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黑龙江上的飞龙鸟》(四十二)搜捕总参机要员

(2022-11-24 05:56:59) 下一个

 

搜捕总参机要员

 

今天晚饭前,红色电话机又响了。

    这次是051前指直接打来的电话。前指是沈阳军区吴八老岛地区前线指挥部,位于边境后方若干公里的大山深处某个无人知晓的神秘地点。前指作战参谋通知我,今晚21:00点(军语读“两幺洞洞点”),大兴安岭地区全面戒严。省军区部队会封锁各个火车站和汽车站,搜查过往旅客。边境警察和边防民兵则挨家查询,登记所有非常住人口,拘留无证人员。

    当天下午,在离我们村约六十公里的十八站附近,沉阳军区的一辆吉普在公路上翻下了山沟。司机残缺不全的尸体已经找到了,而车上唯一的乘客,总参谋部情报部的一个机要员,却踪影全无。 他随身携带的一批中央军委绝密文件也没找到。沉阳军区通报上把这个机要员的特征描写得很清楚:二十一岁,方脸,剃光头,身高一米七八,体重八十二公斤,右眉上端有一条一厘米半长的伤疤。军区通报上列举了几种可能:(1)发生行车事故;(2)遭遇苏联特务伏击;(3)机要员叛逃。通告裡指出第三种可能性最大:机要员的父亲是北京军区一位高干,因牵扯进‘四人帮’的案子,上星期被正式逮捕。

    军区通报上说,如果找到他时,要努力来争取他合作归案,但不要心存幻想,也不要尝试去制服他。他是特种兵,武艺很好,身上带著一枝手枪和一枝微冲(微型冲锋枪)。他要是拒捕的话,可以“就地枪杀”。前指作战参谋又说,不论机要员是死是活,找到文件是关键。装文件的手提箱后拿到后不能打开,要即刻电吿前指。当地边防部队会派人来看守,等待沈阳军区空军的直升机到来。

    连里原来就备有全村搜查的具体方案。哪个班去查哪几家,哪个班去搜仓库机具房,等等,都有详细安排。晚上九点一到,区连副带著我去村口外的大旅社查房。

    三合站是黑龙江边的交通中转站。黑龙江上下游的村子没有公路,不通汽车。夏天船运通航,人们坐船到我们村来,再搭卡车沿三塔公路去塔河坐火车。等车的人们就住在大旅社里。等这些人从内地返回时,也住在大旅社里,等待一周一次的平底轮船回村去。

    小卿是村里的本地女青年,大旅社经理,二班副班长。小卿把旅社的住店人员名册交给我们。江轮两天前刚走,旅社里的客人不多。从名册上看,没人吻合军区通报裡机要员的特征。我们拿著名册,小卿回她屋里拿上她的衝锋枪,和我们一起逐个敲门,复查每人的证件。没过半小时,我们已经接近了大旅社走廊的尽头,看来我不久就可以回连部睡觉去了。

    走廊转角处那间房间登记的是一个刚从上海回来,等船去欧浦乡的男知青。屋里的灯已经灭了。我们敲了一会儿门,没人回答。我轻轻地扭了下门把手。门从里面扣上了。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有人压低著嗓音在说话,还有轻微的脚步声,但没人来开门。

    我心跳加速,血压一定也升了上去。区连副让我看住房门,让小卿去叫些人来。他自己去了前院,守在这间屋子的窗口外。

    我把冲锋枪的保险推到全自动位置上,轻轻地拉枪机推子弹上膛,然后打开了枪刺。刺刀在打仗时没屁用,在这种关头能给人壮胆。我用单脚跪下,把身体的高度降至最低,以防有人突然打开房门送过来一串子弹。我把枪口瞄准了门把手。只要我一扣扳机,头一串点射起码可以把开门人的手腕儿打断。

    不到十分钟后,小卿领著小分队一起来到大旅社。他们把旅店里其他客人赶到了后院。一挺班用机枪架在前院,瞄准著这间房间的窗户。

    一切安排就绪后,我和区连副又前去敲门。

    “开门!开门!” 这次我一边大声吼著,一边使劲地砸门板。

    区连副加了一句:“举著手出来!”

    脚下的门缝里露出了灯光。随后,听到门后的插销滑开了。我和区连副退后了两步,躲到房门两侧的黑影里。我平端著枪,枪口对准了两米外的房门,食指往扳机上轻轻加了点压力。

    ‘吱…’的一声,房门慢慢地打开了。

    门口出现的是一个女青年。看上去是城里人,知青的模样。她辫子半松著,头发不整,外衣上的扣子也扣错了。

    我正要走上前去,区连副一手端著手枪,另一手制止了我。

    他吼了一声:“里面还有人吗?!”

    女青年把身子侧过去,让我们看屋里的全景。

    正对著门的铺上坐著一个男青年。低著头,披著外衣,避开我们的眼光。我们进门后,看到大铺的另一个角落里盘腿坐著另一个女知青。她直视著我们,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神态似乎在说:你们能拿我怎么办。

    我们都楞在那儿。没想到抓住了这样的一男两女。两个姑娘面目清秀,长得都挺俊俏。要是走在上海大街上,两人都能让路人回过头来。

    干嘛把自己降格到这种地步!干嘛不等待你们的白马王子?!干嘛和这个不起眼的家伙鬼混在一起,干这见不得人的勾当。

    美丽和丑恶搅拌在一起,人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一片死寂中,小分队的秃子从我身后一步跃上前去,左右开弓,打了那男青年四五个耳光。

    秃子的怒气人人都能理解。我们村一百四十多上海青年里,男女比例是二比一。村里的男女青年都都比我大四五岁,也都到了谈对象的年龄。没对象的男青年寂寞得不行。不但是在我们村里,大兴安岭地区从古到今是男多女少。县里曾经打算过,要到内地山区去找一批单身女青年来解决这个问题,要不然如何要求大家一辈子扎根边疆。听说了这消息后,村里知青炸开了锅。

    把我们当牲口来配对吗?!太侮辱人了!

 

    现在我们手边有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我们把男青年带回了连部。区连副让他写一份检讨,说是要交到他们村裡去。

    等他写完检讨放回旅社后,区连副从桌上拿起他写的稿子,读了一便递给我。我看完后,他拿了回去,一面得意地笑了笑,一面把检讨书揉成纸团,瞄准屋角的字纸篓射了进去。

    “你不是要把它交给他们的生产队吗?”

    区连副诧异地看著我。很明显,我这个问题让他觉得太天真了。

    他反问:“你想想,要是把这个检讨送过去,那两个女的今后还怎么做人?”

 

    那个总参机要员和军委的绝密文件始终也没有找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07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