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东京湾

(2023-10-21 00:28:05) 下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日本电影特别喜欢拍下雨的时候,日本电影中的雨和中国电影中的雨有点区别,日本电影中的雨是忧伤的,是光疏影淡的,是哗啦啦打在房顶上发出歌唱的。往往下雨的时候,日本电影中的主人公会窝在小屋内,和自己的爱人亲密接触。外面的雨声好像是一首奏鸣曲,房间内正上演着一场优美的双人舞,而观众们早已痴了。


我很喜欢日本电影,我喜欢北野武的《坏孩子的天空》。看到新志,我觉得似曾相识,就好像是隔壁的一个邻家少年。他真实得存在于我们周围,但又不会打扰到我们,直到我们注意到他,才猛的发觉他是那么的英俊。《坏孩子的天空》的背景色是淡黑色,但这并不表明新志是一个黑色的人,恰恰相反,新志是淡蓝色的。之所以背景色如此的暗淡,是因为少年的天空总喜欢下雨,如此而已。


但下雨好啊,下雨的时候,把街道冲刷得干干净净,新志穿一双干干净净的白袜子坐在屋檐底下,极目远眺街道的尽头,尽头是否有爸爸冒雨回家,带回来一个大西瓜。所以日本电影就是这么忧郁而清爽,正像我们的少年时代,脑海中满是夏天的海浪,冬天的雪花,却不知道明天的早饭在哪里。


下雨是日本电影的高潮,不下雨的日本电影是美国人拍的,根本不正宗。回过头看看我们中国电影的雨,假的很,好像是用水管向天空喷水,淋下来的水毫无感情。是呀,流泪分两种,一种是有感情的眼泪,另一种只是机械的自然反应,比如被风吹到了,流的无意义的眼水。


为什么日本电影的感情就这么的真挚,日本的雨就这么有感觉,好像是一首诗,又像一个美梦。而我们中国电影的雨简直就是工厂淋浴间的洗澡水,看着让人郁闷。仔细想想,拍电影也有境界的高低,境界高的,黄昏时分,雨中的小镇,连恋人的面都见不到,只是一个人坐在屋檐下发呆。境界低的,一男一女在雨中相拥。麻烦,这个情节太老套了,换个新意思好不好?


小的时候,妈妈去荔枝巷买旧衣服。那个时候,有很多游商在荔枝巷卖旧衣服,全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看着有6,7成新的旧货。妈妈左挑右选,选中一件绿色的毛呢大衣。大衣看着卖相很好,板板正正,整整洁洁。游商说:“拿回家用酒精洗一下穿,巴适得很!”


妈妈把毛呢大衣拿回家才发现,在腋下不起眼的位置,竟然有一个小洞。妈妈叹口气:“便宜买的,都这样。”我好奇的把大衣拿过来,一翻内衬,就看见大衣的标签上写着两个字“东京”。我大乐:“妈妈,妈妈,你买了一件日本衣服,说不定是东京哪个贵妇穿过的呢!”


妈妈有点犹豫,她似乎有点后悔买这件绿色毛呢大衣了。不过后来我看见她穿过几次,穿上还蛮好,暖暖和和,富富态态的。我笑妈妈变成了日本夫人,妈妈没有说什么,但后来她就不穿了。其实,我还挺喜欢妈妈穿这件大衣,因为她穿上的时候,我可以靠在她背上,理她衣服上的毛绒,细细密密的小毛毛,摸着很舒服。


其实这就是国外进口过来的洋垃圾,那个时候中国穷,很多人为图便宜去买这些旧衣服。现在中国富裕了,都穿新衣服了,谁还买旧货呢?荔枝巷的游商,进了九龙广场,卖上了广州进回来的时尚女装,早都鸟枪换炮,更新迭代了。时代在发展,一个时代说一个时代的话,如此而已,强求反而不美。


