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共产主义猜想

(2023-11-01 06:38:01) 下一个


下午路过河边的时候,看见了一家咖啡馆。这是一家酒店2楼的临街咖啡馆,大落地玻璃窗正好对着靠河的这一面。咖啡馆里人不多,三三两两个顾客正在吧台和吧员说着什么。今天的天气不算特别好,要是天气好的话,咖啡馆里应该会有很多人。大家吃过午饭,就会相约到咖啡馆里喝咖啡,聊天,看书,上网,或者是发呆。总之,都很好,很舒适。


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就应该像这家咖啡馆一样,安然,平淡,休闲,舒服,放松。如果我们每一个人在下午的时候,都可以到这样的咖啡馆来小坐一会儿,那该是多么好,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可是当我走过咖啡馆的一刹那,一个外卖小哥,戴着一顶带角的黄色帽子,从我身旁飞速骑过。这是个为了生活奔波的勤劳的外卖小哥,他很可能不是成都人,只是外地来打工的打工仔。如果不辛勤的工作的话,他可能连生活费都没有。


我看见过外卖小哥住的房子,他们是住的群租屋。什么是群租屋呢?就是一套100平米的房子,用层板隔成7,8个小间,一个外卖小哥就住一个小隔间,厕所是公用的。每个小隔间会有半扇窗户,因为是用层板隔的,所以每间小屋只能共享一扇窗户。住在这样一个鸽子笼里,似乎翻个身就会碰到墙,碰到房顶,真的憋屈。


那他们吃什么呢?虽然有公共的厨房,但似乎利用率并不高。其实,外卖小哥主要是吃盒饭,街边15块一盒的盒饭就是他们的午餐和晚餐。至于早上,可能一个包子就解决了,在外打工谁讲究得了那么多啊!可是,这样的生活有乐趣吗?或者就像我之前想的,中午悠然的吃一餐西式牛扒,然后下午到河边的咖啡馆悠然的喝咖啡,吃甜蛋糕,和朋友聊天才是好的生活,才是有乐趣的生活?


外卖小哥为了一日三餐而奔忙,他们没有钱,没有闲,也没有雅兴来咖啡馆消费。他们活着的意义似乎就是送外卖,赚点微薄的薪水。如果这样想的话,生活是不是对他们太残忍了点,他们怎么才能像城里的少爷小姐一样,悠闲的到咖啡馆小坐一会儿,喝一次下午茶呢?


马克思回答了这个问题,他说这一切的祸根就在于剥削。资本家拿走了剩余利润,劳动者成为被剥削的无产者。所以有资本的资本家会变得越来越富裕,而没有资本的穷人会一直贫穷。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列宁给出了答案:革命!革资本家,地主老财,达官贵人的命。列宁说到做到,他把沙皇一家全部杀了。皇帝尚且如此,何况官吏,何况财主?于是苏联,这个平均分配财富的苏维埃国家诞生了。


可是问题很快来了,当一切财富都平均分配的时候,人们失去了劳动的动力和智慧。大家都变成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懒人。马克思说当共产主义到来的时候,劳动会成为人的一种内在需求,但前提是共产主义得真正实现。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是社会生产力高度发达,物质财富高度丰富的一个理想国。在这个理想国里面,由于物质丰裕,所以人人按需分配,劳动不再是谋生的手段,而变成了人的一种内在渴望。


看到这里大家应该能挑出列宁的错误了,他曲解了马克思关于实现共产主义的方法和路径。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当生产力高度发达的时候,衍生出来的一种社会财富分配制度。换句话说,是一夜秋风起,寒气来袭,树叶自然掉落的一种社会自然现象。可列宁是怎么做的?当还是三伏天的时候,他就爬到树上把树叶摘了下来,然后狠狠扔到地上,俯视着地面上的人们:“我是英雄!”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现在看来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地球的生产力水平还远没有达到可以按需分配的程度,联合国统计地球上现在还有7.83亿人处于饥饿状态,他们得不到充足的食物和基本的卫生条件。这些饥饿者大多集中在非洲,拉丁美洲和亚洲。


