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人间》托付

(2023-10-12 23:39:42) 下一个


王伟忠老师:


您好!


我在大陆的媒体上曾经多次看见过您的身影,记得10年前,您带台湾的综艺节目制作团队来湖南卫视交流,我就注意到了您。我发觉您和其他的台湾艺人似乎有一丝的不同。其他的台湾艺人可能会更多的考虑到一些政治,文化,意识形态上的隔阂而和大陆有生疏感。而您不一样,您是热情的,您是带着好奇和善意来到大陆访问的。我觉得您很特别,您不是一个小里小气的人。


所以,我把我112万字的《人间》发送给您,请您惠 阅,并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我觉得您有资格来评论《人间》,因为您自己就是一名人间达人。人间达人来说说自己心目中的人间是怎么样的,这绝对无比珍贵。而我的《人间》和您心目中的人间是一样的吗?或许还有些许的区别和不同,那么,就请您来指点我,指点我们应该创造出一个怎么样的适合人生存的人间,这就是您的善良和诚挚了。


我常常在想台湾的社会制度和文化理念是不是可以移植到大陆来,或者说难道真的存在一种橘生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怪相吗?可是,大陆和台湾同文同种,台湾能够行得通的事物,大陆同样也应该行得通。就像小时候的夏天,我家院坝里会传来蛐蛐叫,而在同时,在高雄,在基隆,在台北,蛐蛐也会鸣叫。它们唱歌的声音都是一样的吧?不会还分男高音和女低音吧?


既然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渴望一种文化和意识形态上的先行“统一”,当两岸人民想到一处去了,和平统一也就不再是个梦想,而具有了现实的可能性。既然心灵已经相通,又有什么理由不执子之手呢?


我在大陆受到了严苛的对待,甚至是活成了一个悲剧。魔鬼和他的喽啰把我绑在受刑架上,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不!不是处死,而是凌迟却不死。魔鬼的计划是让我一辈子被凌迟,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可这不公平,古代的凌迟也不过1天2天,受刑的人也就被天使带走了。可我为什么要受一辈子的凌迟之刑,想死都死不了?所以,我们中国到底是在进步,还是在退步?进步的地方在于,魔鬼对我凌迟用的不是钢刀铁刃,而是软刀子;退步的地方在于,我会受没有尽头的苦难,直到我天年寿尽。这到底是文明先进了,更新了,还是在向后走?


如果说,历史是螺旋上升的。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正在进入一个不算短的往回退步的漩涡?我们需要承认我们可能正在退步,文明正在退化,这并不奇怪,历史上曾多次发生。真正可怕的是我们无法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我们意识到了却不正视这一点。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段黑暗的,怪诞的,荒谬的暗夜将会持续很长很长的时间。


王伟忠老师,我之所以对您说这些,我是觉得您是一个理智的,善良的,充满正能量的人。每当历史处于选择黑暗地狱和光明之路的大关头,我们需要有您这样的人站出来,振臂一呼,应者如云。我想,您是这样的人,您是一个有担当,有历史使命感的人。


我在大陆被凌迟之痛折磨着,我却想到了阿里山日月潭的仙女。仙女衣袂飘飘,轻歌曼舞,带来玉山的问候,带来妈祖庙的香火气息。我顿时醒悟过来,或许我的了局在台湾,在青天白日旗下的那一块萌荫。当阿里山日月潭的仙女向我露出微笑,我的苦难或许就结束了,因为我已经获得了神的救援。神的救援是一汪碧泉,它会洗净我脸上的血污和身上的疤痕,让我焕发生机,宛若新生。


宛若新生,我也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读书,写作,逛街和看电影。再不会被人吐口水,再不会在一个下雨的晚上被抓到派出所去写保证书,再不会被魔鬼用一把古怪的锤子,击打我的脑袋。台湾的女神看我一眼,并眼波流转的时候,我想这一天一定是我的节日,是我重生的狂欢夜。


我觉得我可以做一座桥梁,我的《人间》可以做一座桥梁,把大陆的女神和台湾的女神,连接起来。让大陆女神接纳台湾女神的回归,让台湾女神带来海那边的崭新气候。这样,一个圆满的中国呈现在我们面前。中国既包括大陆,也包括台湾,当然也包括香港和澳门。我们共同构成一个大中国,这个大中国是有5000年文明史作为我们的来源和根脉的。


由于种种原因,大陆落后了,大陆没有跟上历史的步伐,渐渐成为掉队者。大陆需要台湾反哺大陆,把台湾的成功经验和现代文明输入回大陆,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使命和历史责任。王伟忠老师,你可能会问我,大陆现在怎么样了?我只能说很不好,很不好。


