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红色中国的告别

(2023-10-28 00:51:51) 下一个


我觉得我被骗了,我被骗得好惨。我倒向红色,倒向所谓的正义,最终我发现红色只不过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开,里面黑漆漆的,好像外婆厨房靠炉灶的那面墙壁,毫无亮色。而正义呢?最终被改写了,我做的事情可能正义,但老爷们只不过看猴戏一样的看着我,然后打个哈欠,指指我:“一条傻狗。”


你们难道连一点最基本的义气都没有了吗?当然“义气”这个词不应该存在在你们的字典,马克思的词汇库里没有这个词。但你们难道不是中国人吗?你们搞来搞去变成了水泊梁山,一窝贼寇。不, 你们还不如水泊梁山,宋江好歹还知道讲点忠孝,你们呢?完全陷入魔鬼的法则之中,自以为得计,殊不知,只不过是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见罢了。不要把天下人当傻子,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们说国民党不抗日,但你们自己是怎么抗日的?敌后战,骚扰战,大呼小叫,其实把自己藏了个严严实实。好不容易有个百团大战充充场面,结果彭德怀被你们恨得要死:曝光了实力。台儿庄战役是国民党打的,平型关战役根本上不了台面,是你们自己吹出来的!蒋介石早就看穿了你们两面三刀的真面目,所以才一心反共。你们真心的感谢日本,没有日本的帮忙,你们早就成为陈胜吴广。日本的朋友来帮你们把中国撕开个口子,蒋介石扛不住台面了,才让你们趁虚而入,捡走胜利果实。


关于感谢日本这件事,是有据可查的,你们抵赖不了。没有日本人和你们遥相呼应,中国只会再上演一次《荡寇志》。你们借了外国的力量,篡改了历史的脉络,这笔帐迟早要算。如果说,历史本非你们能够掌控,你们只不过也是被历史老人忽悠的棋子。但你们对中国人,对中国的志士之狠毒,之无情,罄竹难书。


故事的开始,是北大教授李大钊和革命者陈独秀。几个青年人想学习苏联的模式,解决中国问题。于是,在一个炎热的7月,于上海法租界召开建党会议。哪知道走漏了风声,巡捕查房,会议中断,几个人做贼一样,悄咪咪跑到嘉兴南湖的一条船上继续建党。


一大总书记陈独秀不久就因为自己的天真和率直被你们抛弃和淘汰,本质上是你们不愿意走西方模式,而要走一条“中国农民造反之路”。陈独秀是一个读书人,而且是一个城市里的读书人,他不懂农民的那一套,所以在你们那里,他的道路是走不通的。你们攻击陈独秀,说他嫖土娼,这样来抹黑自己的创始人,你们算是独创。


陈独秀被抓后,敌人问他:“你反不反党?只要你写申明反对共产党,你就可以重获自由。”陈独秀说:“我死也不反党,我一辈子都在党内。”敌人哈哈大笑,因为陈独秀还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已经被你们开除出党了。像陈独秀这样的理想主义年轻人被你们利用的例子比比皆是。


我看见过一个故事,说革命的时候,你们的队伍路过一个小村庄,一个只有14,5岁大的瘦瘦的小孩子一定要跟你们走。你们勉强答应,其实是想找个人做“粗活”。到攻城的时候,这个小猴子一样的孩子凭着灵活的身体,爬上城楼,替你们打开城门,他自己则被守城军活活打死。这个孩子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如果不是有几个老人的回忆,甚至他就好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就是这样的孩子,被你们蛊惑和欺骗。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为你们献祭,最终把你们扛上了法事台。而你们是怎么做的?最开始清除AB团,抓“叛徒”,灭“内奸”,好多都还没有活明白的孩子20来岁就被你们剥夺了生命。杀死他们的是他们自己的枪,敌人远在天边。


再然后还有荒谬的西路军,就因为你们的一时起意,一支万人部队被你们生生抛弃,最终全军覆没,尸骨无存。这是中国的孩子啊,这是中国的年轻人啊,你们喝了他们的血,再把他们送给你们的对手活剐。这是你们的高明,你们始终是高明的,因为你们确实很狡猾。西路军只不过是一块边角余料,于你们无伤大雅,但又有多少孩子的妈妈在家乡的茅草屋哭瞎了双眼。


你们擅长内斗,窝里反是你们的看家本领。从博古,李德到“另立中央”的张国焘,你们在你们内部争权夺利,相互倾轧。在内部的一片混乱中,你们几乎被国军剿灭。于是,所谓的“长征”开始,其实长征是什么?不就是狼狈逃窜吗?就好像一只老鼠被一群猫围住,不知道怎么撞了大运,竟然从一只肥猫的胯下钻了出去,这也值得夸耀?


遵义会师,伟人见到同志刘志丹,本以为是天作之合。哪知道不久后,刘志丹就莫名其妙的死了,怎么死的,众说纷纭,终成疑案。现眼的是刘志丹的侄女,“著名作家”刘索拉处处以红后代自居,看人的眼睛都是居高临下的。殊不知他的伯伯刘志丹很可能就是被你们红色同志们内部解决的,她又凭什么那么得意呢?