既然列宁错了,那么怎么做才能帮到这7.83亿人,甚至还有更多的处于半饥饿状态的人?我想就两个字:发展。如果说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正确的,那么真的要帮助穷人,实现共产主义,关键就是要发展生产力,这是实现共产主义的总纲和前题。所以说马克思如果是正确的,我们要践行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需要革命,并不是要把富人,地主,官僚的钱抢过来分给穷人,而是要推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


就好像挤牛奶,奶牛的乳房中没有奶了,你再怎么挤都是徒劳,说不定还是一种对奶牛的伤害。但是如果加强对奶牛的营养供给,并合理运动,也许奶牛的产奶量就会增加。你听说过,一天撸24小时奶牛的乳房的养牛人吗?还真有,在几十年前的苏联和中国,或者还包括柬埔寨,朝鲜,罗马尼亚。


以前的共产主义者的错误就在于,他们没有抓住实现共产主义的根本落脚点——推动生产力的发展。反而是执迷于从生产关系上来强行实现“共产主义”。可没有高度发达的生产力作为条件的“共产主义”其实就是24小时撸奶牛的乳房,最后挤出来的不是奶,是血。


马克思无论如何还是一个聪明的人,按照他的设想,共产主义最先应该是从西欧的那些发达国家实现。如果你告诉他,热衷于共产主义的是他根本看不上眼的穷国中国,他可能会一脸大便干燥,并仔细回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错了。秋天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有一些穷国的猴子们纷纷爬树去摘树叶,因为把树叶摘了,树枝光秃秃,看起来就像冬天了。马克思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作何观想。


中国有一句俗话叫:来的早,不如来得巧。后来又有聪明人总结出一个理论,不要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要做第二个吃螃蟹的人。归根到底一句话,不要过于超越时代,而是要跟随着时代。既然秋冬季还没有到来,那就让树叶子留在树上,说不定还能遮阴挡日,给树下纳凉的老婆婆带来福音。等秋冬季到了,树叶该落自然会落,不劳费心。天道循环,因果不爽,自有道理。


我大胆猜测一下,我觉得如果看见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我觉得马克思会哭。马克思会忧郁的摇摇头:“你们根本不懂我。”可是我们真的不懂吗?要是真的糊涂也就罢了,哪个国家没有糊涂人呢。可要是心存恶念,故意捣蛋,借机闹事,公报私仇,夹带私货,那就确实应该好好反思了。你真的是马克思主义者吗?或者你还不如那些说不信马克思的人,至少他们敢于说真话。


我不敢说马克思全对,但至少我觉得他没有全错。看看现在西欧的一些发达国家,还真有点共产主义的影子。看看挪威的监狱,犯人单独住一个套间,有单独的盥洗室和厕所,可以看书,可以上网,可以抽烟,可以点外卖,甚至还可以写作。这哪是坐牢,这是疗养好不好?换在我们中国如果是这样,可能真有人会故意去蹲监狱,因为生活条件太好,比家里还好。


再看看澳洲,政府的财政结余平均分给国民。每人一份,不多不少,这是不是共产主义?还有瑞士,他们计划给每个国民每月发2万元,这是无条件的,无论你是不是真的在工作。啧啧啧!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简直就是实现了嘛。这是资本主义国家,回过头看看中国。外卖小哥住在半扇窗户的隔间里,吃着15块钱的盒饭,一看见河边的咖啡馆吓得转头就走——这不是他该来的地方。到底谁是资本主义国家,谁是共产主义国家?我也糊涂了。


可不可以这么总结一下,拒绝共产主义的国家正在无限靠近共产主义,而接受共产主义的国家,反而走了歧路。猜想一下,要是中国大陆当年也像台湾一样走资本主义道路,可能外卖小哥现在就住在一整扇窗户的房间里,吃30块钱的自助餐,下午偶尔也可以去咖啡馆点一杯卡布奇洛,并反复叮嘱吧员少放糖,因为害怕得糖尿病。


