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嘉庆朝

(2023-10-30 00:53:07) 下一个


读清史的人都知道,嘉庆皇帝统治时期是清朝的转折点。正是在这一时期,清朝由盛而衰,逐渐走向了灭亡。我一直很好奇,嘉庆皇帝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亡国之君呢?我看他多半没搞清楚,仍然还在做着天朝上国的美梦,把英国,美国都称为蛮夷。殊不知蛮夷已经非常先进,先进到打进古老的中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从2012年开始,我觉得我们中国也进入了一个转折的时期,很多以前顺理成章的好事,雅事,快乐事都慢慢没有了。先是军事改革,好端端的5大军区,硬要改为5大战区。改来改去,兵不知将,将不知兵,一盘散沙。我们这里有一家成都军区总医院,盛名在外。一夜之间,这家医院改了个古怪滑稽的名字:某某善后工作部医院,一听让人如坠云中,搞不清楚状况。如果不是知情者提醒,光听名字还以为是一家私人诊所。


军委内部更是操了个底朝天,几大巨头纷纷落马,有的外逃,有的跳楼,有的吃药,有的割腕,还有的暗中表忠心:向过去的老军头彻底决裂!新上任的全是嘉庆皇帝的亲信,恨不得跟在嘉庆后面,替嘉庆提鞋扛凳。武警方面更是离奇,竟然不再由公安部领导,全部划入军委。换句话说,将来社会治安一旦有事,政府和公安部门根本没有权力再去调动武警。这难道不是自废武功,反绑双手吗?


说来说去,嘉庆皇帝是担忧军队不够忠诚,要是自己有个什么纰漏,军队方面可能会起事,所以才杯酒释兵权,把权力牢牢握在他一人手中。只可惜嘉庆远没有赵匡胤那么的高明,把全军上上下下的心都伤透了。其他不说,光是个郭伯熊,就让全军官兵日夜惦记。嘉庆恼羞成怒,铁了心要把郭关到死。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全军上下早就义愤填膺,只待军号一响,就要榴花开处照宫闱。可叹嘉庆糊涂,士之心不可伤也!


想那郭伯熊,平民子弟出身,一颗忠胆,两袖清风。在解放军里面,威信极高,所谓全军上下有一半的军官都是郭提拔的,并非虚言。但郭提拔的好,他提拔的全是赤胆忠心的军魂。你有什么理由,把满门忠烈之士赶尽杀绝呢?你赶得尽,杀得绝吗?整来整去,不过是自曝其短,惹人恼恨罢了。


坊间传言,郭伯熊戴上头套,化妆成一个老女人,妄图蒙混过关,逃亡澳大利亚。哪知道,军头的智商敌不过我英雄的人民海关,被当场识破,抓了个反革命现行。后来,郭伯熊顶着自己一头全白的真发,在电视上向全国人民陈罪,观之令人动容。好歹也是我们的人民子弟兵,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敌人和叛徒了呢?


还有武警司令王建军,本也是红后代。为人光明磊落,洒洒脱脱,有先辈遗风。不知怎么触怒嘉庆,一朝获罪,抄家灭门。英雄既倒,奸佞狂笑。想今日之武警,是谁家鹰犬,细思极恐。红色褪尽,黑灰扑面,小人当道,蝇营狗苟。这样的嘉庆帝之私家看门大队,如何能够保家卫国,令人唏嘘。


嘉庆帝表面上不左不右,走中间道路,实则清除异己,打左压右,高压统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中国政界独树一帜,回归传统。杀文强,用立军,审李庄,讲读传唱,一时之间,重庆的风气为之一爽。清清爽爽的政商关系把重庆重新变成了一座闪耀着理想和信仰的赤诚之城。


哪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嘉庆对薄公早就看不顺眼,斥之为“另搞一套的异类。”直接把薄熙来开除出邓家军。及黑云压城,流氓反扑,重庆的一干红色政客才猛的发觉原来嘉庆是个红皮黑瓤的烂苹果。全国警界唯一活着的一级战斗英雄,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被逼逃进了成都美领馆,等他自愿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叛国贼。”可这个叛国贼难道不是嘉庆给逼出来的吗,好端端的谁会跑到隔壁的外国人家?