日本人把国民党完全拖垮了,虽然日本宣布投降,国民党成了赢家,但其内部已经积重难返,雄风不在。你们趁虚而入,吹角连营,把国民党打跑到了台湾岛。全国欢腾,人民欢呼:正义来了!我们胜利了!可到底是谁胜利了?真的是人民胜利了,还是仅仅少数几个掌权者胜利了?


宋庆龄也高兴的说:“终于可以自由的呼吸了!”哪知道,没过多久,她就开始呼吸困难,手脚冰凉,悔不当初。倒是宋霭龄和宋美龄,看破了玄机,早早遁走,远离了灾难。文革的时候,红卫兵要操宋家祖坟,宋庆龄想必肠子都悔青了。


你们的红色国家建立没多久,就把国民党的那点财富全部充公,公私合营,土改四清,闹了个鸡犬不宁。国家副主席高岗自杀身亡,伟人秘书田家英上吊,这些孩子跟着你们可曾享过一天的清福?你们欺上瞒下,假话空话,放卫星,造新闻。《人民日报》公开发文说亩产1万斤,你们开始担忧,产这么多粮食,怎么吃得完呢?现在还有邓某某踩在稻穗上笑的照片,这是你们的“光荣”:一个大活人可以踩在稻穗上,而不掉下去!可笑乒乓女皇邓亚萍说《人民日报》从没有撒过谎,《人民日报》真的没有撒过谎吗?


幻影一旦破灭,灾难接踵而至,“三年自然灾害”鬼魅一般到来。当台湾同胞吃着大米饭和肉丸子的时候,我们在啃草根,吃树皮。关于这场灾荒的结论是“自然灾害”,明眼人说:“鬼的自然灾害,人闹出来的!”城里还有供应粮,农村里只想去逃荒(逃荒是中国农村的惯例。)但是你们不同意,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能逃荒呢?亩产一万斤的脸还要不要?于是,眼睁睁活活饿死。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农村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但听一些长辈聊过城市里的惨状。那种瘦瘦小小,一顿饭只吃一点的人反而没事,大多数都扛了过去。而那些大胖子,大胃王,很多直接被饿死。走在路上,看着前面一个胖子走着走着,就坐到路边上不动弹了。上去一看,已经死去,一捏脚就是一个窝,浮肿病。


这就是你们带给我们的盛世,我们在和平年代,享受了一次旷日持久的饥荒。刘少奇说:“人吃人是要上史书的!”一个领导接话:“中国那么多人,死一点没关系!”另一个领导连忙补充:“中国人民真好啊,活活饿死也不造反,世界上哪去找这么好的人民?”


真的好的人民就是饿死的人民吗?就像美国说的:“好的黑人就是死了的黑人。”


“三年自然灾荒”刚刚结束,就在大家以为可以歇一歇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又来了。伟人力透纸背的大书《我的一张大字报》,于是,刘少奇拍着《宪法》被关进了黑屋子;王光美戴上了乒乓球项链,据说这是对她资本主义臭美的最好反击;宋庆龄被要求剪短发,因为女人留长发不像无产者;习仲勋脖子上挂个牌子:三反分子,弯腰给“劳动人民”道歉;容国团上吊,去了阴曹;老舍自沉太平湖,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大家搞不明白,怎么中国人对中国人这么的狠,这么的辣,这么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日本人杀中国人,我们可以理解,毕竟是外来的异族,可中国人怎么也杀中国人呢?我们完全迷糊了。全国山河一片红,人人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跳忠字舞,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老干部被打倒了,老教授被关押了,老教师受批斗了,老工人靠边站了,老农民呆傻眼了。中国变成了一个修罗猎场,在猎场里大呼小叫,持枪拿棍的全是宵小。就在我们窝里斗的时候,美国独领风骚,日本紧随其后,亚洲四小龙呼之欲出,连我们看不上眼的朝鲜的日子都比我们好过。


我们夹着铺盖卷,带着老婆孩子大逃港。1962年的一天,据说是英国女王的生日,香港边境开放三天,凡是这三天到香港的难民都可以获得居留权。一时之间,香港边境涌来了10万人。香港你怎么就这么的香?令我们魂牵梦绕,不惜离乡背井,也要投入你的怀抱,而我们的老家呢?怎么就这么的饥饿和贫困。谁在冥冥中玩弄着我们,玩弄着这些中华的孩子。


文革的历史不忍淬读,大量的人形爬虫从阴暗的地底仿佛一夜之间就钻了出来。他们喊着口号,拿着红宝书,挥舞着刀子,对我们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加殴打。我们怎么了,我们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要被这样的惩罚?去问问伟人,伟人答曰:“这是在教育你呢!”可我们的爸爸妈妈还没这么打过我们呢?你们哪里来的权力和威势。你们的权力和威势难道不是我们赋予的吗?难道你们还真是天子,天赋之权,我等干预不得。


在那个黑暗的时代,你们杀死了所有报晓的公鸡,甚至连母鸡你们都不放过,杀杀杀!好一个红彤彤的“热血时代”。周恩来的养女孙维世死在黑牢里,脑袋上插了根棍子;处决辽宁省干部张志新前隔开了她的喉管,因为她按惯例是要骂伟人的;北大才女林昭被枪毙,还找家属要了5分钱的子弹钱;青年女工李九莲的舌头和下巴用一根竹签串起来,因为害怕她叫喊出什么惊人的口号;黄梅戏演员严凤英死后被军代表开膛破肚,为的是寻找敌人的“发报机”(好先进的“发报机”!)