我想这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只要社会整体生产力发展了,大家的生活都好过。那么剥削怎么办?资本家拿走了大头的利润怎么办?很简单:民主。如果我们觉得为富不仁,为官不义,为上不法,我们就合理合法的抗议,甚至组成反对党让他下台。正像我之前说的,只要社会言论自由,行动自由,结社和抗议自由,我们这个社会就会变得公平很多,合理很多,温馨很多。


不准人民说话,不准人民上街,不准人民组党和参选,然后告诉我们,我们走的是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我觉得马克思会从棺材里爬出来,然后愣一下又缩回去,因为他想说点什么,却又害怕被外卖小哥打。外卖小哥是想生活在挪威,澳洲,瑞士呢,还是中国呢?我想答案是不言自明的。真的有良心的话,就把我们中国变成下一个挪威,下一个澳洲,下一个瑞士。否则,你还是骗子,甚至是刽子手。


我急匆匆的从河边的咖啡馆走过,我并不打算去里面喝一次下午茶,我还要赶回家写作。但我想如果我的写作能够让外卖小哥在某一天下午真的走进咖啡馆去点一杯卡布奇洛或者拿铁的话,我会非常的高兴。甚至于,我觉得马克思也会高兴,我想他至少还是同情劳动人民的。真的坏人,是那些打着马克思的旗号,贩卖专治的独裁者。马克思不会喜欢这些人,正像他没那么喜欢中国一样。


据说,马克思临终的时候遗言:“我不是个马克思主义者”这是不是真实发生的事,我已经无法考证。但至少,我觉得马克思并不是个坏人,否则他不会有这么强的自我反思。您说是不是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abcdaren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没有记错,马本人没有认定暴力革命的绝对必要性,也许他也欣赏巴黎公社,但倾向于用议会斗争去实现他的乌托邦,有点社会民主党的味道。出发点是社会的不公平、贫富分化严重。
暴力革命是列宁主义确立的,无产阶级专政也是列宁提出的。
暴力清洗内部、实现个人独裁、一党专政、特务政治是斯大林的‘发展’。
把牢枪杆子为要务、搞运动暴力清洗内部、实现个人独裁、一党专政、特务政治。尤其是对文化、思想也用暴力清洗、践踏宪法、捏造罪名、无法无天则是毛的创造性‘发展’。他的党棍们,打着马列大旗、冒用人民的名义,大搞屠杀维稳、个人崇拜,政治独裁。一路走来,杀人无数,贪污腐化,名为法治,完全是一人之天下!没有工农知识分子半点自由,共同贫穷。越穷越革命!今天的委内瑞拉、北朝鲜都还在痴迷于这种‘道路’,原因很简单:维护他们个人和红朝权贵家族的封建特权,家天下、党天下,就是不管百姓死活!完全是历史的反动!一群反动派!恐怖分子!毛自鸣得意的所谓‘枪杆子出政权’,完全剥夺了人民的权利。完全是赤裸裸的土匪理论!当然是土匪们的最爱。。。
数字旋律 回复 悄悄话 两边连一下:)

《失控列车思想实验》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130/202310/9916.html?#comments


数字旋律 2023-11-01 23:29:23 《失控列车思想实验》正好可以用来说明,《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恐怖主义》在基本行为上一致的理论基础 ---- 二者都对《失控列车思想实验》选择YES。逻辑上可以进一步推论,二者本质上的魔性恰恰就是基于这项选择。

可以明显看出这里多数网友对《失控列车思想实验》都倾向于选择YES。这是非常奇特的现象。恕我直言,可能《文学城》大部分网友背景来自中国大陆,或多或少受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潜移默化。

......
数字旋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枪迷球迷' 的评论 :

安兰德和彼德森对马列主义的批判直击要害。事实上,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恐怖主义在基本行为上有一致的理论基础。之前“平等性”网友的博文大作中提到的《失控列车思想实验》这个经典案例,正好可以用来说明这一点: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7130/202310/9916.html
(注意文后的读者留言)


枪迷球迷 2023-11-01 07:24:32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最大的缪误是在道义上, 企图把自己的思路用暴力强加于人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人的思想,若是像蜜蜂或螞蟻,那麼,共產義或許可行。黨總書記,像是蜂皇或蟻皇,被「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蜂民或蟻民們供養著。
白桦林 回复 悄悄话 余也从人的个体出发想过这个问题: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39/202006/35254.html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1639/201510/201302.html