读小学的时候,姑妈送了我和妹妹一人一套漫画,我的是一套《七龙珠》,妹妹的是一套《圣斗士》。姑妈是小学老师,她说:“我专门问了我们班学生的,他们说现在最流行看这个。”我好奇的翻着这两套日本漫画,想这讲的是什么呢?有香港武侠片好看吗?哪知道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我彻底对日本漫画入迷了。《七龙珠》看得我哈哈大笑,《圣斗士》看得我心神往之。我的世界打开一个新的窗口,看见了我未曾见过的一片天空。


孙悟空竟然是一个月圆之夜会变成巨猿的外星人,星矢这个青铜圣斗士竟然能打败黄金圣斗士双子星的撒加,寒羽良一发色心就会被一把突如其来的大锤子打,阿拉蕾像一辆小坦克一样在企鹅村横冲直撞,机器猫的口袋里装着未来世界的秘密。这些日本漫画完全打开了我的想象力,我像饥汉扑到面包上,大量的阅读,乐此不疲。


有一天,我们的班主任凯文老师大发雷霆:“这些书全是日本的文化侵略!日本打不过我们中国,所以用这些软文化来毒害我们!”我吓到了,以后不敢再带漫画书到学校,但在家里还是偷偷的看。我不知道凯文老师说的文化侵略是怎么回事,我只知道这些漫画书很有趣,很有意思。没有小悟空,星矢冰河的陪伴,我的童年会多么的寂寞啊。


可是,日本文化就真的这么好吗?如果日本文化确实好的话,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如此的仇视日本,仇视日本人。以前有种说法,旧中国是一朵葵花,日本是一条小虫子,所以葵花打不过小虫子,只能被蛀。但现在的新中国变成了一只公鸡,公鸡是专克小虫子的,所以我们现在不怕日本人了。


日本是我们一衣带水的邻居,为什么要用如此仇恨的,敌对的思维来解读中日关系?既然把日本比作一条虫,那干脆把我们中国比作一个酒壶好了。虫子掉在酒壶里,并不会被淹死,而是烂醉如泥,醉生梦死。这样是不是比鸡公啄虫文明很多,高级很多?更何况,据说有一种药酒,专门就要用虫子来泡的。泡了虫子的药酒,酒力更胜,药力更强,专治腰膝酸软,肾虚阳衰。用虫子炼成药酒,到底比虫子蛀葵花或者鸡公吃虫更符合人类的共同意识和一体命运。毕竟,我们都是神的儿女,我们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看夕阳,赏秋雨,儿孙满堂。


我观察日本文化,体会到一点,日本人很少耍阴谋诡计。日本人的阴谋很多其实都是阳谋,并不晦涩,也不神秘。日本人似乎天生是直肠子,他们搞不来花里胡哨,三道拐的事情。而我们中国人呢,很多都是阴谋论者。我们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明面上甜言蜜语,称兄道弟,桌子底下使绊子,扎锥子。要论窝里反,人斗人的本领,可能全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赶得上我们中国人。


中国的这种酱缸文化,可能和我们几千年辉煌的封建历史有关,也可能和我们人口众多有关,当然也不排除和我们的儒家文化有关。总之,我们中国人习惯于内斗,往往不知不觉的就陷入内耗之中。这种文化其实是中华文化中的糟粕,是一种历史的遗毒。我们迫切的需要有外来的新鲜文化基因补充到我们中华血脉之中,使我们获得新生,获得扩张和进步。


所以,与其仇视日本,仇视日本人,不如多研究研究别人好的方面。我们也搞点拿来主义,把日本人好的东西,好的基因,拿点过来,为我所用,供我所需。多年前,曾经有一篇很火爆的文章,讲中日两国青少年的夏令营。中国青少年懒懒散散,丢三落四,毫无自主精神。日本青少年,团结,自主,规范,严谨,展现了良好的民族气质。


文章作者感叹,什么时候中国的青少年才能像日本青少年那样呢?这篇文章引起很大的反响,社会各界都在讨论,我们中国人是不是输在了起跑线上?讨论来,讨论去,无果而终。多年后,这样的文章再不曾见第二篇,充斥中国媒体的全是反日宣传,抗日神剧。一说日本人,就斥为日畜,鬼子。甚至连“日本人”这三个字都成为骂人的话。有的恶毒的妇人会骂:“你是日本人,你爸是日本人,你们全家都是日本人!”


