香水的气味,香水的气味太猛烈,那是一种成熟男人的体味混合着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我问他:“我可以走了吗?去我梦中的玫瑰园。”他拍拍我的肩膀:“只要你在我的旁边,我就一直搂着你。”


一种感动突然袭击了我的胸口,原来我在这个人世还有这么一位知心朋友。英文的知心朋友叫soulmate,直译过来是灵魂伴侣的意思。既然我有这么一个灵魂伴侣,我为什么又要急着去神秘的玫瑰园呢?或许我还可以再等等,等春暖花开,等风雨已尽,等海枯石烂,等神明宽恕。


我抱紧了他:“贴我近一点,我怕失去你。失去你,我可怎么活。”他没有笑,也没有哭泣,他只是把他的热度从他的手掌和臂弯传递到我的身上,让我在这个苦寒的冬夜,温暖如春。我想堂姐到底没有彻悟,真的彻悟的话,会知道即便生命没有意思,但神会给我们礼物并亲吻我们的脸颊,这就是幸福了。

 

hey Jude,don't make it bad.Take a sad and make it better.remember to let her into your heart.Then you can start to make it better.


音乐响起的时候,我正匍匐在我的电脑桌前。我想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应该去泡一杯热可可来喝呢?毕竟可可的味道是那么的醇厚和香气馥郁。或许,这个下午,以及明天,以及许多个明天我都可以这么快乐的度过,像今天一样,活得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哲思禅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