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约旦河西岸的阳光

(2023-10-22 23:30:43) 下一个


最近巴以冲突持续升温,据今天最新的报道,冲突已经造成6000人死亡。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巴以双方的矛盾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记得从我小的时候看《新闻联播》开始,《新闻联播》最后10分钟的国际新闻里面几乎都会有巴以冲突和巴以谈判的消息。


我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巴以冲突的来源。犹太人古称希伯来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他们曾经就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古称迦南地区)。后来犹太人被埃及人统治,不堪忍受的以色列人在一个叫摩西的先知带领下,走出埃及,回到迦南地区,建立了古以色列国。现在还有一首很著名的曲子《出埃及记》,纪念犹太人的出走。所以,犹太人自古就是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的,这一点没有疑问。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决定在巴勒斯坦地区分别建立一个阿拉伯国和犹太国。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国根据协议正式成立,但周边的阿拉伯世界并不承认,这就是巴以冲突的来源。至于巴勒斯坦国是由古代也曾生活在迦南地区的阿拉伯人建立的伊斯兰国家,由于历史,宗教,政治,军事等多方面的原因,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纷争不断,打打谈谈,国无宁日。

 

说到这里大家的脑海中有一个基本的轮廓了,巴以冲突的本质就是历史上都曾经在一个地区生活过的两个民族争夺生存权的斗争。但我们换一个思路想一下,可不可以化解这种矛盾。比如通过巴以和谈的方式,让双方心平气和的在谈判桌前面坐下来,谋求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和平计划。这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方是兴国兴家之道。我相信无论是以色列人还是巴勒斯坦人都不喜欢战争,只要双方可以达成某种和解,对双方都是有利的。


不过仔细看看历史,会发觉这似乎困难重重。犹太人是一个历史上很有说道的民族,他们曾经多次被“联合绞杀”,民族灾难不断。犹太人信奉犹太教,犹太教只信仰上帝,不信仰基督耶稣。基督教虽然来源于犹太教,但对犹太教多有微词。最有名的说法就是,耶稣就是被犹太人杀死的。犹太人认为耶稣是宗教异端,所以才会审判耶稣, 并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死了自己的救世主,这简直是滔天大罪。所以,后世基督教对犹太人是有偏见的,而且这种偏见根深蒂固。


更有名的绞杀来自希特勒,这位德国的独裁者不知道为什么一门心思的想杀干净欧洲的犹太人。有很多历史学家试图解释希特勒的动机,但都只是一家之言。比如,有的历史学家认为希特勒小的时候被犹太人欺负过。而有的人则认为是因为犹太人太有钱,杀死他们可以掠夺财富。甚至有的历史学家认为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德国在当时需要竖立这么一个假想敌。至于历史的真相是什么,已经无法考证。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是问问希特勒,哪怕有传说希特勒还好端端的活在阿根廷。


犹太人的民族之路为什么走的如此坎坷,到了现代为求一个安身之所还不得不年年战争。犹太人到底是上帝的宠儿还是上帝的弃儿?如果是上帝的宠儿,为什么命运多舛;如果是上帝的弃儿,为什么又大家辈出,经济发达。要知道,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马克思都是犹太人,犹太人简直就是高智商的代名词。


可是,既然高智商,为什么又成为在地球上流浪的孩子呢?真的有智慧的话,早就应该有一席之地,安家立命了。何必再到中东去争地盘,打架斗殴。我有点想不明白,犹太人,你到底怎么了?我在韩国学韩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以色列同学,叫利。利长得高高大大,成熟英俊。有一次,我和利聊天,我问他:“你们老是打仗,没有关系吗?”


我看见利的表情明显暗淡了下来,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觉得利其实很想解释,但想说的话太多,找不到从哪一句开口,于是,干脆用沉默来代替。我觉得利的反应,像极了以色列的反应。他们想说的话太多,但很多时候,一张口,往往不知道说哪一句了。


比如出卖耶稣的犹大很可能就是犹太人。犹大代表了堕落,背叛和邪恶,他属于哪个种族,哪个种族就肯定罪孽。况且,犹太和犹大两个单词,也只有一线之隔,太可以让人浮想联翩了。犹太人信奉被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共同认定为罪恶异端的犹太教,这本身也是犹太人特立独行,异于常人的表现。