日本人怎么了?日本人怎么就成了中国的公敌和罪人?多年前的侵华战争,确实给中国造成了深重的灾难,但纵观历史,中国的灾难多了去了。金国把宋徽宗宋钦宗抓去施牵羊礼,满清扬州十日,嘉定三屠,英法联军烧了圆明园,中国的祸事多得很,怎么就把日本人扭住不放?难道就因为我们需要一个假想敌吗?我们为了掩盖我们内部的某种矛盾,所以竖立起一个外部的公敌,转移愚民的注意力,是这样的吗?历史自有公断。


前几年看电视上的抗日神剧,剧情简直不忍直视。要么是不世出的武林高手手撕鬼子,要么是小兵张嘎把无头苍蝇般的日本人引到包围圈,要么是日本女人假惺惺的作伪善状。我们抗日,抗出智力衰退了。我们敌日,敌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我们反日,反到精神出问题了。

 

我们向前看不行吗?我们向未来看不行吗?我们向神看齐不行吗?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背那么大一个历史包袱,为什么要自己给自己竖一个假想敌。日本人只不过就是日本人,我们的邻居,东亚的骄傲,仅此而已,不可以吗?我们不需要盲目的,病态的反日,相反,我们要向日本学习,我们要做日本第二,我们要成为新的日本人。


从私心的角度讲,我们不过是在吸取日本的精华,我们不过是在吸日本人的血。当日本人像一条输血狗一样,用他的血液治好了我们的贫血病,我们还要感谢他呢!与其敌视,不如靠近;与其反抗,不如虚与委蛇;与其性命相搏,不如假以时日,以待天机。真的猛士,应该是充满智慧和隐忍的,莽夫从来都是尘埃和炮灰。


历史真的是人类创造的吗?其实不然,历史是神定的。神在旷古之初,就定下了人类一万年的历史,而我们不过都是演员罢了。所以,历史的车轮滚滚,它驶向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它往上,我们往上;它往下,我们往下。我们绝不做和历史大浪潮作对的傻子,况且,我们也不傻,我们知道划船。所谓划船,顺水推舟,水到渠成罢了,并不深奥。但一旦陷入一种傻乎乎,痴愣愣的状态,你就危险了,我们大家都危险了。螳臂挡车,下场好不了。


明达的人才知道什么叫做蛰伏,蛰伏者,忍而不死也。冬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把自己蜷缩起来,度过一冬的严寒。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舒展身体,展翅高飞,一飞冲天。到那个时候,连神也会展开笑颜,因为我们的贫血病完全好了,我们康复了,我们自由了。我们唯一的遗憾是,当幸福到来的那天,我们才想起我们忘记了在多年前告诉年轻时候的自己,万事记得顺和,千万不要蛮干。


当我们的幸福终于到来的时候,我也将悄悄离去。在某个圣诞节的晚上,我会藏身在一个修道院的钟楼上,为你们唱一首圣歌。圣歌响起的时候,你们或许会记得还有一个劝你们好好生活的孩子。他舍去了自己的生命,为你们指出一条道路。哪怕这条道路荆棘满布,但至少星光点点,萤火明灯。当现实看起来好像童话中的仙境,我也将虚化为一道影子,消失在黎明时分的地平线。


日本又下雨了吗?在东京,在京都,或者在大阪,雨中的居酒屋,点点离愁,幽幽衣香。我走在雨中,迎面和我擦身而过一个中年男子。他回转头,看我一眼,点点头,再不声不响的转头走开。我想,这日本的雨季啊,藏着我多少的忧愁和爱恋。在和我的爱人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我找到一种永恒的美。这种美叫作繁衍生息,子孙永续。而我已经撑开一把雨伞,替我的孩子挡住雨点。


我的泪水和雨水混合到一起,流进了东京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北美平民2015 回复 悄悄话
你的历史没学好。
日本侵华八年,
中国人的生活很惨。
仇是从那里来的。

想不开1 回复 悄悄话 话糙理不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