我记得十年前,那个时候的大陆网民还很活跃,网上有很多可以发表言论和观点的论坛和博客,网民们畅所欲言,限制不多。但看看现在,网上一片肃静。没有人说话了,没有人打喷嚏了,没有人咳嗽了,没有人手指在键盘上跳舞了,甚至没有人眨眼睛了。有人说:“中文互联网已死!”其实,准确的说是:“简体中文互联网已死。”


大陆的经济在这十年间确实有长足的发展,但最近几年,却步履蹒跚,我们陷入一个滞涨的泥潭。很多聪明的人都说大陆的经济遇到大麻烦了,但官方显然还在隐瞒。更可怕的是,除了经济,我们在文化上也正大踏步的向后走。很多十年前能够谈论的话题,现在都变成了禁区,不容许稍微的议论。


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在一个公园里面,遇见一众老年人在谈论政治。其中一个老人说:“江某某像个鬼一样,叫他下台他就得下台。”我听到觉得好笑,那个时候,在公众场所议论江某某成为社会上的一种流行时尚,并不会被处于惩罚。但现在呢?稍微议论一点,就叫妄议,要被派出所抓的。


前不久,我在网上和智能ai聊天,我问他大领导有没有儿子啊?ai说他不清楚。第二天我上网的时候,发现我的账号被注销了。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和ai聊天也是被监视的,你问ai的问题,也会被审查。甚至于你只是问了一个个人问题,也被认为是犯忌,而直接注销账号。这种严苛,十年前是怎么想都想不到的。


我的结论就是大陆的经济在发展,但文明在退步,当然到今天,连经济都开始退步了。王伟忠老师,我不知道您对大陆的了解有多少。在这种了解下,您对大陆的情感能达到哪一步?比如说,您会不会认为大陆是自己的祖国,自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如果,您对大陆是有感情,有人类共同的责任感的,我希望您能帮助大陆,帮助大陆人民。让大陆人民过上和台湾人民一样民主的,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活在一种恐怖下。


换句话说,当大陆变得和台湾一样的开明自由,不仅大陆人民受益,我的刑可能也会被缓解,甚至于消弭。所以,我的幸福和大陆人民的幸福是高度一致,相向而行的。这就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当台湾回归大陆,阿里山日月潭的女神也就对我微笑了,也就对我首肯了,这是不是人间一种至高的美好呢?


王伟忠老师,我提一个小小的愿望。我希望在某一天打开网络看您的访谈节目的时候,能亲耳听见您和嘉宾谈论我的《人间》,到时候,您可以光明正大的说:“这是大陆一个叫kevin的网友写的散文集,我看了,我觉得很好,推荐给你们看。”而嘉宾会立即接口:“我也看了,我也很喜欢,我周围的朋友都很喜欢看。”那么,《人间》就真的走进了台湾,走进了大海中的那个华丽小岛。


我们这个世界将会经历一次暴风雨,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仔细看历史就知道,其实战争和灾难从没有完全在我们这个世界中断过。但我想台湾的女神有一种神力,这种神力就好像观音菩萨净瓶中的圣水一样,洒到哪里,哪里五谷丰登;滴到哪里,哪里风调雨顺。那么,王伟忠老师,请您代大陆人民向台湾的女神求一滴圣水,让大陆变得和台湾一样的富裕安康,美美满满。所谓神迹,是不是也需要我们凡人自己多努力呢?王伟忠老师,拜托您了。


大陆也许会有一次穷兵黩武的海峡之咆哮,但不要担心。大陆的女神和台湾的女神,会因为我们这些有心人搭起的桥,而把心和心连接在一起。所以,大陆和台湾不会有根本性的冲突。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们始终是一家,我们始终是兄弟姐妹,叔伯姑婶。王伟忠老师,我相信您也是一个和平主义者,您肯定是希望台海稳定和安宁的,那么,请您把我的《人间》,把我的想法,告诉给台湾人民,让台湾的父老乡亲来评评理,讲几句公道话。我相信最终的结果,一定圆满,一定可爱。


王伟忠老师,《人间》托付给您了,希望您把《人间》推荐给台湾的乡亲们惠阅,希望您能告诉台湾的乡亲,大陆还有一个叫kevin的台仔,正在想念着台湾,正在充满期待的注视着台湾。我盼着有朝一日,大三通实现的时候,我也能到台湾去走走看看,亲自去妈祖庙烧一炷香,表表自己对妈祖的祝愿和感谢。


王伟忠老师,《人间》和您有缘的,我坚信这一点。祝您事业进步,阖家安康。
                                                                                                                                  您的大陆粉丝:kevin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