立军一倒,薄公蒙难。审判席上,当局找了两个高度可以当篮球国手的法警站在薄公后面,这叫杀威风。可惜欲盖弥彰,薄公的高大形象在两个傻大个的映衬下更加光辉。于是,找罪证,纂口供。给王立军定的罪名是他有婚外情(这是共产党的法庭还是《生活问题报》)。给薄公按的罪名是找到一处他名下的法国别墅,可这处法国别墅薄熙来根本就没去过,这也算是奇闻了。


重庆天翻,宵小得意。李庄当即发文:“薄熙来是一条癞皮狗,他说王立军和他老婆乱搞!”这是律师还是流氓瘪三?民主自由的神圣被这坨臭狗屎玷污。但嘉庆对李庄这坨狗屎似乎还颇有情谊,不仅把他从重庆的大牢里接回北京,还封其为自由战士。可惜这个自由战士热衷的是坑蒙拐骗的自由,贻笑大方。 


嘉庆离过一次婚,现任老婆是著名歌唱家。这位歌唱家仪态不凡,声线高亢,人称国母。我记得小的时候看电视剧《聊斋》,主题歌就是歌唱家唱的:“鬼也不是那鬼,人也不是那人,牛鬼神蛇倒比正人君子更可爱”。只是不知道,她后来的天作之配是牛鬼蛇神呢,还是正人君子呢?


歌唱家不愧是演艺圈中人士,面容姣好,皮肤白皙,穿一身金色旗袍,飒爽英姿。走到外国那些年老色衰的第一夫人中,简直是蝴蝶飞入蛾子窝,不可相提并论。(美国的希拉里除外,她把歌唱家比下去喽。)有一次,歌唱家穿一身大红色露胸旗袍,袅袅婷婷的走下飞机。那个仪态万方,把老外都迷住了。只是不知道,这算不算我们中国的软实力。或者只是嘉庆的私人魅力,和我等草民无关。


嘉庆把重庆“左”的势力一窝端,那是不是说嘉庆是一个“右”的支持者呢?大谬矣。嘉庆对“右”比对“左”甚至还要残酷,著名人权活动家,中国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为在国内宣扬民主自由人权,被判有期徒刑11年(此前刘晓波已经多次坐牢。)坐牢期间,刘晓波患上癌症,但仍被隔离治疗。


中国官方曾公布过几张刘晓波离世前的照片,一间狭小阴暗的病房内,刘晓波蜷缩在一张小床上,旁边站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据说还有外国医生。这几张灰暗惨淡的照片,看着就好像但丁笔下的地狱一样,令人害怕。这恐怕也是嘉庆的一种舆论战,心理战:敢另搞一套的,不管你是“左”还是“右”下场一个比一个惨,你们自己掂量掂量。


我的姑妈曾经警告过我:“不要说现在不同了,中国还是中国,像文化大革命那样的事还会有的。”我听了不以为然,但从2012年开始,一场悄无声息,鬼鬼祟祟的文革其实已经在中国官场上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官员上吊,跳楼,沉湖,服毒,割手腕,开煤气比比皆是。


无锡市委副书记蒋洪亮跳塔,柳州市市长肖文荪落水,海军副政委马发祥坠楼,官员的非正常死亡名单一天一天更新。有的好事者把这些非正常死亡的官员编成一个表格,一数多达上百位,触目惊心。嘉庆呢?稳坐钓鱼台,风雨不动安如山。似乎这些小虾小鱼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他嫉恨的还是郭伯熊这一类的实权派。


可怜这些为共产党卖命的同志,不明不白,不白不黑的就送了小命,到最后连为什么而死都没人说得清。是呀,怎么能说清呢,说清了,不就是妄议国事,造谣诽谤了吗?还是把嘴巴闭牢,以精神上的受虐,换身体上的自由吧!我自己没有在官场之中,对这场遮遮掩掩的官场大动荡,我知之不多。但我能够发现的是,从2012年以来,红后代越来越少在电视上露面了。


我小的时候,看过邓榕写的《我的父亲邓小平》,厚厚一本书,想来用了功夫。后来,我从电视上也多次看见过邓榕,毕竟同为四川人,我看见她的时候会特别留意。有一次,邓榕到四川来,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脸色很难看,观之欲笑。四川的官员接待她,热脸对了冷屁股。可是,从此以后,我再没有在电视上看见过邓榕,甚至不仅邓榕,整个邓家人都销声匿迹了。他们在害怕什么呢?不时常出来显摆一下自己红后代的身份不怕被人遗忘了出身吗?