好了,够了,再讲下去,闻之欲吐。这就是你们带给我们的红色中国,这就是你们的红色信仰赐予我们的“幸福生活。”如果那个在黑夜中爬上敌人城楼替你们打开城门的15岁孩子,看见自己的妈妈被你们这样处死。他会后悔吗?这真是欲悲闻鬼叫。


文革结束,站在稻穗上开心的笑的邓某某,打了翻天印。中国终于获得喘息的时机,改革开放开始了。我们很快就解决了吃饭的问题,至少在我小时候,已经可以常常吃肉。80年代,90年代,很快过去,我们加速发展,经济规模一天比一天大。就在外国人以为我们不会超过日本的时候,一晃眼,我们的经济体量已接近日本的三倍,离世界第一美国差距也不大。


经济改革让我们大发展,但我们还是瘸子,我们缺少政治改革。我们就好像一条腿走路的残疾人一样,一瘸一拐的来到了2023年。就在我们以为中国的“盛世”还会延续的时候,我们才猛的发现,我们已经走入黑世。什么叫黑世?一个黑暗的,晦涩的,讲不清道不明的混沌时代是也。


我们被禁止娱乐,禁止说话,禁止发帖,禁止游戏,禁止外出。我们除了上班,日复一日的机器人一般重复着每天相同的工作,我们找不到生活的乐趣。而某一天,我们还会惊觉的发现,文革又回来了。黑暗泥土层里,潜伏的人形爬虫再次从地底钻了出来。这一次,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变得更狡猾,更阴毒,更隐晦。


我们理想中的盛世中国,该是这个样子的吗?难道一个好的国家不应该是倡导自由,民主,文明,富裕,和谐的吗?我们为什么要内斗,我们为什么要自己人杀自己人?我们和平的,安乐的,悠闲的每天喝喝茶,看看电视,刷刷娱乐新闻不好吗?为什么要给我们按上紧箍咒,为什么要让我们唱《难念的经》,为什么要把我们逼上没有退路的绝境?


红色中国当休矣!把蓝天白云还给我们,把普世价值从西方引入给我们,把民主自由的观念贯彻到中国的城市和乡村。西方有的我们也要有,西方的文明我们也要效仿。不要说我们中国人素质低,素质低只是你们的以为。其实我们中国人很聪明,我们懂得西方的那一套,我们实行起西方的国家制度,一样的好,一样的圆满发达。把本该属于我们的,还给我们,然后把你们的红色光影深埋在我们脚下,让它得到自然的净化。


我的爸爸本来是个红色的人,但你们对他显然并不公平。你们对我的冷漠和残暴,揭示了一个真相。这个真相就是你们并非是纯正的红色,你们是黑红相间的毒蛤蟆。把毒蛤蟆赶走,让毒蛤蟆自己找地方去凉快。我们把青蛙请回来,我们和青蛙唱一首歌,谈一段情,聊一聊久别后的思念。我想这一天,一定是晴朗的一天,因为青蛙王子和白雪公主的婚礼将在礼堂盛大举行。


你们可以来观礼,我们请你们来观礼,但你们一定要保持冷静。如果黑红相间的毒蛤蟆不守规矩的话,森林之王是会发怒的。我相信你们仍然保有理智,哪怕你们的脚下已经是烧红了的烙铁。但如果你们还心存善念的话,女神会给你们安排一个座位,说不定还在主宾席,离主席台很近很近。


冬天就快来了,森林里的小动物都在准备过冬,让我们祝福他们,祝福整个森林里的生命都安然的度过这个寒冬,然后在明年春天的时候,迎来灿烂的阳光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友梨江莉 回复 悄悄话 好文章,说的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
BananaeEggs 回复 悄悄话 一夥內心陰暗齷齪的土匪,所做出來的事,完全超乎一般民眾的想像。就像貧窮限制了人的想像,善良也限制對狠毒的瞭解。好笑的是中共拍了一部大陸淪陷前,河南大飢荒逃難電影,至少那時飢民還有行動自由,可以另謀生路,而後來的中共政權,飢民們不准出村,只有就地餓死,並且人吃人。
ahniu 回复 悄悄话 顶。
苏痿哀的结果。
portfolio 回复 悄悄话 将病入膏肓之前的回光返照期,误以为盛世。误以为繁荣崛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