利和我们班的女博士盐关系特别好,两个人上学放学常常走在一起,有的时候还手拉着手,亲密的很。盐可不是一般人,国内重点大学的硕士,拿公费奖学金来韩国镀金的,一般人入不了她的法眼。但似乎对利,这个以色列人,盐青睐有加,尝尝温言笑语,和蔼可亲。我觉得盐和利可能是一种人,他们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爱护自己很多,关心别人很少,这种相似的人生观让他们自然而然的走到了一起。


有一次,我们韩语班大内讧,我成了维护正义的反对派,全班都成了我的敌人。我看见盐的那个表情,对我鄙夷得几乎都快挂不住脸了。而利显然是站在盐那一边的,甚至于我觉得如果我做出某种攻击盐的态势的话,会立即被利无情回击。有了利这个高大的老外当靠山,盐显然有恃无恐。好在正像我自己说的,盐和利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你没有触犯到他们的实际权益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我对以色列人没有恶意和偏见,但利让我看到以色列人的某种特点:精明,利己,城府深,有一种表面隐忍,实则嚣张的攻击性。当然,利也不是没有对我表示过好感。有一次,我开玩笑说我喜欢我们班的一个日本男同学,干干净净的日本青年鸣。利看见我隐约的同性倾向,立即笑逐颜开,他似乎一直在寻找我的漏洞和缺憾。这一次终于被他发现。


利的脸上像笑开了花一样,走到我的身后,拍拍我的肩旁,似乎在说:“鼓励你,大胆去追啊!”那一刻,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心里厌烦得不得了。我觉得自从利发现我可能是个gay后,他对我的态度有所改观。就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突然有一天看见某个满脸严肃的老师,穿反了袜子一样,又高兴又兴奋。但在我心里,利和盐是一回事,他们都是爱自己胜过爱别人千倍的利己者。


不过话说回来,利很可能还是亲华的。利不仅来中国留过学,还会说几句简单的中文。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利请我和同班几个女生去咖啡厅。韩国的咖啡厅价格可不便宜,我自己是不会去的,但利显然是个有钱人。利毫不犹豫的给我们点了咖啡和蛋糕,然后一脸深沉的看着我们吃。旁边一桌是两个金发碧眼的外国老太太,时不时回过头来张望我们,似乎觉得有趣。这是我对利最后的印象,我转班以后,利和盐的“爱情故事”还有没有后续,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多年后,我回想起来,觉得会不会是仿佛利这样精致的,聪明的,有心机的性格,让以色列被一些更淳朴的民族排斥呢?或者说以色列是不是在文明,发达,进步的这条道路上走得太远了一点,而让更多的人摸不着头脑呢?当然,利只是一个个例,他远不能代表整个以色列人。但我想,以色列这个文明之国,还是有值得反思的东西。


再说巴勒斯坦,这个阿拉伯国家,人均GDP只有3000美元,不到以色列的十分之一。因为被以色列长年封锁,战争不断,巴勒斯坦的经济几乎全靠外国援助,难民人数世界第一。这个又穷又小的难民国家怎么和强大富裕的以色列对抗?岂不是以卵击石,不自量力。


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这样一幅画面,一架呼啸而过的战斗机飞过一个穿一身白色长袍的巴勒斯坦小男孩的头顶上方,小男孩惊恐的哭了起来,而妈妈倒在了三米外的前方。不要小看以色列的战斗力,他们的军队和美国一样,武装到了牙齿。我是心疼巴勒斯坦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不知道从哪一天的午夜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巴以局势骤然紧张起来,战火重燃,民苦多难。玉山白雪飘零,带来远处烽烟的消息。当我们活在盛世,当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和饥饿的国家,我们可曾想起在烟熏火燎的阵地上,还有个穿一身白色长袍的孩子在哭泣?你们看到了吗?你们听到了吗?你们想到了吗?我们自己过得好,过得舒心,但我们也要考虑别人,考虑在烽烟的彼岸是不是还有饥饿和死亡。