我以为从个人意义上否定了共产主义的必然。

马克思用着19世纪人们爱用的“极限”思维方式提出了宏观的共产主义。
ahniu 回复 悄悄话 剩餘價值 就是 大忽悠
来源:ahniu 2022-10-07 15:06



共產主義的根基理論,剩餘價值論 就是一大忽悠。

剩餘價值是說 商品賣價高於成本是由於 工人創造了剩餘價值。

賣價 = 材料成本 + 工人成本 + 剩餘價值。

看上去好像有道理,其實是大忽悠。

如果賣價是成本價,剩餘價值就為零了。

如果賣價是虧本價,剩餘價值就一錢不值,為負值嗎?工人成本會降低嗎?

所以剩餘價值不存在。

賣價 = 材料成本 + 工人成本 + 機會成本/利潤。

因爲工人不承擔機會成本,只是以工作時間換取工資,公司虧盈和工資無關,所以工人和利潤/機會成本無關。

?

556517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的理想加上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歪论,造就了今日中国之乱象。
武胜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设想的是全球化的共产主义,列宁实现的是国家化的社会主义。

苏联曾经生产力发展迅速,造就了一个超级大国。事实上中国及朝鲜等在苏式社会主义道路上也都曾取得过相当成就。劳动者曾一度激发出社会主义的劳动热情。但苏联模式未能解决官僚化和劳动激情衰退的问题,它的计划太过死板,分配太过平均,以至于缺乏竞争和创新。

苏联的成功极大震撼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令资本不得不做出让步,对劳动者的利益加以一定的保障,以免发生革命。
西岸-影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理论时代世界上还没有现代心理学,直到五十年后现代心理学理论成熟,做出来一个认识世界的最重要的结论,就是“人的贪婪是无限的”,这里的贪婪并不是贬义词,比如对知识的贪婪。
这是人类的最基本特征,也是推动人类社会和文明发展的动力,当然也是人类一切坏事情的起源,也确定了人类文明的终极是消灭人类的哲学基础和前景。
也让所谓“发展”这个词具有双重性,因为发展的终极是毁灭人类,比如气候变暖问题是人类发展的结果之一,让人类在地球上的未来生活大致只有100年的时间,之后地球的环境将不适合人类生存。
这就是为什么有钱人都在折腾星际移民这事情,以今天的技术发展水平,100年之后的人类应该具有相应的技术了。
共产主义真正吸引人的部分其实是天下大公的内涵,这是所有文化包括宗教都具有的内容,是人类追求的理念,所谓天堂的概念。
但永远只能是理念。这个概念一直存在,只不过马克思觉得他找到一种“科学”的方法,因此更有可能实现,这是他所处环境科学不够发展的局限。
人的贪婪是无限的,这个结论彻底否定了人类会达到物质极大丰富的地步的可能性,你觉得极大丰富了,其他人可能仍旧觉得钱不够用,比如你可能有几百万的年收入就觉得钱花不完,但有人希望实现去火星旅游,差很多钱发展火箭技术,那么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包括你,是不是应该提供资源?
而地球的物质资源是有限的,人类的欲望与有限的地球资源是无法解决的矛盾。
枪迷球迷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最大的缪误是在道义上, 企图把自己的思路用暴力强加于人

安兰德(Ayn Rand)对左派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最深刻, 没有之一。 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也好哲学也好, 错不错都是次要的。 最大的谬误在道义上: 凭什么因为你认为如此,就企图用暴力强加在别人的头上? 你是谁呀?

Jordan Peterson 有个挺有名的批判共产党宣言的演讲(查查油管就可以找到). 除了细节批判之外, 最震撼的是结尾, 皮德森也指出, 当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一个全新的社会,而且要用暴力革命来实现,那你二位是不是有个道义责任(moral obligation)去想想,如果你们的设计是错的怎么办?

以为自己是上帝可以决定人民和社会的命运, 是马克思最大的恶。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