还有那位红色公主,李小琳,这位比邓榕又更不可等而观之。我看见过她在人代会上带领水桶腰的大妈大爷代表跳健美操,只是李小琳的健美操有名师传授,自然跳得好。可怜那些大爷大妈代表,忸怩作态,观之不忍。后来,不知道是不是也听到了什么风声,下次开人代会的时候,不仅不跳健美操了,连LV手提包都不带了。胳膊下面夹一个纸袋子,像提了个垃圾袋,老老实实的走进会场。眼神犹如小猫一样,左盯右瞧,好像有刺客似的。


还有毛新宇,这位伟人唯一的孙子(真的唯一吗),也很少露面了。其实大家对毛新宇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他是伟人的血脉,另一方面大家又觉得他是一个历史的尾巴,绕来绕去,晃花大家的视界。据说毛新宇的儿子叫毛东东,成绩很好,考上了人民大学。天下好名字那么多,怎么就和“东”字较上劲了,起个其他名字不行吗?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和“东”关系匪浅,何必那么张扬。就是这个毛孙子,也几乎不公开现身了。红后代们好像一夜之间,全部冬眠。


我记得江某某在位的时候,社会上,网络上管制很少,大家可以随心所欲的谈论政治。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曾经听同学明讲过一个笑话,一次宋祖英到四川来商演,唱的是:“妹儿要过河,哪个来推我嘛!”众人大笑,山呼海啸般喊:“江哥哥来推你嘛!”宋祖英当场傻眼。


这就是当时的社会环境,气氛很轻松,不要说谈论点国家大事,直接议论议论江某某也没啥问题。现在可不行了,你敢对歌唱家喊,江哥哥,赵哥哥的吗?说不定当场抓起来,要判刑的。不仅社会上的风气变了,网络上也是一片肃静,萧条得很。  qq聊天室没有了,天涯论坛没有了,乌有之乡没有了,猫眼看人没有了,百度贴吧几乎没人看了,连玩网络游戏的人都少了。这是怎么了,害怕什么呢?干脆把我们的手绑起来,把我们的嘴封起来,把我们的眼蒙上,活成个木头人是不是才算良民。


嘉庆哈哈大笑,我的政策你们不懂!可是你的政策到底是要把中国带向何方?难道你还真是个余则成,潜伏起来的卧底?网上有人把嘉庆称为“总加速师”。如果这个“总加速师”是无心的,只是由于愚蠢和懒惰也就罢了。如果是有意的,那你是不是过于阴狠了点。你把我们大家伙一起带入地狱,而你拍拍屁股,跑了。这也太恶心了。


几天前,克强总理离开了我们。本以为嘉庆痛失战友,会哀哀欲绝,哪知道翌日新闻里面出场,精神奕奕,侃侃而谈。难道克强总理之死就这么轻如鹅毛,淡如白水。当全国人民纷纷涌到街头祭奠总理的时候,你是不是正躲在公安部的指挥室里面研究怎么抓人?

 

十里长街送总理,不要低估了我们对领导者的思念,不要小觑了我们对自由和正义的向往。当我们的信仰被你撕破,当我们的心愿被你打断,我们会奋起反击,直飞冲天。而你呢,如果不听民声,顺民意,下场只能和嘉庆一样,甚至还不如嘉庆。因为外国人的坚船利炮,随时会惊醒天朝的上国梦。而你的中国梦,会不会最终成为一场噩梦?


我相信人民军队会站到正义者的一边,因为他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而不是谁的私家军。当风暴来袭的时候,人民军队会汇入人民之中,和所有的魑魅魍魉,奸佞宵小决一死战。而最终,我们会得到一个朗朗乾坤,蓝天碧水之中,美丽的中国山水画徐徐展开。


希望你站好位置,希望你永远记得自己是人民的公仆。人民会给你公正的评价,然后送你去闲适的海边,凭海听风。只要你还有一丝的善良,人民就不会抛弃你,因为你也是神的儿子。合肥红星路80号门前的人们,久久不愿离去,他们在等一个公道,他们在等一个真正的盛世福音。到头七黄昏的时候,会下一场雨,一场淅淅沥沥的秋雨,把我们心中的怨和愁都冲刷得干干净净。


克强总理走好,嘉庆帝平安,雨中的人儿,默默为你们祝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南方道主 回复 悄悄话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还有为薄熙来,郭伯雄这些贪官污吏招魂的孝子贤孙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pltc63 回复 悄悄话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还有为薄熙来,郭伯雄这些贪官污吏招魂的孝子贤孙
diaozhi 回复 悄悄话 水能载舟,亦可覆舟。 《荀子》

一尊亡日,当是“实名制,天眼网”正寝之时。

噤若寒蝉,万马齐喑。易水风萧,壮士不还。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庆丰也是如此。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只要市民們預先講定,例如,在六月四日這天,集體地罷工罷課,就能讓整個城市停止運作。共慘黨剝削人民慣了,給共慘黨一點顏色瞧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