中国的大领导应该站出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并发挥自己的作用,以至于让巴以和谈重启,巴以和平实现。不要一味指望美国,美国是以色列的大哥,他们的标尺可能并不公平。现在是我们中国起点作用的时候了。《我爱我家》里面小保姆对傅明老人说:“爷爷,以色列又打巴勒斯坦人了,您老干预一下呀。”傅明老人拍拍手:“我想干预,可我干预得了吗?”现在,傅明老人还真干预得了,因为我们中国早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阿富汗塔利班炸毁了巴米扬大佛,造成世界文化史,宗教史上不可挽回的损失,这样的悲剧一定不能重演。所以,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巴勒斯坦的哈马斯都应该保持最大限度的克制,尽早回到谈判桌上来。在上帝和安拉的祝福中,寻找共生共荣共发展的康庄之道。我们中国可以在其中发挥纽带和桥梁的作用,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义务。


几年前,一对中国夫妇张昕宇和梁红用光影效果还原了巴米扬大佛。塔利班震怒,承诺只要有人砍下他们的头颅,再拍一张照片,就能得到每个首级5万美元的悬赏。得知消息的张昕宇和梁红不得不火速包机离开巴米扬,逃往喀布尔。张昕宇和梁红虽然逃走了,但留在巴米扬的大佛却熠熠生辉,他的光彩永远印在阿富汗人民的心中,挥之不去。


死神已经降临耶路撒冷,上帝在哭泣,耶稣在哭泣,安拉也在哭泣。在一个阴风阵阵的夜晚,我们看见了远处的战斗机尾巴上喷出的火苗,唰一下,把天空照成了血红色。这是一个噩梦,这是一个神的哀伤的夜。让我们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和最大的力气,把巴以双方拉到一块,好好聊聊。谈点家国兴旺,谈点政通人和,谈点风调雨顺。我想,神会赐予以色列,也会赐福巴勒斯坦,因为我们都是神的孩子。


愿和平的阳光早日洒在约旦河的西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Laren 回复 悄悄话 本文的一个错误是现在巴勒斯坦不是一个国家,没有建国。以色列是最希望巴勒斯坦建国的,这样以色列就有一个可以谈判的政府,签署永久和平协议。原来是跟法塔赫谈了,签了,但是冒出来个哈马斯,不承认。。。,即便跟哈马斯谈了,签了和平协议,再冒出另外一个极端组织,不承认,怎么办?
玉器晚成 回复 悄悄话 哈馬斯的存在才是巴靳斯坦人的克星。消滅哈馬斯,巴勒斯坦人才能得到真正的幫助和和平。無可否認,犹太人以他們的智慧貢獻了全人類 ,那些對猶太人的偏見和仇恨 ,多數來自于猶太人這個群體的智商和智慧远远超過其他群体而引起的妒忌。犹太人這個群體既得到神的恩典也承受恩典帶來的災難。無解!
游海儿 回复 悄悄话 与无差别杀害平民的人谈和平共处吗?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以上只是个人的观点。您的文章温润而真诚,大赞,多谢分享!
阿留 回复 悄悄话 80年代以色列主动推动和埃及建交,此后一直在以土地换和平,和法塔赫或正式的巴勒斯坦政府的关系,也在不断缓和。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哈马斯等极端组织还是要坚持赶走犹太人,消灭以色列,最近看到沙特要和以色列建交,就故意挑这个时间来闹事。所以和平的第一步是消灭极端组织,包括双方的--现在以色列已经没有什么极端组织了,主要是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第二部是消除极端组织滋生的土壤,即伊斯兰教的世俗化,以色列应该继续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注入活力,这是根除极端势力的必要条件。
modems 回复 悄悄话 哈马斯和所有恐怖分子都必须去死!对恐怖分子宽容?你就成为恐怖分子帮凶,哈马斯不死,他就会杀死追求和平共处的人!每一个好的哈马斯,都是死了的哈马斯!每一个加沙巴勒斯坦人都已经是,或正在成为恐怖分子!直到哈马斯死干净,直到加沙巴勒斯坦不再出现哈马斯恐怖分子,没人值得原谅!恐怖分子就是利用左派的圣母之爱去杀死圣母!对他们而言,好的圣母就是死掉的圣母
东方明月- 回复 悄悄话 不消灭哈马斯,就不可能有和平。
以色列再坏,也愿意和阿拉伯人和平共处。而哈马斯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穆斯林神国。他们连自己同胞都无法和平共处,它们杀死的不同意见的巴勒斯坦人远远超过以色列人。让他们和其他种族宗教的人类和平共处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神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